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四十六章:烟贩子张圆圆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291  |  更新时间:2019-11-26 20:45:56 全文阅读

本来坐在炕上的赵守谦,听了羊换换的话,立马脸色变了起来,蹭蹭得下炕,甩了一句:“晚饭不吃咧,下夜去咧。”羊换换看着日头还早,知道江平爹肯定是不高兴咧。

其实江平娘心里也是不痛快的,只是脸色藏下了,埋怨了赵守谦一句:“他就是那样的人,别尿求他。”接着握住了羊换换的手,抚摸着说:“换换啊,大娘没把你当外人,你说的这些事啊,江平还没和大娘学呢,你家就一个闺女,按道理说啊,这个事可以商量的,但是咱家的情况有点特殊,大娘和你说说。”

羊换换听了,心里就知道江平办事没尸首,心里不痛快,但是面子上不能僵了,说着:“大娘,您说吧,讷听着咧。”

江平娘于是赵守谦入赘的事重头说起。羊换换听了深感同情,接着江平娘开始讲赵守谦入赘之后的事情。

赵守谦入赘到了郭家,当时心里是有着感恩的情,对郭家也是任劳任怨,对媳妇又是百般疼爱,对老丈人郭佃友更是孝敬的很。

郭佃友对这个上门女婿,那是逢人就夸,说自己上辈子积德了,讨了这么好的女婿,忙着去给赵守谦办户口,改姓。

赵守谦私下里和郭佃友说,已经是郭家女婿了,姓就不要改了,总之抱了孙子姓郭就行了。老头听了,觉得合理,虽然坏了入赘的规矩,但是新社会也就不要讲那么多俗套了,只要女婿和女儿满意,自己给郭家留了后就可以。

小两口子结婚第二年,媳妇难产,好在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身子受了罪,生下了郭江平,养起了身子。

生下郭江平后,开始的日子赵守谦是幸福的,整天抱着儿子,捧着儿子,疼爱着。

可是慢慢的心里上开始有了芥蒂,每次听着别人喊郭江平,自己心里老不是滋味,心里无奈,又和媳妇处的有了感情,自己的性子也是仁厚,总不能忘了老丈人的恩情,慢慢的心情越来越抑郁。

郭佃友看的出女婿的变化,觉得女婿人确实不错,也懂得女婿为什么心情郁闷,一次爷俩喝酒的时候,郭佃友对女婿说:“守谦啊,爹知道你想什么呢,心情郁闷,爹能理解,你和媳妇好好的过日子,爹应你个事,等你媳妇身子养好了,再养个孩儿,不管是小子还是女子,都随你姓。”

赵守谦听了,梆梆梆的给老丈人嗑了三个响头,这就是恩情。

赵守谦安心的伺候媳妇,只盼着媳妇养好了身子,过几年,再养个赵姓的孩儿,命运偏偏开起了玩笑,媳妇因为第一次难产,坏了子宫,不能生养了。晴天霹雳,往后的三几年里,赵守谦魂不守舍,只能埋怨着自己的命数。

旱湾子的郭家人,有时候挺齐心的,都觉得赵守谦是个不赖的人,以后的日子里,众人面前,从来不叫郭江平,大家伙都喊江平。

江平大了,懂事了,也知道了自己家的情况,懂得为什么自己没随了爹的姓,虽然有时候不着调,但是偶尔也会说几句心疼人的话,某次吃晚饭的时候对赵守谦说:“爹,您放宽心过日子,和娘好好的,等讷娶了媳妇,生俩个孩儿,一个姓郭,一个姓赵。”

这番心疼爹的话,惹的赵守谦老泪纵横。

江平娘和羊换换讲着自己和赵守谦的故事,讲的自己也抹了两把眼泪,让仁厚的羊换换心里也不是滋味,可是自家也有本难念的经,只能先等着江平娘讲完了自己再述说。

江平娘讲完了,一直拉着羊换换的手:“换换啊,大娘的情况和你们家一样咧,知道你爹咋想的,可是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意的事咧,咱再好好盘算盘算。”

羊换换想着先宽慰了大娘,开玩笑的说:“大娘啊,没事,那要不讷就生他三个孩儿?”

江平娘听了,噗嗤一下笑了:“你这傻闺女,女人身子也金贵咧,哪能说生就生咧!”

羊换换接话道:“讷姥姥生了十个孩儿咧,讷还怕啥?”

