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要去录制:做家务的男人
作者:如果把青蛙放到温水里  |  字数:2650  |  更新时间:2019-11-25 19:03:48 全文阅读

第二天,清晨。天刚刚亮。

上海的早晨少见得远离了忙碌,人们慢下来,终于有时间可以和自己对话。

张笙一脸懵逼的起床了。

“我是谁?”

“我这是在哪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的身边围着一群警察?”

“难道我穿越了?”

“不能啊,镜子那头还是这张英俊帅气的脸啊!”

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张笙快速掌握情况。这里似乎是一家医院,无论是病床还是窗帘全是以白色基调为主的。而且他手上挂着点滴,里面不知名的液体正一滴一滴的注射到他的身体里。

张笙想要歪头,下一刻他不由得呲了一声。

左胳膊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身子好像要裂开一样。

“你醒了。”王队放下手中的打火机,他翘起二郎腿,坐在张笙旁边,他挑了挑眉毛,从怀里掏出一根烟来,“不介意我抽一根吧?”

“额…不介意不介意。”张笙心里小声嘟囔着,“最近我怎么老跟警察打交道?”

似乎自从得到了系统以后,他已经是第二次碰到警察了。作为一个知法懂法的合格公民,警察老上门来骚扰,太不应该了。

“是你自己交代,还是和我一起去局里说?”

王队吐了一个烟圈,一只手拄在椅子上,笑眯眯地看向张笙。

“交代?交代什么?”张笙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他来自M78星云的事情被发现了?

咳咳,不皮了。

“交代什么?”王队语气不由得提高了好多分贝,他笑容逐渐消失,睁开眼睛,棕色的瞳孔里射出一种渗人的威严,“交代你是如何能够面不敢色地一刀一刀地活剐了十个人,其中还有一个五十岁以上的老人。”

“活剐?”

“你等等…你认错人了吧?”张笙莫名其妙地看着王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可能杀人?杀人这种事情是犯法的,我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可能杀人的!”

“呵。”王队冷笑一声,“那请你解释一下,在地下通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有十个人死在那里?还被装进了垃圾袋里?”

“地下通道?”

张笙一阵眩晕,一段奇怪的记忆从他的脑海里蹦出来。

先是他用硬币让那些黄毛失去战斗能力,紧接着他和绿毛殊死搏斗,他完全打不过绿毛,绿毛一下子砍到了他的左胳膊,他立刻昏了过去。

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下一刻,张笙脸色变得很难看,他赶忙打开任务面板,“任务任务~任务是不是失败了?”

“咦~任务成功了?”

张笙完全不敢相信,“在地下通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真的杀人了吗?”

“可我为什么没有这段记忆呢?”

一旁的小警察看着仍然处在混乱中的张笙,他皱了皱眉头。虽说王队一直认为凶手是张笙,但他看到张笙的时候,他觉得根本不可能。

在王队自己的推演中,凶手应该是一个更理智变态人,而且他是一个体格强大的人。他能一拳打出九百多力道,不可能是这么一个连肌肉都没有的小伙子。

“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难道地下通道里还有其他人?”小警察陷入沉思。

张笙又回忆了一遍他的记忆,记忆中的确是没有杀人的场景。

人不是他杀的。

身正不怕影子斜。

张笙很有底气,“我当时手臂受伤,直接昏过去了,我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也许是地下通道里有其他人杀了他们,真的不是我做的。。”

小警察点点头,“果然是有其他人在地下通道里…”

话音未结束。

王队吸了一口烟,他反驳道,“虽然地下通道里没有摄像头,但进入地下通道的地方,有一个监控。从监控上来看,那段时间里,只有你一个人走进过地下通道,没有第二个人经过那里。你还有什么想狡辩的吗?”

“说不定他们是他们互相残杀。”张笙绞尽脑汁又提出新的可能性。

“呵。”王队奇怪地看了一眼张笙,“你的意思是,他们自己钻进袋子里,而后自相残杀?”

这显然不可能。

一定是有人做了善后的工作。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别问我了,我想不明白。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

张笙有些头疼。

小警察也感到奇怪,这起案子有些棘手。

学过心理学的他,很清楚的看出张笙不是在撒谎。

杀人的人不是他。

但王队似乎认准了张笙。

“你不承认也不要紧。”

王队好整以暇,他仿佛根本不担心张笙不认罪,继续翘着二郎腿抽烟,慢悠悠地说道,“清理现场的血迹需要大量的水,那附近只有一家超市,想买水只能去那里买。而且这家超市安装了摄像头,只要我们调监控视频…”

“那你们赶紧调啊!调了不就明白谁是凶手了吗?”张笙头更疼了。

“叮铃铃。”一阵铃声响起。

王队拿起手机,他掐灭手中的烟,嘴角抬起一个弧度,“说曹操曹操到。你要的视频来了。”

视频来了。

张笙咽了口唾沫,他突然感觉到有些紧张。

要是真的拍到了他怎么办?

那岂不是百口莫辩怎么也说不清楚了。

王队打开视频,他快进三十二倍速,大约一分十五秒后,他面色变得很奇怪,“怎么会这样?”

视频里去买水的人竟然是一个女生。而且还是一个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女生。

“这人又是谁?难道地下通道里真的有别人存在?”小警察脑海里冒出这个想法。

张笙看到视频里的人不是自己,他松了口气,“我就说嘛,不可能是我。你们得去找这个人。”

王队眯着眼看向张笙,“既然不是你,那不好意思我们打扰你休息了。”

“详细情况还需要找你去警局录一个口供。”

“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谈吧。”

说完,王队起身离开,离开了病房。

警察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张笙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脑勺。

这些警察到底是在搞什么幺蛾子?

病房外面,小警察问王队,“王队,我们应该去哪里找视频上的人啊?”

“嗯嗯嗯…”王队摸了摸下巴,没有回答小警察的话,“凶手是他,绝对没错。”

小警察愣了一下,“不可能吧!你不是说视频上买水的人才是凶手吗?”

“不一定。”王队嘟了一下嘴,“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家伙身上有问题。找人给我盯住他,他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

病房里,张笙躺在床上,右手拿着手机。

手机上多了好几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

张笙打开通讯录,未接电话是母亲打来的。张笙赶紧把电话拨过去,和他们报平安。

母亲:“你昨天晚上去干嘛了,夜不归宿也不和胖子说一声,让他可担心了?”

张笙:“嗨,我喝多了,在朋友家过得。”

母亲:“少来,你哪有什么朋友?”

张笙:“……”

母亲:“切,又不吭声,你不会出去拱白菜去了吧。”

张笙讪讪一笑:“哪有…”

母亲:“你没事吧?啥时候回来啊?”

张笙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肩膀还缠着绷带。

张笙眨眨眼,“我挺好的,没事。我在朋友家住一阵,别急,过一阵就回去了。”

母亲那边有些不高兴,“一天天的就知道往外跑。真是不让人省心。”

“行了,挂了。”

母亲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张笙哭笑不得。

这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事啊!

看了一眼短信,是汪苏泷发来的:

“今天有空吗?和我一起去录制一个节目呗。”

“什么节目啊?”张笙回过去。

汪苏泷几乎是秒回:“做家务的男人。”

做家务?

呵呵。

“我胳膊受伤了。”张笙婉拒。

汪苏泷:“没事不用你干活,你过来吃饭就行。”

“那多不好意思。”张笙眼睛一亮,“免费?”

汪苏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