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二十五章:八月十五第一闹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309  |  更新时间:2019-11-27 02:06:41 全文阅读

八月十五,家家户户都是喜气的,我们的瓦檐村也是不例外的,李倌儿今天可算是不忙了,连着几日天天宰羊,院周围的羊膻气味更浓了,姜二打的车就停在了李倌儿的门口,下了车隔着墙头吆喝着李倌儿,李倌儿听了见是姜二的声音,赶忙出了院子,看见了姜二,这时日不见,姜二没想象中的落魄,还精神抖擞了起来。

“李倌儿,家有羊腿吗?”许久没见李倌儿,姜二心情着实激动的问道。

李倌儿见了姜二心情也是大好的:“讷给丈母娘留了个整羊,要不给你劈个后座臀?”

“要的,要的,给岗留着,一会过来取!”说完话,又上了车指示着车继续往里走,停在了自家的门口,大林二林,还有随行的金锁一起下了车,倒腾着车上的东西,付了车钱,车也就走了!。

姜二望着豁了口的院墙,颇外感叹,还是自己家好,哪怕是土米垬眼的破败,也有着骨子里的亲切。

金锁打了个招呼走了,姜二含蓄寒嘘几句也没留,接着指示着大林二林和自己一起搬东西,车上已经说好了,兄弟俩今儿个和自己一起过十五。自家的小房屯着木炭,准备晚上就在这院子里,支起破篓子烤羊腿,赏月亮。

姜二在院子里招罗着,院外时不时的有不知哪家二老板观望着,期间姜二看见了玉芬儿娘走过了好几趟,姜二也没得打理。大海娘倒是热乎的和姜二聊盘了几句,也就走了,临近傍晚,大海关了修理厂的门,过来打了招呼,说陪爹娘吃完饭过来喝酒。赵守谦也路过姜二的家,板着个脸,看了眼姜二没泛话走了,姜二猜的七八分,估计着老头和江平闹别扭了!没一会,李倌儿提着个羊后座也来了,还心细的分成了两片,也说等陪腊梅和孩子吃完饭再过来!

日头还没落,姜二在院子里摆好了四方桌,把下午买的吃食摆上,旁边生起了木炭堆,等木炭烧红了心,把铁篓子扣在木炭堆上,先放了只整羊腿上去烤,刷了层麻油,就听着烤羊腿吱吧吱吧的油嘣声,二林的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羊腿还没烤好,院外想起了摩托车的声音,听着声,姜二就知道,坏事的主来了,因为村里只有李富儿那个讨吃猴有摩托,果不其然,搁着院墙,李富儿就开始哇哇的喊道:“好你个姜二兴,你还敢回来,知不知道爷为了你受了多大的罪,丢了多大的人?”

虽然姜二胆子小,但是这瓦檐村还是没有吓得着姜二的主,像李富儿这种半吊子货,姜二更不搭理的,李富儿小时候被姜二提着骷髅头吓的尿了裤,心里落下了病根,别管姜二日子过得咋不尽人意,他见了姜二还是不由得发慌,前几日被李有义打的下不了炕,这几天刚能挪动,又被李有义逼着拿着罐头点心,上了小寡妇门去道歉,成了全村人的笑柄,这仇自然就记在了姜二头上,傍晚在耍钱摊耍钱,听着刚回来的金锁说,姜二回来了,又被一起耍钱的混混好一顿挤兑,也就没脸耍钱了,骑着摩托来找姜二算账。

到了门口喊起了梆子又后悔了,进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在外边骂骂咧咧:“姜二兴,爷不怕球你,你出来,爷和你没完,弄不死你爷不姓李!”周围看热闹的二老板渐渐多了,看笑话似的等待着一场好戏。

二林弄不清出啥情况,听着外边好热闹,自个出了院,围着李富儿看热闹。

二林围着李富儿转阿转,李富儿也被这从姜二院子里出来的二林转毛了,知道肯定是姜二的朋友,气不打一处来,看着二林又是个不机明的主,随口说道:“你这个愣子,瞎转球呢?”

院里的姜二听的真真儿,赶快护着两条胳膊进了屋,留着大林一个人在院里烤羊腿,随时准备收揽着二林!

片刻,那一声声哭天喊娘的动静,惊的旱湾子的人都出来看热闹,二林打人从来是下死手,不管脑袋还是肚子一顿硬捶,有胆大的去拉,二林劲气大,膀子一甩,拉架的人也就进不了身,何况这旱湾子,是郭家的地界,看见李家的挨打,也是欢喜的!

约莫着二林捶了五六分钟,大林才从院子里慢慢腾腾出来,喊着二林别打了,二林见到大林出来,明白自己又犯错了,怕没了好吃的,赶忙停手解释道“岗,不是讷的错,是他骂讷咧!”

大林拍了二林的膀子,让二林进院子,没有怪罪的意思,二林更是欢喜,这一次打人没挨骂。

大林转过身看着李富儿,脸已经成了血葫芦,还嚎着:“杀人咧,杀人咧,救命!”

