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九十六章: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151  |  更新时间:2020-01-15 20:00:01 全文阅读

姜二听着身后有人说话,回头瞧了一眼说话的主,正是那个磊岗,磊岗说着话,慢步地往前走,走到了赵大熊跟前,赵大熊还准备闹挣一会儿,看见来的主,当时就蔫了,面露畏惧的神色,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个子一般高的磊岗,一把搂住了肩膀头,连搂带拉地往屋里走,回头不忘了和小四眼说道:“四眼儿,照看着二岗,不用跟着进来。”小四眼听了走到了姜二跟前,对姜二说着:“二岗没事没事,他们商量事情,咱们等着就好。”那赵大熊和磊岗个头差不多,可心里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了,乖乖地被顾大雷搂着进了屋里。那磊岗头也没回,一抬脚把门踢着关上了……。

顾大雷关上了门,赵大熊双腿立马软了下来,跪在了顾大雷跟前,嘴里喊着:“雷爷,雷爷,放过讷这一马,真不能再截了。”说着话扯下了双手的皮手套,哆哆嗦嗦地说道:“雷爷,您瞧,再截就干不了营生了。”原来赵大熊右手的无名指和小指,左手的小拇指是光秃秃的。顾大雷当然知道赵大熊的断指,因为他的三根断指都是自己给截的。

顾大雷低头瞧着赵大熊,嘿嘿地笑了声说道:“嘿嘿,你还认识爷啊?刚才瞅你样挺有种。你要这指头有啥用?继续干着偷鸡摸狗,上房揭瓦的营生?”

赵大熊现在明白了,姜二身后有大靠山,想着曾经断指钻心的疼,裤裆立马湿了一片,嘴上继续求饶着:“雷爷,讷真不知道他是雷爷的贵客,讷错了,讷顾大雷也不说话,只是再也没有下次了。”说着话,自己左右开弓地扇着自己的耳光,那劲气赶地上刚才的二林,这个赵大熊,要是早有这眼力劲,何必受罪。看着赵大熊一个劲扇自己,扇了有一会儿,听着院子里姜二说了话:“磊岗,磊岗,别太为难他,认个错就行了。”赵大熊听了,停下了扇自己耳光的手,眼巴巴瞅着顾大雷央求着,见顾大雷没说话,只是冲着自己微笑,连忙又扇了起来。

姜二从刚才赵大熊看见磊岗的样就明白,这个磊岗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在院子里等了一会儿,隐约听得见两人谈话,谈的是什么听不太真,没一会儿就听着屋里传出了扇耳光的声音,清脆的啪啪声比谈话声传的真,以为着是磊岗在扇赵大熊,足足听着耳光扇了有二三十秒不见停,心里又起了怜悯之心,在院里喊着让磊岗停手,屋里没停几秒,又啪啪啪地响了起来,这时候姜二真的不落忍了,再次喊了起来:“磊岗,你就放他这一马,下不违例。”屋里又没了响动,不一会儿赵大熊屋的门开了,磊岗先走了出来,没一会儿赵大熊也挪了出来,两个腮帮子肿得老高,嘴角还流着血,连脸皮都沾满了血迹,姜二不由得皱着眉头,心里想着这磊岗真狠,只见那赵大熊哆哆嗦嗦地走到了姜二跟前,腿一软,跪在了姜二面前,姜二本能地去搀扶,赵大熊顺势要起来,扭头瞅了磊岗一眼,见磊岗瞪了一眼,连忙又跪了下来说道:“姜老板,讷错了,讷再也不敢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讷这一次,求您了,开开恩。”

接着把自己因为没钱花,整日听着山里拉炮修路的动静,想着从外地的包工头身上捞点外块,于是连着几天半夜去工地,捏着鼻子学鬼笑,前夜里又踩着高跷上了房顶,怕留了脚印,脚上裹上了大垫子搞鬼的事,前后经过一五一十的交代了明白。接着又扇了自己几个嘴巴,又要磕头,说着不敢了的话。姜二经历的虽多,但是今天这番情景实属头一遭,有点不知所措,这搀扶也搀扶不起来,大冷的天急出了汗,又说了声:“你起来吧,么事么事,只要你不来骚扰讷们,这事就过去了。”

赵大熊连忙对姜二说道:“就这一次,没有下次,绝对没有。”姜二又说道:“村里的鸡你也不能再偷了,有地还是务农啊,庄稼汉不种庄稼就没了洋相咧。”赵大熊不停地点着头说道:“姜老板说的是咧,讷记着咧,好好种地,不做偷鸡摸狗的营生咧。”说着话又悄悄扭头瞅了顾大雷一眼,顾大雷这时才扭头不再盯着赵大熊,示意着算了。赵大熊又千恩万谢了姜二和磊岗,保证着以后再也不偷鸡了。磊岗挥手带着大红二红先一步出了院子,围着院子的人见磊岗出来不由自主地让开了道,姜二心里明白,这事就此了结了,看着两腮红肿的赵大熊,心里不是滋味,虽然明白着赵大熊实属活该,但是眼下却不落忍,掏出了一百块递给了赵大熊,让赵大熊收着,现在的赵大熊咋敢收,剩余的几根手指攥成了拳头,让姜二塞不进手,姜二只好把钱放在地上对赵大熊说道:“钱不多,你收着,说不定一会儿有人来和你讨要三花鸡的钱。”说着话带着二林和小四眼也出了院子,心里想着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去撵磊岗了。

