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孽海问道 > 正文
第二十八卷土匪遇匪
作者:施舟人青竹  |  字数:2221  |  更新时间:2019-11-21 17:28:26 全文阅读

第二十八卷土匪遇匪

一群劫匪横在黑子几人的前面,最前面的大汉骑乘一匹枣红色骏马,大汉虬髯,独目,黑衣外罩披风大氅,面露凶煞之气,见到黑子一行人先是一喜。但细瞧穿着服饰,一个个衣着破烂不堪脸上稚气未退就是一群半大孩子,还有一个婷婷碧华之年的“丑女”。心中暗道一群穷鬼,真他妈的倒霉。

  其中一个小喽啰催马上前,咋咋呼呼的喝道:“那里人?值钱的东西留下!”看了看笑儿用马鞭指着笑儿续说道:“把她也留下。”又自己低语:“给兄弟们解解渴渴。”

  听道小喽啰的话笑儿吓得躲到黑子身后,黑子听此,轻轻的把背在背上的黑狼缓慢放下。站定后,黑子冷眼看着那个说话的小喽啰,心中怒火中烧,那个劫匪头子一直紧盯着黑子,他突然感觉眼前一花,黑子身影一闪又回到原位,紧接着他瞠目结舌的看到 “嘭!嘭!”两声,刚才说话的小喽啰一人一马飞射出去,生死不明。

  眇目大汉等一群人看此,冷汗沁出,顿时场面变的鸦雀无声,落针可闻,有几人不觉的喉结滑动,他们都没看清黑子是怎么出手的,这一击得有近十石巨力,眇目大汉心里暗道踢到铁板了,真他妈的倒霉啊!钱没抢到,还他妈的树了个强敌。不过他也是常年刀尖舔血,定了定神,佯装浑不在意的样子。

  “哈哈哈”大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小兄弟好身手,这厮不知礼数打得好,理当教训教训,不知小兄弟师承何派?那个垛子得?”

  黑子看了看眇目虬髯大汉,心中暗叹能屈能伸,果然是江湖老手。黑子没有回答大汉,目光锐利直视大汉,语气冰冷的质问道:“你们为何挡我等去路?”

  眇目大汉深深的盯着黑子,对于黑子的身手忌惮非常,又看了看黑子身后的几人,也不知深浅。想了想报了号,我们是北阳坡大寨,我在寨中排行老三,我们老大是名震墨土的青龙金刀贺三爷!不知兄弟怎么称呼!

  “牧辰”黑子平静的回答道:

  眇目大汉看到黑子听到自己的报号后毫无反应,心里很是狐疑不定。

  眇目大汉又道:“不打不相识,此事就此揭过,是我们不对在先,我的兄弟也被罚打了,希望牧辰兄弟几人赏个脸到我们寨子那里坐坐,我们一定大摆筵席好酒好肉款待各位,不醉不休,怎样?”

  黑子抬抬手一口回绝了。

  黑子一反常态向大汉身前信步走去,土匪们看到黑子脸上挂笑慢悠悠走了过来,一个个神情紧张不觉手都握向腰间钢刀,顿时气氛紧绷了起来。黑子笑呵呵的拍拍了身前土匪的几匹骏马又顺手摸了一下眇目大汉的刀鞘,说道:“这些马不错啊!宝刀更好啊!”

  大汉看此松了一口气,顿时哈哈大笑豪爽的说道:如果你到寨子我送给兄弟几匹那又如何。

  黑子呵呵一笑,摇了摇头!

  土匪一行人,灰头土脸掉转马头处理了倒地的一人一马,发现同伴只是昏迷。就驱马快速远去了,不过转身间眇目大汉眼底的寒光闪烁,被黑子捕捉到了。

  待土匪一行人远去不见踪影,大家都放下心来。

  三儿心中一直在想刚才土匪提到的酒是什么东西呢?就向黑子问道:“黑子,什么是酒啊?”

  其他人也同样的看向黑子,期待他的答案。黑子想了想怎么和他们解释他们才能够明白,思忖了一会说道:“酒是古明镜,映照世人心。酤亦成仙药,轮回三千路。这么说吧酒在一些人眼里是人间极品美味。”

  伙伴都很好奇酒到底是什么?黑子怎么描述都是抽象的,不如饮一次来的直接。

  入夜前,黑子他们找了一处密林假此休息。黑子留下雪狼照顾笑儿他们,原本他想带上雪狼,终究放心不下,最后黑子独自在无月的夜离群而去了,消失在黑暗里。

  土匪临走时,黑子在几匹马身上拍了药粉,便于找寻。黑子运起三式,细嗅残留在空气中药粉的味道,快速在小路飞奔,如离弦之箭。一柱香左右的时间,黑子就来到一处防御森严的寨子,这个寨子建在两山中间的山坳里,地处半山腰。用粗糙的石头砌垒五六丈高的垛墙。这片寨子在黑夜难以一窥全貌,寨墙上不时有手持火把的土匪,两人一组巡逻警戒。木制瞭望塔上还有固定哨。戒备森严。黑子看准时机,躲过哨卡,双脚用力,跃过垛墙,脚尖轻点墙面,如树叶落地几近无声,寻一处视野暗角观察大寨许久,防止有暗哨等意外发生,黑子感觉没有异常才悄无声息的潜入寨内,又寻了一处视野暗角,心中暗道这么乱闯也不是办法啊!黑子屈膝摸了枚石子,向不远处弹射出去。传来“啪”的一声脆响。在寂静的夜里突兀异常,黑子听到这么大的声音头发都炸开了,心也悬了起来,这么大声音也让他颇感意外。

  远处传来一声“谁?”

  不多时由远及近传来“踏踏……,”的脚步声和对话。

  “是不是夜猫子什么的?要不然谁活腻了敢闯咱们北阳坡大寨?”一匪不无骄傲的说道:

  “也是,不过还是看看吧!”

  “你去吧山猫,我在这等你。”

  “也行。”

  黑子屏住呼吸,眼睛睁得老大,单手紧握乌刃,等待着土匪的临近。

  名叫山猫的小匪,慢慢的向声源处走去,警觉的四处观望,这时耳边传来破风之声,山猫一侧头,突兀的看到一个拳头,感觉脖颈一凉,最后的想法“完了。”

  黑子一闪身,接住倒下的山猫身体,轻缓的放到地上,俯身蹑脚向另一人走去,近身,从身后捂住土匪嘴巴,另一手用乌刃抵住脖颈,一丝血痕在土匪脖颈处渗淌。

  把土匪吓的魂飞天外,感觉死亡如此之近。

  “寨主贺三在哪里住?”黑子语气冰冷的低声询问道:

  黑子问完,试着把捂嘴的手欠一个缝,这匪收腹运胸预要吼喊之势。

黑子暗道:“不好!”  

在匪未喊叫之前黑子一把又捂个严实,黑子气恼非常,内心冰冷,狠厉一刀,“噗嗤”乌刃一动刺入腋窝,鲜血汩汩。

  土匪疼的从黑子捂口的指缝穿出“呜呜”惨哼。

  黑子无情的再一挥刃断其两指。把土匪拖拽到暗处,当土匪看到死去的山猫,瞳孔放大,慌了神不住狂指一处木楼,呜呜闷哼直叫。黑子续挥乌刃结束了他生命。

  俯身蹑脚向木楼潜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