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三十三章:规矩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391  |  更新时间:2019-11-27 02:33:50 全文阅读

还是那个点着红灯笼的小院子,还是那圈打扑克扎股子的人,还是那个长的凶悍的虎哥。

高粱和麻子一圈一拐的进了偏厢房,进了门就东倒西歪的往炕上躺,嘴里嗨叨着:“虎哥,我讷们叫人给耍了!”

虎哥搬了一把好牌,整正吆喝着叫股子,随口说道:“咋的了?”

高粱说道:“那个生瓜寻盘子,带讷俩走了两万五,腿都溜断了。”

虎哥这把能赢钱,兴奋劲刚上来,咣咣的甩着牌:“对四,有没有?没有?对尖,不喝风!”手里牌一股脑的跑完了,只等着股子也跑了收钱了,这才看了看高粱和麻子:“不会是你俩被生瓜发觉了吧?你们两个人回来了,有人接盘子吗?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高粱继续说道:“恩恩,小四眼继续去踩盘子了,我们回来休息休息,累死了。”接着说道“今儿一早我们就去鸡翅膀那了,生瓜一共三个人,出门甩开了步就走,一步都不带消停的,中午的时候,生瓜们去吃饭,讷和麻子怕前后脚进饭店漏了马脚,就等了一会进去,也吃口饭,可是讷俩刚进去,点了羊杂,钱都交了,那三个生瓜抬屁股走人了,讷二人连饭都没吃,只好又追了出去,结果生瓜一走就是一下午,不带缓气的,天快黑了,生瓜又出了城南,刚出了城南又他妈的打车回旅店了,讷和麻子钱不够,打不了车,连走带蹭车回来的,腿都溜断了!”

虎哥听了,想了想说:“那他妈的盘子不用踩了,明天你们两个跟上小四眼,只要生瓜出了鸡翅膀的门,你们就给岗把他喊到这里!”

高粱听了点头说:“虎哥,知道了,讷和麻子还没吃饭呢。”虎哥正好赢了一把,把赢了的钱全给了高粱和麻子,两人麻溜的出去吃晚饭了!

虎哥接着打扑克,不到半个小时,小四眼又急冲冲的撞了进来,嘴上喊着:“虎哥不好了,虎哥不好了!”

虎哥也被小四眼这么一出,惊了一下,差点被手里的烟头烫了手,吼道“咋的了?高粱不是说你去踩盘子了吗?出了啥事?”

小四眼喘气说道:“虎哥,那个生瓜,就是昨天讷说的没把生瓜,跟着二秀嫂子去揽活了,两个人,还还还还特亲近!”

虎哥听了,沉思了起来,把手里的烟头使劲一甩,对小四眼说到:“叫上几个人,把生瓜给爷拎过来,二秀要是闹,就把二秀也请过来!”

还是车站前的广场,这时的姜二心里是亢奋的,帮二秀举着牌子,聊着天,聊着这些年关于自己发生的事情,说道姜半仙因为闷炭烟走的时候,二秀还唏嘘了一会,当年姜半仙也是中意二秀的,想着这门亲咧。二秀十二岁那年,有圆锁的说法,但是二秀荒唐的爹压根没想着给自己的两个闺女圆锁,姜半仙看着可怜资助过了一双大棉鞋,那双鞋特意买的大了二号,二秀拿回了家,没舍得穿,给了大姐穿,等二秀过来两年才穿上,就这样一直穿了四五年,实在破的不像样了。姜半仙又给买了一双,记得那年二秀拿着这双新棉鞋回家,母女俩还抱头痛哭过,气愤这荒唐的姚生旺懒出了格调,又气愤着眼下离不开姚生旺。后来姜半仙对姜二说:“脚底板是人的根,只要脚底板暖和了,人才,就能站稳了,站直了,活出个人样,你要是遇见在意的人,就先把她的脚捂暖和了。”后来两人渐渐长大了,姜二也就把这番话告诉了二秀,记得那年分开的时候,二秀还送给姜二唯一的礼物,就是一双鞋垫。是啊,只要脚底板暖和了,人也就能活出个样了!聊的东西太多了,二秀也就把揽活的事给耽误,姜二正准备问二秀的近况,这时马路对面急匆匆的过来四五个后生,就杵在了姜二面前,为首的正式小四眼。

“你个生瓜蛋,还记得小爷不?”小四眼嘴上也没留情面的对姜二说道!

姜二当然认识小四眼,此时身边没有大林兄弟,自己的底气也就弱了很多,但是还有二秀在呢,所以打死也不能怂,只能站直着腰杆说话:“认识咧,小兄弟,咱们可能有些误会!”

“行了,没误会,小爷也不是找你麻烦的只是讷家虎哥找你有事谈!”小四眼接着说道。

姜二正准备接话,二秀这时候说话了:“小四眼,干甚呢?这是讷朋友!”

小四眼看着二秀说话了,稍微的规矩了一点说:“二秀嫂子,这没你事,是虎哥让讷找他的,二秀姐就不要管了。”

旁边的姜二听着小四眼喊二秀嫂子,自己的心突然有种拔凉的感觉,腰瞬间也直不起来了,好像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丢失了,但是又不知道丢的是什么,心慌慌的。二秀没有注意姜二的变化,只是对着小四眼说:“翟三虎?那你告诉三虎,就说人不能去了!”

