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四十七章:刀削面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139  |  更新时间:2019-11-27 20:00:01 全文阅读

姜二冲着张圆圆礼貌性的微笑了一下,回答道:“没事您走您的,讷只是看看!”

张圆圆平时对各路神圣很是恭敬,也觉的这算命的有门道,所以多少有点敬畏,刚才属实被姜二瞅毛了,所以才过来盘问,打心眼里没想着找麻烦,于是准备转身离开。

可就在张圆圆转身要离开之际,姜二用手拍了拍身后二林的小腿,二林早就背了好几天的词了,就等姜二发消息呢,这时姜二拍了腿,立马傻呵呵的拍手说:“扫把星,扫把星,嘿嘿嘿扫把星。”

已经走出去的张圆圆听了身后的动静,又回头看,见那算命的身后杵着一个大个头,边看着自己边拍手喊着“扫把星。”

心里的火腾的一下上来了,心里想着:“啥情况?在自家的停车场摆摊,还骂自己?”于是又返了回来。伸手想要推二林:“你小子啥情况,咋骂人咧?”

姜二连忙站了起来,拦住了张圆圆,说道:“大岗别别别,讷这徒弟脑子有点不精明,别别别。”实际上姜二是在拦着二林呢,心里想着万一二林收不住手,打了这主,事情就不好办咧。

张圆圆听了姜二的话,也收住了手,往后退了一步,这时二林已经收住了傻呵呵的笑,表情开始狰狞,一副要打人的样,姜二连忙宽慰二林:“二林听岗话,岗给你买烤红薯。”说着话,喊身边不远处一个卖烤红薯的:“给称一个个大的红薯!”

二林听见有好吃的,当下也不生气了,蹦跳着去红薯摊挑红薯了,那张圆圆一看这样子的二林,也确定了姜二的话不假,这二林是个傻子,于是质问姜二:“他刚才咋就骂讷扫把星咧?”

姜二假装尴尬说道:“大岗啊,没事,讷和徒弟是外乡人,刚来云山支个摊,没想得罪您,您宽宏大量,高抬贵手。”

张圆圆看着姜二面生,口音多少有点燕州音,当下也不想留下恶霸的名头,就准备离开:“好了好了,么事咧,管好你徒弟的嘴巴,什么事啊!”

姜二笑嘻嘻的说:“是咧是咧,看大岗是个富贵人,心眼也好,大岗能原谅了讷徒弟,感激咧,那讷就跟大岗说个实心话。”

准备走的张圆圆听了,又停了下来,问道:“啥实心话?”

姜二搓着两只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讷和徒弟没想着冒犯您,只是您看见了,讷那徒弟脑子不精明,但是眼睛可亮的很嘞,他可能是看见了咱们看不见的东西咧。”说完这话,姜二连忙假装失了口,连忙摆手说:“大岗别见怪,您忙着您忙着,讷是瞎说的,别多心别多心!”话赶话的挤兑着张圆圆快点离开。

张圆圆这个人心里最疑忌的就是神圣问题,被姜二这一闹,心里着实不舒服,五味杂陈不是滋味,但还是转身走了,不想和姜二纠缠。

姜二见张圆圆走了,当下一块石头也算落地,自己精心的布局总算是启动了,就等看事情的走向,和生意上门了,那边二林已经捧着一个大个红薯吃了起来,姜二起身过去给自己挑了个小个的,付了钱,看着自己的摊前还有少许看热闹的主,划拉着看看哪个主能算,准备算完了收工。

张圆圆进商厦之前,心里不舒服的很,冲天上吐了几口吐沫:“呸呸呸,倒霉玩意全走开!”接着进了商厦,寻自己的办公室了。

到了办公室觉得干啥都不得劲,于是又出了办公室寻了个临街能看见停车场的窗户,手扶着窗台沿观望着姜二,看姜二和傻徒弟吃着红薯,确实像个外乡人,正好路过个清洁工,张圆圆随手拦了过来说:“停车场啥时候来个了算命的?知道吗?”

清洁工认得出是张总,连忙说道:“来了好几天咧。”

“那你听说过没?这个算命的算的准吗?”张圆圆继续问。

清洁工其实早注意这个算命的了,也听别人说过,接着回答道:“这个算命的奇怪咧,听人说算的挺准,可就是有点怪脾气。”

张圆圆听了连忙问:“啥怪脾气?”

“这个算命的每天就算两卦,而且是还分文不收咧,但是算的准,所以人家还是给的,给了他也不拒!”清洁工解释道。

张圆圆听了,冲清洁工摆了摆手,回了办公室,开始琢磨起事情来,不一会儿给保安室拨了个内线,喊着保安来了吩咐下去:“停车场咋啥人都有,做小买卖的不说,咋还有算命的?你们也不管管?”

保安队长挠了挠头说:“张总不是说过吗?咱们是开门营生,越热闹越好!”

