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四十三章:白娘娘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579  |  更新时间:2019-11-24 18:03:00 全文阅读

姜二连着几日,下午有空就带着大林和二林,在云山县城以及周边村庄转,今天特意去一趟北庄子街的北庄观,试着看能不能遇见三毛子口里说的北庄观邋遢道人。

北方佛教盛行,寺庙遍地,道教场所变得相对凋零,北庄观是一个有年头的小道观,观子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神圣都还是有的,上下庭的院子。

下庭院左手龙王殿,供的是四海龙王,雨师仙班。右手奶奶殿,进去后七位奶奶一字排开(王母娘娘、送子娘娘,泰山娘娘、海神娘娘、三霄娘娘、桃花娘娘、六合娘娘),以及四童子(送财童子、欢喜童子、如意童子、麒麟送子童子)分列两旁。

上庭院正厢三殿,中间殿是三清殿,案上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并列,两边是四神兽,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神兽后边立着四个威严说不上名的神将。左手殿文昌殿,文昌殿君坐立当中,左右文武曲星,殿两边是上洞八仙吕洞宾、张果老、汉钟离、曹国舅……。右手殿药王殿,供奉药王孙思邈,李时珍,华佗,以及各个朝代的名医。

北庄观还有个小后院,后院不大,却长着一棵苍天古槐树,槐树冠极大,遮的本来就很小的后院透不进一丝阳光,槐树干被红绸布包裹着,看的出来,北庄子街人对这棵槐树的重视。

姜二各个殿遛了一圈,前后院也转了一圈,没有寻到邋遢道人,临走之时见门口立着一个功德箱,掏了掏衣兜,翻出两块钱投了进去,出了观门,准备往外走,打不远处来了一辆夏利车,下来的人,姜二却是认识的,刘云水。

刘云水本来是个知识分子,自打认识了张云奇之后,对这命理也就格外上心,遇见个事,都喜欢问张云奇,张云奇不止一次的对刘云水说过:“二宅看的是风水,对命理是不精的,而且人的命,还得靠自己拼搏,不要太在意那些。”可刘云水偏偏要在看命理的道路上一直走到黑。

这北庄子街每年四月初八,游八仙的日子,有个“神仙会”。燕州,云州远近闻名的大仙爷都要在那一日来这里聚聚,刘云水在绿化办当场长的头一年,四月初八游八仙,认识了北庄子街的一位大仙爷白莹“白娘娘”。大仙爷行里对“白娘娘”的看法不一,多数是嗤之以鼻的,因为这“白娘娘”年纪轻,“道法不精”经常破功烂调走了样。刘云水看着“白娘娘”容貌标致,想着这个二十出头小姑娘也算的上大仙爷?于是试探性的买了盒希尔顿,放在了“白娘娘”的供前。那年月五块钱一盒的希尔顿是北方地区的豪烟,只有栓大车的人才抽的起。

“白娘娘”看着烟,知道是个大主顾,抽了一上午的迎宾、昆湖,这个是最好的,张口就往富贵上说,刘云水听了吉祥话也只当是听听,心里头觉得这“白娘娘”果然年轻,没啥本事。也就没心思继续盘问了,起身准备走。

“白娘娘”见大主顾对自己没了兴趣,见了香没有火可不行,自己也瞎整了一句:“这位富贵的主,你要走了,讷再送你一句:少听别人戴高帽,树大招风闪了腰。”

刘云水听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当下不以为然,又在北庄观转了一圈回家了。其实那白娘娘都不知道自己说的啥,只是觉得大主顾要走,总的说点悬乎话,才显得自己道法高深。

转天刘云水去上班,到了绿化办场里,平日里和刘云水惯熟的人突然和刘云水生分了,进了办公室,好几个办事员已经在等刘云水了,说局里下来了人,在办公室等刘云水。那眼神就是出大事了。原来当时刘云水手底下也管着百八十号人,这群人里有个卖嘴皮的主,光说不干,见人熟。

平日里经常和刘云水套近乎,戴高帽,刘云水就给他整了个小组长的职位,带着十来个人上山坡种树,可是那小子涂省事,挖浅坑,盖浮土,种的树不禁浇,一浇水就露根,东倒西歪,肯定是活不了,有人反映到林业局。上边昨天刚查实了情况,今儿早早的来到刘云水的绿化场处理情况。

刘云水一上午被调查,财务账目,用人清单捋了一遍,也没查个结果,局里的人就走了,刘云水这下慌了,想起了昨日的大仙爷“白娘娘”说的话:“少听别人戴高帽,树大招风闪了腰。”觉得这个主算的挺神,下午忙完了赶快去北庄子街打听这个“白娘娘”,一打听这“白娘娘”还是本地主,家就住在北庄子街。寻上了门,一番咨询,“白娘娘”点着神烟,云山雾罩了一番说:“你放心吧,该怎么上班就怎么上班,啥事也没有,讷今夜里给你全办妥!”刘云水半信半疑的走了,几日里提心吊胆的上班,哎,过了一个星期,耍嘴皮的主被开除了,而刘云水因为财务账目和人员清单比较干净,只是扣罚了奖金,其他啥事没有!

从那以后,“白娘娘”在刘云水心目中,也就成了和张云奇一样的的主儿,神咧!

