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多出来的一人
作者:如果把青蛙放到温水里  |  字数:3006  |  更新时间:2019-12-14 18:38:46 全文阅读

现实副本是小爱曾经说过的一种副本类型。

以现实世界发生的事情为模板,以某种灵物为沟通桥梁,从而打开了游离在两个世界中的暗门。

具体的原理他也没太搞明白,大概是因为地球磁场发生了变化,由于量子波动产生的一种多元效果。

副本的奖励是“至宝碎片”。

至宝…

听名字很高大上,同时意味着非常危险。

越是好的东西,想要获得就越难。这几乎是不变的定律。

但他必须要去。

不是因为至宝…

而是因为这次任务失败的惩罚竟然是“哥哥被剥皮而死”。

以系统以往的尿性来看。

他不去哥哥必死无疑。

他是绝对不能接受这一点的。

这次副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多出来的一人。

一听就是偏向灵异类的副本。

因此他需要提前做一点准备。

蒜头、十字架、圣水、桃木剑…能带的都得带上。

至于童子尿…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小jj。

虽然可能不会有用,但还是带上吧。

……

“张笙!”

“出来吃饭啦!”

“奇怪,这小子这么晚是去什么地方了?”

翻斗花园2号楼1001室里,哥哥不解地摸了一下后脑勺。

床上还摆着张笙的手机。

似乎他没出去多久。

“难道是出门买火腿肠去了?”

哥哥哑然失笑,“这小子还是这么喜欢肉。”

……

夜晚的影视中心,和白天相比,风似乎更大了。

冷。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冷。

明明是夏天,北风呼呼的刮,好似不要钱。

路灯似乎坏了。

越往里走越黑。

走在这条幽静的小路上,张笙模模糊糊地能看到周围有几朵花,它们大部分是黄色的,也有鲜红色的花。

它们的样子本来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在大晚上看到这些鲜艳灿烂的花,总感到一种莫名的心跳加速。

兜兜转转,来来回回。

前面便是试镜现场的那扇门了。

张笙在原地踌躇不前。

许久之后,他摸着手上的十字架,心一狠,推开那扇门。

“吱嘎-”

老旧的木门发出一声类似恐怖电影中的声音。

这声音在空旷的试镜现场里一遍又一遍地回荡,半分多钟过去了,还在。

很奇怪。

虽然他不懂物理,但就算再空旷的地方,也不可能让一个声音响彻半分钟。

除非…

张笙咽了口唾沫,颤颤巍巍地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

入目的东西让他心头一颤。

一把血迹斑斑的刀,摆在舞台的正中央。

“你终于来了。”

一只有力的手突然搭在他的肩膀上。

【滴滴。】

【副本正式开启。】

【正在数据化世界中,请稍后。】

……

某个不知名的小区里。

楼道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人赵俊哆哆嗦嗦地走出门道。

“老婆今天怎么生气了。不就是说了她一句,她的口红颜色没有丽丽的好看嘛?我说的是实话啊!他至于把我赶出来吗?”

“(⇀‸↼‶)

“结了婚的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结婚前说我傻得可爱,结婚后又说我直得发癌。到底想我怎么样吗!”

边说着,他牙齿都在打颤,他不禁又躲回了楼道。

外面的温度实在是太冷了。

不是已经到了夏至吗?怎么会这么冷?

老天是不是搞错季节了。

他心里抱怨着。

在楼道里直跺脚。

不知不觉中,楼道里的光线似乎暗了下来,一阵冷风从楼顶传来。

“楼顶的门没关?”人赵俊皱了一下眉头。

今天天气这么冷,恐怕是要下雨,不关门,雨会顺着楼梯口流到楼道里。

万一晚上在楼道里结冰了…

他家又住在最顶层。

他媳妇出门都会有危险。

“这可不行,我老婆还怀着孕,不能冒险。”

小声地嘟囔一声,人赵俊赶紧往上走,他想去楼最顶层把门关上。

“嗒嗒嗒。”

一阵小碎步。

六层楼梯,累的他气喘吁吁。

似乎今天的路程比平时更久。也不知道是因为错觉还是什么,他总感觉自己爬了九层,但楼梯上的标志提醒他,他是在第七层。

第七层。

他终于来到了楼顶。

“嗯?”

他扶着墙壁慢慢站起来,“这里什么时候贴上了封条?”

“好奇怪!”

“以前没看到过这种东西…”

“是最近刚贴的吗?”

