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九十五章:姜二揭秘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506  |  更新时间:2020-01-14 20:00:01 全文阅读

姜二寻到石头村的一个小卖铺,借公用电话先给张胜利打了个传呼,想着询问下能不能借公家的手,让赵大熊安稳点儿,别再出坏心思,可是等了好久也不见张胜利回话,于是想着找小四眼询问询问,假如打听出这赵大熊是个没啥背景的人,那自己就想办法先揭穿他的把戏再说。小四眼没一会儿就回复了消息,让自己等着,马上到,姜二没有多想,外边天冷,就在小卖铺里边一直等着,好在姜二给二林买了不少的吃食,对小卖铺来说,这是大主顾,也没往外撵,刚才听得见姜二电话里谈赵大熊的事,还和姜二打听出了什么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姜二透漏着赵大熊的底,这人没了洋相,再不守点本份,就真真儿地没人瞧得上了。姜二曾经的日子也过的不如意,好在做人还本份,仁义。村里的老人大多是待见的,就连心存芥蒂的李家老一辈,像李有清、李有秉等,见了自己也是多加照顾。邋遢潦倒的赵大熊是没法比的。

姜二又等了快半个小时,透过玻璃看得见外面的大街,见一辆桑塔纳停在一块宽敞的地势,下来个人四周瞭望着,正是小四眼,姜二连忙告别了小卖铺老板,带着二林迎了出去,心里还琢磨着小四眼这是作甚呢,还坐上这么名贵的小轿车来。

小四眼也瞅见了姜二,赶忙迎了过来,这时小轿车上又下来了三个人,望着姜二和小四眼。俩人碰到了一处,姜二问道:“四眼儿,小轿车边是你带来的兄弟?”

小四眼嗯啊了一下说:“嗯,二岗说让讷打听人,讷询问了一下,正好他们几个认识,讷就带过来了。”车上顾大雷一再吩咐小四眼别露了自己的底,所以小四眼也没敢和姜二往明了说。

姜二点了头连忙说道:“那好咧,你赶快给讷引荐引荐。”

姜二跟着小四眼返回了小轿车旁,小四眼指着顾大雷和另外俩弟兄对姜二依次介绍道:“大红岗、二红岗、磊岗。”然后又指着姜二对大家说道:“这是二兴岗,老爷子吩咐照顾的主。”这样几人就算认识了,姜二的眼睛毒的很,一眼就瞧出四人里个头最低,长得最猥琐的那位叫磊岗的是主事的正头,虽然这个磊岗一直侧着身子,故意不露整脸给姜二看,显得低调一点。姜二心里明白,但凡故意去做的总是有原由,自己也不能点破伤了面子,和众位依次打了招呼后又对小四眼说道:“四眼兄弟,这个赵大熊底细咋样啊?岗这里时间有点紧,为了这事,昨天一天店铺没照看咧,你也知道岗店铺里现在二三十号人等着讷照看呢。”

小四眼拍着胸脯说道:“二岗没事,这事讷和老……兄弟们来了就算完事了,你和大家把事情说说,咱们这就去找他。”

姜二点了点头,把石头山修路遇山精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最后断定,这山里没有山精,就是这个赵大熊图财弄的鬼点子,姜二最后说道:“其实这个事岗也不打算弄大了,只要他要的数有个差不多,二三百能打得了饥荒,岗就给他了,全当花钱消灾,把这事揭过去了,可是他不行咧,没两千打不了饥荒,没办法咧,才想着揭穿他。”

小四眼听了,点头道:“这小子确实不地道,应该收拾收拾了,二岗走吧,咱们去找他吧。”

姜二连忙又拦住了小四眼说道:“四眼兄弟,咱先说好了,去了咱不能打人,岗就是想知道他底细,揭穿了他,他别再来找咱们的麻烦就可以。”

小四眼又拍着胸脯说道:“放心吧二岗,讷是那样的人吗?走吧走吧,你带路,抓紧时间。”

姜二听了,点了下头,领着二林,招呼着小四眼众人往赵大熊家走去。离得也不远,把桑塔纳小轿车暂时停在了这里。那小卖铺老板在掩着半拉门,也观望着姜二这里的动静,见姜二带着三四号人去了赵大熊家,连忙往后院走招呼着自己家的老板(媳妇)去看热闹了。

姜二再次进了赵大熊没有院门的院子,喊着:“赵师父在吗?赵师父在吗?”没一会儿赵大熊又带着皮手套走了出来,瞅着院里进来三五号人,此时的顾大雷已经躲到最后,背过了身子,个子又小,赵大熊自然是瞧不清楚了,也看不出个事态好赖,以为着姜二后悔了,又来请自己了,于是说道:“这不是姜老板吗?咋了想明白了吗?讷可说清楚,现在请讷去,可不是之前的价了。”

姜二心里失笑着,这赵大熊不光是个二流子,还是个没眼力劲的主,怪不得被人断指头,稍微有眼力劲的人,都懂得见好就收,自己这明摆着来寻麻烦的架势他愣是看不出来,还妄想着再多收几个钱,只好无奈地笑着和赵大熊说道:“赵师父啊,讷不是来请你来赶山精的,讷是给你来送钱的,你看这样办可以不?讷给您二百块钱,咱这山精的事就算过去了,你别再来骚扰讷们修路可以不?”

