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十八章:讷得闯闯
作者:岳小黑  |  字数:2277  |  更新时间:2020-02-05 20:45:15 全文阅读

因为下午有事,四人酒也就没往多了喝,尽兴就可以了!酒足饭饱,大林带着二林走了,姜二和师兄休息了一会儿也出发了。

沿着姜二每日观察的山道,一步一步的丈量着,张云奇手里拿着姜二笔记本画的草图,对比着,脸色越看越凝重:“二兴啊,幸亏讷来了,不然你要闯大祸咧!”姜二脸色也不好看的继续听师兄讲解:“这里两道弯,一道内一道外,你看时把局放在内弯,想着挺好,最多也就是碰着山,可你仔细看看这个弯。”说着张云奇把姜二带到了草图绘制的地方:“人的本能规避是规避障碍物,内弯时,眼前最大的障碍物不是你的局,而是内弯的山壁啊,规避的直接后果就是直接翻沟咧,多危险?”姜二听了,自己琢磨了一下,又在脑海里演示了一边,不由得头上冒下了虚汗,好险!

于是张云奇推翻了姜二所有的构思,重新丈量着山道布局!

不知不觉一下午也就过去了,张云奇确定了自己布局没有纰漏后长出了一口气:“二兴啊,时间不早了,讷得回去了,矿区不好待,就出去走走,见见世面也好!”

“云奇岗,讷知道咧,讷有这打算咧,只是不知道去哪!”

张云奇思谋了思谋说:“讷虽然在浑远县办事,但是经常有云州云山县的人找讷帮忙咧,云山县讷一年去过好几次呢,那里二宅真本事的少,都是半混子,要岗看,你的本事在那能扎根咧!”

“云山县?讷没去过咧,人生地不熟的,不太好办吧?”姜二是个胆小的人,去了新环境,犯怵得很!

张云奇听了,从衣兜里翻出了自己的电话小本本,找了找,又在姜二的笔记本上,刷刷的写了起来,写完后交给了姜二:“这个人是云山县林业局的,乃年云山县山林绿化,车上不了山,树苗送不上去,岗帮他开的山路,他说咧,日后找他办事,他管咧,岗看他面相是个有城府办实事的,也就没断了联系,这些年一直打着交道,你要是去云山县,你就去找他,岗估计着没问题咧!”

姜二看着笔记本上写着,云山县林业局,技术员,刘云水,下边是联系地址,座机号码。

“云奇岗,讷记下咧,你要不住上一日?”

张云奇,叹了一口气:“眼下你也难着呢,算了,不住了,你有难处了,千万记着有岗呢!不待了,走呀!”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张伟人头递给了姜二手里:“准备八月十五,给你买点东西,现在你自己看着花吧!”姜二有心拒绝,可还是不由自主的接了下来,太缺钱咧,说道:“知道咧,云奇岗,办完眼前这点事,讷就出去闯闯!”

张云奇也不再拖沓,顺着山道向国道上的公交站走去,姜二要去对面的山梁上数汽车呢,也就目送着张云奇走了!

江平整了个稀罕玩意,会说话的电子手表,和普通的电子手表不一样,有几个按键,一按有公鸡打鸣的声音,还有美女报时的声音,江平就戴在手腕上,不停的在众人面前炫耀着,逢人就说:“瞧见没?讷媳妇送的!”江平口里的媳妇就是前几天阳远相亲的媳妇,小名羊换换,一般人的小名都是两个个字,羊换换却是三个字,听羊换换自己讲,是因为小时候生了场大病,好不了,完了家里找了个大仙爷看,大仙爷就做了一场法事,让他爹杀了一头羊,说用羊的命换女儿的命,说也奇怪,做了这场法事,羊换换的病也就好了,从那以后改名叫羊换换,意思就是用羊换了一条命。

这羊换换是个本分家的闺女,长得也敦实,性格也厚道,本来羊换换爹娘是没看上江平的,就是因为江平有案底,怕闺女将来受欺负,羊换换也就听爹娘的,可是架不住江平的油嘴滑舌,认识才三天,天天往羊换换打工的地毯厂跑,没事就媳妇长媳妇短的撩逗着羊换换,还给羊换换起了个名字,杨玉环,美其名曰,江平心里的杨贵妃!羊换换情窦初开,也架不住江平这番狂轰乱炸,背着点娘也就和江平处起了对象,这下午刚逛完街,羊换换花了三十块给江平买了块“盲人表”三十块,够羊换换一个星期的饭钱了。可把江平美坏了,逛完了街就立马回瓦檐村到处显摆!正显摆着,江平看见了放羊回来的李倌儿了:“倌儿,啥情况,今天怎么早收圈了啊?给你看个稀罕玩意!”说着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李倌儿面前,随手一按:“叮,现在是北京时间,十七点十三分,咕咕咕!”李倌儿也看了一眼:“确实不错,这哪来的?”

江平美滋滋回答道:“换换送的,不赖吧!”

李倌儿一边盯着羊群一边说:“哦,看来这对象搞成了,你以后可收点心,别耍钱了,岗看那个换换不错,对人家好点!”

江平应道:“知道咧,不耍了,不耍了,李岗,你知道讷搞对象,手头有点紧咧,这马上八月十五了,讷寻思着给换换买点东西!那个~那个!”

李倌儿失笑道:“听你喊李岗就知道没好事,只要你别耍钱就行,说咧要多少?”

江平笑了笑:“买点东西,再看个电影,二百够咧!”

李倌儿听了还口道:“吆吆,还二百够咧,把你气粗的,二百没有,只有一百!”

江平死皮赖脸的笑道:“一百也行,少了就省着点。”

李倌儿从怀里的兜掏出了一把碎票子,整了整,数出了一百,递给了江平:“记着啊,一共欠了岗五百了,你要是敢忘了,不还岗,岗就去和换换要!”

江平接过了一把碎钞票,扭头就跑:“记着咧,一定还。”生怕李倌儿反悔。

李倌儿摇了摇头,其实李倌儿知道,借给江平的钱多半是要不回来的,没办法,在自己最失意的时候,是江平娘救济了自己,一辈子的恩情呢!

李倌儿现在养羊有钱了,万元户什么的是外边对李倌儿的称呼,关起门来说,李倌儿靠着养羊,卖羊一年能挣小两万块,心里一直惦记着那些对自己好的人,比如我们的姜二,大海,江平娘,还有曾经帮衬自己的李强,虽然李强不在了,还有个小寡妇郭玉芬呢,郭玉芬的门自己是不能登的,总有个办法回馈讷,只能赶机缘了!李倌儿赶着羊,又吼起了爬山调,这声爬山调是吆喝街坊邻里出来接自己家的羊咧!

“羊啦个肚子手巾哟,三道道格蓝~

咱们见个面面容易,哎呀拉话话的难

一个在那山啦上哟,一个在那沟

咱们拉不上那话话呀,招一招的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