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二十七章:玉芬儿娘来提亲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167  |  更新时间:2019-11-07 13:18:03 全文阅读

到了派出所,刘振华也只是向姜二了解下详细情况,说扰乱治安拘留一日,至于李富儿的赔偿问题,让姜二仨兄弟自己商量,后天自己答复,自己也就回家了,大十五的,还要过节呢。哥仨进了有铁栅栏的小房子里圪蹴着去咧,凌晨十二点的时候,姜二和大林兄弟被小民警喊着从有铁栅栏的小屋出来,说是一天的时间到了,让他们回家,姜二寻思问:“这一天的时间也太快了吧?”小民警说:“你还真想待一天?那进去蹲着吧!”姜二屁颠屁颠的领着二兄弟跑了出来。

这点儿,路上连个行人也没有,更别说想搭个送风车了,还好也就有三四里路,步走吧!

“大林啊,对不住咧,想着让你和岗过个节,结果还让你和二林跟担着岗蹲了坑儿!”姜二对大林说。

“看二岗说的啥话,要不是讷兄弟打了那货,咱也不用进来不是吗?”大林宽慰着姜二。

“啥也不说了,咱兄弟一起蹲了这坑,以后就是过命的交情了。看这样子岗以后真不能在村儿里待了。你跟岗走不?”姜二又一次问大林这个问题,其实姜二也不一定非得带上大林兄弟,只是姜二骨子里的懦弱和胆小,只有自己知道,一个人远走他乡,心里还是怕咧,想着有个人关键时候护着自己一下,心里也就多少有点底了。

“二岗,讷知道你对讷兄弟两好,想着讷兄弟俩过的不如意,提携一下,可是讷弟弟,讷真怕给你捅篓子!”大林小时候吃的苦太多,主要是因为弟弟的不消停,所以不管走到哪一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傻弟弟!

“么事,岗知道二林,心里机明的很,懂得是非呢,嘴头也甜,只要有吃的,二林没事呢!”

“有吃的,有吃的。”二林听了嘿嘿的笑了起来!

大林沉默了一会:“行,二岗,天明了,讷回官家窑,和老板娘嫂子打个招呼,也得和二喜岗打个招呼呢,完了回来找你!”

“行行,就这么定了!”姜二自然是开心的,有了这两个保镖,也就不愁身板单薄了!

回到姜二的家,已经是一个人也没了,姜二从豁了口的院墙跳进去,门头摸了摸,寻见了大海留下的钥匙,这藏钥匙的点,估计半个村里的人都知道,只是姜二家穷的叮当响,贼也就不惦记了。开了门哥仨也早早的休息,只是二林望着屋里一堆剩下的吃食,咬了咬指头,大林说着小心肚子疼,也就作罢了!

公鸡叫了两遍,放羊的李倌儿路过姜二屋,扒着窗户看见姜二在屋里,也就宽心了不少,没喊这哥仨,也就放羊去了。

脱光了身子,睡了个有被窝的自然觉,那是相当美的,姜二感觉这十多天的乏味一扫而光,随后大林两兄弟也起了炕,大林安顿着二林听二岗的话,洗漱之后揣了一个月饼路上吃,也就回了官家窑。姜二支起了灶,想着熬点小米稀饭,昨晚的酒没少喝,又折腾了大半夜,胃不舒服了,喝点小米粥养养。锅还没支愣起来,玉芬儿娘又来了,姜二看见了玉芬儿娘,脑袋立马嗡嗡作响。

玉芬儿娘没了昨天的客气劲,进了屋一屁股杵在了炕上,看着就知道是带着火来的。姜二也没敢先言语,也就直愣愣的看着玉芬娘。

“二兴啊,讷也是看着你长得的,你就给大娘个痛快话,这事咋办?”玉芬儿娘看着屋里一个愣后生,还有姜二都不言语,索性开门见山了!

“大娘咧,啥事啊?就咋办?您倒是说清楚!”姜二打弯弯说道。

“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不是?讷玉芬儿和你的事,咋办?现在你所有的罪过,讷闺女一个人担着咧,不是讷闺女护着你,你早蹲监狱咧,知道不?”玉芬儿娘因为昨夜的一场闹剧,帮着姜二脱身,现在身上底气足着,说话也有了劲儿!

“哦,大娘啊,这,这这,大娘您说,咋办咧,讷能应的全应咧!”姜二自觉理亏的回答道。

玉芬儿娘听了眉头也转了笑迷脸:“二兴啊,要这么说,大娘心里还能接受!要大娘看啊,你就娶了讷家玉芬儿吧!”

“啥?”姜二有点慌了,原本姜二以为,玉芬儿娘只是来提女儿报委屈,顶多天要点钱,弥补下玉芬儿,姜二眼下手里有几个钱,能应付,可这娶玉芬儿,万万没想到的!

“大娘啊,这事您不是和讷开玩笑吧?”

