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五十三章:谁都不如意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330  |  更新时间:2019-12-03 23:07:13 全文阅读

白莹回到了自己的屋里,没有一点犹豫的开始收拾东西,收拾完毕行李以后她甚至连头都没有回,无所顾忌的走了。甚至没有去顾忌她屋里所留下的那些神圣。倒不是因为她想去姜二那里学到什么或者能赚到什么,只是因为,因为她太渴望有一个家了。

小铃铛走的四五年里,她甚至每个夜晚都不能入睡。总是等到天亮了,看见了日头,才能够安心的睡去。她害怕寂寞,甚至也害怕无人的夜里听到的那些虫鸣鸟叫。

虽然和姜二只短短的相处几日,但是一顿刀削面让她彻底感觉到了家的温暖,有人和她分享成果,有人和她品味着自己的生活。

白莹坐在车上也曾想过,拿走门头上的莺门板儿,但是自己想了又想,那个还是留下吧,留给自己的娘小铃铛儿,留给过去的日子,或者说给小铃铛儿留下一份希望。因为那里只属于小玲铛儿,不属于白莹白娘娘。

白莹收拾完东西已经是傍晚,天开始擦了黑影,但是白莹毫无顾忌的走进了姜二的店铺。

人既然已经来了,姜二虽然为难,但是也没有再往外撵的必要和理由了,只能安顿着大林赶快把西屋的灶升起火,吩咐着明天一定去买一个炉子,这样会暖和些。

白莹收拾完行李,规整好自己带来的东西,把中午从饭店打包回来的吃食上了灶热了起来。看了看表,马上八点钟了,白莹马上拧开了电视。这几天央视正在热播的连续剧《渴望》

白莹看的入迷,每天分秒不差,别人都在为刘慧芳的不幸感到惋惜,为宋大成的生活感到叹息时,白莹却一直在想着,自己的父亲会不会就如王沪生那班的人一样无情。每次看到王沪生出场的时候,双手都会不自觉地攥得紧紧的。那种恨之入骨的感觉,别人是不能体会的。

电视剧终究是电视剧,它只能填满你精神上的空虚,却不能弥补你生活上的物质。

虽然夜里白莹睡在隔壁的西屋,但是安静的夜稍微有点动静,几个人都会立马惊的起来,相互问着没事吧?整的三个人一夜都睡得不踏实。当然,我们的二林除外。

晌午八九点的时候,小四眼接到昨日姜二的传呼跑来了,进门看见了正在收拾屋子的白莹,更是喜上眉梢,一边注视着白莹,一边问姜二:“二岗啥事呀?叫讷大早跑过来”

姜二看着小四眼儿没出息的样说道:“好事咧,还能有啥事儿跟岗进屋”说着话也不管小四眼同意不同意,拽着进了里屋。

进了里屋,姜二把门关上,从兜里掏出了,昨天准备好的八百块钱,塞进了小四眼的手里说道:“这几天辛苦了,昨天东家结了两千块钱,岗这里留了点,这是你的辛苦费”

小四眼接过钱数了数,又用手掂量了掂量,有点儿不满意的和姜二说道:“二岗啊,那么肥的主,才给了两千块,是不是讷这下手轻了?要不要讷再加点调料?”

姜二知道干小四眼他们这一行,是吃不饱的主,喂不饱的货,打心眼里是瞧不起的,但是事情已经到这个份儿,想着自己还是考虑的不周全,只能先安稳着小四眼:“兄弟,可以了,事情已经办妥了,这只是眼下酬劳,重要的事还没完呢,张总建庙时那时候还有大头,再给兄弟们多分点”

小四眼听了还有大份钱,立马又笑着说:“没事,二岗不少了,讷手里还有那天捞的干货呢,你要是准备还他,讷就给你,你要是不准备还的话,讷把干货处理了,给兄弟他们分了”小四眼的干货指的是那天顺走张圆圆的手机和钱包。

姜二听了说你把一些重要的证件留下就可以了,至于钱你们自己处理,我不管。

小四眼听了,当然是高兴,那天顺走的钱包里面有好几千块钱呢,兄弟们分了,可以红红火火的过个年了。

姜二对小四眼说:“最近你就不要来这里了,因为那张总随时会来,如果撞见了你,那就不好办了。”

小四眼听了笑了起来说道:“二岗,放心吧,讷能是那种不精明的人吗?办事的时候讷根本就没露面,都是要好的兄弟们去办的,张圆圆根本就不认识讷,见了面也没事儿的。”

姜二听了觉得意外,想着这小四眼还是聪明的很,替自己想了后手,心里的一块石头,也就落了地。

小四眼一看姜二这里没事了,自己又窜出了屋外寻白莹没话找话的聊,白莹自然是不搭理小四眼的。过了一会儿,小四眼自己也觉得无趣的很,就告别了姜二走了。

此时的姜二,正在琢磨着自己要不要继续带着二林出去摆摊儿时,BP机响了……

官家窑矿姜二的老叔姜元新,这几日眼看着就要揭不开锅了,愁的发慌,那败家的小媳妇儿却仍然每天出去打着麻将。

按理说一个下井工人,每月只要勤进点,总是有花销的,但是半个月前姜元新大早去上班,因为天冷,路上结了冰,住在山坡上的姜元新脚一滑,顺着山坡滑了下去,把腿给扭伤了,在家里坐了半个多月。这不算工伤,所以也就没了工钱。

