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二十八章:要开路了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168  |  更新时间:2019-11-08 19:00:07 全文阅读

姜二带着大林二林下了公交车,大林拿着姜二的吃饭家伙,一挎包装备,来到了官家窑党委楼跟前,看了看时间还早,估计这周权海在开会,也就没进去。看了下周围,三四天的功夫,小广场霍然一新了,先不说地上的煤灰少了很多,单单周围银光唰亮的公示栏就很醒目,一张张劳模的照片,还有各种标语,洋气的很。三人就找了个羊杂店,先吃了羊杂油条,约莫又过了半个小时,再次来到党委楼跟前,正巧看见了马东在门口,其实是马东特意在门口等着姜二。

马东也看见了姜二,迎了过来:“小先生啊,您来了,我早早的等你了!咱先进里边坐坐,周矿在开会,马上完,咱先喝口水!”说着前边带路,进了二楼的一个办公室,给姜二沏上热茶,打开了电视,说着让姜二等一会,先看电视,他去等周矿开完会就来,说着也就走了!平时不安分的二林,看着了电视,也安分了好多,虽然黑白电视已经不算稀罕玩意了,基本上家家都有了,但是对于二林来说,还是个稀罕玩意,只有去大岗打工的饭馆才能看见,也是很少的机会!姜二平时看个晚会电视剧也是只能去大海或者江平家看!

半个多小时,听着外边有脚步声,马东开了门,接着周权海也进来了,后边还跟着一胖一瘦两个人,马东把众人安排了座位,要商量事了,就把电视也关了,二林看着感觉无聊,自个出去耍了,反正矿上熟的很,大林也没拦着,没了座位只能站在了姜二的边上,马东接着指着姜二介绍说:“这位是咱们瓦檐矿请来的二宅先生,姜二兴!”又指着胖子说:“这位是咱们矿项目部部长,赵德旺赵部长!”又指着瘦子说:“这位是咱们修路项目的工程主管:贾邦国贾厂长!”几个人互相点了头!赵部长咳嗽了一声:“权海啊!咱们这个项目咋还请了个二宅先生啊,是不是不好吧?”

周权海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开了一个小时多的会,也有点疲乏:“按理说,现在年代了,没这么多讲究,这不是吗?讨个彩头,有总比没有强!”

贾邦国连忙接话道:“是咧,是咧,该讲究还得讲究,这个周矿不安排,讷也得招罗人看呢!”贾邦国就是个包工头,平日里包揽工程,没少请二宅先生,但是请得都是自己认识的人,姜二贾邦国是不认识的!

赵德旺听了也就不言语了,贾邦国是自己的关系户,说多了不太好:“那行,权海啊,就这么定了,我喊技术员来和他们交接,我这的回去开小会!”接着又对贾邦国说:“小贾啊,这个工程就交给你了,有什么情况就和周矿说,但是你这里必须给我保证两点;一是质量,二是安全。进度上我不要求你。这两点有一点出了问题,别说矿务局,燕州你也没工程了!”

贾邦国立马站了起了:“肯定咧肯定咧,周矿,赵部长放心咧,咱工人宿舍楼的工程在那立着样儿呢,指定赖不了!”

“行,那你先去忙!”周权海示意了一下,赵德旺也就走了。项目部是个肥差,赵邦国是局里的硬关系,停靠在官家窑,其实还是局里的直属单位,职位上是和周权海是平等的,周权海对赵德旺也是很客气的!

赵德旺走了,马东关上了门,周矿对姜二说:“小先生啊,小贾也是自己人,我也就直说了,动土堪舆你是专家,别人我是不放心的,所以请您务必弄的好好的,看看咱们哪天动土啊?”

“要剪彩吗?”姜二问。

周权海说:“要的要的!”

“动土的日子今天就要定下来吗?”周权海话道:“最好今日能定下来哪天动土,这样咱们就提前有个计划准备!”

姜二示意大林拿过挎包,从挎包里掏出了《老黄历》又掏出了个绿皮本本,就在茶几上翻了开了,一边翻一边用指头划拉着,不一会在本本上写了几个日子!整完这些把本本和书放起来,站了起来,说出去瞭瞭日头气象,再定哪一天,也就下了二楼,来到了小广场,看了看日头,湿了指头感觉了下风向,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刷刷两笔划了两个日子,只留下了一个日子,对周矿说:“周矿啊,如果日子紧,那咱们后天动土好,八月十八,黄道吉日,而且啊,这一个星期都是好天气,剪彩也方便!”