大林对着一圈看热闹的人说:“叔叔大爷,姨姨大娘们,讷兄弟脑子不好使咧,警察说过咧,讷兄弟打人不犯法,最多有个管饭吃的地方,但是讷兄弟也从来不主动打人的,肯定有是有骂讷兄弟了,你们觉得是讷兄弟错咧,就赶快报警去吧,把讷兄弟抓咧,也让讷这个当岗岗的清利几天咧!”

又蹲下来抓住李富儿的腕子,嘴上喊着:“兄弟没事吧?兄弟没事吧?”手上却使了更大的劲,像老虎钳子一样捏着,疼的李富儿“吆吆”的叫,短时间忘了肚子和脑袋的疼。

这时间,姜二又出来了,喊着大林回来吃羊腿,不忘了对周围的人说:“大家见证了,这人来讷家门口找麻烦,骂了讷,但是讷可好脾气,一下没还口,完了骂讷的小兄弟,这才挨了打。”又蹲了下来对李富儿说:“富儿,大十五的你这是干甚咧,你瞧瞧这血淋渐糊的,哎呀,疼咧,疼咧,赶快回家,裹裹,小心中风,你放心咧,打你的那小子讷留下咧,跑不了,裹完了赶快去报警,讷给你看着呢!”说完也就站了起来,回院子里了。

李富浑身上下的疼,这二林下手比李有义重多了,当真是挪不了窝,摩托车也不要了,央求着惯熟人背自己回家,向李有义告状去了,至于报警什么的,那是后话,总之今后李富儿连眊下姜二院子的勇气也没有了!

姜二丢下院外乱哄哄的人,关上了院门,和大林坐了下来,羊腿已经刷了一遍盐,继续烤着,拧开了特意买的特酿老白干,对饮了起来,一起待了这么久,该聊的也差不多了,虽然没了话头,但是心更近了,二林也举起了健力宝,三人碰起了杯。

天渐黑了影,月上了山头,圆的很,也亮的很,团圆的日子,三个没了亲人的人也就成了最亲的人,刷了两遍油,洒了两层盐的羊腿香的很,最后再洒上辣椒末,孜然,那味儿引的三条街的狗汪汪的叫个不停,一条羊腿,二林自己就撕光了大半条。大林急的收揽着二林,让他别吃羊腿了,不消化,说再肚子疼,这里可没医院,吃点别的。这功夫,李倌儿提了一袋煮羊蹄来了,大海提着金沙湾的西瓜,二海端着一盆大排玉米炖土豆来了,最后来的是垂头丧气的江平。亲近的兄弟都来了,也就更热闹了!姜二把大林和自家的兄弟都介绍了,大海给二林挑着大拇指,二林捶李富儿的事,这一会儿就传开了,至于以后有麻烦那都无所谓了,当下痛快了就是最开心的事!

酒过三旬,姜二询问村里的近况,看自己能不能继续在这村里待下去,李倌儿给姜二交了实底,又分析着,瓦檐村不好待了,寡妇和李家闹掰了,李家的怒气全引到姜二身上咧,今天又捶了李富儿,肯定有后账呢,能走就走吧!

姜二其实已经想好了落脚点,听了李倌儿的话,也就觉得是自己走的时候了,哥几个聊的欢快,只有江平一直无语,难怪,江平耍钱被大海娘告到了赵守谦那,赵守谦气的要揍江平,江平娘说大十五的别生气,应付了过去,说不定明儿个少不了挨打。

姜二,从金锁口里也知道江平失落的原因,从衣兜里掏出了盲人表:“江平啊,岗从金锁那兑了这个给你!”

江平接过表,自然认识是羊换换那块,瞬间脸红脖子粗,臊的就差脑袋钻裤裆了。姜二看江平这表情,知道江平还有救,懂得礼数道德的人,也就知道了害羞,能学好,接着说道:“教育的话,岗不想提,公家比岗会教育人,你里边待了小两年,大道理给岗也能讲几天。过去的翻篇儿,你以后学好了,咱们就接着处,如果还像现在这样,岗以后回了瓦檐村也不找你耍!”

大海和李倌儿应和着:“是咧是咧,别随了李富儿那个讨吃候!”

江平心里听的真,把“盲人表”装进了怀里,不争气的哭出了声。

姜二站起来举起了杯子,示意大家碰一个:“今儿开始,岗二兴要活出个人样,在座的兄弟也要活出个人样来!”

江平抹干了眼泪,李倌儿,大海,二海,大林一起碰了杯喊着:“活出个人样来!”二林拿着健力宝也傻呵呵的喊着:“活个人活个人!”众兄弟听了都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别人家有电视,姜二家没有,少了娱乐的项目,于是大家起哄李倌儿来一段,李倌儿借着院里的炭火清了清嗓子,吼起了讨吃调

“八月十五那个月当空;

院里坐上那亲近人;

天下江湖是一家人;

一个馒头不上笼;

孤树成不了林;

咱们好久难往一块碰;

一二三四五六个人;

兄弟几人把场捧;

坐在一起喝酒聊点什;

为了红话热闹解烦闷;

毛驴拉碾狗拉套;

要一套岗岗讷没一套;

只能拿起那莲花落(lao);

每天就是穷打闹;

后生你没调瞎求闹;

上门打的门牙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