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二次录制开始
作者:如果把青蛙放到温水里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2019-12-02 17:02:55 全文阅读

海底捞里。

张笙涮着肥牛。

饱满的肥牛片咬在口里,配合着香甜的蘸料,松软多…汁,一口下去,满嘴的肥牛香。

“哇塞!今天的火锅味道不错啊!”

胖子眼睛一亮,作为一个合格的吃货,他立刻感受到今天火锅的味道与往常不同。今天更香更好吃。毫无疑问,这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顿火锅了,这味道甚至比米其林餐厅的火锅还要好吃。

张笙笑了笑。

其实火锅还是之前的火锅,只是配料不一样而已。火锅的精髓全在配料上,火锅好不好吃,全靠配料调的好不好。

“这配料真是绝了!”

胖子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的,他像一只进食的土拨鼠,腮帮子又大又圆。

张笙眨眨眼,他看到胖子暴风式吸收餐桌上的食物,他有些欣慰。厨师最开心的时候不是做出了一道好菜,而是有人因为这道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好吃你就多吃一点。反正点了那么多呢,不吃浪费了。”张笙食指敲了两下桌面。

他拿起手边的橙汁,爽快地喝了一大口。

不得不说,这橙汁调的还算不错,虽然有些偷工减料…

“嗯嗯。”

胖子点头,继续大口大口地吃着。

根据沃兹基硕德科学机构表明,美好的味道是可以通过量子波动,从一个人的脑海中传到另一个人的脑海中。

胖子吃得很香,连带着张笙今天的饭量比以往大了不少。

他们吃饭像打架一样。

火锅嘛!

若是和和气气,倒失了气氛。

自然要表现的凶狠泼辣一点。

等到酒足饭饱之后,那么多菜已经被他们两个人消灭的七七八八了。

尤其是红色的辣味锅底。这是两个人共同的喜好,现在已经变成清汤了。

可想而知,他们到底吃了多少东西。

肉至少十斤,不算菜。

胖子吃的实在是太多了,怪不得他这么胖!

吃完饭,两个人自然而然地聊起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张笙以开玩笑的口吻,向胖子说出节目录制中的一些有趣的事情。

比如说,选出来的歌手竟然一时想不开倒立洗头、直播吃屎。

再比如说,毛不易被一群粉丝围困在小酒吧里,等到被救援队救出来的时候,他限量版的上衣已经完全找不到了,他袒胸露乳的样子好像被非礼过似的。

当然,导演要求保密的事情,张笙没有过多透露。

毕竟说出去要扣钱,兜里没钱的时候,一块钱以上的事情还是尽量不谈。

“你知道吗?”

胖子轻笑着看向张笙,“我最近听说一个能让普通人衣食无忧的捷径。”

衣食无忧的捷径?

张笙听了直想笑。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世界上哪有什么捷径可言。普通人眼中的捷径要么会付出昂贵的代价,要么就是可遇不可求。

胖子将他的蓝色帽子戴在头上,把一步登天这个方法娓娓道来:“从前有一个乞丐,他非常穷。他每天都过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日子,但他活得很坚强,一直渴望自己能获得一座巨大的城堡,这就是他平凡而朴素的梦想。”

“有一天有一位智者告诉他,‘只要你能进入监狱,你就可以吃饱喝足并且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堡。’这提议让乞丐有些心动。毕竟城堡是他一辈子的梦想。于是他开始偷电瓶车。”

胖子说到这语气顿了顿。他喝了口柳橙汁,清了清嗓子。

张笙心想,这故事也太老套了,标准结局一定是:乞丐因为偷电瓶车被抓到监狱里,最终才发现当初他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偷电瓶车的日子才是最舒服的。

金钱有价,自由无价。

多么无聊的鸡汤文。

幼稚园的小学生都会写。

“不。”胖子摇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乞丐被抓到监狱以后,他发现监狱里的生活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于是他越狱了。”

“越狱时他不小心被一辆车撞倒了,一番高额赔偿后,从此他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

张笙:“……”

这反转也太惊喜了吧?

你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真的好吗?