上个月刘云水谋着林业局副局长的位子,找来了张云奇在自己的办公室好一番布置,张云奇给整了个紫气东来的局,刘云水很满意,可是一个多月了,自己的岗位还是没动静,就有点坐不住了,又想着能不能找“白娘娘”给说道说道,这才来了北庄子街,大老远没看见前边一行人,先看见了两个虎腾腾的光头大后生,觉得面熟,仔细一想,中间那个矮一点的不是张云奇嘴里念道的师弟,姜二兴吗?姜二的店铺开业时,在老爷庙大酒店喝过酒的。这张云奇经常说这个姜二兴是名门出身,二宅的学问比他都深,只是没细打过交道,所以也没好意思登门去找,今日见了,于是停下了车打招呼。

和姜二说明来北庄子街的来意,嘴上说着一起去见“白娘娘”帮着自己把把关,其实是想试探下姜二的本事,日后也好用的着。

姜二不知道刘云水的本意,只是想着认识刘云水,想着刘云水也算地方的人物,以后能帮衬下自己,也就跟着上了车一起寻“白娘娘”了。

过了北庄观,又走了两三分钟就到了一处院子,车停在了门口,刘云水下了车,敲打街门,不一会,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子开了门,这女子长得标致,嫩脸白肤,柳眉环眼,只是发型有点老气,不像出阁的人,却盘着个小发髻,感觉着别扭。这女子就是“白娘娘”,“白娘娘”让着刘云水众人进了院。

院子不大正房三间,正厢房门头上挂着系红绳的两片板儿,板上别着一根小竹条,像是个花鼓棒儿,这个物件引起了姜二的注意。

“白娘娘”把一行人让进了屋,姜二打量着屋内摆设,里外屋,外屋是吃饭的,通头火炕,摆着一张矮脚八仙桌,剩下的是茶几碗柜没什么特别,再看里屋,可了不得了,两张供桌,供的千奇百怪,啥神圣都有,佛祖菩萨,玉帝仙班,狐妖小鬼,乱七八糟的,只要你能数的上名的神圣,这“白娘娘”都供,姜二心里好笑着刘云水这主也是个不开眼,挨宰的货。

“白娘娘”给众人倒了水,自己上了炕,问刘云水此来的目的,刘云水也不见外,当着“白娘娘”的面,把此行的目的说了,“白娘娘”听了,闭目养神了一会,又点了根烟,深深抽了口烟,也不像“鸡翅膀”那样缓缓的吹出烟,而是一口一团像哈气那样喷出,尤其是一个小姑娘,吐出这样的一口烟,属实一点美感也没有。那一团烟,久久不散,一直升到了屋顶才撞散了。又接连几口,一支烟也就没了!

“白娘娘”一直盯着那团散开的烟圈,仿佛是在欣赏一幅画,想从这幅画里寻出什么蛛丝马迹,又过了一会,对刘云水说:“刘主任啊,你这个事问题不大,是不是有人高人已经指点你咧?”

刘云水当即点头:“是咧是咧,讷和你常提起的那位张师父已经摆了风水局,说叫什么紫气东来!”

“白娘娘”笑着说:“那就对咧,讷刚才已经通了神,上边说了,已经派句(gou)芒神关照你咧,开春就有好消息咧。”

刘云水听了,深信不疑,欢喜的掏出了五十块钱,又从兜里掏出了两盒希尔顿放在了桌案上,说道:“白娘娘费心了!”

姜二看了眼馋,心想,你这钱来的快啊,进门就说了两句话,不算烟,五十块钱赚了,比自己一个月赚的都多。

“白娘娘”自是欢喜的收下了钱,嘴上说着:“都是刘主任自己的福分,讷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是分析分析而已。”

刘云水想知道的结果有了,也就不准备逗留,起身要走了,姜二和大林兄弟跟着出了院,刘云水让姜二上车,姜二说还没转够,自己再转转,让刘云水先走。刘云水没有猜疑,开车走了。

姜二往外走,见刘云水的车走远了,自己又转身带着大林兄弟回了“白娘娘”的院门外,敲起了街门。

不一会“白娘娘”开了街门,一看刚才来过的姜二在敲门,又探头看了看,没见刘云水的车子,就半开着街门,提防着姜二没让进院,当街问姜二什么事。

姜二看着“白娘娘”挺谨慎,笑着说:“柳海轰的整八黑,不怕挂彩烫纰漏?”(你个唱大鼓的给人算命,不怕被人砸场子啊?)

“白娘娘”听了当时愣了,仔细看着姜二:“做金点的?”(你是算命的?)

姜二笑了笑:“八岔子趟水寻个门。”(二宅先生,来串门)

“白娘娘”听了笑了笑,赶快让了身子,请姜二和大林兄弟进了屋。

众人再次进了屋,“白娘娘”放下了身段,倒上水,让息着姜二喝水,问姜二:“老岗咋知道讷的底细咧!”

姜二笑着指了指“白娘娘”的门头:“讷也奇怪咧,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为什么要挂柳行板儿(莺门记号)啊,不嫌事多惹麻烦?”

“白娘娘”这么多年了,也没遇见过个八门子弟,早就忘却了门头还挂着柳行板儿,当下也没说原因,岔开话茬和姜二聊起了不相干的事,聊着聊着,觉得姜二不像个歹人,当姜二再次问“白娘娘”为什么一个唱大鼓的给人算命,还挂着柳行板儿时,“白娘娘”讲起了一段辛酸往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