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四十二章:苏联解体了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331  |  更新时间:2019-11-22 20:37:24 全文阅读

讲完了常算盘,三毛子又讲起了薛胖子:薛志刚。

薛志刚,是个个头不高的胖墩,说起来小时候还在三道坡住过,后来搬家去了北城,此人长得矬胖,却是个猴精的主,十七八就随着二十出头三十大几的后生跑广深,很多人广深待几年,发了财就回了北方炫耀,开始糟蹋钱,可薛胖子不是。头几年人们都说薛胖子赚了钱,可是也不见薛胖子的人影,也不见薛胖子回云山县。等薛胖子回云山县也是前三四年的事,可身上贴的标签就是企业家了,一个黑白通吃的企业家,专门投资电信产品。

燕州与云州的交界是云山县和怀远县,围着云山和怀远是云丰、云宜、阳远以及燕州矿区四个地区,要说三爷在三云地界打拼了十多年,混到现在吃的香,人人给面儿,那是本事。可是那薛胖子短短三几年,能在云燕两地六区吃的开,不能说不是个传奇。传奇的背后就是实力,薛胖子黑白通吃的实力。说事说起来,还有一段云山乃至燕云六区都知道的故事。

薛胖子刚回云山县,一夜之间,在城东南西北开了四家通讯器材营业厅,三爷听说了让人打听几天,回信的人说,这是个生主肥羊,没背景,又过了几日,三爷也没收到这薛胖子的拜门帖子,以为是个生瓜蛋,不懂规矩。派了几个人,去言语一声,手下的人去把意思说明了,对方只是说知道了,也没个回信。

又等了一个月,三爷坐不住了,当时的二龙已经入了大狱,只能派三虎去敲门拜帖(找点麻烦)结果没过两天三虎就被县公安局抓去,关了一个多星期。老公家里有三爷熟识的朋友,也转告三爷说,薛胖子,上头有人,吩咐下来,这事得管,没办法。

三爷这才知道这个薛胖子有老公家有背景。既然明着不能来,就暗着来,叫云山的地痞小流氓见机行事,也正好当时安徽梅花帮(丐帮)路过云山,瞧见三爷的门头点着的偏门灯,于是进来拜过绿林门,说要在云山落数月脚,让三爷多照应。三爷也就和这梅花帮把子爷说了这事,梅花帮当时也说可以帮个忙。

于是城南城西薛胖子的店,整天到晚都有要饭的在门口捣乱,过些人不是抱腿就是揪衣服,总之咋遭人烦咋来。城东城北,到处是地痞流氓三只手,只要路过薛胖子的店,总得少点什么,或者惹点麻烦,让人生畏。一来二去,营生确实不好做,薛胖子也就知道了事出在三爷身上,可是这些事,老公家忙不过来,也清理不完。

终于有一日,薛胖子给三爷下了帖子,在老爷庙饭店订了席请三爷赏脸,三爷当然要去。让三爷没想到的是,宴席当日,去的不光是三爷一拨人,还有燕州混社会的大各甲(老大)“宏岗”:廖志宏。

有人要问,这燕州各甲能管了云山三爷的事?这还要的看等级和势力,三爷充其量是地方一霸,说白了是地头蛇。廖志宏是燕州乃至雁北地区的枭雄,手里握着火器十多支,别说云山县了,整个云州也没有人惹的动廖志宏。据说当时吃饭的人不多,都传言三爷是抹着汗走出的老爷庙饭店。

从那以后,薛胖子就成了名震云山的大人物,黑白通吃。

三毛子讲的事,既生动又形象,听的姜二也是直抹汗,心想着三毛子开录像厅有点屈才,不如去说书,接下来三毛子又讲了些杂七乱八的人物,和前几个人相比,就没什么可比性了。

正聊着,二林打里边出来了,对着姜二说:“二岗,讷饿了,咱们吃饭吧?”

姜二一看也到了吃饭的点,让二林喊大林一起吃饭,让着三毛子一起去喝点,三毛子笑着说看店呢,不去了。

姜二带着大林二林去小卖铺买了挂面,准备回去滴鸡蛋煮着吃,这时“哔哔哔哔”的BP机响了:“宋建忠先生请您速回电话……”

姜二都快想不起来这个人了,连忙回了电话。

原来宋建忠前几天,回了一趟阳远老家,去祖坟仔细遛了一圈,果真在西北角看见了好大的坑,积水还不少,坟头多年没人祭奠,荒草老高,关键是几年前,也不知道是自己家,哪支宗亲的新坟,插的柳树做的招魂幡,竟然活了,虽然入了冬,没了树叶,但是枝条是软的。

宋建忠想起了姜二的话,来瓦檐村找姜二,人没寻到,邻居告诉说找修理铺的大海,他能联系到,于是寻见了大海,大海给了姜二的传呼,这才联系上。

姜二听了电话里说,坟头的风儿(招魂幡)活了。这个在雁北地区是大忌,于是告诉宋建忠,西北角的坑必须填上,至于坟头的风儿不好处理。阳远有自己的师兄张云奇,你去找他帮忙看看,于是把张云奇的联系方式又告诉了宋建忠。

