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七十五章:常来常往茶社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396  |  更新时间:2019-12-25 23:00:01 全文阅读

姜二和二林来到了四女凉粉店进了去,大清早的也可能是冬天的关系,凉粉店铺里冷清的很,看得出刚开门,还是那位叫英子的老板娘,一个人坐在拦柜里,织着好像毛衣的物件。抬头见姜二进了屋,瞧着面熟想起年前腊月的时候曾来过,和乔三爷吃过凉粉,谈过事。估计着姜二不是来吃凉粉的,也没有站起来迎姜二,也没言语叫姜二坐,又低头织起了毛衣。

姜二见老板娘瞅了自己一眼,没打招呼,自己也不知道这英子老板娘到底和乔三爷什么关系,自己走到了拦柜跟前,笑迷脸的问道:“英子姐,不忙啊?”

老板娘又抬起头看了姜二一眼,冲冲的说道:“自己不会看?”

呛的姜二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心里嘀咕着照你这样做营生,凉粉店迟早要黄了,但是有事相求,还不能生气,像是自己犯了错似的赔不是的说道:“嗯嗯,咱这营生,冬天确实不好做。”

老板娘头都不抬的问道:“有事说事,没事走人。”

姜二连忙问道:“嗯,英子姐,乔三爷今天过来不?或者讷到哪能找到乔三爷?讷找三爷有点事咧”

老板娘照旧冲冲的说道:“不知道,去别处寻,这里没有。”

姜二这个愁,合着老板娘吃了枪药,这么大的火气,姜二不能再自找没趣,带着二林悻怏怏的出了四女凉粉店。来到了大街上,想着去哪找乔三爷,要不去问问翟三虎?心里想着这个翟三虎姜二更犯了愁,见过好几次面,都没给过自己好脸色,但是没办法,人活着就是难,难还得去办,两个人只能等着中巴车去长途站。

到了长途站前的广场下了车,姜二不由得想到初来云山的情景,想到了那家兔头店,想到了美美旅店,当然更想到了二秀,自从在三道坡开店以来,这长途站就成了自己的禁区,每次来到这里,都有种望而生畏的感觉,怕想起太多不应该有的麻烦和心绪。

穿过小巷,来到了挂红灯笼的小院外,街门开了半扇,姜二带着二林进去了,站在院当中提高了嗓门喊道:“有人吗?有兄弟们在吗?有人吗?”刚喊了两声,偏房就开了门,探出了个歪瓜劣枣的货,姜二见面熟的很,之前肯定是见过,连忙过去打招呼:“嗨兄弟,讷来找人。”

那歪瓜裂枣的货正是之前跟踪姜二的麻子,对姜二还是熟悉的,知道姜二有乔三爷罩着,没有回姜二的话又缩了回去,姜二见了,知道规矩,连忙停下了脚步,等着那人去通报了。

没一会儿,偏房的门开的大展,果然,翟三虎披着貂皮大衣,叼着烟卷,横眉竖眼的出来了,身后照例跟着四五个跟班,翟三虎来到了姜二身前,上下打量着,看着姜二上下一身新衣,红润的神色,知道姜二肯定在三道坡混的不错,于是略带嘲讽的说道:“瞧这不是小先生吗?哦,不不不,不能叫小先生了,三爷有安顿,见了您老人家,得叫姜师父。”说着话还煞有其事的鞠了个躬说道:“姜师父,您老人家来又有何贵干?”

姜二心里嘀咕,知道翟三虎和自己不对付,可是眼下这出又闹的是啥意思,连忙摆手道:“呀呀呀,不敢不敢,兄弟啊,这是干啥啊?别吓唬讷。”

翟三虎鞠了躬,听了姜二的话,又回头瞧了一眼身后的那帮跟班,一个个东倒西歪的懒散的看着姜二,吼道:“你们这群个泡蛋,等球呢?还不快拜见姜师父?”身后那群跟班听了,连忙也鞠了躬,乱七八糟的说道:“姜师父过年好,姜师父早上好,姜师父好”翟三虎假装生气的继续吼道:“妈了个巴子的,连问候的话都说不齐吗?混账玩意儿,跟讷学,姜师父吉祥。”说着话自己带头又给姜二鞠了个躬,后边的那群跟班跟着整整齐齐的鞠躬喊道:“姜师父吉祥。”

吓得姜二连忙闪到了一边,只是二林笑呵呵的没躲没闪回道:“吉祥,吉祥,吉祥。”姜二心里犯怵,这到底是咋了,这翟三虎皮笑肉不笑的恭敬着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嘴上急忙说道:“三虎兄弟,到底是咋回事咧,别吓唬讷,讷胆小的很。”

翟三虎也没回答姜二的问题,直起了腰,脸色又严肃且凶刀刀的说道:“有屁快放,没事走人,爷还忙着呢。”姜二瞧着翟三虎这变脸色的样,比三四岁的孩儿都变得快,也不自找没趣,连忙说道:“三虎兄弟,讷是来找三爷的,三爷在吗?”

翟三虎其实已经猜到了姜二是来寻人的,说道:“不在。”

“那讷到哪能寻到三爷?”

“去问常算盘!”或许是翟三虎看着姜二心烦,痛快的回答道。

姜二犯愁,又尴尬的说道:“讷也寻不到常爷啊,讷到哪能寻到常爷?”