“嗯…上面写着天冷结冰、里面路滑,小心摔倒。”

“好吧,我不进去就行了。”

他很快就把这些念头抛到脑后,因为门的确是开着的,他也只是想关门而已。

楼下似乎有人上来了。

二楼很快亮起了声控灯。

住在这里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二楼有些不同,那里住的是一位老奶奶。

老奶奶平时也不爱和别人说话,只是喜欢孤独的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只有人赵俊路过她门口的时候,她偶尔会主动出门打一声招呼。

然后用一种很复杂的眼光看着他。

好像看着死人的目光。

人赵俊把这种眼神理解为感激。他曾经在老人心脏病病发的时候,恰巧救过老人一次,被感激不是自然而然的吗?

“不过话说出来,老奶奶今天出去干嘛了?”

“难道今天是哪家超市打折吗?”

“打折好啊!打折好啊!”

“老婆也喜欢买打折的东西。”

人赵俊笑了一下。

他伸出手想要抓门把手,可是伸了半天,他发现他的手臂似乎不太够长,想要不把封条撕开,得借助其他工具,才能关门。

他环顾四周,在一旁的角落里发现了扫把。

这扫把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周围散发着一股恶臭味。不知道它曾经被用来干过什么,上面还有着红色的…漆。

扫把连接着一个小钩子,似乎可以用来勾门把手?

他赶紧去拿扫把准备试一试。

在这段时间里,楼下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步一步、不紧不慢。

四楼与此同时亮起了声控灯。

人赵俊注意了一下,便没再多注意了。

四楼住的是一位昼伏夜出的视频博主,她穿的异常【风】【骚】,尤其是裤子,比膝盖还短一半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在那种地方上班的小姐呢!

他对此有些不屑。

都这么晚了才回来,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姑娘。

还是自己的老婆好,长得又漂亮,又温柔贤惠。

就是偶尔脾气有些大、还爱抠脚。

转身正准备用扫把关门。

“呼~”

一阵冷风吹过来,差点把他吹倒在地上。

这风真大,至少能有八级。

六月快七月的日子里,真是什么奇葩的事情都能看到。

前天他还看到四楼的那个【风】【骚】女倒着走路。

她把脸埋在厚厚的头发里,把他吓了一跳,她自己说是拍什么整蛊视频。

拍整蛊视频没什么的。

只是她脖子上有一条非常明显的黑紫色勒痕。

好像是被勒过一样。

这高明的化妆技巧也太吓人了吧!

她老婆也爱画那种奇奇怪怪的妆,说是什么丧尸妆?

女人的世界,他是搞不懂喽。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他终于是把楼顶的门关上了。

下楼正回家。

楼下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六楼的灯亮了。

六楼?

是老婆出门了?

她还怀着孕,出来干什么?

人赵俊赶紧下楼查看,却惊讶地发现六楼一个人都没有。

他这才反应过来一件事情,六楼的声控灯早就坏了,怎么可能亮呢?他们平常都是用手机照亮,老婆还一直嫌手机的光照在她身上太不舒服了、一直坚持抹黑走。

难道是五楼的人?

人赵俊凑到楼梯旁用余光往下看,果然五楼的声控灯亮着。

之前应该是他看错了,毕竟他在七楼呆着,数错楼梯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他转念一想,又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

“五楼那家人不是早就搬走了吗?”

“是谁在五楼呢?”

“难道又新来了什么邻居?”

“五楼风水不好,上一个好像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希望新来的邻居不要也失踪。”

人赵俊也没多想。

“嘭。”

楼上突然传出来一声门被风撞开的声音。

人赵俊赶紧往上走,准备再关一次门。这一次一定要用扫把顶住门不让门再打开。

他想的很好。

但他没有注意到的是。

昏暗的长廊里有一道身影一闪而过,紧跟在他的身后,脚步声渐渐地与他的脚步声完全重合。

走廊里渐渐传来一阵微弱的电流声。

一阵月光打到墙面上,斑驳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些黑褐色的污渍和一些奇怪的纹路,看的让人心中瘆得慌。

人赵俊下意识地回头。

两天以后。

某个不知名的小区里。

传出这么一个消息。

【一男子与妻子吵架之后,疑似想不开,从顶楼的楼顶上跳了下来。】

【妻子自己说,他在自杀之前,曾经向她拨打过求救电话,说有人正在跟踪他,想要杀掉他。】

【但警方通过监控发现,他在楼梯里的这一路,并没有人跟踪他,反倒是他一直在自言自语,好像精神受到了刺激。】

【在这里我们要提醒了新婚夫妇,不要把男生逼得太紧,否则可能会发生大家都不想看到的情况。】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