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九十七章:造反了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338  |  更新时间:2020-01-16 22:00:01 全文阅读

顾大雷带着大红二红和小四眼,直接来到了公司附近,寻了一家经常去的羊蝎子馆,先吃起了午饭,顺便给小四眼介绍了个跑业务的后生,王建国,让小四眼跟着王建国先跑两天业务,所谓的业务其实就是找急需贷款的主,忽悠着来顾大雷的典当行来借贷,刚坐下吃了没几口,小四眼的传呼机响了,小四眼看了一眼跟顾大雷说道:“大师兄,二兴岗说晚上老爷庙摆了席,请大师兄过去坐坐。”

顾大雷平日里最爱吃的就是羊蝎子(羊脊椎),这羊蝎子经过顾大雷嘬完,骨头节上不会留下一丝肉,干净利索的很,还经常把光溜溜的骨头节,留在手里把玩着,像是欣赏一个物件一样。

顾大雷听了小四眼的话,先没有答应,只是说道:“这个姜二兴,聪明,有脑子,但是不够狠,没劲儿,不对爷的胃口。”小四眼听了,明白顾大雷和翟三虎一样,和姜二不对付,想着为姜二说点好话,搭言道:“其实二兴岗还是很仗义的,收留了不少可怜人咧,那个二林兄弟大师兄见过咧,还有个白娘娘也可怜的很。”

顾大雷听了,把手里把玩的骨头节放在了桌子上,左手不由自主的抚摸着,自己右手小拇指上的大扳指,说道:“可怜人?这世道还有收留可怜人的好心人?四眼儿,你信吗?”

小四眼明白顾大雷的意思,当下犹豫起来,要不要接喜怒无常顾大雷的话,不知道接起来对自己是好还是坏,不敢言语,顾大雷见小四眼不敢言语,继续说道:“你以后不要叫爷大师兄,跟别人一样,喊爷声老大就可以,老疤子那,爷能替你遮掩了就遮掩,反正也是快入土的人了,有的规矩,也该改改了。”

小四眼听了,连忙对顾大雷千恩万谢,就冲顾大雷刚才的话,对自己就是再造的恩德,对顾大雷说道:“老大,您放心,以后讷就踏踏实实地给您办事情,肯定不动歪心思。”

顾大雷摆了摆手,又用竹筷挑起了一节羊蝎子,吃了起来,对小四眼说道:“哎,不用了,现在社会,还表什么忠心?没用的,给爷尽心做事情,也是为了自个好,爷不会强求你们什么。”小四眼点着头,回道:“明白,明白,讷一定好好干。”

顾大雷又继续对小四眼说道:“你不忙了给姜二兴回个电话,就说爷没时间,不去,还有务必转告他声,爷不喜欢他,不爱和他盘交情,今天的事,只是顺路。”小四眼听了,心里替姜二抱着委屈,但是也不敢再为姜二说什么好话,只好继续陪着顾大雷吃午饭。但此时此刻,在顾大雷的心里想的却是:“好人就该有好人的样,活在好人堆里,自己掺和进去了,就黑不黑,白不白了。”

姜二和贾邦国吃饭的当中,宏芝法师来送稀粥,见二人喝酒吃肉,没做停留,说了几句吉祥话,就返回了石头庙,姜二喝完酒后,在贾邦国的小屋睡足了午觉才醒来,翻看了传呼,见到小四眼告知顾大雷不能赴宴的留言,自己又转告了贾邦国,贾邦国只好取消了晚上的饭局,已经是后晌,贾邦国开上皮卡车送姜二回了店铺,此时张胜利回复的消息才来,并且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有事商议。贾邦国意思是晚上请姜二吃顿饭,姜二刚收到张胜利的消息,知道晚上商谈的事情不能让别人参与,只好婉转的谢绝了贾邦国,贾邦国只好给姜二留下了三百块钱,当做这两天处理“山精”的劳务费。接着又安顿着给姜二盖房的务工人员,好好干,说着过一两天给工人们整半扇羊,改善伙食,在众人的喝彩声中返回了石头山。

姜大生要连着在刘姐侄子那里表演三天,所以这个点还没有回来,估计到晚饭时才能回来,只有白莹一个人在店铺照看,白莹交代了姜二这两天店铺的状况,给了一个老乡娶媳妇,留下择日子的纸条,姜二翻看着纸条,上炕择起了日子,坐等着张胜利再次来消息,准备赴宴……。

张胜利上午直接被市局来的王海青带到了云州市,一路上张胜利忐忑不安,担心着是不是大林那边出了什么事,询问着王海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海青也回答不上个所以然来,只是说市局长许成让来接的,张胜利其实不知道,不光是他在来云州市的路上,卫生部,基建部那些被放长假的干部,都在去往云州各个上属部门的路上。

等着张胜利来到了市局的会议室,许成还在里边开着会,听得见许成在里边大发雷霆,什么丢脸丢到了省外,省委要下调查组之类的话,还说目前出了个王广财和杜海涛,指不定明天就出个李广财和李海涛,张胜利自然知道,王广财是云山县医院的院长,杜海涛是云山城建一队的负责人,和自己一样也跟着被放了长假。

等着里边的会议开完了,三三两两的队长和所长们,垂头丧气的从里边陆陆续续出来,这时候王海青打了个报告,报告着许成,张胜利来了,听着里边叹了口气,说道让他进来吧,这时张胜利才打了个报告进了会议室。

许成示意着张胜利坐,自己吸着点燃了的烟,又叹了口气,问道坐了下来的张胜利:“唉~,胜利啊,你参加工作几年了?”

