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三十四章:好,爷信你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428  |  更新时间:2019-11-14 12:07:56 全文阅读

说不上是从哪个朝代的哪个人物开始建立起一个一个的江湖圈,什么武林的八大门派,什么三山五岳八洞府等等等等,而游走在最底层,跑江湖的劳苦大众哦们也形成了个江湖八门,而且生存了很久很久,这八个门派有很多种叫法,几百年来,一直在传承,虽然叫法不一,但终究是有根所寻。

“金、批、彩、挂、评、团、调、柳”

”明、案、占、卜、莺、雀、蜂、路”

“惊、疲、飘、册、风、火、爵、要”

等等等,但是不管是哪一种说法,这阴阳先生是排在行大的,足以见得小先生在江湖的地位。至于是怎么成立的也有很多种说法,一说是北宋末年的农民义军首领方腊所建,靠着没本钱的买卖,筹集起义的资金,对抗腐败的朝廷。也有说是明末清初天地会的陈近南建立的,同样靠着没本钱的买卖,来反清复明。不管怎么样,生活在最底层的八门弟子曾经拜过同一个祖师爷:“东方朔”。论这一点也算“江湖亲”了,再往后,点香拜关公,虽然拜的祖师不一样了,但是行的礼法还是一样的。

“春典”,又分“八典”,是八门专用的黑话,但是你入了八门并不一定就的会“八典”,只有谈资论辈的主才可以学,主要原因是怕有人借着“八典”使了坏,坏了“八典”的规矩,你要说一个跑江湖,捞偏门的还有什么规矩?是啊,眼下里不成气候的小偷小摸,讨吃要饭的确实是没了规矩,但是在正儿八经的八门行当里,规矩还是有的,这“五清”“六律”“七不抢,八不夺”的说道,哪一条规矩,都是八门的颜面。

正厢房出来的这个主,就是云山县“路”字辈的把子爷:“三阎王”乔三春,人们称三爷,这三爷是个光棍汉,动荡时期,因为从家里搜到不少的洋元,乔三春的父亲也就没少挨斗,说是资本主义的毒瘤。十来岁的乔三春也就成了小毒苗,备受同龄人欺负,欺负久了,乔三春也就豁出去,谁敢再来撩逗,哪怕只是骂一句,乔三春也会不要命的上去干仗,别管你是几个人,直到把对方打服帖了,服软了,才收手。渐渐的,乔三春在云山县留下了诨名:“三阎王”

动荡过去了,乔三春家平了反,但是也就没有女子敢嫁给这个好勇斗狠的“三阎王”了,乔三春知道自己的德行,也就一直没娶,再后来混了社会,跟了当时的把子爷常三“常掌柜”,常三对乔三春还是很赏识的,后来也就把把子爷的位子传给乔三春,从今以后,也就有了乔三爷的名头,三爷手下有三个干儿子,大雷,二龙,三虎,都属于自己的得力干将,大雷掌管着云山县“放红”(高利贷)的营生,二龙掌管着“办事处”(替人办事)这三虎收揽着些“荣子”“油子”敲“零头”打架要账。

在屋里三爷就听见了外边的吵吵,但是自己也懒得管,年轻人的事情年轻人自己解决,当姜二喊出了春典,亮明了身份,三爷也就注意了起来,老江湖,最注重的就是名声,听了三虎要坏规矩,自己也就出面了,三爷的威望还是在的,一院子的人见三爷出来了,都不做声。

二秀这时说道:“三爷,救救讷朋友,放了他吧!”三爷摆了摆手,让二秀别说话,只是慢慢的走到还被架着的姜二跟前,端详着姜二。

“并肩子?金点子、戗盘的、八岔子?”(道上的朋友?你是算命先生,看相先生还是风水先生?”

姜二一看正主来了,连忙说道:“明字头八岔子盘道拜过把子爷!”(我是二宅看风水的,见过把子爷)

三爷还是不放心,心想着别是个懂几句黑话,来浑水摸鱼的,又说:“别是个雁尾子带腥的”(我看你像个骗子)

姜二听了,急了,想着咋才能证明自己,想了想大声的背咏道:“乾:元,亨,利,贞。

初九:潜龙,勿用。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还没背完,三爷连忙喊着:“停停停,打住,说的啥玩意爷不懂,但是爷信你了,你们几个放开他!”几人也就松开了姜二

三爷又转身看着三虎,这时的三虎早站了起来,把长条凳让给三爷坐,三爷也没坐,嘴上说着:“三虎啊,是谁告诉你的,现在规矩没用了?”

别看三虎长得五大三粗,这时候见了三爷,脑门的汗唰唰的掉,知道自己办错事了:“干爹,讷错了!”

乔三爷又说:“去偏房,扇自己十个嘴巴子,爷要在这院里听的见响!”

三虎也就乖乖的去了,知道是三爷给自己留着颜面了,不一会儿当真听了啪啪啪啪的耳光声,听的院里的小后生们脸都疼!

乔三爷听着屋里没了动静,喊道:“不用出来了,好好反省反省!”

