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三十六章:美美旅店没男人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128  |  更新时间:2019-11-16 20:22:02 全文阅读

终究是等到了二秀,二秀揽了个活,提着牌牌带着两个人来到了旅店,看见门口的姜二,也知道姜二肯定是在等她咧,笑了笑说:“讷带他们办入住。”也就进去了,有些时候,默契是不需要太多言语的,虽然十多年没见,姜二还是知道二秀是让他再等会。

姜二又圪蹴在了门口,想再抽一根烟,忍了忍算了,既然没有瘾也就绝了这个念想了,也不是啥好习惯,每日有二两好酒就是天大的欣慰了。

二秀给两个人办完了入住也就提着牌牌出来了,这还是要去小广场揽活,冲着姜二说:“敢不敢再跟讷去车站唠嗑?”

姜二站了起来说道:“有啥不敢咧?”也就跟了上来,可是刚走了几步,姜二又停了下来:“算了,不去了,讷明儿个要早起,寻了个地势,要搬走咧。”

二秀心里是失落的,他想得到姜二会这样回答,笑了笑:“知道咧,后晌有人和讷说过咧,不赖,挺好,希望你事业顺利咧。”说着还伸出了手,示意姜二握个手。

姜二愣了愣,这握手礼不是初次见面才行的礼吗?但是还是伸出了手,握了一下。

二秀的手没有姜二想象中的柔软,还稍带僵硬,感觉出手心的老茧,甚至比自己的手还硬,自己的手是软乎的,好多人说自己的手像个女人手,姜二也就知道了二秀生活的不易,只是握了一下,没有多余的纠缠,分开了手,二秀说:“看来你还不习惯握手咧,人要是分别了,也得握手,一是道别,二是多一份念想,珍重。”

“知道咧。”姜二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其实有太多的话要说,但是感觉说出口了,自己也就矫情了,怕自己会犹豫,说了出格的话,还不如自己再藏个十年八年,藏到自己也彻底的忘了吧。

二秀没等到姜二后边的话,只能又笑了笑:“好啦,回去睡吧,讷去揽活了!”说着不带任何犹豫的转身走了,她也不想给姜二留下太多的难堪。

街上的人不多,二秀只能消失在夜幕中,姜二也就回去了。

多年不易的生活已经把二秀打磨成一个成熟,豁达,还带有自我牺牲的女性,在二秀的记忆中,最幸福的时候只有三次,却有两次和姜二有关,那种幸福是心疼自己的娘都不曾给过的。

一次是脚上有了过冬的棉鞋。

一次是姜二许诺她一个幸福的未来。

最后一次是二龙护着她,让她荒唐的爹不再敢对自己和娘指手画脚,也承诺自己的姐,不再受婆家人欺凌的时候,哪怕那种幸福是短暂的。

从此之外,二秀连笑都是牵强的,打有记忆开始,就是如此。

二秀对姜二有没有感情?毋庸置疑,是有的,这份感情甚至一直存在到和二龙结婚之后,二龙虽然是个混社会的主,但是最初对自己还是疼爱的,那份疼爱可能更多来源于都没有父爱吧,对外界来说,女婿打岳丈是大逆不道,只有愣求货才能做出的事,但是对于二龙打岳丈却是整个西河河村,人人拍手乐道的事,也可见姚旺财荒唐到了什么地步,二秀是出于对二龙的感恩,还有两人童年的同病相怜,才嫁给了二龙,但实际上,两人都知道,是没有感情的,以至于后来二龙外边有多少个女人,二秀也是从来不管的,直到后来二龙蹲了几年大狱,二秀都没有主动去看过一次,也只有一次是二龙捎话,让二秀去一趟,那一次是协议离婚,当着狱警的面签了离婚协议,从今以后也就少了一份对二龙的羁绊。

姜二的到来,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天,让二秀心里多少起了少许的涟漪,让二秀自我封锁的情感有了些松动,这份松动来源于二秀最初的幸福感,那双棉鞋,十多年前的一份承诺,但是很快,这份幸福感破碎了,二秀看的透姜二心里的那份懦弱,没有为感情赴汤蹈火的那份执着,假如二秀转身之际,姜二敢多说一句稍微有挽留意思的言语,二秀也会想着法,给自己找个借口回过头的,偏偏只有三个字“知道咧”你知道个什么?你知道女人的心都是水做的吗?你知道像你那般懦弱最是让女人看不起的吗?你知道从今往后,二秀也就失去了最后期盼吗?你的知道只是二秀知道,二秀在你心里是需要逃避的那个人!

