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的先祖是李白 > 红尘篇
第一章 初见先祖
作者:笔中凤  |  字数:5154  |  更新时间:2019-10-30 19:41:49 全文阅读

入夏的5月隔外清爽,不冷不热。

  此时的王家村,一片安宁,村里面只有老人妇孺,以及孩子留守。

  时常能听见孩子的嬉笑声,老人的溺骂声,一切都显得那么温馨。          

  村里唯一的外性,“李氏”李成仙家里,在办完他爷爷的后事候,准备回学校。

  他没有失去亲人过后的萎靡不振,只有勇往直前的信念,和对未来的美好期待,以及异常坚定的决心。        

  李成仙在他爷爷的房间中,自言自语着:“爷爷”说,这副画里隐藏着,先祖消失的秘密。”

  “我看来看去,都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难道需要什么特别的方法不成”。

  沉思片刻的他,心中想了很多种方法,最终决定,采用一个最保险的办法试一试。

  此方法虽然有点玄幻,但他实在是想不出,比这种更合适的方法了,也只有这个方法,才不会对古画造成破坏,因为这是他先祖,留下的唯一遗物。

  画被他铺开来,长1.5米,宽 50厘米,定眼看去,画中景象却是一片山川河流,花草树木,以及飞禽走兽。

  画中景象,灵动由如活物般,好一副千古绝画,而画中却有一男子,正站在某高处的岩石上。

     

  此时得李成仙,手拿小刀朝食指割去,他眉头微皱,捏着伤口,挤出一滴血落在画上。

  “嘀嗒!”

  “没用吗?”

  效果似乎不理想,他又挤出一滴血液,而后滴在了画中人物上。

  “就在这时…。”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血液被吸进画中人物吸收。

  一股浓郁的金光,从画中并发而出,紧接着形成了一个金色的漩涡。

  还在懵逼中的李成仙,却被漩涡中那股突如奇来的吸力,给拉扯了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从懵逼中醒来的李成仙,被眼前的神奇景象,惊得呆滞,失神。  

画中溢散出的玄奥气息,却如同捅了马蜂窝般,让修真界各个门派,顿时风起云涌了起来,各种强大的气息散发而出。

  他们灵识中自带的威压,也弥漫着整个空间,给世俗带来了许些影响。

  昆仑山,“龙脉之祖”,凡人眼中,昆仑山除了石头,草木就没有别的,但肉眼凡胎,又岂能识得其中隐秘。

  而另一番景象,则不然。

  这里鸟语花香,有许多珍禽异兽活跃其中,山谷中云雾缭绕,好一片仙家圣地景象。

  凡人若在此生活,可无病无痛,长命百岁,好不快哉。

  而山谷最高处,却是宫殿临立,每一栋宫殿,都散发着古老的气息,被拥立在最高空的那栋古老宫殿,气势最为磅礴。

  那栋宫殿屋檐上方,却是印刻着“镇仙殿”这三个鎏金大字,字中时刻散发着玄妙道韵。

  如果修为不高,道心不坚者看到,恐怕会深陷其中,久久不能自拔。

  这宫殿端庄大气,殿内以坐满了人,大多都是鹤发童颜的老者。

  而首座之上,却端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此男子身上散发着,一股无形的上位者气势,一看就是久居高位的之人。 

  只听男子道:“本座今日有感,北方有异宝出世的气息。”

  “气息虽然短暂,但还是被本尊所感应到,此宝气息绵长,却又多了一丝混沌, 应该是一件仙器无疑。”                 

  “此宝与我派有缘,其他门派势力,肯定也有所察觉。”

  “这次由大长老带队,领尔等弟子前去勘察,不得有误。”

  “我等!谨尊掌门法旨!”

  同一时间,世界各派势力,一时间竟由如群魔出动,浩荡异常。         

  李成仙还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举动,给修真界带来这么大的影响。

  此时画中秘境的他,也从呆滞中,清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啊!“我难道穿越了,这也不像啊”!

  “你醒了…!”

  这道声音在李成仙他耳边响起。

  “谁!是谁在说话?”

  李成仙心里有些害怕道,四处看着周围,却不见那说话之人。

  刹那之间,一个古装白衣圣雪,腰间挂着一葫芦的男子,出现在了几米处。

  男子背对着的他身体,也在此刻转过身来,一双由如星辰般的眼眸,正柔和的看着他。  

  “你是谁!这…这又是什么地方?”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神秘男子,李成仙被惊得不轻,心中却想着:“这人也太好看了吧…!”

  “那白渍如玉的五官,范着荧光的皮肤,根本不是普通之人,该有的样子”。

  男子忽然好笑的看着李成仙,他心里想什么,当然瞒不过自己。

  于是道:“ 吾名李,字太白。”

  “以前的好友,都称吾“李白”,可惜时光岁月如歌,也不知他们还在不在了”。

  “哎… !”

  “成仙难,仙路难,仙路早在上古后期时以然断绝 ,又如何成仙,又如何成就为至高无上的存在。”

  “不过…!”