“咦~谁和你开玩笑呢!你们情投意合着,讷当娘的,也不落忍的打散你们这对苦命鸳鸯!”各疼各家人,玉芬儿虽然现在是个寡妇,但是当娘的眼里,自家的姑娘依然是最优秀的那个闺女,心里自然没想着姜二心里是怎么想的。

“大娘啊,这个玉芬儿同意了么?”姜二心里愁的要死啊,这情景自己着实没想到!

“当然同意咧,大娘也是看着你们挺般配的,所以自己也就卖着老脸来了,要不然,依着玉芬儿的性子,大娘能敢上门来?”

“可是,可是……”

“可是啥?讷闺女是比你大了几岁,这女大三,抱金砖,美着呢!”玉芬儿娘平日了也做过不少的媒婆营生,旱湾子有不是的小媳妇都是玉芬娘撮合的,这轮到自己闺女,也得挑好的说!

“不是这个意思,大娘啊,我是说。”

“你是不是嫌弃晓俊啊?这个你放心咧,晓俊终归是姓李咧,有爷爷奶奶呢,日后给你带不了害!”

“大娘,您能听讷说句话不?”姜二急了,心里怕着玉芬儿再唠的自己没了退路!

“你说,你说,大娘听着咧!”

姜二平复了下心情,缓缓的说:“大娘啊,讷对玉芬儿没意思咧!”

“啥”玉芬儿娘当下就急了!

“您等等,您等等,您先听讷说完了话……讷不是说玉芬儿姐不好,讷先认个错,那天讷是冲动咧,这事搁谁身上也把持不住咧,要说讷娶了玉芬儿姐,讷是享福咧,但是讷两不般配讷,讷三十好几了,求尸首没有,拿啥养活玉芬儿咧?您落忍让玉芬儿跟讷过这土包锅的日子?这几日讷知道玉芬儿姐受委屈了,但是讷发生的事您还不知道咧,您听了讷发生了啥事咱再唠!”姜二,下了炕,舀了瓢冷水,灌了起来,心里整理着咋说。玉芬儿娘已经没了笑米脸,恼着看着姜二,想知道姜二心里捣的什么鬼!

“大娘,您知道,讷有个老叔咧,讷和玉芬儿出了这档事,讷去讷老叔家躲躲,讷老叔都不认讷咧,赶出了家门,是讷这个傻弟弟收留着讷咧,讷都混到这份上咧,一个亲近的人都没了,讷咋养活玉芬儿姐?跟着讷要饭去?”玉芬儿娘,看了眼二林,也知道这后生是真的愣,不是装的,没回应,继续听着姜二说辞。

“大娘,实不相瞒,昨个讷去派出所,今儿就回来,不是说讷没事人咧,是因为刘所长说大十五的,让讷过个节,说明后天讷还得去投案自首呢。李富儿那说不定的落个残疾,讷这以后也就不安生咧,所以啊,讷只和大娘你一个人说,大娘您悄悄的别告诉别人,讷要跑咧,要不然这一屁股饥荒讷打不清咧,您愿意着玉芬儿跟讷讨吃烂鬼的浪迹天涯?”姜二这八套鼓敲的确实厉害,玉芬儿娘听的分不出个真假,心里也就慌了,嘴上念叨着:“还有这事咧?可不能唉,可不能唉!”

姜二见玉芬娘没了刚才的硬气劲,又吹起了四面风:“大娘,讷姜二兴把话扔在这,只要讷姜二兴躲过了这个坎,日后回来了,身上的官司清了,玉芬儿姐还没了着落,讷二兴肯定好好做人,娶了玉芬儿姐!您看行不?”

玉芬儿娘这个时候已经被姜二绕的雾了麻黑的,分不清了颠倒,一心只想着闺女不能跟着吃了亏,嘴上连忙说:“这事,以后再说,以后再说!”赶快下了炕,往外了走。

“大娘,你慢点走,讷还有个事要说咧!”姜二提高了声音在屋里喊着!

“完了说,完了说!”玉芬儿娘慌忙失乱的颠着小脚跑了。

玉芬儿娘这关也就过了,姜二长出了一口气,接着熬小米粥,小米粥刚熬好,大海和江平来了,江平一改昨日的颓废,进来时喜笑颜开的,因为昨晚回家江平态度端正的向赵守谦认了错,自己抽了几个嘴巴子,抽的赵守谦都心疼咧,耍钱的篇儿也就翻过去了,两人结伴来了看看姜二回来没。

姜二借着这个空,喝着稀饭跟几个兄弟说,自己要走了,带着大林兄弟去阳远县了,可能很长时间不会来。建材厂的电话没法打了,有事也通知不了给大家,等着日后安顿下,再想办法联系吧!江平嘴里嗨叨着好咧好咧,说如果不搞对象也一定跟着去咧,只是眼下去不了了!

又聊了一会,大海去了修理铺,江平忙着去看对象了,也只剩下姜二和二林,二林自个在院子了吃着零食玩,姜二开始收拾起自己出门需要带的家乎什了!

下午大林回来了,说一切安顿好了,饭店的营生不做了!还带回了个消息,周权海捎话让姜二过了十五就去矿上找他,说商量着炸山开路的事。姜二听了,心里也有了底,说明天就带着大林兄弟一起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