江平娘笑了笑:“那时候政府鼓励多生咧,现在生俩个就得罚款咧,你没看过年春晚,宋丹丹的小品啊。”

羊换换连忙学着接话道:“超生游击队呗?”接着惟妙惟肖的学着“自打有了海南岛、少林寺和吐鲁番,你瞧你妈那个样儿,成天的嘟着个脸拉老长,像个长白山似的。”还别说,真像,娘俩又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暂时忘了烦恼。

笑了过后,羊换换又情绪低落的和江平娘说道:“大娘啊,讷也心烦的很咧,讷们金家也就讷一个女子,讷爹其实一直盼着招个姑爷咧,和大娘说实话吧,讷来大娘家相亲也是讷三叔逼着来的,说来应付应付,本来就没想着这亲能相成。”

江平娘心里想着,没看出来这金大雷子娘心眼还挺多咧,拿自己的侄女赚钱咧,相亲别管成不成,管一顿油糕,还整十来块的压绸钱(介绍费)。好在这姑娘算相成咧,要不然白挨了一刀宰。

羊换换接着说“上个星期,江平见了讷爹娘,讷爹娘说了,不兴入赘了,但是讷要是生了两个孩,得有一个姓金,江平当下点头咧,讷爹说还是让问问二老再下决定,江平后来又说您二老同意了,讷爹才同意的过了春订婚咧,这事儿闹的,您说咋办咧?”羊换换心情复杂的和江平娘从头到尾的讲着。

江平娘听了,心情也是复杂,先不说公家的政策,单说这事听起来就别扭的很,生两个孩也难着咧,罚款不说,还不能上户口:“唉,闺女啊,你别怪大爷受制。他也是一时转不过弯,辛苦了一辈子,你得理解,回来大娘也好好开导他,么事。”江平娘又低头思谋了一会,心里确实认可了这个儿媳妇,于是又缓缓的接着说:“大娘稀罕你咧,你爹的事讷同意咧,只要这政策上有通融,你们小两口能过好日子,生几个娃,随谁的姓都一样咧。”

羊换换听了,心情当然开心,只是听得出江平娘心里少许的落寞,自己又跟着难受了起来。

姜二又带着大林和二林转了两天,悄悄的打听了不少做买卖的老板们的情况,小四眼那里的信息也多的很,最后几人合计着,瞧上了小四眼推荐的烟贩子张圆圆。

二连浩特,“斑斓湖之城”与外蒙交界,因为有着一条公路和铁路直穿内蒙古共和国,通往俄罗斯,所以这里成了中俄蒙交易的中转区,因为紧靠华北,所以燕州,云州最早的一批在南方发家的人,渐渐的都转战到二连浩特发展,早些年,这里物资还是比较匮乏,以畜牧业为主,但是离着俄罗斯近,所以外贸量还是很客观,通过铁路,这里形成了一个地下走私香烟的锁链。

早些年,张圆圆在二连浩特是做服装生意,这里的环境混乱,民风又极其彪悍,某一段时期这里犹如三不管地带,一点不夸张的说,张圆圆的裤子是只能半条半条的卖,因为怕整条的裤子挂上去,不是被偷就是被抢。当地人还打趣的说:“汉人靠骗,蒙人靠偷,黄毛靠抢”张圆圆最初服装生意还行,发点小财,经常坐火车往返广东,渐渐的认识了走私香烟的道爷,发现这香烟是暴力,十倍百倍的利润,于是开始倒腾起来香烟。几年的功夫,身价十几万,于是离开了二连浩特,回到了云山,做起了国贸商店的营生,但是私下里还是靠着走私香烟为主。

小四眼之所以给姜二推荐张圆圆这个主,是因为这个张圆圆是个非常虔诚的佛教徒,云山大小的寺庙都有张圆圆的身影,逢节必拜,逢庙必贡,这样的人最迷信,好上道。

连着几日,小四眼摸着张圆圆的路线,然后姜二决定还是用老办法引张圆圆入局,摆摊算命。

摆摊的点儿定在了张圆圆的国贸商厦停车场的附近,姜二安顿着小四眼这几天安稳在家待着,别做手艺营生,听消息。留下大林一个人照看店铺,自己带着二林支起了算命摊子,老规矩,每日两卦,分文不收。

县区的流动人口还是很多,尤其是靠近商业区,头一日姜二就不顺,倒不是说算的不准,只是因为每日两卦有点不靠谱,还没一会,两卦就完了,对方也意思着给两三块,但是自己的招牌打出来了,只能收摊回家,回来后合计着,咋能又不用多算,又能待着时间长点,于是几人合计着,决定只算有缘人,这样的话,按着姜二一断金的本事,准确率又高,又有借口拖延时间。

于是第二日,换了招牌,只算有缘人,每日两卦,分文不收。好多人来询问,姜二都是一个借口,你不是有缘人,不算,有人问了,啥是有缘人,姜二说,水火之急,祸福之息的人。这样的方子,打发走不少无聊好事的人。

每日两卦终是要算的,姜二看的准哪个人,就算哪个人,别说,一日下来有十来块收入,比待在店铺强多了,连着待了五六天,每天就找准的算,结果还在小范围内算出了点名气,虽然没有大排长龙的景象,但是围过来的人,总有人帮衬这着说:“小先生算的不赖,挺神挺神。”

这一日,姜二早早的带着二林来到了停车场附近,招牌支开,姜二就瞧见了自己要寻的主,张圆圆。

姜二看着张圆圆,停了车,只是用眼光扫着张圆圆,但是不去主动招揽,张圆圆也瞧得的见姜二,被姜二那种怪异的眼神瞅的直发慌,不由自主的靠了过来,来到姜二摊子前,冲着姜二喊道:“嘿嘿嘿,算命的,你瞅啥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