二秀没有回头,也不再回头,这么多年过去了,人是会变的,二秀知道,背后的男人没有为她付出的勇气,也是不值得自己回头的男人。姜二也不知道,二秀已经不是十多年前需要人呵护的女人,已经是个支撑起三个女人命运的柱子了!提着牌牌,二秀没让一滴泪落下来,迎着深秋的风,让眼眶里的湿润快点风干,也让所有的过往随风而去,招揽着下一个活,招揽着明天的日出,招揽着未来的希望!

旅店二楼的楼道窗户倚着一个女人,鸡翅膀。

鸡翅膀透着窗户看的到临街的举动,与二秀相识三年多,姊妹之间有这一种莫名的默契,只是从二秀转身那一瞬间,肩膀的没有摆动的僵硬,鸡翅膀也就知道二秀这次的心死了,伤心死了,从此以后也就多了一个和自已一模一样的女人了,看来自己这美美旅店注定是女人的伤心窝。鸡翅膀是不会怪罪姜二的懦弱绝情,在她眼里,姜二的选择是正确的,比两个人在感情的漩涡里,爱又爱不得,分又分不开来的实际,来的痛快,只是苦了本来就很难的妹子了!

姜二上了楼,看着抽着烟的鸡翅膀,张口又说不出话,连美姐也没得叫了,直径回了屋,身后留下鸡翅膀好似嘲讽,又像赞许,不清不楚的言语:“唉,这个愣求货!”接着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女人吸烟的姿态是柔美的,连呼出的烟都是冉冉的,薄薄的,一片烟雾,像一块幕布一般,放映着十多年前的故事。

八十年代初,思想开阔前卫的人可劲的往南方跑,都说去了南方,就是黄金窝,不少头脑灵活的人,赚的钵满盆满回了乡,炫五喝六的张扬着,对于张美美来说,别人的张扬对自己是最大嘲讽,自己长的俊俏,头脑灵活,为什么会不如别人,整装利索了,背着爹妈闯了深圳,张美美是有心计的,从南边把一些廉价的电子产品往西北,华北东北贩,三年的时间,不说钞票,光全国粮票,自己就攒了上万斤,那种感觉,就像拾块砖头也能变成金子。回到地方,在县政府旁开了云山县第一家吃饭带住宿的大酒店,也就结交了不少的本地头头,三十来岁的张美美成了本地名流。一次偶然的机会,出席当地政府与东北商人洽谈投资的座谈会上,认识了佟大川,那时的佟大川是东北商人的司机。东北人生的高大,长的也笔挺,说话还风趣,几日里就住在张美美的酒店里,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开始追求张美美。

虽然张美美已经三十多了,是名副其实的老姑娘,但是追求的人还是很多的,张美美是一个都看不上,见过大世面的人,总觉得云山县的汉子土不拉几,没有格调,也就被佟大川迷住了,没半个月,舍下家业,把摊子撂给了自己的弟弟,跟着佟大川回了东北。

犹如噩梦般的两年,佟大川变戏法般的,从“知书达理,幽默风趣”变成了拳脚相加的暴徒,那年月,在东北,打老婆好像是东北的乡俗,只有通过打老婆才能彰显出一个男人在家里的主导地位,霉运还不止打老婆,张美美去东北的第一年,佟大川相跟的那个老板投资的鸡场闹了鸡瘟,鸡场毁了,公家只能拿和投资商相处不错的张美美的酒店说事,说酒店也是东北商人投资的,结果酒店强制查封,没收。那年月和公家属实没有说理的地方。

开始的时候,张美美靠着有资本,佟大川打媳妇还有所收敛,现在更加肆无忌惮了,一次张美美反抗的过程中,用折断的筷子捅了佟大川的肚子,虽然人没事,但是张美美也就在东北待不下了,只能离了婚,回了云山县。

两年的光景,属于张美美的云山县已经面目全非,自己的酒店换了姓,连自己的家人都把“败了门风”的张美美赶了出来,人总是要活的,张美美从小就不是吃素的,一步一步混到如今,靠的不光是俊俏和机智,还有那份连男人都没有的胆量,一个人把自己用红墨水染红了脸,天天到县政府闹,要自己家的酒店,要讨说法,数不清多少次被派出所拘留,也数不清多少次被人当成疯女子,最后张美美自己打着文件要去省里,去北京,直到熬的县领导,兑了一栋长途车站的写字楼才完事。也就有了日后人人招怕的“鸡翅膀”了!

鸡翅膀对男人是记恨的,以至于对每个男人都是怀有敌意的,掂对着姜二离开二秀,谈不上是心理疾病的私心,只是单纯的对男人没有好感的幻想,又想保护二秀,怕二秀掉入了男人情感的漩涡!

“美美旅店”没有男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