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据点
作者:一条流浪的云  |  字数:3060  |  更新时间:2019-11-22 20:54:11 全文阅读

祁天等人开车走在出村的路上,村里的路虽然还是土路,但是胜过平坦,车子走的还是很平稳,只不过路上惊扰了各家各院的狗,弄得狗都狂叫起来,不过等到车子走远后,狗叫声渐渐平息。

老猎人回到家后,并没有先睡,他怕叶凌天一会儿天黑看不清路,就开着灯,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等着叶凌天回来,掏出随身携带的烟袋,在里面填满烟叶点燃之后,就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老猎人连抽了三锅烟叶,看了看时间,都过去一个小时了,叶凌天还没有回来,老猎人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小天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老猎人将烟袋锅里的烟灰在凳子上用力的敲出,起身拿起放在客厅上头桌子上的手电筒,关上门开始向村委会走去,这么久叶凌天没回来着实让他有些担心。

老猎人家距离村委会的房子还是有点远的,走了近十几分钟,方才赶到村委会的院子里,走进院子,老猎人发现院子一片漆黑,没有一间屋里亮着灯,也没有任何声响。老猎人以为祁天等人都睡了,虽然打扰别人睡觉不好,但实在是太担心叶凌天,老猎人还是决定敲门问问祁天,看能不能从其口中得知叶凌天的去向。

老猎人走上台阶,正准备敲门,却发现门是开着的,老猎人有些奇怪这些人睡觉怎么不关门啊!走进叫了一声:“祁主任,睡了吗?”却是没人应,老猎人就推门进去,发现屋内根本没人。

老猎人又敲了敲旁边屋的门,也都没人,进屋一看,被子半掀,用手试了试,被窝里冰凉,这根本就是没人睡过。用手电筒在房间里照了照,发现凳子倒了都没人扶,又去了其他几间房看了看,也都是比较凌乱。

找了一圈,整个院子没有一个人影,叶凌天和祁天等人一同失踪了,让老猎人心头涌出不好的感觉,心想:“莫非小天的失踪和这群人有关?难道他们又回去村长家了?”

内心混乱的老猎人有些拿不定主意,就决定再去村长家确定一下情况。打着手电筒快步走出村委会的院子,朝着村长家急急赶去。

不多时,老猎人赶到村长家门前,看到村长家里的灯都熄了,但是焦急的老猎人也顾不上打扰村长了,就边敲门边喊道:“村长,睡了吗?开下门,我是老李头,找你想问点事儿。”

老猎人叫了一会儿,屋里的灯终于亮了起来,传出村长的声音,听起来还带着醉意:“谁啊?大半夜不睡觉。”

老猎人急忙应道:“是我,老李,打扰你了村长。”

不一会儿,村长就披着衣服打开了大门,看着站在门前的老猎人,皱着眉头问道:“老李头,你这大半夜不睡觉,有啥事儿啊?我这今天喝的有点多,头晕的不行,着急着睡觉呢!”

老猎人急忙说道:“村长啊?那个祁主任又来你这了吗?”

“他来我这干嘛?他不早回去了吗?再说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他当然在村委会睡觉啊!”村长听着老猎人的话有些不解,觉得老猎人说话有点奇怪。

“你这会儿找他干嘛?”村长又问道。

“这不是小天非要再去看看那群猴子嘛!然后我就让他去了,本来以为他很快就回来,可我在家里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他回来。我心里着急,就去村委会找他去了,可我到了村委会,可是村委会里乌漆嘛黑的,一个人都没有,我以为他们又来你这了,就过来问问。”老猎人急忙回答道。

“可他们没来我这啊!会不会他们没睡,在外面溜达呢!”村长说道。

“应该不会吧!我们这穷乡僻壤的,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了现在都大半夜了,路都看不清,怎么可能出去溜达。”

村长皱着眉,并没有马上接话。

这时老猎人又说道:“村长,我来之前在屋里看了看,发现屋里东西都不在了,而且东西都有些混乱,小天又是和他们一起不见的,我想他们会不会是人贩子,把小天给拐走了。”说完老猎人瞪大眼睛,神情急切。

“人贩子?应该不至于吧!他们看来应该不像是坏人,而且看他们的架势,应该不像是骗我们啊!你应该是多想了,老李,这样吧!我回去那个手电,咱一起找找,说不定他们真的在溜达呢!你等会儿,我这就去拿手电。”说完村长急忙回去取手电去了。

老猎人见到村长这么说,也只好在门外等着村长出来。

......