张胜利有点不知所措,但还是中气十足地如实回答:“报告许局,我八一年入警,今年整十个年头。”接着有点失落地说道:“现在待岗在家。”

许成嗯了一声,上下打量着张胜利,关切地问道:“都十年了,不短了,胜利啊,这次你对组织让你待岗的安排,有啥意见或者想法吗?”

张胜利连忙说道:“许局,我一切听从组织安排,服从组织调遣。”许成连忙用手上下摆动着,示意张胜利打住,说道:“行了行了,别说场面话,说心里话。”

张胜利左右看了看,见会议室没有了其他人,包括王海青也在自己进来的时候退出去了,挠了挠头对许成说道:“许局让我说心里话吗?”许成不耐烦的说道:“快说。”

张胜利只好说道:“许局,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是有抵触的,事故出了,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找人背锅我也认了啊,但是心里有委屈还不能诉苦,我憋着难受。”许成听了,厉声说道:“那你就去北京告状?去外省造谣生事?”

张胜利听了,连忙惊讶得说道:“啥告状?啥谣言?”许成不耐烦的说道:“行啦行啦,别跟我装,你们几个合起伙来,去外地找媒体曝光咱云州丢脸的事,别说你没参与!”

张胜利本来心虚得很,想着是不是大林那边出了什么事,琢磨着怎么应对,可听了许成说几个人合起伙来的话,立马明白了,这是许成诈唬自己,连忙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对许成说道:“许局,天地良心,我连啥事都不清楚呢,你可别往我身上推啊?再说了,王部长……”说到这张胜利故意打住了不往下说了,接着打岔说道:“反正,我没做过对不起组织的事,我虽然待岗了,可是我心里放不下云山的工作,每天没事了就在所里和老同事们待在一起,合着我安心呆在家里也要背锅,我……”张胜利还准备说一大堆的话,被许成摆手打断了,说道:“行了行了,别说了,你确定这次没有和他们掺和?”

张胜利满脸愤怒地说起了脏话:“我透他娘了,谁要是背后给我身上背黑锅,我透他全家祖宗!”许成看张胜利真的是急了,连忙也站了起来,用手按着张胜利坐下,安慰着说道:“行啦行啦,我们在调查,你没有就没有,说什么脏话啊?哪有点党员的素质?”张胜利被按到了座位上,但还是愤愤不平的喘着气,张胜利不知道,就在会议室的隔壁,王部长正在打着喷嚏。

许成见张胜利坐了下来,又说了一堆宽慰的话,过了一会儿喊了王海青进来,让王海青带着张胜利先去局里的招待所休息,等着张胜利出去了,自己整理了下会议桌上的文件,随即进了隔壁的一个办公室,办公室里王部长笑迷脸的询问着许成:“小许,怎么样?张胜利有问题吗?”

许成坐在了王部长对面,叹了口气说道:“王部长,我看这张胜利没什么问题,王海青也去调查过,这人在云山也没有过分的举动,还经常在原单位走访,据了解,好像是您答应过他什么,所以他虽然待岗,但是工作一直没放下来。”

王部长听了揉了揉太阳穴,也叹了口气说道:“但愿如此,好在这次咱们公安部没出纰漏,要是这张胜利也搀和了,我可真不好办咧。完了你和张胜利说说,让他安心在家再待一段时间,找个由头再回来上班……。”

张胜利在云州公安局的招待所待了一上午,中午王海青来喊着一起去食堂吃饭,吃饭的当中,许成又来了一趟,坐在了一起,对张胜利唠嗑似的说着宽慰的话,让张胜利安安稳稳的在家带着,组织上是不会亏待老同志的客套话,张胜利休息的时候已经消了气,对许成说着感谢组织的话,吃完了饭,许成让张胜利自己找车回云山,张胜利尴尬的一翻自己的衣兜说道:“来的时候着急,给孩子买了油旋儿,现在是一毛没有。”许成连忙从兜里掏出了五十块钱给了张胜利,张胜利没有客气收了起来,吃完了饭,告别了许成和王海青,坐在回云山的大巴车上,心里才少许的平静下来,进了云山地界,一下车就给姜二打了传呼,准备和姜二商议下一步的打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