  “算了,有些事,你日后自然会知晓。”

  “没想到啊!真没想到啊!为何是几千年以后才出现,可惜与我李白无缘了。”

  “一切都是定数吗…?”

  看着自称李白的男子,说些他时而能听懂,又时而迷糊的话,李成仙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仙路断绝了吗?”

  “不对!这男子后面的话,我虽然听不怎么懂,但肯定跟仙路有关,不然他最后又惋惜什么,又无奈什么呢?”

  “仙路或许…。”

  李成仙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李白虽然没对他明说,但他已经分析了个大概。

  自称李白的俊美男子又道:汝上前来,吾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汝。                    

  回过神来的李成仙,略微迟疑后,走到了他跟前。

  李白伸出了泛着白色萤光的食指,随即点向了李成仙的眉心,他全身顿时动弹不得,一串串记忆信息,如同洪流般,钻进了他的识海。                            

  脑袋头疼欲裂的他,就在要晕过去时,一股清流进入了他的识海,那股难以言喻的痛感,也随之渐渐舒缓。

  由之前的巨痛,再到现在的舒爽,两者转换之间,却让他全身的毛孔舒张开来,由如沐浴春风般,沉静在舒爽状态中的李成仙,此时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李白忽然提醒道:“不想变成白痴的话,马上谨守心神,摒除杂念”。

  李成仙闻声,立马收起了心神,神情专注的接收起浩瀚信息来。           

  接收完信息的李成仙,睁眼看着眼前男子,眼中各种复杂情绪闪现。

  这一切,都被李白看在眼里,他在传输信息的同时,他也随手提取了李成仙的记忆。

  李白随后叹息道:“没想到我李白,一生风光无限,自己的后代子孙,却过得如此不堪,人丁更是一代比一代稀薄”。

  “幸好我当年留下的宝画传承至今,这画中秘境,只有血脉至纯的人才能打开,如今到了你这一代,血脉总算是纯正了”。            

  李白看着自己仅存的后世子孙,心中万分感慨,唏嘘不已。                  

  李成仙躬身一拜道:“后世不孝子孙,李成仙拜见先祖”。                

  “起来吧!所有的一切,你以知晓,我就不多言了,这秘境还需要你炼化过后,才能自由进出,但你还是凡身,没有修为是无做到这些的。”

  “如今我就剩下这一缕神念还在,经过这几千的漫长等待,马上要消散于天地间了,也帮不了你太多,一切还是要靠你自己。”

  “这玉简上的禁制,我以替你去解开,你只要心神凝聚其中,就可以读取里面内容。”

  “还有这吞天葫芦,内部空间自成天地,这宝物非同寻常,我也不知品级几何,就连这葫芦三分一的禁制,我都不曾完全解开,还需要你日后自行摸索。”

  “目前能使用的已知功能,除了储物外,还可摄人炼化。”

  “而被摄入其中的修士,除非实力通天彻底,亦或者是能克制此葫芦的异宝,否则就只能被困死在里面,直到化为本源能量为止。”

  “葫芦内还有吾留下的修炼资源,各种宝物以及其他,玉简的信息一定要仔细堪读”。

  “至于修炼功法嘛…吾当年修炼的是青莲剑歌诀,但被我重新改良过,创造出了现在这部青莲剑典,你就修炼这部改良后的剑典吧!”

  “此剑典能让你一直修炼到地仙之境,成就人仙果位,之后的修炼境界,只能靠你自己去推演完成”。

  “这枚玉佩是秘境核心的控制中驱,等你修炼到化婴期才能炼化它,葫芦里有洗髓丹和筑基丹。”

  “我只能帮你打开低阶丹药和灵石部分,等你到融神期后,可以炼化打开其他储存区域”。

  “这个秘境可以辅助你修炼,我以开启时间比例,外届一天,秘境中10年,这是我做为先祖,最后能为你做到的了”。

  “记住好身修炼,不要让咱们李家血脉断了传承!”

  “哎…!”

  交待完一切的李白,在李成仙不悲鸣的呼唤中,神念开始渐渐消散,那需幻的身影,带着无奈的叹息声消失殆尽。 

  李成仙压下心中的悲鸣,将玉简贴向眉心,心神凝聚其中,开始读取起里面的信息,过后睁开眼睛他,深吸了一口气。

  “没想到修真界,这么阴暗残酷,看来以后…要低调做人了,虽然不会一番风顺就能成就非凡,但我李成仙,有着自己的信念和使命在,谁也无法阻挡我李家崛起,谁若阻拦我振新家门,杀…!”李成仙满含杀意道。

  此刻的他,凝聚出了坚如磐石的道心,他的成仙之路,就此开启。

  收起了杀意的他,来到一处湖泊,去掉身上衣服后,吃下了洗髓丹,丹药入口即化,药力也在此刻散发全身。

  就见他捂着咕噜直响的肚子,身体表面以肉眼能见得速度,泛起了漆黑的泥装物,身上也随之散发出,一阵阵常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这黑泥是他体内,从小到现在积累起来的垃圾杂质,都是有害物质。

  “叮咚…!”

