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四十五章:徒弟妹子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335  |  更新时间:2019-11-25 20:31:54 全文阅读

天刚蒙蒙亮,大林早早的起来,生起了炉灶,热好了洗漱用的水,因为姜二有姜半仙这块心病,所以哪怕再冷的天,半夜里也是不烧炉灶的,让其自然灭了,早晨重新生火。

又等了半个点姜二才醒来,等姜二醒来之后,大林把二林也叫了起来,众人一边洗漱,大林一边和姜二说:“二岗啊,本来讷想带着兄弟帮你咧,可是眼下,咱这也太消闲了,整日里不是闲坐就是闲逛,不像回事咧!愁的慌。”

姜二擦了把脸笑了笑说:“兄弟呀,别愁啊,咱这营生,不能天天忙,红事喜事来几个,好说好听 ,你要是盼着天天来白事,那还不得招人骂咧?”

“话是这么说,可是天天闲着,讷不习惯咧,要不讷出去打工,你和讷兄弟在店铺等营生呗?”

姜二听出来了,这是大林每天闲着,感觉自己是在混吃混喝,拿心了,连忙宽慰着:“你呀,就是性子急,这才一个月就和岗拿心成这样,岗怕过几日,你忙都忙不过来咧!”

大林听了,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要不二岗,讷跟着你去摆摊算命吧,就跟在官家窑那样!”

这话说到了姜二点子上了,但是姜二也不精命理,怕有个闪失,再把二宅的招牌砸了,得不偿失。想来想去,还是多出去寻寻,看看有没有大主顾,布个局下单子吧!

三人喝了熬好的小米稀饭,吃了馒头,拧开了二手市场买来的黑白电视,看了起来,坐等营生。

八九点钟的样子,时日不见的小四眼围着个脖套跑了过来,本来冷天,正是小四眼这种“手艺人”的旺季,隔着厚厚的衣服,得手也容易的很。又逢年关,每天都有好油水。所以小四眼的到来还是让姜二颇感意外:“四眼儿咋跑来了?这忙的天,不怕耽误营生?”

小四眼唉声叹气的说道:“唉!别提了,二岗,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

姜二虽然对小四眼不太喜欢,但是碍于小四眼的热情,表面上还得关切着:“咋了?和岗说说!”

“出门没看黄历,栽了,丢死个人咧!”说着把脖套往下拉了拉,姜二这才看见,小四眼左半拉脸,肿的老高,猜的出,是挨了一记不轻的耳光。

姜二还得安慰着:“唉,你看你,小心点!”

小四眼炕沿坐下,对姜二说:“二岗,你要不给兄弟算算,看看兄弟是不是犯着什么了,最近老倒霉了,别人家每天都进账,讷这几日,净招事,昨天还打了个滑哧溜,把裤子都扯了。”

姜二心里暗笑:“活该”,嘴上还安慰着:“那就休息休息吧,你那营生太危险,不稳当,岗是个二宅,哪会算命啊!”

小四眼还是不舍的问:“二岗别推辞了,给兄弟算算,讷知道,你有本事咧,就给讷看看。”说着还把手伸了过来,意思是让姜二看看手相。

姜二失笑着,但是心里又想起了另一回事,连忙说:“四眼儿,当岗的实话告诉你,算命不可信咧,但是岗有个营生需要你帮忙,比起你现在的营生也可靠的多,就是不知道你嘴巴严实不严实?”

小四眼听了,就把算命的事先放下了,一拍胸脯:“讷说二岗,你去打听打听,讷小四眼儿嘴巴最严实,蹲了多少次局子,一个兄弟都没出卖过。”

姜二一听,又绕回了他的老本行,连忙示意小四眼打住,接着说:“行行行,知道咧,兄弟,过几日咱一起做个买卖,可能还得需要你的手艺咧,咱约定好了,你这几天也休息休息,讷看你印堂发暗,你要是继续这么来,保不准,就得进局子过大年了。”

小四眼听了,连忙接话:“你看你看,讷就知道二岗懂算命,你还说不会,谢二岗提醒,这几天讷消停点,等你的营生”

这几人正聊着天,外屋的门开了,大林立马出去照应,接着在外屋喊了声:“二岗,小白妹子来咧。”

白莹早早的收拾利索,按着姜二留下的地址往三道坡赶,路上还买了蛋糕和两瓶酒,初次见面,在自己心里,这算是个拜师咧,多少也得准备点孝敬。

姜二连忙起身,出了外屋,小四眼听了有妹子,也随着跟了出来,把提着蛋糕的白莹迎进了里屋。

白莹进了里屋,看着屋里这几个人,瞅了瞅小四眼,一看这主贼眉鼠眼的样儿,就知道不是啥好人,把蛋糕放在了炕上,直截了当的说:“姜师父,讷是来拜师咧,您看,讷这是不是行个礼还是咋整?”

