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十四章:一场闹剧
作者:岳小黑  |  字数:2211  |  更新时间:2020-01-21 19:57:50 全文阅读

对于大林兄弟二人来说这顿饭是丰盛的,尤其是二林,捧着颗羊头啃的是油渍抹奈,正好筷子少了一双,也就不用给二林用了,瘸腿的二喜也是大林的熟人,不在意二林双手捣挖得到处都是。酒是好东西,一瓶下肚,姜二,大林和二喜就成了亲兄弟,都认了姜二这个大哥,聊的话题也不再见外,讲着二喜和大林哥俩的缘分,二喜年长大林二岁,打小就淘气,上房掏家巴雀儿摔断了腿,遇见个瞎大夫接错了腿,整得膝盖打不了弯,后来瞎大夫也跑了,二喜也就落了个瘸子的残疾,小时候没少被小伙伴挤兑欺负,那年月就认识了没有爹妈,在一个矿上要饭的大林和二林,只是没什么交际,也没一起玩耍过,但都是被欺负的人,算得上同病相怜,心心相惜,成年了,二喜做起了收破烂的营生,对有残疾的二林也是照顾的很,指点着收破烂拾垃圾,打闹点零花钱,一来二往,也就熟了,二喜一个月来一次,每次钱也是给的足,不忽悠两兄弟,也时常和大林一起吃个饭。

又整了几杯下肚,二喜打开了话匣子对姜二言语道:“二岗啊,和你说个事呢,今儿下午讷去瓦檐村了呢,还特意你去那收酒瓶咧,你不在”

姜二说道:“讷好几天没回家咧,等十五回去咧!”

二喜接着说:“讷和你说,你啊,回不去咧,警察抓你咧。!”

姜二惊得吓了一跳,心惶惶的问啥情况,大林也是直瞪瞪的看着二喜,那眼神就是询问着出了啥事。

二喜挠了挠头说道:“具体情况讷也不知道咧,就是见警察寻人就询问你的情况咧,听说晌午发生了失笑的事,李家三少爷,李富儿被打咧。!”

姜二没言语,二喜继续说道:“就是被二岗睡的那个小寡妇,叫什么芬儿的,用扫帚撵地李富儿满街跑,说是李富儿报假案,糟蹋了自己名声了,最后打得李富儿跳了河湾,摔地不轻咧,好几个人才抬回的家呢!”

姜二听到这也就释怀了,刚才确实吓了一跳,二喜这么一讲,姜二慢慢分析了下,自己的麻烦肯定是有咧,但应该不严重了。大林显然是不知道,天天住在自己家里的姜二身上有什么秘密,但是老实巴交的大林听见姜二和警察有什么瓜葛,心里还是犯怵的,小人物咧,怕的就是官家。但是心里义气的很,觉得姜二不是坏人,哪怕是坏人,对自己也是不坏的,响亮亮的说道:“二岗你放心了,就住讷这咧,讷家人少着咧,没人来,谁也找不到。”

姜二听了心里暖暖的,大林实诚着,不知不觉的已经在大林住了三天了,自己总是要走的,现在想的是咋回馈大林呢:“么事,么事,岗知道,都是他们瞎说咧,八月十五讷得回去呢,好多事要处理呢。”姜二举起了杯,三人又碰了起来,这顿酒一直喝到了月挂树梢,再有四天就十五了,天上的月就差了个豁牙了,亮的很,二喜给大林留下了收破烂的钱,迷迷糊糊地开着三轮车走了,好在离家不远,大林一直送着二喜上了街才回来!

大林回来了,姜二对大林说明天要借二林一天呢,让他安顿下二林,听他的话。大林应了下来,三人就这么合着衣服睡了下来!

天虽然黑了,但是我们的瓦檐村这个点却热闹的很,大殿院的门口围着好大的一圈人,基本上整个村子的人来的差不多齐了,缺的可能也只有李有义同宗的亲戚了,圈中间一个女子半躺坐在土垬垬的地上,烧着纸钱,明晃晃的格外扎眼,那女子一边烧着纸钱,一边高调唱着哭腔:“哎呀呀呀我的那个汉,你走的早,留下讷们娘俩不管咧,唉~~~呀呀呀让讷们这娘俩咋办呀,啊~哎呜呜~~~~枪打的个泡欺负讷娘俩不让活咧,你也不上来看看讷娘俩~~~呜呜呜~~~”有和李家不对头的,在旁边帮腔做势的说着风凉话。也有看不惯这女子炸疯烂片的样,拉女子起来回家的。

这圈里烧纸钱的正是我们的小寡妇郭玉芬儿,郭玉芬晌午收拾着家,门口响起了“乌拉乌拉”的警笛声,四个民警夹了个李富儿就来了,掏着笔记本就问郭玉芬儿是否被人强奸了,街别邻与的人们都来看热闹,郭玉芬儿当时就炸了毛,从家门头取下了剪刀就要捅李富儿,被刘振华夺了下来,郭玉芬又寻了个扫帚上来,这次刘振华没拦着,随行的女书记员早躲的远远了,剩下的司机和小民警也会意的闪开了,李富儿虽然是个男人咧,但是这节骨眼只能躲着咧,被郭玉芬好一顿棒揍,一直撵的李富儿跳了河湾坝沿才完事。

两三米的河湾坝说起来不高,但是看着也眩晕,李富儿逼着眼往下跳,还好下边是旱涝的泥坑,也不知道摔的轻重,总之李富嗨吆着说动不了了,几个李家的后生把李富儿从泥坑里刨撒出来,抬回了家。

刘振华带来的女书记员早笑的没了人样,但是该走的程序还得走呢,刘振华还得向郭玉芬说明情况,录了口供,气头上的郭玉芬带着民警进了屋,院外头人影晃晃,争先抢后的扒着院墙,探着脑袋眊着屋里,猜疑着屋里说着什么。郭玉芬简单明了地说明了自己和姜二的情况,证明两人是两情相悦,没有强奸的事实。在这年月,虽然未婚同居够不上犯罪,但也是见不得人的伤风败俗咧,刘振华口头教育郭玉芬的生活作风,之后说寻姜二兴录口供,带上人走了。

警察走了以后,郭玉芬儿借着今天这没来由的委屈,就在屋里嚎开了,那哭的惊天动地,把这几天压在心里的憋屈全都宣泄了出来。中午的时候,郭玉芬儿娘送来了吃食,宽慰着郭玉芬儿,一直陪着坐到了下午。郭树根也几次来宽慰了郭玉芬,郭树根宽慰女儿唯一的方式,只能圪蹴在窗沿下抽着旱烟说着:“有大(爸)咧,么事,有大咧!”只有逢年过节才露面的兄弟郭利清也带着教书媳妇赶了回来。郭玉芬看着郭利清,明白着这是弟妹来看自己的笑话了,表面上的倔强瞬间化成里肚子里的委屈,哭声压在了肚子里,泪珠子啪嗒啪嗒的掉,就是没言语一声,等人全走没了,家里清净了,郭玉芬才躺下养起了精神,也不再理会院墙外晃荡的人影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