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八十四章:你说你是谁的人?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331  |  更新时间:2020-01-03 23:30:01 全文阅读

散了宴席,张胜利,田国栋各忙各的去了,张圆圆又特地跑到吧台,给自己的白娘娘打包了两条万宝路才走了,姜二招呼着大家打包饭菜打道回府,众人都喝得尽兴,酒劲上来,内蒙的朋友又坐了一晌午的车,乏累的很,索性不去物流看自己的包裹了,没有行李,晚上姜二那里肯定是没法睡,姜大生只好招呼着众人,集体去了长途站的美美旅店休息,于是姜二则带着大林兄弟和白莹回了店铺。

姜二心里搁不住事,路过余善庆那里先下了车,先给贾邦国打了电话,合计着让贾邦国尽快来云山一趟,准备为盖房子的事做准备,又给常算盘打了电话,预约了明日和乔三爷见面的时间,把建房子的事谈下来。最后给小四眼打了电话,让小四眼不用找地势了,顺便让小四眼寻几个便宜,手脚干净没有麻烦的传呼,姜二想着给大生和大林也一人弄一个,以后忙起来,寻人方便。打完了电话,和余善庆闲聊了几句,买了几根雪糕回店铺了。

回到店铺,二林学着内蒙二人台,一个人在炕上依依呀呀的蹦跶着,姜二喊着小心把炕板蹦塌了,二林还是开心的叫跳着,姜二只好拿出了雪糕,哄说着二林,二林见了,立马乖乖的坐了下来。还真别说这雪糕吃上了瘾,姜二每天也馋的慌,就连白娘娘吃上雪糕,嘴里的烟也能少抽几根。

转眼就是第二天,姜二上午早早的出了门,去了城南的“常来常往茶社”见过了常算盘,常算盘则从办公桌里拿出了一张图纸说着乔三爷不过来了,但是已经安顿了可以盖房子的地点,于是把图纸给了姜二,姜二能看出了个大概,心里不由的佩服乔三爷的精细,原来之前和姜二说得,自己对那片地势是有规划的不是空言,这张图纸上标着姜二可以占用的地势,原来不光是自己的后院,自己的左右东西朝向都可以,常算盘又嘱咐姜二,最好是靠着临近“姜二问事”店铺并排了建,门面最好也都一样,将来这里还准备做个汽修厂,至于后院,爱怎么弄都无所谓。只要别糟蹋了就行。还提起翟三虎曾经要把那后院盘下来屯煤,乔三爷没同意,就是怕把这块精贵的地势糟蹋了,弄得乌烟瘴气的不好,所以说让姜二也上点心,别辜负了乔三爷的一番心意。

姜二看着图纸上的标记,脑子里想着占地面积,认为管够了,感谢着常算盘和乔三爷,问着要不要写个字据或者画押什么的,常算盘笑着说,乔三爷那边吩咐了,他信的过你,如果你觉得不安心,可以起草份建房合同,完了打印好送过来就可以。倒是弄得姜二薄情了,姜二委婉的告诉常算盘,出门在外,做事还是有理有据的好,说自己去起草份合同送过来。其实姜二对合同什么的倒也无所谓,只是有着姜大生和李家杰的股子在里边,还是弄得比较正式点好,让兄弟们都安心。常算盘笑了笑没有言语。

姜二和常算盘敲定了建房的具体事宜后告别了常算盘,又按着小四眼发来的消息,去了城北的长途站,还是第一次遇见小四眼的地方,只是眼下这摆地摊的地方,和自己去年初来时大变了样,已经没有了人们临时搭建的拦柜,大多都是手里拿着袼褙牌子,写着要卖的东西,等人来询问,却看不到货,相比去年来的时候,冷清的厉害。小四眼就混在这群人中一个较高的台阶上,大老远看见了姜二,连忙招着手喊着:“二岗二岗!讷在这!”

姜二寻着声音,赶了过去,望着两边不解的问着小四眼:“兄弟,这咋变样了,岗记得去年来的时候这里挺红火啊!”

小四眼从兜里摸索着东西说道:“哎,还不是薛霸市搞得。”说着话掏出了两个传呼,又圪蹴在台子上说道:“二岗,八成新,讷昨天一百一个兑过来的,二岗给讷二百二,讷整盒烟钱。”

姜二笑了笑说道:“这还整盒烟钱,岗给你整顿饭钱得了。”说着话掏出了二百五递给小四眼,说道:“不用找了。”正说着话,身边挤过来三四个带红袖章的人,冲着姜二和小四眼喊道:“嘿嘿嘿,你们干嘛呢?”

姜二瞅着来的几个人,也没穿着制服,都是夹克衫小后生,没言语也没搭理,本来圪蹴在台子上的小四眼见了,一踮脚跳了下来,对来的几个人说道:“咋了,爷倒腾点东西,也犯了你家的法?”

来的几个人见着小四眼挺冲,一个个头挺高的,带头的站了出来说道:“倒腾东西?倒腾啥咧?现在市场规划了,不让街上卖东西,你不知道吗?”