翟三虎已经失去了耐心,连忙招呼身后一个跟班,喊道:“麻子,麻子,快死求过来,快快快,快把这丧门星给岗带走。”说着话,头也没回,也不想再听姜二的话,直径回了偏厢房,咣的一声甩上了门。翟三虎进了屋,这个叫麻子的跟班,正是刚才姜二进院,偏厢房开门看到的那个主。这小子挪了出来嘴上高声嗨叨着:“好了三岗,讷带他们去。”说着话冲姜二挤眉弄眼,摆手示意姜二跟自己走。

姜二赶快跟着叫高粱的后生出了院,撵了几步跟上了,询问道:“这个小兄弟啊,这到底是咋回事啊?”那个叫高粱的笑迷脸的扭头对姜二说道:“姜师父啊,你叫讷麻子就行,您还不知道啊,嘿嘿,以后你会知道的,讷就不多嘴了”说着话前头继续带着路,来到了大街上,左右前后看着没人,又对姜二说道:“姜师父啊,路有点远,要不讷告诉您地势,您自己去吧,讷去找对象有点事?”

姜二立马点头说道:“好咧好咧,兄弟你说。”

高粱说道:“坐中巴,去南门外的锦绣园下车,临街有个铺子,“常来常往茶社”那个茶社就是常爷管账的地势。你去了随便找人一问就知道了”

姜二听了,心里郁闷,那个地市自己知道,就在离四女凉粉店不远的地方,合着自己不知道,跑了这么多的冤枉路。和高粱道谢,那个叫高粱笑着走了,没有回小院,还回头对姜二说:“别告诉三岗讷出去自个耍了。”说着话贼性性的跑了。

姜二只好带着二林,等了中巴又返回了南门外,下了车,不远处临街就看得见“常来常往茶社”的招牌,姜二带着二林过去,顺着门面边铁焊的楼梯蹬蹬的上了二楼,推门进去,扑鼻的烟熏气迎面而来,呛的姜二咳嗽了一阵,等姜二缓过了劲再仔细端详屋里,这是茶社?

在姜二的印象中,茶社是高雅清静的地方,都是闲雅之士品茶论道的地方,可眼前这场景,本来通头的宽敞的像是会议厅的地方,四周拉上了深色的窗帘,里边摆着一排一排的木质长条凳,每个凳前摆着细长条的桌子,留出了能容两个人过往的过道,直通正前方一个木搭的台子,台子上正有个衣着像是旗袍的二老板(中年妇女)唱着眼下流行的流行歌《信天游》:

我低头、向山沟,

追逐流逝的岁月;

风沙茫茫满山谷,

不见我的童年;

我抬头、向青天,

搜寻远去的从前;

白云悠悠尽情地游,

什么都没改变……。

长条凳上坐的都是上了年岁的老头,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一种莫名兴奋的满足感,姜二就杵在门口,直瞪瞪的看着眼前的场景,见那二老板边唱,边走下了台子,伸出了手,像是和在座的老头们握手,那老头们都伸出了双手乘着握手的空档,抚摸这二老板的手,二老板偶尔故意搔首弄姿的,在这群老头面前停留一会儿,当抽回手的时候,手心里往往会攥着块数八毛的钞票。

姜二彻底的明白了,这所谓的茶社其实就是老头打发闷骚的演艺场所,大概和大城市所谓的歌舞厅一样吧。那二老板边唱边往外走,瞅着姜二杵在门口,摇头晃头的扭着舞步走了过来,或许是因为这茶社来的年青后生少的原因吧。姜二吓得连忙往后倒,可是后边是二林关上的门,只能背靠着门动弹不得,这个二老板不光过来,一边唱着歌,一边还用胸挤着姜二,手开始摸着姜二的头发,故意戏道着姜二,惹得茶社里的老头们哈哈大笑,更有人对姜二的艳福儿羡慕不已。我们的姜二窘的脸又烧又红,大气都不敢出,憋着一口气在肚里,那二老板戏道了姜二一会儿,见姜二是个生雏,也没啥油水冲着姜二吹了口气扭身又去伸手和老头们握手去了。

姜二长出了一口气,闻着刚才二老板身上廉价的香水味,和屋里的搅合的烟熏气,感到胃里阵阵恶心,连忙拉开了身后的门,出去换口气。等心绪平稳了一点,再次推开门走了进去,竟然发现二林在里边随着台上的二老板唱的歌,扭着身子摆动着,看上去高兴的很。音乐放的声音响的很,姜二怕二林听不见,于是趴在二林的耳朵边说道:“二林,你给岗待着在这里别动,哪也别去,讷去找人,找到人就喊你。”

二林听了乐呵呵的点头答应了,姜二看着场子里有个放音乐的伙计,连忙赶了过去,放音乐的地方就在大音箱的旁边,自己都觉得听不见自己的声,于是对着那个后生喊道:“喂,兄弟,讷打听下,到哪儿能找到常爷?”

那放音乐的后生听的清,用手指了指门口边有个楼梯,又往上指了指,示意上去就能找到,姜二只好回来喊二林跟上,可是二林还听唱歌听的起劲,不愿意跟着去,姜二只好安顿二林在这里坐好,哪也不许去,不许捣乱,二林答应了,姜二才放心的顺着楼梯上了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