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五十八章:莜面鱼鱼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138  |  更新时间:2019-12-08 23:37:04 全文阅读

姜二到了小卖铺,翻出电话本,先给周权海打了个电话,周权海最近日子过的还是不错的,那日司机小刘撞车后当时昏迷,看着严重,在医院也等三四天,可是醒来后医生仔细检查,奇迹发生了,医生只是说有点轻微脑震荡,头上的血是汽车挡风玻璃扎的眼,连缝针的必要都没有。

周权海因为修路还上了矿山党报,标题就是《心系矿工,爱矿如家》里边不光介绍了周权海为矿工修方便路的事迹,还把整顿小广场树立新风也报道了一遍。

燕州矿务局集团年度表彰会上,给周权海颁了不少奖,荣誉获得无数。周权海自然是欣喜的很,今天接到了姜二的电话,心情分外的高兴,在电话里热情的问候姜二,问姜二遇到了什么事。

姜二把江平前天,打听来关于自己老叔的情况,和周权海说了一遍,问问能不能给因为腿伤有病,在家养伤的姜元新申请个工伤,补发个工资什么的,眼看着要过年,不容易。

周权海听了笑着满口答应了下来,详细问了姜元新的资料,完了还吩咐说,以后像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找不到自己的时候,可以直接联系马东,自己会吩咐马东办的。

姜二电话里感谢着周权海,又问了路修的怎么样,周权海电话里夸赞着姜二有本事,连地质科的技术员都佩服的不得了。说着以后来官家窑一定得联系自己,聚聚吃顿饭。姜二听了应承着一定一定,又寒暄了几句互道珍重把电话挂了。

姜二接着翻出了包工头贾邦国的传呼,刚才听着周权海介绍修路,知道这贾邦国是个行家,办事可以,想着能不能把张圆圆的建庙营生介绍给贾邦国,弄好了自己也能抽点分成。

传呼呼好了,姜二在小卖铺原地等着,小卖铺的老板热情的和姜二聊着天,几个月相处下来,这小卖铺老板对姜二也是惯熟了,抓了一把零散的瓜子递给姜二吃,姜二没客气接过嗑了起来,小卖铺老板问姜二:“姜师父啊,讷有个事想问问你咧。”

姜二边嗑着瓜子边回答:“啥事?您问!”

小卖铺的老板说:“讷官名叫余狗剩,村里人叫讷狗剩,狗剩,讷觉得不好听,你说讷想改个名字,行不?”

姜二听了笑了笑:“这不用问讷咧,你得问街道办事处咧,讷管不了这事咧!”

狗剩说:“师父笑话讷是不是,讷的意思是,讷这么大岁数了,你说改名字要不要批个八字什么的?”

姜二当然知道狗剩原本的意思,惯熟了开个玩笑,现在正经的回答道:“你要是信这些八字什么的,看看最好,别遇上流年,那就麻烦了。假如不信这些就不要看了,做讷们这个行当还有个说法,百无禁忌,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恐怖。看自己心意就行。”

狗剩听了连忙点头说:“是咧,是咧,其实讷以前也不太信,这不庆旺家出了这事,讷觉得姜师父挺有本事的,要不帮讷改个名?”

姜二问:“庆旺是谁?出了啥事?”

狗剩连忙回答:“就是刚才去你店铺评理那个,新房上梁那个。”

姜二豁然道:“哦,就是那个大岗啊?唉挺倒霉的,但是也没法说,谁让他不听讷的咧!”

狗剩笑着说:“是咧是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姜师父,你看给讷改个名呗?”

这打电话也能接到单子,姜二自然是开心,连忙说:“好的好的,你不忙了到讷店铺,讷好好的给你排排八字,算算流年,争取起个如意的名字。”

两人聊着天,电话铃响了,姜二连忙接了起来,果然是贾邦国的电话:“喂,贾岗吗?……是讷姜二兴……对对对,就是咧,咋样最近可好?……那就好那就好,哈哈哈……当然有事咧,好事哈哈哈……介绍个营生给你,建庙懂吗?能整了吗?……那哪能打听到咧,贾岗就说能不能吧,讷信的过你咧。……行行,这眼看过年了,你看你啥时候方便吧,按你的时间来,反正也得开春才动工,你要是能揽这个活,讷就开始去招罗,自己人也放心。……不用不用,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嗯嗯行行,你要是过来就给讷打传呼,讷号你有呢吧?……行行行,咱见了面再细聊。……好好好再见”

姜二挂了电话,连刚才周权海的电话费一起结了,又买了瓶老白干,跟狗剩打了招呼要走,狗剩又抓了把瓜子塞给姜二说着:“那姜师父,讷下午不忙了去您那看看?”

