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二十九章:兔头滋味香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224  |  更新时间:2019-11-09 15:27:16 全文阅读

云山县,地处燕州市和云州市交界,虽然是云州市的一个县,但是离着燕州很近,县里的人赶大集都是去燕州呢,云山县以教育出名,是雁北著名的高考县,县内煤矿很少,靠的是牧畜,农业创收!

姜二带着大林兄弟到了云山县的长途车站下了车,路上颠簸了两个小时,让没有走过长途的二林好一顿难受,好在体格硬朗,硬生生的压住了想吐的冲动!头一日到云山县,先得找个落脚处,眼下身上是不缺钱,从官家窑走的时候带着周权海给的五千块酬金,同时也谢绝了周权海挽留剪彩的邀请。

已经是中午了,先找吃的地方,云山县的兔头很出名,姜二说要带着大林两兄弟尝尝鲜,三人带的行李也不多,只有姜二的一个挎包,大林背着,边逛街边寻着哪有兔头店,离长途站不远,还真有一家门脸不错的兔头店“老翟家兔头”,哥仨个也就进去了,进了店才发现,这就是个临街的庄户人家,靠着街的后墙开了道门,又开了个橱窗,里外两间屋,外屋四张长条桌,里屋地上一个大圆桌,炕上一个四角方桌,满屋一股一股卤兔头的五香味。

离饭点还有一段时间,这个点买兔头一般都是打包走的,老板是个中年汉子,戴了一顶圆白小帽,见姜二带了两个大后生进了屋,连忙上来打招呼:“三位兄弟,这儿吃呢还是打包?”

“就在这吃!兔头咋卖啊?”姜二回答道

“一块一个,要几个?”

“不便宜啊,赶上一碗刀削面的价钱。”

“这看你说的,吃兔头吃的是个味,那刀削面也吃不出个兔头味,不是吗?”中年汉子回答道!

“老板说的对咧,先来十个吧,有啥好酒来一瓶,主食有啥啊?”姜二问老板。

中年汉子听的出来,是来了大主顾了,连忙说:“本地特产高粱白,散打的,先一人来二两?云山饸饹面也是香的很。”

“行!听大岗的!高粱白两个人喝,我这个弟弟不喝酒!”姜二说着,带着大林兄弟找了靠里边的桌子坐了下来。

兔头是卤好现成的,姜二刚落座,兔头也就用小钢盆端了上来,老板还拿了一打塑料手套,示意着带着手套用手抓着吃,有味。

姜二带上了手套,这兔头个头不大,但是端上来扑鼻子的香,拿起一个兔头,两手分别抓住兔头的上下鄂处一使劲,兔头一分为二,拿起分好的兔头,放到嘴里吮吸,浓稠的香辣汤汁瞬间充满了口腔,烂熟的兔肉入口即化,再从兔头鼻腔处吮吸着,囤积在兔头脑腔里的卤汁也一股脑涌进嘴里,那滋味让人分不清吃的是汤还是肉,总之嘴里肉香四溢,汤汁弥漫,稀里哗啦,不出两分钟,一个兔头也就没了。

二林吃的香但是不会品味,兔头肉不大,二林也就吃的麻烦,开始连兔头松软处的骨头也一起嚼了,姜二看着失笑,问老板,有没有当口(吃起来有爽口,充实的感觉)的食物?老板说有卤好的牛腱子,姜二也就让老板切了一盘,又整了个松根丝,二林看着牛腱子,也就不吃兔头了,剩下的兔肉姜二和大林细细品味!

不一会一盆兔头也就没了,姜二吃的香准备再来几个,老板开口了:“大兄弟,这兔头香,是品出来的,他不是饭,你吃不饱的,等你想这口了再来,讷这老店不关门!”

姜二听着新奇也在理,听着老板的话,心里也舒坦,都说长途站都是黑店,这兔头店老板人实诚的很:“老板说的对咧,那上饸饹面吧!”

约莫着十来分钟,面也就上来了,姜二一边扒拉着饸饹面一边和暂时不忙的老板呱啦起来,打听附近哪家旅店小宾馆好住,老板看了看店里确实没人,也就悄悄压低了声音说:“哪家都能去,千万别去鸡翅膀的店!”姜二正准备问,这鸡翅膀是哪家店的时候,店里来了客人,兔头老板逃也似的去迎客人去了,那感觉生怕姜二在当人面说出“鸡翅膀”三个字!姜二知趣的很,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店里开始上客了,姜二三人也就吃完了,这顿饭花了小四十块钱,虽然贵了点,但是吃的还算美味,解了馋,尝了鲜,还吃了个饱,收拾好东西,上了街,寻落脚的地方!

一条街,旅店宾馆有七八家,姜二也不知这“鸡翅膀”的“黑店”到底是哪家,也不敢冒失的去问哪家是鸡翅膀,心想着,七八家,也不可能那么巧就住进去吧,就一直的转着,也就这功夫,姜二遇见了一个人,一个熟人,一个让姜二梦魂牵绕的熟人!