张圆圆一想,自己确实说过这话,想着是自己乱了方寸,于是摆了摆手说:“算了,没事下去吧,我的意思是停车场出入的车多,不安全,想想看哪能挤出个又热闹又宽敞的地势。”

保安队长听了心里想着,商厦门前就蛋大点儿的地势,停车场最宽敞,还能往哪整,但是没敢言语,关上门走了。

当张圆圆再次起身去看姜二的时候,姜二已经撤了摊走人了。

姜二回到了店铺,见白莹也在,白莹这几日在家里把脸谱穴位已经背熟了,一是来还笔记本,二是来学点新东西。

知道仨个男人天天吃挂面滴鸡蛋,打嗝都是葱花儿味,想着换下口儿,于是顺路买了西红柿,称了白面。知道姜二店铺不缺鸡蛋,准备做鸡蛋臊子刀削面。

白莹的鸡蛋臊子早打好了,见姜二回来了,也是开饭的点,灶上水也滚了,于是架起了胳膊削起了面,人们说:“吃刀削面是饱口福,看刀削面是饱眼福”。看着白莹用了个弯曲的小铁片,顺着她掌中的面上下飞舞,一根根面条像飞鱼一样准确的跃入沸腾的锅中,那过程着实眼花缭乱,好看的很,二林在一旁也看的欢喜,咿呀乱叫着。

说起这刀削面的历史还要追溯到元朝初期,相传蒙古人占了中原,建立元朝初期,蒙人为了防止汉人再次造反,就没收了各家各户的金属物件,什么菜刀,锄头,镰刀。还立了告示,十户共用一刀一锄。也就是说,到了做饭的点儿,先得去找蒙人领菜刀,切菜做饭,这菜刀得轮流使用,用完之后还得交回由蒙人保管。

一天中午,一老汉的老婆已经将面揉成了团,就等着切面下锅了,让老汉去取刀,可是老汉这刀总也取不会来。原来排队的人太多这老汉领不到刀,无聊中用脚踢地,被一件东西碰了脚,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块薄铁皮,于是揣到怀里回了家。

回家后,取出铁片告诉老婆说:“就用这个铁皮片切面吧!”老婆一看,铁皮片薄而软,嘟囔着说:“这样软的东西哪能切面条。”老者生气地说:“切不动你就砍。”

一个“砍”字提醒了老婆,她把面团放在一块木板上揉好,左手端起,右手持铁片,站在锅台边,往开水锅里边“砍”面,片片面片落入锅里,煮熟后捞入碗,浇上卤让众人吃,众人边吃边称赞,面筋道,口感好,于是称为刀砍面,后来砍字听着不顺耳,渐渐的变成了如今的刀削面。

早年白莹和娘在外讨吃要饭, 可得了失心疯的小铃铛儿走丢后,十七八岁的白莹为了谋生,在刀削面馆打过工,学会了这刀削面的技法,今日这刀削面光看着就过瘾,面端了上来,众人吃了,大呼过瘾,二林吸溜着面,夸赞着:“妹子常来,妹子常来。”

午饭众人吃的肚饱溜圆,该躺的躺下休息,姜二从包里又翻出了个笔记本,对坐在炕沿休息的白莹说:“这里有一断金、四面风和八套鼓的口诀,你这几天就在这里抄下来,背熟了,岗再教你咋使用。”

白莹面露难色的说:“二岗啊,讷认识字,但是不会写咧。”

确实,白莹十来岁就跟着娘开始讨吃要饭,小铃铛儿也闲暇之余教过白莹识字,但是写字却很少,也没机会,这认识字和会写字是两回事,姜二翻出了笔纸,让白莹先写几个字看,白莹接过了笔,在纸上开始写,先写了个“白莹”,又写了个“如义”姜二看了,确实不得劲,笔划顺序错了不说,字还写的斗大,如意还写成了如义,按着她这样写,笔记本一篇也写不了一段话。

姜二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那声叹息没有嘲笑的意思,只是为了白莹早年的不幸感到可惜,这个笔记本对自己是珍贵的,不能借与外人,本想着让白莹每天来这里抄写,现在看,只能自己抄写好了再传给她了。

白莹倒像个没事人了,自己拔了根烟,一屁股上了炕,自个抽了起来,之前白莹让息过姜二抽烟不,姜二告诉过自己不抽烟,所以白莹以后也就不让息了。

姜二看着白莹抽烟,那种云喷雾罩的样,确实不美观,询问着:“这烟以后能戒了吗?”

白莹笑了笑:“二岗啊, 上瘾了,戒不了了,不抽难受,再说了,哪个大仙爷不点香啊,不点香的大仙爷没人看咧!”

姜二细想了想确实如此,于是收好了笔记本,让白莹先去休息,自己出去给小四眼打传呼,让小四眼马上过来,有事商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