“那就好,那就好!”周权海应了道,又对贾邦国说:“小贾,你这里有什么情况现在可以提!”贾邦国说只要资金到位,一切妥妥的,周权海笑着说,跟项目部谈!贾邦国心里气:“刚才姓赵的说有事和你谈,现在你又甩我找项目部!哎,乃求的公家单位办事真难!”但是表面上还得笑着,说好好好!

等项目部的技术员来了,几人定下了剪彩,动土的日子贾邦国说下午和姜二井口碰头也就走了!几个技术员也相跟着走了,屋里也就剩下了姜二和周权海,马东和大林。姜二喝了口茶说:“周矿啊,有个事啊讷的和您儿说下,您看看,能不能帮个忙?”

“说吧说吧,能帮就帮了,客气啥!”周权海应承道!

“八月十五,讷带着呢这两个弟弟回了趟瓦檐村过节,结果呢,村里有个后生和讷二林弟弟发生了冲突,你也知道,讷这个二林弟弟脑子不灵光,对方骂了讷弟弟几句,讷弟弟动上手了,下手没个轻重,讷和大林又不在身边,可能打的挺重!完了讷们被瓦檐矿的刘所长喊去了,说的是今天还得去派出所报到呢,这不是来您这里了,您看能不能给解决下,别给讷这个二林弟弟留下啥不好的案底!”姜二想着临走前把屁股搽干净,想到周权海了,这方圆十里,也就周权海的实力最大了!

“人没事吧?住院了没?”周权海问道。

“没事没事,在家养的讷!”

周权海想了想二林的样子,失笑了起来:“这个二林,长了张甜嘴,咋手就不老实呢,你们呀,可的好好管管!”

大林连忙点头应允到是是,周权海俯身看着办公桌玻璃板下压的电话通讯录,不一会翻了个电话号,拨了起来,没一会对方接起了电话:“是老刘吗?……哦,我是官家窑周权海!……哦对对对对!……恩没啥大事,就是有个小事向你打听下!……恩是这样的,我们矿啊,有个后生叫王二林,打小没爹没妈,脑子不太灵光,听说在你们矿犯了点事。……哦,你知道啊!那我打听下,你们下一步怎么处理?……哦,我没意见,公事公办!只是我这想和你说个情况啊!……哦,那我说了啊!……这个王二林啊,其实是个好后生,就是脑子不太灵光,在我们矿啊也经常犯这样的事,据我们了解啊,他是肯定不会先招惹人的,一定是有原因的,要不你们再仔细调查下。……我没意见的,公事公办,错我们认,该罚就罚,我想的是这个事最好私了,别给王二林这后生留下啥不好的记录,本来就生活挺困难的!……哦哦那就好!……啥?还有个叫姜二兴的事啊?……这个姜二兴在我边儿上呢,也是他来说的,要不然我也不知道!……恩最好别涉及其他人了,一个人的事弄的那么复杂了也不太好!……哦谢了啊,老刘啊,哪天来官家窑坐坐,好久没见了!……恩一定一定,常来!”说完也就把电话挂了!完了对姜二说:“行了,这事好解决,老刘说了,民事纠纷,没啥事,你们有心去买点水果看看人家,没时间算了,老刘那处理了!”

姜二连忙说了谢谢!闲聊间,周权海问姜二大林和二林和他什么关系,姜二想了想,也不能把自己的老底交了,接着说:“其实大林二林是自己的徒弟,但是年岁差不度,也就兄弟称呼,平日里都有困难,所以走动少!”周权海听了也就没有再往下问!

姜二又说要远走云山县的事情,说临走之前一定会把修路的龙头龙尾盘点好了,所有的一切弄齐溜了再走,周权海也是欢喜的!让马东给姜二在单身公寓安排了住处,也让大林二林暂时住了进去!也就中午了,领导小食堂吃了饭,各自回公寓休息了!等了下午贾邦国单身公寓寻见了姜二,一起上了井口,姜二拿着罗盘,四处走动着,虽然说姜二的算命问卦是假把式,但是这二宅堪舆是实打实的真本事,连相跟的项目部技术员都佩服的不行,姜二拿着铁锹,随便刨几个坑,就知道往下几米是什么类型的地质和岩石,定了方位,找了子午线,寻了龙眼安顿剪彩的位子和奠基的位子,还捎带着把龙尾的龙门架位子也寻好了!贾邦国看着姜二这一摆弄,就知道是行家,想着姜二留个联系方式,姜二窘迫的说,没咧没咧!贾邦国也就只能把自己的名牌递给了姜二,安顿着,姜二有了联系的方式给他留个言!姜二也就接过了!

所有的东西安排了齐当,姜二感觉的没有了遗漏,也就回了公寓,和大林商量着下一步去往云山县的打算和安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