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外婆的澎湖湾
作者:如果把青蛙放到温水里  |  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19-11-21 16:19:47 全文阅读

纯K。

一群少男少女在蹦迪。

他们也不怎么会跳舞,就是没完没了的摇头摆尾。外人看了摸不清头脑,他们自己却乐在其中。

感觉像吃了某种白色颗粒状物品一样。

张笙站在门口打卡。卡是胖子的卡。他没有这家酒吧会员,胖子有,他便借来了。

张笙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这闪烁的昏暗灯光,让他不禁皱起眉头。越往里走,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更甚。

酒吧的背景音乐实在是太吵了,各种奇形怪状的音乐一同进入他的耳朵里,让他有些头疼。

吧台前,坐着一个体型微胖的人。他一个人喝酒买醉,身影有些萧条落寞。这场景和那边跳脱的气氛格格不入。

是毛不易。

张笙一眼便认出来了。

他右手边放着一个吉他,吉他被搭在一旁的凳子上,它随着风的震动发出几声若有若无的呜咽声,好似在哭泣。

吧台的调酒师推到他面前一杯蓝色妖姬。

毛不易一口干了,而后,他似乎又想起了烦心事,更落寞了。

张笙推开挡在他前面喝醉的小黄毛,往吧台赶去。三步并作两步,穿过走廊,没一会儿,他便径直地坐在毛不易的左手边。

“怎么不等我,一个人开始喝了。”

说着,张笙拿起桌子上的酒水单,眼睛快速从上面扫到下面。不出意料,每一杯酒价格都不菲,少说也得三位数了。张笙想了想,对调酒师说,“来杯纯牛奶,不加糖。”

加糖贵十块,傻子才加。

“好的。”调酒师收到了订单,便开始去忙了。

“你来了!”

毛不易看到张笙来了眼里有些欣喜,但他看到张笙点的是牛奶,他又有些不高兴,“都说是喝酒了。你怎么还点牛奶!”

“得了吧。喝酒多伤身体啊!”张笙眨眨眼,又解释道,“而且我酒精过敏!也不能喝酒。”

酒精,是不可能过敏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过敏的。倒是他对花钱有些过敏。

一小杯老村长就一百块,这是来抢钱的吧?

不,抢钱都没有这么快。

万恶的资本社会。

“说真的,大白天喝这么多酒,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张笙回过神来,问道。

“哎。”毛不易又叹了口气,他愁容满面,但他还嘴硬,“没事,我们不提不开心的事情。喝酒,我们今天就喝酒。我请客。”

说着,毛不易又灌下一杯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酒。

一饮而尽,他酣畅淋漓,大喊道,“爽。”

他脱下外套,漏出里面的小背心。背心上写着一个英文单词,“china。”

“你喝了多少了,喝的这么醉?”张笙问道。

毛不易眼神飘忽不定,举止行动呆滞,满脸红的发烫。显然是喝了不少酒。

“没多少,我根本没醉。也就两斤白酒,我还能喝!”

毛不易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一个得搜,他差点儿摔到了地上。

“还没喝多呢!”张笙扶着毛不易坐在椅子上,“如果让你粉丝看到你在这里买醉,他们指不定会怎么伤心。”

毛不易很在意粉丝的感受。

昨天录制一天张笙便发现了这一点。

“粉丝…”毛不易叨叨了一声,他小声嘟囔着,“说的对,不能让粉丝看到我这个样子…我不能让他们伤心…”

他话还没说完。

他又不清醒了,他开始哭,哭的泣不成声。不知不觉中,他把头埋在张笙的怀里,他的泪水把张笙的胸口打湿了。

“回家又得洗衣服了。”

张笙叹了口气,拍了拍毛不易的后脑勺,“所以你有什么烦心事,说出来让我听听,兴许我能帮帮你?”

搁在以前,张笙不会说出这句话。毛不易都做不到的,他更做不到了。但现在,他有了系统,一切不一样了。

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帮别人,让这个社会多一些温暖和爱,这也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你帮不了我。”

毛不易摇摇头,他抬起头,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收起眼泪,他继续喝闷酒。

“是钱的问题吗?”张笙想了想,问道。

成人世界,能让一个男人落泪。要么是钱的压力太大了,要么是感情受挫。张笙没听过毛不易有女朋友,想来想去,只能是和钱有关的问题。

“额…”毛不易想了想,问道,“你这次出任导师拿到手多少钱?”