  捏鼻捂口的李成仙,以一个滑稽的姿势跳进了湖水中,随后溅起一股水花。

  “咕噜咕噜…。”

  一阵咕噜声之后,水面冒起一个个水泡,在水中憋气许久的李成仙,此时也露出脑袋,他贪婪的吸了几口氧气后,接着开启了疯狂清洗模式。

  “还好我把玉简上的信息都看了一遍,要不然,这身衣服就没法穿了。”

  李成仙庆幸道。

  他原地盘膝而坐,就见他心神一动,从葫芦里取出百十块中品灵石,大部分被他放在身前地上,两手之间也也各握一块。

  接着开始调整心神,直到平静后,才运转起功法“青莲剑典”,片刻后,以然进入了最佳修炼状态。

  他全身毛孔在此刻全部舒张开来,而周身灵气,如同一窝蜂般,疯狂的往他毛孔里钻,随后全部聚集到丹田内。

  随着丹田容纳灵气越多,丹田空间也随之扩大,灵气也在此刻,更加疯狂的往丹田中聚集。

  而秘境中的灵气,还在源源不断的往漩涡中汇聚,李成仙的修为,随之节节攀升。

  后天一重、后天二重、后天三重、后天四重、后天五重…直到后天九重巅峰。

  攀升还在继续,先天一重、先天二重、先天三重、先天四重、先天五重、先天六重、先天七重…直到先天十二重时,李成仙体内发生了变化。            

  “轰隆!轰隆!轰隆!”

  浩瀚的灵气勇往直前,直接贯穿天地桥,一路势如破竹,冲开了十二重楼屏障,直达道的大门,要想铸就道基,必须打破道门。

  冲到道门前的浩瀚灵气,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坚韧气势,此刻正在李成仙体内,粗暴的冲撞着道门。

  道门在灵气的粗暴攻势下,却是节节败退,道的大门也被渐渐的冲撞开。

  看到道门已经坚持不住,灵气却在此刻凝聚成了一团,随后变化成了圆柱状,灵气柱接着高速旋转了起来。

  当它达到旋转极致后,以一种比之前更加粗暴,更加凶猛的冲势,撞向了还在苦苦支撑着的道门。

  “轰…。”

  道门终于在此刻支离破碎,已经在无回天之力,灵柱在撞碎道门之后,重新化为了灵气状,随后带着胜利之势,继续勇往直前。

  李成仙的修为,随之继续攀升,筑基初期、筑基中期、筑基后期、直到筑基后期巅峰,灵气攻势还在继续。

  “嗡嗡嗡…。”

  随着一阵阵嗡鸣道音响起,灵气在攻伐了所有阻碍后,以然回到了根据地丹田之中,灵气也在此刻凝聚成了液态。

  随着道音所散发出的道韵被灵液吸收,灵液开始了形态转变,就见他快速旋转了起来,随着旋转速度加快,外界灵气更加疯狂的往丹田内涌来,随后被灵液吸收压缩。

  当道韵不在流转,道音不在嗡鸣,之前的灵液已经消失,就见原本属于灵液的丹田位置,以被一颗旋转着的金丹所取代。

  金丹的出现,代表着李成仙,已经成功迈入了修真的大门,“金丹大道”。

  在入定状态下修炼的李成仙,完全不知时间几何,只有悟性和天赋灵根极佳的人,才能在短时间内,进入到忘我的修炼境界。

  修真无岁月,李成仙在忘我的状态下,修炼到第十个年头才堪堪醒来,而修为境界,也彻底稳固在了化婴期巅峰。           

  他心神看着丹田中迷你版的自己,心中一正古怪,在看了会儿自己的元婴后,便收回了心神。

  醒来后的他,首要事情就是炼化秘境控制中驱,炼化过程他花了半个多小时,接着开始炼化吞天葫芦,做完这一切后,就见他沉思了起来。    

  寻思完李成仙,在葫芦里一顿翻找,被他找到把名为白虹的飞剑。

  此剑剑柄白玉之色,剑身却由如贯穿日月的长虹那般,范着白色的荧光,是件不错的极品飞剑。

  李成仙抚摸着白虹剑自语着:“目前仙剑对我没多大用,还不如这把极品飞剑趁手,等我修为到了合道期,在用也不晚”。

  炼化完飞剑的他,找了枚百来平方的储蓄戒子,炼化过后,就将戒子变化成普通模样,然后戴在了食指上。

  他离开秘境回到了现实中,此时天色已晚,他双手忽然快速打起印诀来。

  “嗡嗡嗡…。”

  直到打出上百个印决后,周围空间一阵轻微嗡鸣,一古无形的吸力,把古画中溢散出来的秘境气息一丝不落的收进了画中。    

  “这可是品级接近神器的宝画,修为强大的肯定有所察觉,不除去这里溢散的气息,那不得引来很多凯越宝画的高级别修士,到时候自己还有活路可走吗”?

  摇了摇头的李成仙,心中感谢先祖,因为玉简中留下了许多修炼常识,不然他以后就不得安宁。

  收拾完屋子的他,回到了自己房间,他盘膝坐在床上,开始了打坐冥想,他带着的愉悦的心情,在冥想中度过了一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