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九十四章:顾大雷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351  |  更新时间:2020-01-13 22:00:01 全文阅读

张胜利是暂时性的离职,虽然眼下是没事干了,可还是会按照姜二的吩咐,经常到自己原来的分片儿单位去坐坐,都是老同事老相识,人们还是习惯性地叫着张所,张胜利也一改往日的严肃作风,偶尔还和曾经的下属开着玩笑,没事还经常往县局的领导办公室钻。有人说张胜利是没有了仕途,懂得了平易近人;也有人说张胜利是没了实权,所以开始学习了阿谀谄媚;当然也有些所谓的内部人,知道张胜利的离职是暂时性的,上边有领导做了安排,迟早还会回来的。目前还没给东街派出所安排新的所长,几个老民警共同协作管理着东街治安,张胜利就和平日里不出勤的户籍管理员老谭,喝着茶聊起了天。聊着聊着自己的传呼响了,张胜利看了消息,是姜二让回复的消息,于是起了身准备往外走,老谭瞧了说道:“张所咋喊拿心起了,这有电话不回,去哪寻电话啊?”

张胜利嘿嘿一笑说道:“啥回电话啊,闺女早晨没吃饭,想吃油旋儿了,让我先去买了拿回去,哎这眼看着待岗钱紧,家里还有个花钱的主。”

老谭笑笑说:“闺女是块宝,贴身小棉袄,现在指着你花钱,将来了你还指望着人家养老咧,再说了,你这是暂时性的放假,马上就回来咧。”

张胜利摆了摆手说道:“哪能这么快呢?唉,走一步算一步吧,谁叫咱没关系呢。”

东街派出所的人都知道张胜利的为人,都在为张胜利报着冤屈,可是还都要做工作,不好太替张胜利出头说话,人们都心知肚明,所以张胜利对外人也从来不避讳,老谭接起了张胜利的话,对张胜利说道:“张所啊,你别着急,前日讷就听说了,医院那边已经从上边下来人了,说是要给王院长平反咧。咱这云州的祸事让省外记者给曝光咧,讷看啊,你这事也快落实了。”

张胜利听了不由得一愣,心里有了猜疑,不往外走,杵在门口不露声色的问道:“是吗?到底咋回事?老谭说说。”

老谭心里明白张胜利也盼着自己工作复职,看了看四周,又示意张胜利关门,等张胜利关上了门,挪到老谭跟前时,老谭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事啊,知道的人少,听说有河北的记者,跑到了放长假的王院长家去采访了,王院长好一顿爆料,上边的人听说了,安排了好多人去招待记者了,城南老李去了,和讷惯熟的把这事都跟讷学(XIAO)了,讷觉得,你们这事县里和市里搂不住啊,迟早要往外捅。”

张胜利听了,假装迷糊地问道:“咱云州的事,咋河北的记者来采访了?”

老谭也唏嘘着说到:“可不是咋的?人们都传言,说是王院长跑京城告状去了,被偶遇的记者撞见了,所以河北的记者才来咱这里采访。”

张胜利听了哦了一下,站起了身子,对老谭说道:“瞧瞧,被你这消息勾引的,我还得去给闺女去买油旋儿吃。”

老谭摆了摆手,说道:“去吧去吧,小心饿坏了你的小棉袄。”张胜利出了派出所,还没走几步远,迎面来了几个穿制服的,但是面生得很,不像是东街的,张胜利虽然没穿制服,但是还是习惯性的冲对面来人点头致意了一下,结果那几个人朝着自己就走了过来,走到了跟前,带头的也没敬礼,伸手示意张胜利握手说道:“您是张胜利同志吧?”

张胜利连忙握手,说道:“是是,我是张胜利。请问有什么事?”对方领头的人说道:“我是市局王青海,有事需要您协助我们调查下。请跟我们走一趟吧?”张胜利听了,心头一紧,但是面不改色的说道:“哦,行行,但是我闺女让买几个油旋回家,我能不能先送了油旋回家,咱们再走。”

王海青没做考虑就点头同意了,张胜利做了多年的片儿警,侦察和推理能力也有很强的功底,瞧着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心里明白,虽然来的是市局的人,但这不是审查或者拘问自己,估计着有什么事情需要和自己商量,心里也落了定。街上买了油旋,送回了家,也不方便回复刚才姜二打来的传呼消息,跟着王海青上了车,不知去哪里……。

