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十二章:宴请
作者:岳小黑  |  字数:2212  |  更新时间:2020-01-21 19:37:23 全文阅读

远观秉,近端详,一寸长,莫迟疑!

一问准,顺杆撑,一问疑,莫恋财!

老问孙,云彩遮月盼归期,虎耳颜润添锦衣,儿孙问老病归西;

婆问公,法令挑挑多吉利,水星郁郁姻缘劫,公问红杏必缺子;

文入仕,山根挺挺言多吉,地库陷陷需勉励,金主安康健身体;

妙龄女,桃花朵朵姻缘笔,归来愁愁出闺迟,男主缺金贵人提。

虽然寻龙探脉,指穴点坟,是二宅的看家本事,但是算命方面的知识也是需要了解的,“一断金”就是算命跑江湖的必学内容,四柱,六爻可以翻书本现学现卖,“一断金”却是要靠长年累月的察言观色磨练出来的。此外,除了“一断金”还有“两头堵”、“四面风”“八套鼓”都是心理学的东西。

什么是“一断金”?就是说,只要东家无关紧要一句话,就能靠着察言观色,一言说准你是来算什么求什么。一言断准了万金来,所谓“一断金”。至于剩下的“两头堵”、“四面风”“八套鼓”都是语言和文字游戏套路,很多的影视和相声作品里都有提到过!

今儿姜二就是靠着“一断金”言中了这中年男子的来由,到底是什么来由呢?这个中年男子叫宋建忠,四十二岁,在这官家窑矿上做了十多年的技术员了,结婚十几年了,夫妻两人都算文化人,小日子过的也恩爱,但就是一直没孩子,本来都算是知识分子,不信这些算命打卦的,但是媳妇肚子一直不争气,正规医院,民间偏方都用遍,就是不管用,两人检查都没毛病,病急乱投医,被姜二这“分文不取”的广告吸引过来,脸皮薄,眼看着周围没人了,才敢过来问问,没想到自己啥也没说,眼前的小先生就知道了他的来意,觉得邪门,当时就叫了几声神了,但是姜二说没得治,宋建忠心情低落,也不再准备纠缠,可偏偏姜二又说了,还有风水布局的方法可以用,吊宋建忠的胃口,宋建忠连忙把姜二请回了家!

要说姜二咋知道宋建忠来问什么?其实是宋建忠告诉姜二的,宋建忠虽然只说了老板二字,但是这就够了,“一断金”有句口诀“婆问公,法令挑挑多吉利,水星郁郁姻缘劫,公问红杏必缺子。”大概意思是:女的来问老公的事,笑脸就是老公眼下里有好运,愁眉苦脸了就是两人婚姻不合。男的问老婆的事,不是老婆红杏出墙有了外遇,就是子嗣出了问题。那到底是来问什么,就靠察言观色了。姜二见宋建忠面相斯文,衣着整洁,直接就排除了夫妻不合的选项,自然问题出在了孩儿的事,但是他可没说你无后,只是说你孩儿的事,不在你。

宋建忠先入为主,也就认为姜二算准自己无后,来求卦的。姜二顺杆撑,也就装作了如指掌的样子来套宋建忠的话,宋建忠带姜二回家,一路上姜二没问,他自己也就把家底全露了。媳妇哪里人,多大岁数,得过什么病,去过哪家医院等等……有的没的也全交代了。

到了宋建忠家,给媳妇介绍了姜二的来意,招罗着让媳妇做饭,自个又去买酒切肉。宋家媳妇知道了姜二的来意,略显尴尬,表面上也不那么热情,也没让姜二坐坐,喝水上炕什么的,姜二也不理会这些,只是记在了心里,借着这功夫,开始沿着宋建忠的家,里里外外地转悠着,观察者房型走势,准备着中午吃饭的聊资。宋建忠回来后安顿着姜二上炕吃饭,边吃边聊。姜二这才摆弄起真正的二宅学问。

二宅的学问就是堪舆学,堪为天道,舆为地道,堪舆合起来就是风水,里面大有学问,也算一门科学,听说很多的大学都有堪舆这门课程,姜二的二宅学问来路正的很,喊着大岗大嫂聊起来也是头头是道,说的宋建忠直点头,“大岗啊,你这饭不能白吃了,你家这房子没问题,孩儿的事不是因为家里头这点东西,布局也不能瞎摆,讷先说个事,大岗看是不是这么回事。”

宋建忠喝了点小酒,脸也红扑扑的,说道:“你说吧,讷信咧!”

姜二接着说道“大岗这些年是不是仕途不顺呢?”

“唉~”宋建忠听了长叹了一口气,没言语,也表明姜二所言不错。

姜二瞧了宋建忠的神色,知道自己猜对了,接着说道:“大岗啊,你要是信得过讷,你寻个时间,看看祖坟咧,讷估摸着,你宋岗家的祖坟周围有坑或者积水啥的咧,有句老话‘行龙背上点一穴,一半逃亡一半绝。龙虎砂上迁一穴,不能藏风必受贫’,有些事情,大岗你不信不行嘞!”姜二举起了酒杯又和宋建忠碰了一下。宋建忠心里也泛起了涟漪,是啊,好多年没回老家看看了,是该上个坟了。

一顿饭越聊越热乎,姜二卖弄的学问也差不多了,提出了要走了,宋建忠提出了要媳妇给姜二拿二十块随喜钱,但是宋家媳妇有些不情愿,没有挪动,宋建忠借着酒劲吼起了媳妇,眼看两口子越来越僵在了那,姜二打起了圆场,让宋建忠消消气,假意安慰宋家媳妇,把宋家媳妇推出了外屋,却压低了声音对宋家媳妇说道:“大嫂啊,不是讷二兴算不出个子丑寅卯,是讷留着情面呢,总不能讷说了实话,让大嫂家庭不和,不是吗?夫妻过日子,讲的就是诚心实意,你对大岗好着咧,讷看得见咧。不忍着掏了实底,把这怀不上孩子的事全按在嫂子身上。”宋家媳妇一听,当时就有些发慌,盯着姜二愣了神。别人不知道自己知道,怀不上孩子的问题,确实是出在了自己。

姜二一看言准了,顺赶撑的说道:“有些事情,夫妻两个人不好说,但是外人说不定能化了心结呢,不是吗?要不然讷今天也来不了大嫂家!”

宋家媳妇一听,连忙兜里掏出了张蓝幽幽伟人头,一百块塞到姜二手里:“先生说得对咧,先生说得对咧!”姜二没客气揣到了兜里,故意大声的说道:“大嫂消消气,以后讷就是大岗大嫂的兄弟咧,有事言语声,兄弟肯定到咧。讷走咧”

宋建忠连忙从里屋赶了出来,要送姜二,宋家媳妇也送出了院门,姜二摆手留住了两口子,说等宋建忠看完了祖坟确实有问题了,再来找他帮忙,等等,然后拿着自己的吃饭家什,马札麻纸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