胖子最后总结升华,他引用了一句名句,让他这个段子主题明确,“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终将来临。”

张笙叹了口气,他觉得胖子可能是个小智障。

胖子蓝色的明眸一张一翕,好像并不认同这个想法。

……

东边打渔,西边晒网。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短短的几个昼夜轮回,“我是新人歌唱家”要录制了。

偌大的上海电视台还是熟悉的配方,没有人和张笙打招呼,一个个穿的人模狗样的精英,路过张笙时都下意识地流露出一种嫌弃的眼神。

张笙摇摇头,他把手背在身后,一副“英雄迟暮无人知”的模样。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杯老酒二锅头。

此时,导演正站在化妆间门口,迫切地等待张笙的到来。

“嗨!导演,在等我呢?”

张笙笑着和导演打了声招呼。

这次他来的比较晚,有了上一次那英迟到的经验,他发现迟到两个半小时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但他毕竟是信守承诺的人,不能像那英那样没有时间观念。所以他今天是踩点儿到的。

“你可算来了,我的小祖宗啊!”

导演拿着喇叭,着急忙慌地把张笙拉进了化妆厅,告诉张笙,“上一次你走的太早了,我们想要对你上一次的表现补录一次采访,一会儿你对着镜头实话实说,怎么想怎么说就行。”

“嗯。”张笙草草地接受化妆后,走进了演播室。

十五分钟后,他一脸便秘的样子走了出来。

怎么说呢?

节目组似乎热衷搞事情。

他们问的问题一个都不简单!

果然,搞综艺的人心都脏,那战术使用的,就差把“孙子兵法”全部搬上去了。

张笙抖了一个激灵,心情有些复杂。离正式录制还有很久,他准备出门逛一逛,换一下心情。

刚出门,张笙恰巧碰到了汪苏泷。

汪苏泷似乎刚来,他身上还挎着一个黑色的皮包,皮包上纹着一个天使的图案,和他身上那股纯洁的气息互相映衬。

张笙笑着和汪苏泷拥抱打招呼。

男人之间的友谊通常很简单。上次帮汪苏泷录制了“做家务的男人”,两个人便交换了微信号,算是半个朋友了。

张笙仔细地打量了一眼汪苏泷。

他今天的打扮很像王子,尤其是他那张帅气的脸,不知道又有多少年少无知的小姑娘上当受骗。

汪苏泷有些开心,他舔了舔嘴唇,似乎又想起了那碗红烧肉。他眼珠子一转,提议道,“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想都别想!”

张笙摆了摆手,停下脚步,似笑非笑的目光传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我可不想去给你做饭。”

“切。”

汪苏泷讪讪一笑,他尴尬地摸了一下鼻子。

这时,从他们身旁路过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女孩子,她匆匆忙忙的,似乎在赶路。她的背上背着吉他,能看出来她是选手。

今天是“我是新人歌唱家”决赛的第一轮。海选最终选出的二十五名明星选手将在台上展开激烈的比拼碰撞,最后由评委共同决定留下其中的十六位选手。

之后,便是大家都期待的组建战队环节。这一环节轮到选手反选,变数很多,谁也不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

而且想要提前拉拢选手也是不可能的事,有关选手的资料被保护的很好。在比赛之前,谁也甭想轻易和选手接触。一旦发现导师和选手有背后接触,这就算违规,违规要三倍赔偿违约金。

这张笙记得也很清楚。

“你说会不会有人选我啊?”张笙幽幽一叹,表示前景堪忧。

在这群导师当中,他是名气最低,大家最不熟悉的人,恐怕被选的时候他会非常尴尬。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没人选择他的准备。

看到匆匆而过的靓丽身影,汪苏泷脸色突然变得很奇怪,他提醒张笙,“你尽量不要选择东方娱乐的人。”

“为什么?”张笙有些纳闷,“东方娱乐的人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汪苏泷不屑冷笑,“你不知道,东方娱乐那是那英的公司。你上次已经得罪了那英,以她的手段,她恐怕会在这里做文章,说不定她会让东方娱乐的人全加入到你的战队,在比赛中疯狂放水,最后让你惨败收场。”

“等等,这不是违规吗?”张笙脸色微变,“那英都这么大牌儿的明星了,还需要搞这些暗箱操作?”

汪苏泷摇摇头,“娱乐圈的事情你不懂。这算得了什么?上次她唱天路得了900+票,多半里面也存在着猫腻。”

“嘶~”张笙倒吸一口凉气。

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

半响后,他强颜欢笑:“困难打不倒我。”

“消灭恐惧最好的方法就是面对他。”

“奥利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