三虎在屋里唉了一声,就再也没说话。

乔三爷这才坐在长条凳上,对着众人说:“到底怎么回事?谁来说说?”

院里一群后生,你推我,我推你,最后还是把小四眼挤了出来,让小四眼说,小四眼也就嗑颤的把前因后果详细的说了一边。乔三爷听了,问姜二说:“小先生,小四眼说的有纰漏吗?”

姜二说:“前边对,后边的不对,讷和那个汉子不认识的,也没踩咱的道,那汉子只是来和讷问路,讷啥也没说,结果他心虚自己跑了,汉子才找到了主,追的他,也就有后来的误会了。”

乔三春嘿嘿了一声,笑道:“好,爷信你,但是你知道二秀是什么人吗?”

姜二老老实实的回答:“现在二秀是什么人讷不知道,但是讷和二秀认识了二十多年了多年了,大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的咧!”

乔三春又嘿嘿的笑了一声:“好,爷信你,那爷就告诉你,二秀是爷的儿媳妇,接下来,你懂了吗?”

姜二其实心里也猜得差不多了,二秀一定和这帮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自己也是识实务的,点头道:“知道了把子爷,讷懂,放心咧,讷只是和二秀叙叙旧!”

乔三春笑咪眼的看着姜二说:“好,爷信你,爷守八门的规矩,今天这事看在都是同门的份上翻了篇儿,如果来日你要是坏了规矩,也别怪爷翻了脸儿!”

三个“好,爷信你”真真儿的让姜二感觉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看似温和,但是那气势中带着凌厉的杀气,姜二真怕那个“爷信你”之后就是一刀子捅在背后,额头的冷汗刷刷的掉,乔三春看姜二这副样子,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打趣道:“这么凉的天,小先生咋满头的汗,走吧跟爷到屋里唠唠!”说着站起了身来,对二秀说:“二秀,你忙去吧,放心吧,爷会把你同学完整安全的送回去的!”二秀知道三爷的脾气,也就不做声的走了,他倒是不怕姜二的安危了,只是不知道一会见了姜二的三个朋友怎么说!

乔三春在前边走,姜二也就跟了上来,进了屋,乔三春安顿着后生们给姜二倒了水,让姜二炕上坐,姜二也就跨了个边坐了下来,乔三春上了炕,炕中间是一张矮脚八仙桌,桌上摆着下边人孝敬上来的水果和干果,乔三春当中间盘腿坐了下来,示意姜二随便吃,完了问道:“小先生贵姓啊?”

“讷姓姜,姜二兴,燕州市矿区瓦檐矿的人,来云山县找营生。”姜二老实的把乔三春准备问的全回答了,省的人家一会还问!

“哦,看小先生,岁数不大,谁传的小先生春典啊?”乔三春还是对年纪轻轻的姜二懂春典感兴趣。

姜二紧张的口有点干,抿了口水说道:“家传的,讷十来岁就跟着讷爹跑江湖,燕州大小县区跑遍了,讷爹就讷一个娃,也就有空教讷!”

乔三春聊的投机,继续问:“哦,不错不错,看来你爹的路子也很正啊,你爹人呢?”

“走咧,回老家了(死了),走六七年咧!”

“可惜可惜,来云山县寻什么营生?”乔三春继续问道。

这会姜二见乔三春随和,就把提着的心放了下来,把自己想在云山县立个二宅的摊子的想法说了一遍,也把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告诉了乔三春,一个仔细说,一个也就认真的听,姜二说完了,乔三春哦了一声,寻思了一会说:“咱们初次见面,爷也不知道小先生的本事,没法招罗着给你办这事,这样吧,如果你不嫌偏僻,城东三里坡,爷有个临街的房,你可以暂时落脚,至于房钱,一个月一百,水自己挑,电费爷全包,如果你手艺行,有真本事的话,爷再给你寻合适的地势,你看行吗?”

姜二听了当然是喜欢的,想想一年也才一千来块,还不用交电费可以的,当下激动的站了起来,给乔三春鞠了个躬,嘴里说着谢谢谢谢,乔三春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又说道:“你先别急着谢,爷把丑话说在前,要是你手艺不行,话传到爷耳朵边,砸了八门的名头,爷可随时要把房子收回来,你在云山县肯定也就不好混咯,你懂?”

姜二听了,想着以自己这本事,是没问题的:“知道了,把子爷,您放心咧。讷还不知道把子爷贵姓咧!”

“爷姓乔,你就随二秀叫乔三爷就好了!”

“好的三爷,好的三爷,谢谢三爷。”

“不用谢了,都是八门弟子,应该照应,但是还有个事得和你说一下!”刚才还是笑咪脸的乔三春突然把脸拉了下来,一本正经的说道:“爷虽然是个光棍,可男女的事情,爷不是好糊弄的,二秀可从来没关心过别人,连二龙坐了六年大狱,二秀都没去看过一眼,你们之间有故事,爷不想打听,但是爷知道,所以爷也想让你明白,别坏了规矩,最起码,二龙出大狱之前,你收敛起来,爷不想让手下的人心寒,你懂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