顾大雷已经上了车,大红进了驾驶室,二红站在车外等着四眼和姜二,姜二疾走了几步,到了车跟前,感谢着车里的顾大雷说道:“磊岗,今儿个这事,得感谢你,没了你还真不好办咧。”

顾大雷说道:“举手之劳,没事的话咱们走吧,我把你捎回三道坡?”姜二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讷还得回石头山呢,磊岗,你先忙,晚上有时间吗?有时间讷做东请您吃饭。”

顾大雷摆了摆手,小拇指套着一个硕大的扳指,对姜二说道:“不用不用,你忙你的,咱们有缘还会再见面。”说着话喊着小四眼上了副驾驶的位子,二红也紧跟着上了车,把姜二一个人晾在了原地,弄得姜二不知所措。等了半分多钟,姜二瞭着车走远了,又进了小卖铺,拿起了电话给贾邦国打电话,派车来接自己,这时候小卖铺的老板的媳妇也在小卖铺,笑嘻嘻地对姜二伸出了大拇指,说道:“这位老板厉害啊,刚才把七指儿整的服服帖帖的,其实你早跟他说你认识顾老大,他早就服软了。”

姜二听了,诧异的问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啥顾老大?”那老板媳妇看着姜二表情,不似作假,连忙又说:“就是刚才替你出头的那个主啊,他是云山顾老大顾大雷啊。”

姜二这才明白,原来这磊岗就是顾大雷,想着顾大雷和赵大熊的名字有异曲同工之妙,光听名字哪能联想起都长的这般猥琐?不由得失笑了起来,眼看到了中午的饭点,趁着车子没来,挑了两瓶好酒,整了点下酒的吃食,山精的事情解决了,心情大好,好好庆祝一下,等着一会儿上山和贾邦国喝几杯。

又过了十来分钟,小刘开着皮卡车来了,接上姜二上了车。上了山,正是饭点,贾邦国已经在山上迎着,贾邦国只知道姜二下了山,可是不知道姜二是去解决山精的事情,心里还在惦记着夜里怎么办,姜二领着二林陪着贾邦国进了屋,工地的大烩菜已经一人一碗的端了过来,姜二把自己买的吃食摆了上来,好酒也拧了开来,寻了两个碗一人倒了半碗酒,和贾邦国碰起了酒,贾邦国虽然心里惦记着山精,但是也是个好酒的人,喝了一口酒和姜二开玩笑的说道:“二兴啊,你呀你呀,岗这里还发愁呢,你倒有好心情喝酒咧。”

姜二听得出贾邦国是开玩笑,自己也开起了玩笑说道:“正因为老岗你发愁,讷才有心情喝酒咧,别人愁来讷不愁。”

贾邦国就了口菜,问道嬉皮笑脸的姜二:“那好吧,说说你有啥喜事,让岗也开心开心,开心总比发愁强。”

姜二笑嘻嘻的说道:“嘿嘿,贾岗啊,真让你说着了,讷开心的事,就是你开心的事咧。”说着话,把自己下山收拾赵大熊的事,前前后后详细的跟贾邦国叙述了一遍,贾邦国听了,拍着姜二的肩膀,开心地笑了起来说道:“二兴啊,二兴,你可真的了不得,不声不响的就替岗解决了这么大的事情。讷得咋感谢你咧?”

姜二开玩笑的说:“把讷给赵大熊的一百块钱费用报销了就行了。”

贾邦国说道:“报报报,岗亏待不了你。”姜二又说道:“老岗啊,那顾老大咱也得打打交道,讷的意思是你摆一座感谢感谢人家,顺便当认识认识地面上的人,咱出门在外,没了人照应,不好办,假如有人照应了,像赵大熊这种杂碎敢来咱地界上撒野吗?使个小钱能办大事咧。”

贾邦国常年做着包工头的营生,这点门道咋能不懂,其实早就想让姜二介绍认识乔三春,也和姜二提起过,但是姜二好像有什么忌讳,总是推诿,自己也不好再提,今天有这么好的机会结识云山的顾老大,正合了贾邦国的心意,连忙拿起了大哥大对姜二说:“你快快,快联系顾老大,岗晚上就做东。”

姜二接过了贾邦国的大哥大,给小四眼打了个传呼留言,让小四眼替自己请顾大雷晚上老爷庙酒店吃饭,感谢顾老大的帮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