小四眼这段时间手脚干净了很多,正月里一直窝在姜二的店铺,被姜二一翻洗脑似的教育,真真儿觉得自己就这么一直掏腰儿(偷东西)不是回事,前几日为了给姜二弄两个传呼机,宁愿去和别人兑了,自己也没下手去掏。可是自己不去做手艺活,又没了吃食,将就不了日子,于是昨个晚上和翟三虎商量着,想做点别的营生混口饭吃。自从姜二来了,翟三虎就不待见小四眼,认为着小四眼是个见风使舵的主,跟自己不贴心,当下没有好迷脸的说道:“也没人逼着你当老荣(小偷)你要是自己个不愿意干了,就回家坐着当好人去,谁拦着你了?”小四眼这种人,平日里活的就没有尊严,只是嬉皮笑脸继续要求着翟三虎能不能给寻个别的营生,翟三虎狠狠的对小四眼又说:“要不是有你师父老疤子护着你,爷早就一脚踢飞你了,老荣你现在不想干,你不怕老疤子收拾你?”小四眼听了老疤子这个名字,心里一紧,埋藏在心里的阴影又翻了出来,没言语,翟三虎刚才提了老疤子,心里又后悔了,云山的老荣,最忌讳的就是提老疤子,自己心里也不由得有些余悸,像是有点对不住小四眼似的说道:“行了行了,你要是能打的了架,就跟在爷身边,以后给高粱搭把手。你要是自己觉得聪明,能算得了账,动的了笔,爷就介绍你去顾大雷那办事,你自己放量吧。”小四眼听了,连忙高兴得暂时忘却了老疤子的忌讳,想着自己打架不在行,但是有不少的歪点子,小脑筋,于是央求了翟三虎,介绍自己去顾大雷那边做营生。

小四眼一大早去了顾大雷的办事处报道,顾大雷开了家典当行,这典当行的办事处和翟三虎的办事处可不一样,明面上是典当行,其实做的是放红(高利贷)的营生,一栋独立的二层写字楼,底层是做买卖的,二楼是会客和办公的场地,都是道上混的,当小四眼去了顾大雷的典当行时,遇见不少认识的人,一路点着头,向众人问着好,就上了二楼,去敲顾大雷办公室的门,顾大雷和小四眼其实还有些渊源,因为云山县,乃至云州市,三成的老荣都得管顾大雷叫一声大师兄,其中缘由咱们以后再说,顾大雷听了有人在敲门,唤了进来,瞧见是小四眼,问着小四眼过来有什么事,小四眼喊着大师兄,套近乎跟顾大雷解释着为什么而来,顾大雷虽然也是老荣出身,但是已经有年头没掏过腰儿了,对小四眼有印象,但是谈不上太熟,既然是翟三虎介绍来的,只好先做收留,安排个了个人带带,看看日后能做什么营生再做安排。

小四眼谈完了事,正准备出了顾大雷的办公室,这时传呼机响了,翻了一眼,是姜二要回复的电话,小四眼是个自来熟,到哪都一样,询问着顾大雷公司的电话在哪,顾大雷指了指自己办公桌上的电话,示意着就在这里回吧,小四眼有些为难地说要出去打,顾大雷没别的毛病,就一点,疑心重,疑心重的人考虑事周全,所以乔三春才会把顾大雷安排到典当行管事,直接敲着桌子对小四眼说道:“就在这里回。”

小四眼没办法,想着姜二也不是外人,拿起了电话回了过去:“喂,二岗啊?……哦没事没事,你说吧。……赵大熊?……七指儿?……哦哦行吧,讷也不能打包票,讷询问询问。……哦二岗行,讷去打听。……好嘞好嘞,二岗忙着一会儿给你回信。”小四眼挂了电话,冲着顾大雷嘿嘿一笑说道:“朋友让讷打听点事,老大您忙着,讷先出去。”

顾大雷听得见电话里的对话,又敲了敲桌子对小四眼说道:“等等。”摸着自己的下巴对小四眼说道:“给你打电话的这个二岗是谁啊?”小四眼老实的交代着:“哦,是从燕州来的一个二宅先生,三爷安顿小的们多关照他,所以讷能帮忙就帮帮忙。”

顾大雷听了问道小四眼:“你说的是姜二兴?”小四眼连忙点头说道:“是咧是咧。”顾大雷正月里和乔三春吃团圆饭,桌子上没少提这个姜二兴,翟三虎好像对这个人不感冒,一直拉着脸,自己也打听过,好像是这个姜二兴勾搭过孙二龙的媳妇,姚二秀,顾大雷心里很纳闷,是怎么样的个人物,和姚二秀有染,还招自己的干爹乔三春赏识,心头不由得对姜二兴这个人感起了兴趣,问小四眼:“姜二兴找你打听啥事?”

小四眼只好照实说道:“二岗遇见点事,有个叫赵大熊的二流子,给二岗找了麻烦,下了个套,被二岗识破,想着拆穿了他,让讷打听下这个人有没有背景,怕着万一以后会惹了不必要的麻烦。”

顾大雷听了,呵呵地笑了一下:“不会是石头村的赵七指儿吧?”

小四眼连忙说道:“是咧是咧,就是石头村的,老大认识啊?”

顾大雷又敲了敲桌子说道:“别打听了,你现在联系这个姜二兴,让他在石头村等着,说你一会儿就过去,记着别提我名?懂吗?”

小四眼连忙点头应了,没给姜二回电话,只是传呼留了言,让姜二等着,他一会儿就到。顾大雷又拨了内线,喊了两个贴心的跟班上来,自己站了起来,穿上了外套,一挥手带着小四眼和俩跟班去石头村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