赵大熊一听,才明白过来,合着姜二不是来请自己的,也听不进姜二说送钱的事,怒气冲冲地说道:“不是请讷的就滚蛋,二百块钱打发要饭的咧,你们修你们的路,以后不要再找讷了。”

姜二听了说道:“那赵师父以后不会再来骚扰讷们了吧?”赵大熊气劲也上来了,一挺胸脯说道:“敢情你是说讷给你们捣鬼是吧?意思是那山精是讷整出来的是吧?”接着一指姜二身后的几个人说:“别以为你门仗着人多,诬陷讷,讷就怕了,诬陷讷也得拿出证据。”此时有探着风的村民,已经围在赵大熊的院外,透着豁口的院墙看起了热闹。

姜二听了点了点头,说道:“对对对,赵师父说得对,讷也不诬陷你,你看讷分析的对不对啊。”说着话自己左右走了两步,理了下头绪,又说道:“第一,你聪明反被聪明误,你想着在房顶上放点鸡毛,让现场变得更诡异,但是你忘咧,大山之中咋会有柴鸡出现,要有也得是山鸡或者野鸡好吧?”赵大熊争辩道:“那也可能是山精下了山,偷了鸡再回去啊?”

姜二笑了笑说道:“这偷鸡的勾当,山精是不会干的,但是有些人可是会干的,讷没猜错的话,你家门口的各闹(垃圾)堆,估计有不少鸡骨头吧。”姜二冲着赵大熊笑了笑,等着赵大熊回话,赵大熊吱吱呀呀地好一气,但是不知道该说点啥,接着说道:“那讷这么小的个子,咋能上得了那么高的房顶。”姜二正准备解释,这时院墙外有好事的村民,刚扒拉完垃圾堆,冲着院里喊道:“哎~那个老板,你说得没错,好多鸡骨头,还不止一只咧。”这时又有一个二老板(中年妇女)吼道:“好你个七指儿,挨枪崩的,讷就说讷家的鸡隔三岔五的丢,原来是你个椽头戳不烂脑袋的货偷的,你赔讷的三花鸡。”紧接着还有其他二老板跟着嚷嚷着赔自己家的鸡,看来这赵大熊确实偷了不少的鸡。

姜二听着院外吵吵的,让老乡们发泄了一会儿,举手示意大家静静,说道:“大家安静下,听讷先说,你们丢鸡完了找他算账,讷先把讷的事情说清楚。”院外立马安静了好多,姜二瞅着有些底虚的赵大熊说道:“你说你个子底上不了房顶?刚才讷来过你家咧,也进了你屋咧,四眼兄弟,你帮岗个忙,去他外屋,西北角有两根杆子拿出来。”小四眼听了连忙进屋,赵大熊听了连忙堵在了门口,但是个头比小四眼还差着半头,小四眼用手使劲一扒拉,把赵大熊扒拉到了一边,进了屋,没一会儿就又出来了,把两根杆子甩到了院子当中,这仔细一瞧,原来是两根简制的高跷。

姜二笑了笑对赵大熊说道:“赵师父,讷没猜错的话,你就是靠着这两只高跷上的房顶吧?讷估摸着没错,你也是靠着高跷进的别人家的院,偷的鸡对不。”赵大熊听了,知道事情败露了,恼羞成怒,也不争辩了,个子虽然低,但是在院子里蹦跶了起来,指着姜二喊道:“好你个外地来的包工头,来讷石头村撒野咧,这事和你没完。”说着话就往前冲,想着揪掘姜二,小四眼拦着,没拦住,可是二林还在姜二身边呢,见赵大熊过来欺负姜二,那还了得,往前一堵,一把就薅住了赵大熊的领子,右手一用力就把赵大熊举了起来。还扭头看了姜二一下,询问着:“二岗,讷,讷讷能扇他吗?”姜二见这赵大熊被揭穿了把戏,非但不觉得理亏,更肆无忌惮了,心里也有气,但是又不落忍看着,用一只手挡着自己的眼说道:“扇吧。”赵大熊,个子底,手又短,伸直了胳膊也探不到二林的胸脯,二林听了姜二的话,右手换左手继续薅着赵大熊的衣领,往跟前稍微的一拉,抬起了右手蒲扇大的巴掌,冲着架空的赵大熊就扇了起来,边扇还边念念有词:“让你欺负讷二岗”“啪”“让你骂讷二岗”“啪”“让你打讷二岗”“啪”姜二知道二林的手劲,听着三声响,连忙喊停了二林:“行了二林,别打了,放他下来。”

二林嘴里喏了一声,手一松,被举在半空的赵大熊软绵绵地噗通一声掉在了地上,被二林扇晕了,这番举动,连躲在后边,见多识广的顾大雷看了都心惊。姜二见赵大熊晕厥过去了,也不着急,让二林往后站,自己弯下了腰,一手护住赵大熊的后枕穴,一手掐着赵大熊的人中,没一会儿,赵大熊咽呜了一声醒秧了过来,等睁开了迷醒的双眼,认清了眼前的姜二,一把推开了姜二后双捂着脸,嘴里喊着疼疼疼,接着趔趄的站了起来,指着姜二又破口大骂:“好你个包工头,你完蛋了,你完蛋了你,老子跟你们没完没了。”姜二不由得摇摇头,心里想着赵大熊活该断指,真的是一点眼力劲也没有。

赵大熊还在嚷嚷着,这时候,顾大雷从众人身后绕了出来,笑迷脸地对着赵大熊说道:“七指儿,你没完没了地想怎么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