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三十二章:果然还是那个二秀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099  |  更新时间:2019-11-12 13:07:38 全文阅读

半个月了,没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不管是自己家的被窝,还是大林家的小黑屋,包括矿上的单身公寓,虽然老板娘很凶,可是这床被褥却洗的干净,铺的厚实,盖得也暖和,关键是被褥上竟然有淡淡的洗衣粉香味,或许是没有淘净吧,不管怎么样,这一觉睡的很舒服,也很美。

姜二起来时也有八九点了,吆喝着大林二林起来洗漱,姜二因为职业的原因,所以平日里是经常的刷牙的,这出远门,给自己的工具包也给大林二林准备洗漱用具。这几日大林跟着姜二,也学会了刷牙,可是二林却不好办,大林只好手把手的教着,好几次把牙膏都吃了,三人在洗手间,一边洗漱,一边打闹着,这时来了个年轻姑娘,二十四五的样子,昨日姜二不曾见过这个姑娘。姑娘问着姜二屋里有没有贵重物品,放起来,他要收拾屋子了,姜二说:“么事,收拾吧,讷们最贵重的就是人咧。”姑娘笑了笑也就去收拾了。

姜二突然想起了什么,吩咐着大林给二林洗的好好的,也就回了自己的屋,小姑娘正在整理床,见姜二进来了问:“大岗,你们在这里住几日啊?”

姜二说:“不一定,有了落脚处就走,估计也得住一两日。”

姑娘长得好看,笑了起来,还带着两个酒窝,说道:“哦,你要是有啥事就喊讷,讷叫慧慧,每天上午讷都在咧,主要是收拾屋子,下午讷不一定在,要去招揽旅客咧!”

姜二看着姑娘随和,笑着说:“好咧,好咧,慧慧啊,岗还真有个事要打听,你认识一个叫姚秀秀的吗?”

慧慧停止了收拾被子,略显紧张的抬头盯着姜二看了一会,警惕心很强的问:“你打听二秀姐做啥咧?”

姜二也就肯定了昨天遇见的确实二秀:“哦,么事,岗和你二秀姐是同学咧,老相识,昨天讷看着她像,没来得及问,她走了,完了也没等到她!”

慧慧这才放松了警惕说:“哦,你认识二秀姐啊?她昨个回家了,估摸着下午能回来咧!”

姜二心情突然有那么一点小紧张,局促的问道:“慧慧啊,你二秀姐有男人了吗?”

慧慧听了,啪的一下把床单撂在床上,脸色难看了起来,屋也不再收拾,头也不回的走了,姜二觉得自己冒失了,想解释下,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心里期盼着小姑娘千万别去跟“鸡翅膀”告状啊!

约莫着十来分钟,大林二林回来了,也没见慧慧和“鸡翅膀”寻上来,姜二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

大林看着姜二:“二岗咋咧?看你好紧张的样子。”

姜二说道:“么事么事,刚才想事情咧!对了,一会咱们出去,找房子,可能的走一天咧,你的有个准备!”

大林说到:“好咧,么个啥准备的,随时上路!“

三个人整利索了,也就出了门,下楼的时候看见了在隔壁商店唠嗑的慧慧,慧慧回头白了姜二一眼,也没搭理姜二,姜二知趣的带着大林二林走了!

街边有个卖糖干炉的,姜二就买了五个,自己一个大林二林一人二个,三人边走边吃了起来,要说这糖干炉可是云山一绝,又名“闪塌嘴”,为什么要叫“闪塌嘴”呢?这里还有个典故。

相传在清光绪二十六年,清政府腐败,八国联军入了北京城,七月二十一,慈禧太后挟持着当时的皇帝光绪爷和王公大臣等人就逃出紫禁城,一路向西,八月初三也就来到了燕州府。怕后边还有人追啊,就又跑,八月初五就来到了云山县,慈禧到了云山县,驻进了庞家大院。地方官员将本地特产“糖干炉”呈了上来当早点。慈禧见盘中这”糖干炉“黄澄澄,圆墩墩,于是便拿起咬了一口,咬完了面漏惊讶之色,身旁的大总管李莲英见慈禧太后这表情,连忙问道:“老佛爷有何不妥?”慈禧笑了笑说道:“此物原有明堂,外实内空,险些闪掉我的牙。”从今往后这“糖干炉”又俗称“闪塌嘴”。

姜二尝着着“糖干炉”酥脆香甜,美得很,后悔买少了,想了想,云山不缺“糖干炉”等遇见了再买就是了,沿街打听着哪条街热闹,哪条街清静,也就没目地的一直走。他们一路走着,身后却一路跟着两个人,姜二是没注意的!