小四眼说道:“二秀嫂子,你别为难讷们这些跑腿的,要不嫂子跟讷们过去一趟得了,当面和虎哥说!”

二秀想了想,又看了看姜二,此时的姜二表情是呆目了,少了许多的精气神,和刚才判若两人,二秀以为姜二是吓的,没有理会,对小四眼说道:“好咧,讷跟你们去,二兴走吧,没事!”

姜二也没有说话,机械似的点了点头,小四眼前边带路,二秀和姜二跟了上去,几个后生在最后边跟着,以防姜二跑了!

走了十来分钟的路,姜二才缓过了神,知道自己刚才太失态了,埋怨着自己脑子没有往日的清醒,这时候拖累二秀,于是对二秀说:“二秀啊,没你啥事,这事讷能应付,你回去吧!讷么事么事!”

二秀笑了笑说:“讷也没事,都是惯熟人,有啥事说开了就可以了,你放心吧!”

姜二听了没有再勉强二秀,一路观察的地形,想着记住来时的路,以防万一自己一会要跑,也好寻个道。

到了那处小院门口,姜二抬头看见了门头挂的灯笼,突然感觉这个门别扭,咋是向北开?华北地区的门都是朝南朝东的,基本上没有朝西朝北的。脑子里也就隐隐约约的有什么东西不停的往外翻腾着。

有一年春,十六岁的姜二跟着姜半仙去浑远县办事,路上姜半仙行李被人调了包,记得当时姜半仙也不着急,带着姜二七抹八拐的找到了一处街门向北,挂了一盏灯笼的院子,敲门进去和院里的人交谈了一会。没过多久,姜半仙的行李就找了回来,还和院子里的人攀了兄弟!

姜二仔细的回忆姜半仙之后交代着自己的话,点点滴滴,一字一句的回忆着!

姜二注视着灯笼,回忆着过往,小四眼当时不耐烦了,眼色示意着后边的后生催催,后边跟的后生立马使劲推了姜二一把,姜二蹬蹬蹬的闪进了院子,小院门随即关了上来。

此时的院子当中摆了一条凳子,凳子上坐着一个彪形大汉,看着年纪不到四十,身后和两边站了七八个人,小四眼过了去说道:“虎哥,人领来了。”虎哥点了点头。

二秀这时站了出来说道:“三虎,你这是干甚呢?好端端的把讷朋友喊来干甚呢?”

三虎直了直腰,说道:“嫂子啊,本来讷也没想喊他来,有些事私下里解决就好,可巧了,他是你朋友,所以讷也就不得不喊他来了,至于原因嫂子你是聪明人,你应该懂咧!”

二秀听了,脸先是红,后是白,像是委屈又气愤:“讷交朋友咋咧,你还管的了讷交朋友咧?”

“嫂子别急,交朋友可以,但是正好你的朋友最近踩了讷们的道。总的有个说法,看在嫂子的面,赔偿也就不要了,只是得给嫂子朋友脸上做个记号,省的还有人坏了规矩。”二虎说完示意旁边的人动手。

瞬间过来几个人架着了姜二,还有几个人硬扶住了二秀,阻止着二秀的阻拦,有一个后生手里拿了个裁纸刀向姜二脸上比划着。

从进门姜二就一句话也没说,关键是插不上话,现在再不说,姜二可真要破相了,连忙大喊道:“旱路朝天步,水路单刀赴,门头一盏灯,八门借个路。”拿刀比划的那后生听了姜二的话,嘴上喊着:“吓傻了吧,瞎嚷嚷什么?看老子给你画个大王八。”就要下刀子,突然虎哥喊了一句:“等等!”那后生也就,停下了刀。虎哥站了起来,又说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姜二一听,知道自己猜对了,心里稍微的踏实了一点说:“旱路朝天步,水路单刀赴,门头一盏灯,八门借个路。”这其实是句黑话,也称春典,大概意思就是:绿林走江湖,都拜关二爷的八门弟子,来借个路行方便。

虎哥听了接话道:“八门开哪门?”(你是哪个门的弟子)

姜二努力让自己说话显得平静一点说:“日月当头照,天子不上朝,筷子有两根,一矮一个高。”

虎哥听了笑了笑说道:“原来是行头的小先生,可惜啊,规矩变了,讷这门啊,不好借!动手吧。”刚才罢手的后生弄不懂这两人打什么哑谜,听了动手,就又举着刀子上来了!

姜二吓的脸都白了,黑话也不讲了,吼到:“你没江湖道义,你今天除非杀了讷,要不然讷走到哪,只要是进门有香,讷就把云山的路全捅了!让云山路变成云山猪,让人笑话死你们。”

虎哥听了哈哈大笑了起来:“拉倒吧,现在哪还有人知道这些玩意,早过时了,你这脑子也该换换了,爷今天不为别的,只为二龙岗出口气,教育教育你,别自不量力,啥女人都想碰。“

旁边的二秀,听了,脸气的越发白了,骂着三虎不是东西,三虎也不搭理。

就在这时,小院的正厢房门开了,一个浑厚的声音说道:”二虎啊,谁说规矩过时了?”只是这一声,院子里瞬间变的静悄悄的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