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三十七章:姜二是个大人物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223  |  更新时间:2019-11-17 20:32:13 全文阅读

开大发车的小李好后悔接了这跑腿的营生,本想着多认识几个道上的朋友,以后行事方便点,昨天也就没多要,说给三十块钱的油钱就可以了,可这哪是只转转办事,这明明是要跑死骡的节奏,云山县城东南西北的跑,关键跑的还都是晦气的地势,不是棺材铺,就是纸扎店,问了打墓的,又找箍圈的,县唯一的医院太平间也去了一趟,好不容易临近中午,进了家佛缘堂的香火店,进门是一尊慈祥的观音菩萨塑像,小李啪哒一下就跪了下来,可劲的磕头,祈祷着冲走晌午的晦气,惊得卖香火的老板也是一愣,心里寻思着自家也不是寺庙,拜的哪门子的佛!

出了香火店,也就中午了,姜二寻了家门脸不错的饭店走了进去,知道为难了司机小李,也就准备好好犒劳小李,酒不能喝,菜最起码吃好,进了饭店,点了三荤两素五个热菜,素糕也先整了十斤,老板贴心的给每人整了半碗羊杂汤沾糕吃。

黍子去壳变成一粒粒黄米,再捣成面粉,水面比例和成块垒状,经过笼屉蒸熟,双手蘸着冷水把蒸好的面团翻覆揉搓,直到糕团变软筋圆润,抹上点麻油,这糕团立马变得金灿灿的,看着也有食欲,蒸好的糕不经过任何加工,直接食用,称为素糕,素糕最抗饿,能与之相提并论的也只有莜面了。

素糕揉成团,包上馅料上油锅一炸就是油糕,油糕外皮金黄酥脆,里面粘糯软香。在山西、内蒙地区,油糕可不是随便吃的,一般都是款待亲朋好友,或家里有大事情才会吃,邻里一说吃糕,大家就知道有大事了,不是孩子过满月,就是结婚,或者盖新房上梁,要不就是办丧事。

平日里请帮忙的朋友吃素糕,也就对朋友劳动付出最大的肯定,表示着你的辛苦我们看的见。

菜齐了,哥几个吃起来,姜二问小李知道云山附近有没有鼓匠班子,下午要去寻个咧,小李听了头大,想了想还真是不知道,阳远的鼓匠班多,但是远着咧,云山好像真没有,云山的人家办白事,一般人都去阳远请了,有条件的去内蒙找二人台了。

姜二又问了饭店老板,饭店老板也说没有,姜二想着只能联系师兄了张云奇了,看日后有办白事的,师兄能不能招罗着给找个。大生接话道:“二兴兄弟,这鼓匠班子讷倒是认识不少,但都是口外咧,要是日后有大主顾需要口外的鼓匠班子,讷倒是能介绍咧!”姜二听了当然是高兴,可是还得寻个就近经济实惠,不耽误事的鼓匠班子。

吃饭的小李这时候接话道:“二岗啊,讷说句话,你别受制(心里不好受)啊!”

姜二听了,心想着是不是小李对今天的营生跑烦了,嘴上说着:“你说你说,受啥制咧?”

小李把糕咽了下去说:“二岗啊,讷觉得你没做过生意,生意不是二岗这样做的!”

这话说到姜二心里了,确实,姜二对做生意一窍不通,以前都是村邻找小先生了,他才出门,平日里连块炭都没卖过:“兄弟你继续说。”

小李看着姜二说:“讷为什么说二岗没做过生意咧,是讷觉得二岗不知道现在有个职业叫业务员咧,二岗这么辛苦的自己跑货源,真的是多此一举,落个腿软还整不到便宜价钱。”

姜二对生意确实是门外汉,连忙夹了块骨头给小李,问道“怎么说?”

“二岗啊,现在各行各业都有业务员,讷觉得,你最重要的是把你的摊子立起来,那门面招牌挂好了,不出三日,和你对口的业务员就争着上你的店谈去了,你现在找别人供货,你是客咧,人家是会抬价的,到业务员找你的时候,你是主咧,你可以砍价咧!”

姜二听了,直拍自己的脑门子,自己没做过生意,也不懂的这生意经,想着自己多跑跑,勤劲一点,却没想到做买卖有这么多学问,嘴上谢着小李,又夹了几筷子菜,说等晚上不跑车了,一起喝几口。

经过小李的指点,下午也就不瞎跑了,只是买了炭,找了个美工部,定下了店面的招牌,也就带着哥几个打道回府,寻思下一步的计划了!