一上午不知不觉的也就过去了,门面房问了不少,都贵,价钱不是姜二现在能承受的,中午了也只好随便寻了个小饭店,吃了饭再说。吃完饭,喝足了水,姜二问大林二林累不累,俩人都说没感觉,反正已经是秋后,天也不热,也就没有休息,出去继续问,云山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姜二仨人靠着两条腿硬着围着云山县转了一圈!直到日头向西,快要落了山,三人也累了,打了个车,返回了美美旅店!

等回了美美旅店,天也就黑了,姜二在旅店里走了一个来回,依然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那个女人,于是吆喝着大林二林下楼吃晚饭去了!

刚下了楼,迎面遇见了熟人,昨天夜晚的中年汉子,愁眉苦脸中年汉子看见了姜二三人,打了个招呼:“大兄弟干嘛去?”

姜二看着汉子那样不是很顺心,回答道:“吃饭去,你吃了没?”

汉子说道:“唉,没呢,大兄弟等讷下,一起,昨天太累还没好好感谢下你,一会喝几杯!”

姜二嘴上说着不用请,但是还是在楼下等着汉子。不一会汉子下了楼,四人结伴寻了个门脸不错的饭店,点了几个小菜,一人要了一碗饸饹面,散酒三人一人整了一杯,二林要了汽水,四人边喝边聊了起来!

汉子名叫姜大生,还是姜二的本家,隔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从口外风谷口来的,家里手里有着打月饼的手艺,口外的汉子都会几句二人台,大生手里吹拉弹唱也能整一整,这八月十五过了,自己家的炉灶也就停火了,想着去出来打工,有个同乡在云山一建工地做工,介绍大生来,可是大生到了云山一建才发现,工程因为出了事故,整个建设队都停了,他的同乡也歇着呢,于是大生只好返回了昨日住的旅店,寻思着下一步的打算,赶巧遇见姜二,觉得姜二人不错,拉着来喝酒解闷!

姜二问大生下一步的打算,大生说:“没打算,明天看不看能不能寻到营生,寻不到也就算求了,回口外!”

喝了一顿酒,姜二也就和大生亲近了,说着明天一起转,反正他明天也要找落脚的地方,相跟着,好有个照应。两人也就约定好了!

吃完了饭,喝完了酒,四人相跟着回到旅店,“鸡翅膀”在旅店的楼梯口,靠着楼梯扶手,一手掐着烟卷,缓缓的吸着烟解乏,对于不抽烟的姜二来说,不知道抽烟的滋味,可是姜二看着“鸡翅膀”抽烟的那瞬间,竟然找到了当下很火的电影十三姨的感觉,那一丝丝的开明,豁达,又有着东方女性特有的成熟柔美。

鸡翅膀也看见了姜二四人,对姜二的态度也是变的很好,但是没说话,挪了下身子让四人上了楼梯,大概原因可能是姜二为他揽了个大生的这么一个客人吧!

姜二上了楼梯,却正面迎上了那个女人,姚秀秀。

鸡翅膀看人,总是盯着你看,要看进你骨子了,让你无处可躲。我们的二秀正好相反,是从来不会盯着陌生人正脸看的,总是回避着什么,总有一种让人怜惜的感觉。两边对着走,二秀自然是回避者姜二的视线,侧了个身绕了过去。姜二看见了那个女人,开始也是懵的,当二秀擦肩而过的时候,姜二意识到不能再犹豫了,喊了一声:“是二秀吗?”

那女人也就停了下来,缓缓的转过身来,才开始正眼打量着这个姜二,十多年没见过面,眼前的男人变化还是很大,但是细端详总就还是能认出来的:“二兴?”

“是咧,是咧,是讷咧!”姜二是激动的,只是因为眼前的女人竟然能真确的喊出自己的名字,让自己不至于那么的尴尬!

“二兴啊!哈哈哈,好久不见,大变样了,没认出来你!”二秀遇见了老相识,自然是开心的,云山县待了这么多年,一个真正的老相识,姜二还算是头一个,也就开心的问候道!

姜二没了最初设想的尴尬,也很开心:“你可是没变样啊,讷一眼就认出你了,但是不敢上来说话咧!”

“讷还能是鬼咧,咋不敢和讷说话咧?”二秀回应着,这时候鸡翅膀蹬蹬蹬的上了楼梯,看着两人在楼道聊的亲热劲,言语道:“看来还真是老相识啊?行,聊归聊,你小子别打歪歪主意啊!”

二秀接话道:“美姐没事咧,这是我的老同学,十多年没见咧,你忙你的,又对姜二说,忙不?不忙跟讷去揽活去,顺便聊聊,这么久没见了!”

姜二当然是同意的,安顿着大林二林去休息,自己屋也没回,转身给二秀拿着牌牌,陪二秀下楼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