宋建忠这一茬让姜二联想到了常算盘和羊腿的事,自己琢磨着,看来坐吃等客,不是办法,还得自寻出路,想法赚钱了。

晚饭的点,郭玉芬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心里骂着二海的没尸首,锁上门去娘家吃饭了。去娘家吃饭,也是被逼无奈,当年为了给自己弟弟郭利清娶媳妇,郭树根和娘把李强的赔偿款借去了一部分,说是借,还起来也难了,郭树根和娘承诺着,要养着郭玉芬到再次改嫁,郭玉芬一日不改嫁,就养郭玉芬一日。

李强的赔偿款还有一部分,郭玉芬不是不明事理的主,知道那一部分是李晓俊的,于是在银行存了个十年死期,对娘说钱自个买后窑的房子,还有其他的花销早就败光了,自己知道要不然这钱迟早还得让娘找个由头贴补给弟弟,折腾光了。

郭玉芬的性子,心里藏不住事,有事憋在自己肚子里,早晚得把自己憋屈死了,于是对娘说了郭二海傍晚来家找麻烦的事,郭树根气的当时下炕,说着要去找二海的麻烦,可是手连开门的把手都没握到,又懦弱的返回了炕沿,抽起了旱烟,嘴里嗨叨着:“咋办咧咋办咧!”

郭玉芬最是看不起郭树根的这番举动,噗嗤了一声,以示嘲笑。玉芬儿娘倒是性子泼辣的很,郭玉芬这点随她娘,但是平日里玉芬儿娘和大海娘处的关系是相当不错,听了这事,虽然气愤,但是心情还是理智的,问郭玉芬:“闺女,你说咋办?娘听你的!”

郭玉芬听了,又是气愤,让自己咋办,自己个寡妇哪有那么多的辙?门是锁着,可是人有手有腿,墙头防得了君子,又能防得了几个灰猴?今天撵走了郭二海,明天指不定还有多少个“郭二海”闯进来:“唉,讷也没办法咧,你们愿意去二海家闹就闹去吧,讷是没心情咧,也闹不行咧,讷想着,晓俊开春就能上学咧,等开春晓俊上学咧,讷就走咧,反正有他爷他奶带着,讷也放心?”

玉芬娘听了紧张,以为玉芬说的走是寻短见,立马哭啼的喊着:“闺女,可不能丢下娘不管啊,闺女可不能瞎思谋啊!”

郭玉芬听了失笑:“娘啊,你想多了,讷不会寻了短,讷想着出去打工,寻营生,自个养活自个咧,天天吃爹娘,总不是回事,也想躲出去,清汤利水儿的活几天。”

玉芬娘听了,收住了哭声,又笑着说:“行行行,出去走走,娘支持你,说不定还能寻个乃见你的人,娘盼着你好咧!”

郭玉芬又看着靠着窗台沿坐着的郭树根说:“爹,你也别麻烦咧,这么多年过去了,该爹为闺女做主的时候,你也没给闺女做过主,这样也挺好,最起码爹不会给闺女惹麻烦,你和娘日子过安逸了,闺女也就最宽心了,今儿闺女想在这住一晚行吗?”

玉芬娘听了,说:“行行行,这就是自个家,以后就不要回后窑住了!”

郭玉芬听了,心里欣慰的很,想着开春前就一直在娘家住下去,多好啊!

郭树根听了女儿要住下去,也默认的同意了,自己知道闺女活的挺难,和自己这个没出息的爹有关的,又下了炕,拧开了电视,电视里的新闻报道着今日苏联解体了。

在郭树根的认知当中,苏联是一个国家,一个强大的国家,这地球上没有比苏联再强大的了。想着苏联咋解体了呢?郭树根认为这,解体了就是完蛋了,消失了,心里觉得苏联咋说没就没了呢,那么强大,繁荣的国家说没就没了。

二海早早的在修理铺蒙头大睡起来,门被敲打的咣咣响,只能又爬了起来,开门一看是大海,大海提着晚饭进来,没好气的把饭放在桌子上:“瞧你那点出息,不回家吃饭了?绝食呀?”

二海其实一点睡意也没有,肚子也有点饿,扒拉起饭来,问着大岗:“你和娘学(xiao)了没?”

大海气啊:“学了啊,娘说了不同意,抛去玉芬儿是个寡妇不说,那是你姐咧,违伦咧,你个铜顶心!”

二海说:“咋就违伦咧?咱们这是哪杆子的亲戚啊?几百年前都不一定是一家人咧,只是姓郭而已。”

大海气的又要举拳头揍二海,还是放下了胳膊说:“娘说咧,玉芬的祖宗是咱祖宗的兄弟,三辈儿往上是亲兄弟,这事不成,你想都别想。娘还说了,明天就找金雷子娘给你说媳妇!玉芬儿那你别思谋了!”

二海低头扒拉着饭,悄声说:“可是讷就乃见玉芬儿姐!”说完连忙护住了自己的头,他知道,大岗已经气到了极点,少不了挨揍!

大海果然气的站了起来,准备抬脚踹二海,一看二海这德行,嘴里嗨叨着:“唉!唉!没救了!唉!”转身把修理铺的门甩的咣咣响,喊了声:“锁门!”回家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