江平经过八月十五众兄弟的一番开导,也经过赵守谦几日的整理,思想焕然一新,连着三五日没去金波的围胡场(耍钱摊),没事就往羊换换的地毯厂跑,本来打算十五过了就跟羊换换去阳远老家,一起见羊换换的爹娘,但是羊换换说你还是先找个营生吧,我爹娘不待见你,你要是有个营生,去了也有话唠,自己在中间也好串和着。

江平想了想也是,于是央求的赵守谦和他娘给寻个营生,建材厂,江平是不想去的,一个临时工不说,活还重,每天受下来,满身的洋灰,洗澡又不方便,于是大清早,自个跑到在官家窑挖煤的舅舅家,郭德顺那去打听了,看看官家窑煤矿有没有苦轻的营生。

郭德顺平日里是很不待见自己这个外甥,虽然外甥跟娘姓,是郭家人,但是流的血是赵家的,平时又耍钱,没少给堂妹惹麻烦,江平找上门了,也得应付,嘴上说:“江平啊,舅没啥本事,也是个受苦人,有苦轻的营生,舅也想着去呢,不过舅给你指条路,和你一起耍的二兴和周权海处的不赖,你去找姜二兴,这事肯定成。”

江平想着,姜二兴平日里也没说啊,咋能认识这样的大人物呢,别是舅想推诿,这几日众人联系不上二岗,借着由头把事推了吧,也就接话说:“舅啊,二兴有多大的本事讷们还不知道?他要是认识这大人物,早和讷们吹了!”

郭德顺笑了笑:“你们一天还在一起耍呢,舅看你们是耍个球呢,二兴的本事可大咧,讷们去矿上医院体检,医院里的大夫都说咧,二兴看病周权海给报销。”

江平挠着头说:“那说不定是同名同姓呢,有这事二兴早和讷们说咧!”

郭德顺用手戳着江平的脑门:“你们几个铜顶心,二兴心眼多着呢,还能有啥事跟你们说,有同名同姓的,那么巧都当小先生?官家窑都传开了,瓦檐村出了个小神仙,比大仙爷都厉害,姜二兴,听听,瓦檐村求大点个地方,有几个姜二兴?知道打李富儿的那个愣后生是谁吗?那是姜二兴身边的俩大金刚,周权海给顾的保镖,李富儿那前脚挨完打,刘所长后脚就告诉李有义,姜二惹不起,有大人物罩着咧!这可不是舅瞎说,你回去问你爹吧,估计这消息建材厂也传开了!”

江平听了,心里直打鼓,大林二林江平一起喝过酒,那两人没啥背景啊, 一个愣了吧唧,一个憨了吧唧的,难道是二岗真的不待见讷们故意瞒着,也就不打听了,出了郭德顺屋去大海的修理铺了,上午修理铺一般是不忙的,大海收拾归拢着修车的家具,江平也就进来了,一屁股坐在靠墙边的一张烂沙发上,也不管沙发上的油脂抹耐,大海看江平耷拉着个脑袋,一副打不起精神的样,调侃道:“江平咋了?又把换换的表输了?”

江平听了,气更不打一处来,囔囔着:“没心情跟你开玩笑,烦着咧!”

大海看着江平的情形不对,也停下了手里的营生,问道:“咋的咧?”

“你听说二兴在官家窑可吃香的事了吗?”

“吃香?这不知道,但是岗知道,二兴在官家窑赚了点钱,这不是去云山县立摊子了吗?”大海想了想说!

“赚钱?讷舅说咧,二兴在官家窑威风的很,吃香喝辣,根本不用离开咱村儿,李有义都惹不起咧!”江平把舅舅的话又加工了一番说道。

大海笑了笑:“二兴有手艺不假,你要说威风,能压得过李有义,岗不信呢,人要往长远了看,人是没有永远沾便宜的,一时得志可能有,长远了,还得说威望和基业呢!”

江平想了想,觉得也是,以讹传讹的事太多了,二兴处了这么多年,咋也是交心咧,又说:“大海,你能联系到二兴吗?讷找他有事咧!”

大海笑道:“难啊,过几日派出所给岗这里安电话呀,那时候就能联系到了!”

江平听了说:“安电话?啥情况?”

“从咱们这往市区跑,三里地,只有岗这一个修理铺,路上好多车坏了,联系不到修车的,就往派出所打救援电话,刘所长每次都是开车来找俺,这不,说要把岗这里弄成个抢修站点,利润和公家五五分,岗同意了,所以说给免费安个电话,但是花费得岗自己交,好事,岗同意咧。”

江平听了,兴趣来了,称呼也就变了:“大海岗,大海岗,那你是不是壮大了?招人不?要不买个车,讷给你当司机吧?”

这江平,嘴巴一甜了就是有油头,除了二兴平日里见了喊二岗,对大他一两岁的大海和李倌儿从来不喊岗的,只有借钱的时候还有事相求的时候,大海无奈的摇了摇头:“岗要是壮大了,肯定要你,眼下里,你要是想在岗这里受,那你看能干点啥就做点啥,没工钱,等岗壮大了,补发你工钱!”说完还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对付江平,大海还是有办法的,你不能顺着他,越顺着他他越来劲。

江平听了,甩身走了,嘴里说着:“那还干个求咧,走了,有二兴的消息通知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