说道叶凌天这边,他被祁天的人敲晕了之后,被扔在了后备箱里。祁天的车开出村子,走了半个小时的土路,上了国道后,车子一路南下,走了接近三个小时后,开车的小六将车子驶里了国道,开进了一条乡间公路,在乡间公路走了半个小时,再次岔进了一条土路,土路的路况实在是有点差,崎岖不平,车子走在上面左摇右摆,车速也不得不慢下来。

一小时后,两辆车终于在山谷一栋房子前停了下来,房屋四周都是树木,老远看去根本看不到这还有房子,房子虽有两层,但是墙外裸露着红砖,两层交界处还裸露着盖房的钢筋,窗户上也只是装了简单的防护栏,但是入口的大门却装上了防盗门。房子前面堆满了没用完的砖头,还有一些施工的机器。

祁天打开车门,走出车外,伸了个懒腰,又扭了扭腰,抱怨道:“这该死的路真是要命。”

“可不是嘛!头,要不下次搞个机器来把路平一平啊!”司机小六也是下车说道。

“修路?你是想路修好了,让人好知道我们这吗?我当初让人故意把路弄成这样就是遮人耳目的,你还修路?”祁天皱眉说道。

“额,我不知道啊!头,对不起。”司机小六急忙说道。

“行了,赶紧把东西搬进去,我困死了,喝了那么多酒,我得赶紧睡一会儿。”祁天说道。

“是,头,我们这就搬。”

祁天走到门前敲了敲,对着里面喊道:“开门,是我,祁天。”

听到喊门声后,屋里的灯亮了起来,不一会儿里面的人就把门打开了,开门的人对着祁天说道:“头儿,这么快就回来了。”

祁天说道:“事情办得很顺利,就快点回来了。对了,阿七,人你们找齐了吗?”

“只找到四个合适的,还差一个。”阿七回答道。

“还差一个?那正好,我这次回来也带了一个,不用再去找了。”

“真的吗?头儿,那明天不就能给上面交货了。”

“嗯!明天,把上头要的东西都清一遍,我明天给上头打电话。等完成这次任务,我带兄弟们好好去吃顿饭,给你们放几天假。”祁天拍拍阿七的肩膀说道。

“那感情好啊!”几名手下都开心的说道。

“行了,你们也挺累的,赶紧把东西搬进去,睡一会儿,明天还要干活呢!”祁天对着身后的几人说道。

“好的,头儿。”

“知道了,天哥。”

“明白,天哥。”

“......”

说完,小六几个人就把猴子搬进了二楼的一间房里。阿七扛着叶凌天丢进了一楼当中的大厅地板上,在一个房间里找出手铐和脚镣给叶凌天带上,又把叶凌天扛到了二楼,打开房门,只见十九个和叶凌天差不多大的男孩和女孩聚集在一个房间里,全都是带着手铐脚镣,阿七的开门声惊醒了这些孩子们,引起了一阵骚动。

阿七将叶凌天丢了进去,并出言呵斥道:“都老实点!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随后,这些孩子们都不敢讲话,阿七也将门锁好下楼去了。

第二天上午,被丢在窗户边的叶凌天被照在脸上的阳光给弄醒,艰难的睁开眼,但刺眼的光线让他不得不扭了扭头,这一扭头,一下子牵动了昨天被打的地方,脖子后面传来一阵疼痛,叶凌天急忙伸手捂住脖子,又缓缓活动了一下脖子,疼痛感才减轻不少。

避开刺眼的光线,一个没有粉刷的天花板映入眼帘,周围也是传出一些说话的嘈杂声,陌生环境一下刺激有些迷糊的叶凌天清醒过来,突然想起昨天晚上被祁天抓住的画面,“噌”的一下,叶凌天坐了起来,开始打量屋里的情景。

由于他猛地坐起来,把旁边的人也是吓了一跳,众人开始打量着他,他也开始打量着屋里的其他人。

屋里面有十个女孩儿,带上他自己有十个男孩儿,都是带着手铐脚镣,年纪都很小,大概都是十三四岁,和他相差无几。但这些孩子看起来都有些面色鸡黄,神色憔悴,可见都是没吃饱饭。当叶凌天与这些孩子目光接触的时候,都是透露出一丝惊慌,都是低下头,不敢言语,更不敢与其对视。

“咕噜咕噜”

叶凌天肚子的叫声打破了这种凝重的气氛,让众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他身上。

叶凌天顿时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肚子,笑道:“昨天到现在都没吃,有些饿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