“额…三十五万吧。”张笙眨眨眼,没说实话,和钱有关的问题,他都是带着一些谨慎。

“那你比我还惨。”毛不易可怜地瞅了一眼张笙。

他的加盟费是八百万,抛出经纪人公司的分成和税,他到手的也有两百万。

毛不易告诉张笙,“我不差钱。”

“那你到底是有什么心事?”张笙问道。

桌子上的牛奶已经快被他喝光了,他可不想再点一杯。

一杯五十块呢!

“作品啊!没有好作品。”毛不易看向张笙,“你也是创作人,你能理解我吧?那种想歌想到秃头,恨不得拿头撞墙的感觉,你也一定有吧。”

“额…”张笙眨眨眼,“似乎,应该有?”

创作?那是什么东西…

他都是直接抄的。

不太了解啊!

是不是和考试的时候想不起来答案,恨不得把卷子撕掉,这种感觉一样?

如果是这种感觉的话,他确实能体会到。

“我想写出一首好歌,想写出一首能流传很久的金曲。”毛不易握住拳头。

毛不易的梦想,应该是很多音乐家的梦想。就像作家想要自己的作品流芳千古、画家想要自己的画被人欣赏和理解、小品演员想要自己的喜剧感动更多人的心灵深处一样。

都是对自己的更高要求。

“我能理解你想写出来好歌的这种感觉,但你不用在这里买醉啊。”张笙有些不解。

想写出好歌,不更应该多去观察生活吗?

买醉难道能想出好歌吗?

全是扯淡。

“说的也对。”

“可是我感觉好累哦。”

毛不易身上散发着一股消极的气息,“我真的好想就这么醉下去,什么事都不去想、什么都不管。”

张笙看着心里不舒服。

每个人都有觉得丧的时候,每个人都有感觉人间不值得的时候,每个人都有从地铁出来的那一刻,恨不得回身冲向铁轨的时候。

但越是在这种情况下,人越要坚强。人是不会被生活打到的,人只会被自己的放纵打倒。

这种时候就应该听一些轻松愉快的歌曲,让自己想起最初的快乐。

习主席怎么说的,“回到初心,方得始终。”

张笙想了想,没多说什么,越过毛不易,拿起他的吉他。

手上快速的波动了两下,熟悉了它的音色。

他是学过一阵吉他的。虽然他只能弹一些简单的谱子,但他手上恰好有一首简单的曲子。

吉他发出了一声悦耳的欣喜声,好似感受到了张笙的心意,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

“你要干嘛啊?”毛不易醉醺醺地看着张笙。

张笙闭上眼睛,轻轻的哼出一阵旋律。

他轻轻地唱着,他的声音好似在回忆,清纯中又带着一丝忧伤。

“晚风轻拂澎湖湾,”

“白浪逐沙滩。”

“没有椰林醉斜阳,”

“只是一片海蓝蓝。”

“坐在门前的矮墙上,”

“一遍遍幻想。”

“也是黄昏的沙滩上,”

“有着脚印两对半。”

《外婆的澎湖湾》是一首儿歌,曲调非常的简单,歌词放在今天也没什么新意。

但就是这么一首普普通通的儿歌,却能引起很多人共鸣,也许是用词简单?也许是画面感强?

不,它最厉害的是抓住了人们对童年的渴望,和人们对离开亲人的感伤。

张笙继续唱,他的歌声很美,而且越来越响亮。

“那是外婆拄着杖,”

“将我手轻轻挽~”

“踏着薄暮走向余晖,”

“暖暖的澎湖湾。”

“一个脚印是笑语一串,

“消磨许多时光。”

“直到夜色吞没我俩,

“在回家的路上。”

张笙的声音仿佛是又绿江南岸的春风,又像是随风潜入夜的春雨。

周围的人渐渐地围了过来。

他们停下来他们动感的舞步,一个个安静地听着张笙的演唱。酒吧的老板也注意到这面发生的事情,他示意DJ把音乐停下来。

毛不易是最惊讶的,他脸上的醉意完全消失了,他摇着脑袋听着这首歌,心里有一种暖暖的情感。

“这歌为什么会这么让我感动呢?明明歌词和曲调都很简单啊!”他百思不得其解。

张笙还在闭上眼睛。

唱这首歌的时候,他想起了外婆。

他的外婆已经去世了,当时他哭了很久。

还是妈妈告诉他,外婆会化作蓝色的蝴蝶守护他。

他才从亲人的离开中走出来。

张笙他没有歌曲中的经历。

但假如外婆还活着的话,他会不会也经历这美好的感动呢?

“澎湖湾~澎湖湾~~外婆的澎湖湾~~~”

“有我许多的童年幻想,”

“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

“还有一位老船长。”

音乐结束。

一只蓝色的蝴蝶穿过拥挤的人群,好巧不巧的落在张笙的肩膀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