在家养伤的半个多月里,小媳妇儿没少数落姜元新,正逢前段时间矿山修路,人们都言传着这路是瓦檐村的二宅小先生姜二兴给整的。又有好多人嗨叨着,这姜二兴小先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背后有着周权海这样的大人物给撑腰。又遇上江平这样爱张扬的主,逢人就夸姜二兴。弄得小媳妇天天在姜元新耳边,缠着让当老叔的自己,去找侄子帮忙,看看能不能换个工作或者混点工资。

姜元新也是要脸的人,想着前段时间自己的侄子来找自己帮忙,被自己硬生生的撵了走,现如今又去求自己的侄子,多少面子上有点过不去。

但是没办法,小媳妇天天缠着自己,不停的数落,心烦的很,只能去瓦檐村找自己的侄子,试试看能不能帮忙,结果还扑了个空。

这几日里和周围的邻居把钱借了个遍,单位同事领导也借了个遍,可人们都嘴上言语着要过年了,用钱紧了,一分借不到,把姜元新给打发了。主要的原因,还是熟知这两口子是不过光景的主,怕借出去的钱,有去无回。

家里边,这两口子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姜元新属实心烦的很,逼得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又抹下脸去寻那个修车的大海打听姜二的下落。

大海这几日也是心烦的很,和自己的兄弟矛盾闹的是越来越大,每天晚上回家都看着娘落眼泪,自己心疼的很。好在媳妇春玲贤惠,里外都招罗着,今日见姜元新又来了,有了姜二的吩咐,就把姜二的传呼号和地址留给了姜元新,大海看着姜元新盯着自己屋里的电话看,想着是想借用自己的电话,于是冲冲的说:“一分钟五毛”

姜元新往日里是个油手花钱的主,到哪都是不差钱,大手大脚。可近日确实困难,一点不夸张,馒头都得掰成两半吃了,要不是到这般地步,也真拉不下脸叫侄子来帮忙。于是不好意思的对大海说先佘着。

大海也是无奈的很,虽然不待见姜元新,迫于姜二的情面还是点了头让打了电话。

姜元新也没打过个传呼,于是又央求着大海帮忙给呼一个。

大海只能代劳给姜二打了传呼,留言是老叔姜元新让速回电话。

约么着半个点,姜元新失望的要走的时候,电话铃响了,大海接起电话,果然是姜二,两人聊了几句,互道了平安,大海才把电话给了姜元新。

姜元新结过电话,又不知道咋开口,直愣了半天没说话,电话那头姜二喊了几声老叔,姜元新也没接话,还得大海提醒着电话费老贵了,这姜元新才支唔了起来:“二兴,是讷,老叔……唉唉挺好挺好……哦也没啥大事,就是想打听打听你在干吗,最近还好吧。……那就行那就行,不错那就好,唉好好干,讷孩儿有出息呀,……么事么事!你好就行咧。……恩讷会注意的,行了么事讷挂电话咧……老叔再说一句话唉,老叔,老叔对不住你唉。”说着话,也不等姜二接话,姜元新直接把电话挂了。

大海看着姜元新抖动的腮帮子,知道这个老叔动感情了,见姜元新要走,自己又追了出去,问姜元新有啥事没,需要自己转告二兴的话没,姜元新只是摆手,啥也不说,消失在去车站的拐弯处。

修理铺的电话铃又响了,大海又去接电话,依然是姜二不放心的电话:“啊二岗啊……刚走……讷也不知道,讷问话也不说,估计是遇见难事了……看样子是,要不讷现在追回来再问问?……哦二岗看吧,讷这里好说……江平啊?应该是昨个的班,今天还没见,估计带着对象玩去了。……唉行行行,讷让他去打听。……好好完了给你信。……过年二岗回来吗?……唉没了你感觉不红火。……行那二岗先忙着,晚上给你信。”大海挂了电话,喊着春玲找一百块钱,自己拿着钱去追姜元新去了。

姜元新终究还是没有和姜二诉说自己的难处,寻着让自己的侄子帮忙,原因,只是因为姜元新的内疚和面上的挂不住。直到大海开车撵了上来。

姜元新颤颤巍巍的拿着大海递过来的一百块,不知道说点啥,这节骨眼不能再为了气节饿肚子了,自己甚至连感谢的话也没说,因为太丢人了,而且是在小一辈人面前丢人。姜元新想着立马就钻到马路上的车轱辘下,可是又舍不得自己的小媳妇。

人啊,活着难啊,不如意也的活着,哪怕只是为了多看一天的日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