姜二接过瓜子点头应了道:“行,来吧,下午讷没事”

姜二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踩着雪返回店铺,雪一直在下,已经没了鞋面的厚度,现在的雪扫是扫不清的,只能雪停了用铁锹铲了,每一步踩上去都听到见嘎吱嘎吱的声音,姜二再咯嘣咯嘣的嗑着瓜子。这两项声音一合,心情不错的姜二耳朵里听着还十分悦耳。

大林在店铺前挥舞着扫帚还在扫着雪,二林在雪天里蹦跶来蹦跶去玩耍着,姜二大老远的喊道:“大林,别扫求它了,扫不净,等雪停了再扫吧。”

大林听的见,抬头看着身上落满雪的姜二,应道:“闲的慌,刚才那堆人把屋弄腾的不像样,小白在收拾着呢,讷出来也活动活动,省的小白收拾不利清。”

姜二走到了跟前,又说道:“闲着还不好?你就是受累的命,跟着二岗你得先学会忍耐,别扫了,回屋。”说着话到了门前,使劲的跺着地,把身上和鞋底的浮雪震下去,又冲二林大喊道:“二林回屋,别耍了”

进了屋白莹已经把屋子收拾的差不多了,地上已经不见了刚才人踩的雪渍,正在里屋切着东西,姜二问道:“妹子,你又做啥好吃的咧?”因为白莹的到来,姜二仨人再也不用每天吃挂面了,白莹换着花样的做饭,本来店铺里白面大米这些没有的食材,白莹也置办齐了。

白莹头也没回说道:“昨天买的莜面,讷消了点羊肉,打点臊子,一会再调点葱花盐水,咱中午吃莜面鱼鱼儿!”

姜二乐了呵的说道:“好好,很久没吃莜面了。”又冲院外喊着:“大林,回来,一起搓鱼鱼儿。”

莜面是由莜麦加工而成的面粉,山西和内蒙古的老百姓都爱吃莜面,莜面抗饥,一顿莜面顶两顿饭。受苦人吃一顿莜面能干一天的活。莜面一般以蒸食为主,按蒸熟后的莜面形状可以做成,莜面窝窝,莜面鱼鱼,莜面各卷。

白莹已经打好了臊子,调好了盐水,也揉好了莜面,大林进了屋,几人洗手,姜二上了炕,案板摆好。众人开始搓起了鱼鱼,将莜面先搓成粗一点的圆条,再分成一个一个小剂子,完了在手心来回一搓,再用手掌一压,就压成了一个一个菱形的鱼鱼儿,搓好了鱼鱼二再上笼屉一蒸。

等着笼屉上汽再蒸十来分钟,一屉莜面鱼鱼就做好了

沾上肉臊子或者葱花调好的盐水,又美味又抗饥。

不管白莹做什么,二林都喜欢,自己吃了半屉也不说个饥饱,吓的大林怕二林撑着,连忙用肚疼吓唬二林,这二林才收了碗。白莹失笑的问大林:“大林,为什么你每次说肚疼,二林就听话咧?”

大林和姜二对视了一言,哈哈的笑了起来,于是姜二开始讲述他们在官家窑的囧事,讲着二林吃饭不知饥饱,吃撑肚子的事情,讲着二林的逆鳞千万不能说二林是个愣子的事,讲着自己第一次遇见二林,被二林暴揍的囧事。白莹听了也是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姜二突然想起来说:“你刚搬过来的第一天,喊着二林是愣货,讷还提心吊胆的怕二林对你动手呢,结果二林害羞的跑了,看来啊,你和二林有着不浅的缘分咧。”

白莹听了也笑着说:“是啊,咱们有着天大的缘分咧,谁能想到三个讨吃要饭的能聚在一起过日子。”

白莹提到了往事,众人都有感触,互相觉得对方的不易,大林放下了碗对白莹说:“妹子,以后你就是讷的亲妹子,到哪都不会让你受欺负。”

白莹听了激动的泪花都憋不住,嘴里应道:“好咧,你就是讷亲岗,以后岗去哪妹子就去哪。”

姜二开着玩笑说道:“要不你们来个桃园结义吧,讷当你们的见证人。”

众人听了都哈哈哈的开心笑了起来,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虽然没有真的去插香结拜,但是众人都心里明白着,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比血缘还亲近的一家人了。

一顿饭吃完了,白莹收拾碗筷,清洗完了回自己的西屋休息去了,姜二插上门和大林二林也躺下休息了,足足的睡了两个多小时,听着有人拍门众人才醒来,姜二让大林去开门,心想着,这个点估计是狗剩来改名字了。

大林下了炕,穿上了鞋,出了屋撩起厚厚的棉门帘,看的清外边的来人,外边是两个五六十岁老头,穿着讲究。大林是不认识的,连忙把二人请了进来,问道:“两位大爷,您们有事吗?”

为首的那个人笑了笑说道:“当然有事,爷是来寻姜二兴的,他人在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