小四眼见有人接茬,也往跟前一站,发觉自己比对方少了半头,又忙往旁边一个台阶上一站,心里觉着,哎这样就比你高了,接着对大个子说道:“你哪只眼睛瞅见我卖东西了?”

那大个子说道:“讷们都看见了,你给了他传呼,他给了你钱。不是卖东西是啥?”

小四眼听了哈哈哈的笑道:“哈哈哈,讷给了他传呼,他给讷钱,就是讷卖东西?是不是这个理?你爹说你不孝顺给了你一个耳光,你为了孝敬你爹给了你爹一百块钱,那是不是说你花钱买耳光?”周围看热闹的听了哈哈哈的跟着起哄笑了起来。

那个大个子听了,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一把薅住了小四眼领子,嘴里说着:“小子,你找揍?”

姜二见了,连忙往中间蹭,用手扒拉着大个子的胳膊说道:“唉,兄弟误会误会,讷们认识,是来聊天的,他叫杨小子,是讷兄弟,误会误会。”

那大个子听了,一甩肩膀,对姜二吼道:“还狡辩?你们明明是交易。”

小四眼见姜二要插手,连忙冲姜二喊道:“二岗别动,二岗别动,这事用不着你。”又冲着大个子说道:“乃求猴,你先松手,仗着人多是不是?先松手。”

那大个子听了小四眼的嚷嚷,想着眼前这个小不点翻不起多大浪,于是先松开了手,瞅着小四眼怎么折腾。

小四眼见大个子松开了自己的领子,嘴里嚷嚷着:“乃求猴,原来是个雏,没见过小爷,不知道这长途站哪家说了算。”周围看热闹的,不少人都是混地头的,知道小四眼是长途站的油子,都等着看好戏,更有人打帮着喊道:“小四眼个鳖头真囊,被欺负咯”,小四眼也知道周围的人在挤兑自己,没搭理,右手拇指食指夹了个圈,含在嘴里“吱~吱~吱~~~~~~吱~吱~吱~~~~~”的打着两短一长的呼哨!那呼哨声滋啦啦的传出了老远。没一会儿就听着老远的地方隐约的有呼哨声,小四眼听得见,笑迷脸的站在台阶上对大个子说道:“乃求猴,你给小爷等着,今天要你吃不了兜着走,欺负到爷头上了。”

那大个子感觉出,眼前小个子是个不好对付的人,当下有点认怂,想找个由头走人,说道:“今天的事就算了,放你一马。”扭身就要带着人走,可是周围看热闹的人大多是在这片地势倒腾二手货的人,早对薛霸市的人不满,今天有这么出好戏,哪能就这么算了,人挨着人,并了堵墙,大个子虽然个子大,但是一时间没挤出去,小四眼则站在台阶上吼道:“咋了?咋了?怂了?不许走,欺负完小爷就想走,没门,老韩老李给我堵在,不能放了。老曹狗子,后边扛住。”

姜二心里虽然还不明白眼前倒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知道和刚来时,小四眼嘴里的薛霸市有关,知道在长途站这片地势小四眼吃不了亏,所以也没拦着,躲在了一边看热闹。没几分钟,看热闹的人群外,呼呼啦啦的来了一群人,有人一边喊着“怎么了怎么了?”一边扒拉开人群,小四眼在台阶上,站的高,看的见,连忙应到:“高粱,是讷,讷被人欺负了。”周围的人让开了道,一下子涌进了八九个后生,为首的姜二也见过,翟三虎手下的跟班,是叫高粱的主,身边当然还有那个叫麻子的,还有七八个后生都眼熟。高粱冲着小四眼喊道:“兄弟,咋的了?”

小四眼下了台阶,指着大个子说道:“讷和二岗在这谈事,这小子上仗着人多,来就薅我领子,打了讷。”这时候小四眼不怕摊上事,往严重了说。

那大个子见对方来了一堆像社会油子的人,心里知道摊上事了,连忙笑迷脸的对高粱说道:“大岗,误会,误会,讷没打人,讷们是薛总的人。误会误会。”

大个子假如只是道歉,说点好听的话,或者给小四眼赔个不是,这事或许也就完了,倒霉在提了薛总的名,高粱听了,侧着头把耳朵怼到了大个子面前,问道:“你说啥?你是谁的人?”

那大个子以为总提薛总的名管用,连忙又说道:“讷们是薛总的人,薛志刚的人。”

高粱抬起了头,意味深长的对着大个子“哦”了一声,那感觉像是说,我懂的我懂的,说着话后退了一步,抬脚朝着大个子肚子就踹了一脚,大个子当时就虾弯了腰,高粱一挥手对身后的人说道:“欺负讷兄弟?给讷打。”身后那帮人一涌而上,把大个子围在中间,一顿大脚开始踹,本来大个子跟着几个人,见了这情景,哪敢动手,早悄悄的取下了胳膊上的红袖章揣兜里了。

姜二看着被围在中间被打的大个子,心里不落忍,见围观的人这么多,不但没人拦着劝架,更有的人帮腔叫着好,本来有心上去劝开了,又怕惹着众怒,只能先躲在一边继续观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