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二十二章:花姐往事
作者:岳小黑  |  字数:2357  |  更新时间:2019-11-02 16:13:34 全文阅读

唐迎花,老官家窑的人,邻居有个小哥哥,年长他一岁,俩人经常在一起玩耍,上小学还整天腻味在一起,等侯涛五年级的时候,硬是让他娘花钱给自己退了班,和唐迎花在一个年级了,一直上了初中毕业也没分开过,算的上青梅竹马,两家父母平时也接触的很好,也就私下里定了一门娃娃亲,二十出头,俩人社会就业,也就结了婚,婚后也是美满的,第二年又生了八斤半的胖小子,取了乳名,也就叫了八斤。本来过着是人人羡慕的好日子,就在孩子五岁的时候,好日子变了天,一个人出门玩耍的八斤被人拐了去。那一天,唐迎花的天塌了,刚开始寻不到孩子的七八天里,唐迎花不吃不喝,脱了水,走了人形,好悬迈入了鬼门关。侯涛也是急的很,天南地北没黑没明的找八斤。就这么找好几个月,但是八斤终究是丢了,人还是要活的,小两口双方大人心疼自己的孩儿,一直照料着小两口熬过了最困难的日子。后来的日子里,只要听说哪哪破了拐卖人口的案子,侯涛就往外跑,寻着看有没有八斤的信儿,就这样又折腾了五六年,俩人也没有再要个孩儿。直到有一天侯涛又一次出去寻八斤,就再也没回来,一晃又是七八年过去了!

小饭店的老板娘嫂子,眼含着泪花述说着自己的过往,期间酒也是一樽一樽的往下清,两瓶杏花村也就见了底,姜二都搭不上话,只能认真的听着,心里分析着,好几次都被唐迎花带入了情绪,差点也跟着抹了眼泪。唐迎花见没酒了,喊着外边的小姑娘再来瓶酒,又对姜二说:“小先生啊,讷从来不认命,讷一直在坚持咧,讷辛苦的立了这个摊子,就是想着有一天讷家汉子把八斤领回来,有个暖和的家,能吃上好吃的,不再受罪咧。”说着说着竟然“嘤嘤呜呜”的哭了起来,看来是说到真情上了。

姜二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小姑娘和大林都说老板娘敬酒要当心,这女人是真能喝,两瓶杏花村,姜二和大林两个人陪衬着喝,也没喝半斤,全让老板娘自饮自述的全喝了,而且还没个晃荡样,看来是老板娘知道自己的酒量有多少,怕姜二提前喝了,再和自己喝,整多了谈不了正事。姜二也就把开始没酒的憋屈劲忍了下来,没有给唐迎花甩脸色。

小姑娘又拎了两瓶杏花村进来,唐迎花接过了酒,拧开了盖子说:“小先生不要见怪咧,这些年,讷没事借酒消愁,也就练出了对酒免疫的本领咧,这矿上只要是个头头来讷家吃饭,都要和讷干上几杯,被讷扔趴下的不在少数咧。”

“是咧是咧,你这喝酒本事,讷还真没见识过。”姜二附和着。

“小先生,讷以前信命,不行这些神叨叨的算命,但是讷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这也就信,你给讷看看,讷能还有个盼头吗?”说着给姜二满上了酒,自己又清了一樽。

姜二也跟着干了说道:“其实讷也不信命,讷是二宅咧,看个红白喜事可以,这算命,讷不行咧。!”

“小先生耍笑讷,讷可听说了,你每天两算,都准的很,矿上都传开了,说你比大仙爷都厉害!”

姜二揉了揉太阳穴,虽然说好酒不上头,但这和女人喝酒却不在状态,刚才听着唐迎花的过往就有了少许的激动,现在心情还静不下来,附和道:“讷也叫你声花姐吧,花姐啊,你这个事不在过往,在当下啊,你让我算什么?算孩子老公能不能回来?说真的讷算不来,即使讷能算出来,说他俩能回来了,但是这么多年了,物事人非,也不一定是你想要的结果咧!”说道这里,姜二自觉失言了,也就不再往下说了!

“小先生,你是说他们能回来?太好了,只要能回来,讷就有盼头,谢了小先生。”唐迎花只听关键的,也就忽略了姜二到底说了些什么,又续起了酒,不知道是要把姜二灌醉了,还是要把自己喝趴下。姜二其实也没多喝,也就跟着又喝了起来。

“小先生,你再算算,八斤啥时候能回来。!”

这为难了姜二,姜二刚才也没说这俩个活生生的人能不能回来,只是些宽慰唐迎花的话,被误解了,只能自己圆话了。吹风,敲鼓行不通,自己也不落(lao)忍,只能两头堵了,说道:“待花天降,千里飞音的时候,他们也就回来了。”姜二也就不再多说了,唐迎花再三追问,一句天机不可显露也应付了过去。

唐迎花也就不再询问了,总之有了八斤和丈夫能回来的消息,自己也就多了个盼头,别管多长,慢慢熬吧。

这酒又喝了半个多小时,直喝的姜二和大林晃荡了,唐迎花愣是一点事也没有,这让姜二见识了女人喝酒的本事。

聊完了,酒散了,唐迎花给姜二揣了一百块的伟人头,姜二当然不能拒绝的,也就装了起来。

月是越来越明,越来越圆,中秋转眼就要来了,姜二看着月,叹着气,想回家咧,但是眼下只能由大林兄弟扶着姜二回小黑屋了。

“喝了咱的酒啊,上下通气不咳嗽:

喝了咱的酒啊,壮骨强身不上头;

喝了咱的酒啊,一人敢走青刹口;

喝了咱的酒啊,见了皇帝不磕头;

好酒好酒好酒……”

夜色中,传来了姜二大林兄弟借着酒劲,浪荡吼起了《酒神歌》。

周权海迷迷糊糊醒了过来,摇晃着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看了下周围,还在车上,前边挡风玻璃已经破碎,看了看前边司机小刘,身子伏在方向盘上,头上隐隐的有血迹,不知道是方向盘碰的还是挡风玻璃划的,赶紧下了车,去前边吆唤小刘,小刘没了动静,探了探大动脉,还有动静咧。赶紧手机拨了120,又给矿上救护队和调度楼打了电话,又观察了下车子油箱没事,也就不敢挪动小刘了,怕有个骨折内伤什么的自己给耽误了。也就原地坐在了煤土堆上,等着人了。

没十几分钟,井口的救护队就来人了,也不管周权海身上有没有伤,嘴里喊着“我没事!”硬是按上了担架,和小刘一起抬到了已经在国道路上等候的救护车。

到了医院,周权海被里里外外的检查做了个遍,各种仪器都上了,愣是一点事也没有,连个磕碰起皮的地都没有,但还是安顿了病房,做后期观察。周权海向医生询问了小刘,医生说小刘身体状态不太好,现在还在昏迷,虽然没有骨折的地方,但是可能会颅内出血,还在检查。这让周权海的心更是不安。自己也就躺在病床上休息了起来,但是脑海里依然挥之不散的是傻二林的那句话:“周大爷,你有血光之灾咧!”不行,说啥也得见见这个小先生,要不然心里不踏实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