那一年冬天,雪下的特别的勤,一堆娃娃坐在旧庙改建的小学教室里,上五年级的姜二是班里小头头,也不管老师的调派,总是坐在离炉子最近的位子,这个位子最暖和,还能照见日头!这节课,老师带来了一个新同学,姚秀秀,小名二秀,二秀爹是来瓦檐村务工的外乡人,听说是云山县的,大冬天,这个叫二秀的小女孩衣服穿的单薄不说,脚上竟然还穿着夏天的“一根带”(一种女士穿的棉布鞋)脸色虽然因为营养不良透着蜡黄,但是长得确实很俊,瓦檐村的女娃娃都敦实,没有像二秀这样的高挑,虽然只有十几岁!

老师把二秀安排在了后边的位子,那节课,姜二总是不自觉的回头看着因为脚冷,不停跺脚的二秀!

每逢下课,二秀总是第一个跑到炉子跟前取暖,姜二总是在座位前,用手支愣着脑袋,默默的看着二秀,突然有一天,姜二鼓起勇气,到二秀跟前说,把他的座位让给二秀坐,那个年龄的小孩虽然不懂男女之爱,但是搞对象的词还是知道的,一堆娃娃围着姜二和二秀大声喊着:“二兴乃(爱)见二秀咧,二兴乃(爱)见二秀咧!”二秀羞的哭了起来。姜二把带头起哄的好几个娃都打了遍,硬是拉着二秀和自己换了座位,老师上课的时候,没有批评姜二,还表扬了姜二帮助照顾同学的行为。这让姜二更加欢喜,以后上课也就看着二秀更方便了,不用再回头了!

到了初中需要到瓦檐矿上学咧,三四里的路,需要坐一站地的公交车,二秀为了省下每天往返四毛的车票钱,总是步走上下学,姜二也就每天相跟着上下学,一起作伴。渐渐的,在瓦檐村半大小子眼里,二秀也就成了姜二的小媳妇了!

这样的岁月,一直到了两人初中毕业,姜二不止一次的向姜半仙说,再大一点要娶二秀。见过世面,也比较开明的姜半仙也不止一次的答应还是个愣头青的姜二说,等你再大了,就找二秀做自己的儿媳妇!

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我们只说了二秀的好,却从来没提起过二秀有个荒唐,好吃懒坐的爹,姚生旺。

祖祖辈辈的庄稼汉,以地为生,姚生旺偏偏是个不愿种地的主,听说村里的赵家人说,有的村子不用种地也能吃饭,而且吃的是公家饭,也就把自家的地租了出去,带着老婆寻这样不用种地的村儿了,后来也就到了瓦檐村,矿上的营生做了两天,嫌受罪,也就丢了,瓦檐村建材厂有苦轻的营生,库管数砖,会算数就可以,但是挣的钱少,责任还大,一般人是不愿意干的,姚生旺也就去了,一个月下来,数好的砖,总是丢数,赔够了数,发到手里的工资也就没几个了,只能可怜老婆孩子少吃少穿,也就这样,一晃在瓦檐村待了七八年,家里二个女儿,没小子,长的都随了妈,标致的很,大女儿姚大秀嫁了个好人家,云山县的大户人,姚生旺也就开心的屁颠屁颠带着全家老小回了云山县老家,准备吃亲家了!

姜二和二秀憧憬的美好未来也就断了片儿!

长途车站前,一个三十多的女人,举着个牌儿,牌儿上写着“旅店”二字,姜二没关注旅店二字,愣神神的看着那个女人,十多年了,那个女子竟然还是那个模子,一点没变,岁月只是让那个青涩,水灵的姑娘变得成熟风韵了。大林好几次吆唤姜二,二岗喊了好几遍,姜二才醒过神来,连忙带着大林兄弟二人到了那个女人身边。那女人看着姜二过来,不敢随便细端详姜二的,连忙问道:“大岗住店吗?讷们家店干净的很,好住的很,不远,就在前边!”姜二嘴上说着:“住咧住咧,可是眼睛还是直盯盯的看着那女人,也就不像个好人样了!

女人知道这个男人一直盯着自己看,心里毛毛的,头也不回的前边带路走着,也就不再介绍自己家的店了,心里想着,到了店里有”美姐“收拾咧!

“美美旅店”店面不大,是个二层土楼,两边是两个卖杂货吃食的小商店,进去就是直通二楼的楼梯,顺着楼梯上去,全部都是旅店客房,那女人上了二楼喊着:“美姐,美姐,来人了,住店的!”刚喊完,二楼尽头人还没到,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嗓门比的上唱花旦戏子:“来了来了,马上!”随后,一个四十多岁的,卷着满头塑料卷的二老板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看见了姜二三人,那亲切劲也就上来了:“大兄弟,几人?住标间,还是普通间?”

姜二心里不由的想起了兔头店老板说的“鸡翅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