姜二听了,失笑的道:“拜啥师,行啥礼啊?你想学,岗教你就行了。”

白莹虽然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可是身上一点小女子娇柔的样都没有,性子倒像个男孩,说话也直接的很:“行,拜师礼就不行了,反正你在讷心里,就是师父咧,以后孝敬您咧。”

小四眼在旁边看着,对白莹的性子分外喜欢,像个港片里十三妹的样,急冲冲的问姜二:“二岗,二岗,这个妹子是谁?介绍介绍呗!”

姜二对小四眼,也是对白莹说:“这是讷妹子,白莹,以后你就叫讷二岗就行,别师父师父的叫,不好听!”

于是简单了事的,这白莹就算是姜二的徒弟妹子了。

小四眼还想待一会,和刚来的妹子聊一会,姜二看得出小四眼的心思,找了个借口,吩咐小四眼给姜二找点资料,寻些人物底细,给打发走了。

小四眼走了,姜二关上门,从墙上的包里,翻出了个本子,对白莹说:“妹子,你既然想学,当岗的肯定是教你的,只是学习的过程有点枯燥,也没有外人想的那样神秘。”说着翻开了本子,找了中间当年姜半仙亲手画的人物脸像穴位图,又对白莹说:“你要把这个熟悉熟悉,最好是能背下来。”

白莹看的懂那些穴位图,打趣说:“二岗是教讷给人扎针啊?”

姜二笑着说:“扎什么针啊,咱又不是赤脚跑江湖。这个穴位图和日后岗教你的一断金口诀有关,你背会了这个,岗再教你口诀。”

白莹也就不问了,安心上了炕看了起来姜半仙留下的笔记。

二林昨日见过白莹吸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样子对于二林简单的思维,印象很深刻,站在地上傻呵呵的看着白莹笑着,嘴里还模仿着白莹,哈呼哈呼吐烟的样子。

白莹被二林看的发毛了,心里想着,原来这个兄弟是真傻啊,也就想着昨日大林说的话不假,可是嘴上不由的说着:“你个愣货。”

二林竟然出奇的没发脾气,还害羞的跑出了外屋,这让大林和姜二甚感意外,姜二心里不由的想,看来自己的这个男人帮,也得沾点阴气,要不然不协调。

中午白莹在,主动做起饭来,同样是挂面滴鸡蛋,奇怪的是味道竟然变了,调了葱花做的调料汁,香的不行,下了二斤干挂面,煮了满满当当一锅,四个人竟然吃的精光。二林撑的肚子直打嗝,看来这做饭终究是女人的营生。

一上午又没营生,下午白莹带走了笔记本,姜二继续带着大林二林开始在云山县“游荡”

人逢喜事精神爽,江平在保安队当的非常舒服,整日没事,只巡三班岗,沿着固定路线走一圈就可以,完了就待在保安室里看电视。隔天也不累,还能陪着羊换换逛街。招保安的时候,因为是马东打招呼介绍过来的,所以保安队长也不知道江平到底是什么底细,周矿身边的红人介绍的人,保不准就是周矿的哪门亲戚,所以安排起工作来,也是找最清闲的给江平。

江平也鸡贼的很,和一起处事的人嘴也稳的很,少了平日里的油腔滑调,那种势力的性子也越发如鱼得水。不光维护着和保安队长的关系,见了马东的面,大老远也要跑过去哥长哥短的打招呼,套近乎。

回了村子,逢人就夸姜二有本事,让村里的人感到唏嘘,又逢宋建忠来寻过姜二,宣扬着姜二的手艺,在众人眼里,姜二突然就发迹了,成了啥事都能给人办了的那种大人物了。连李有义儿子被打,也必须得消停,不能闹事。弄得好多没营生又和大海处的不错的后生,整天杵在大海的修理铺里,想聊盘着,托寻个工作。这让大海为难的很,于是隔三差五的安顿江平消停会儿,别太张扬。可是江平那种人,就是爱显摆,咋收揽也收揽不住。

江平和羊换换的关系也确定了,过了年就订婚,所以最近羊换换下了班,就坐车回瓦檐村和江平娘住了下来,俨然已经成了赵守谦的儿媳妇。虽然多了坐车的路费,但是省下了在外的住宿钱和伙食钱,还是划算的。

有件事,憋在羊换换心里好久了,一直憋着,和江平说过,江平总是对羊换换说,问过娘了,娘同意咧,但是两个多月和江平相处下来,羊换换对江平的性子也有所了解,心里放不下,想亲自问下,省的日后再起了冲突,屋里正好赵守谦也在,羊换换还没过门所以口还没改,问着江平娘:“大娘,讷想和你说个事咧,也不知道江平和您说咧没?”

江平娘,已经把羊换换当成了自己的儿媳妇,这羊换换老实厚道,模样也行,关键是不在乎自己家江平蹲过大狱,心里欢喜的很说:“闺女,说呗,大娘听着咧。”

羊换换突然害羞了说:“大娘,讷和江平结了婚,过日子,想生俩个孩儿!”边说边臊的低下了头。

江平娘听了,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好咧,好咧,几个都行咧!好事咧!”

羊换换羞了一会儿,又尴尬的说:“大娘,江平去讷家的时候,讷爹娘问过江平咧,说如果生俩娃,一个能不能随了讷爹的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