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十章:二林的逆鳞
作者:岳小黑  |  字数:2252  |  更新时间:2020-01-20 11:17:19 全文阅读

官家窑煤矿的党委楼前边有个小广场,小广场的中间塑着三个巨大的工人雕像,塑的是两男一女三个煤矿工人,围着这塑像边是一圈水泥台子,围着这圈水泥台子,有很多卖零碎小吃的小摊小贩,大多是当地特有的小吃,烤山药、烤红薯、炒瓜子、豆腐干等等……姜二就在正对着党委楼这圈水泥台子上坐着,给二林买了瓜子豆腐干,二林自然是欢喜的,不停地跑来跑去。周围的人对二林也是不错的,或多或少的也把手里剩余的吃食递给二林,二林也是叔叔大爷不停的谢谢着,看来二林混得比姜二强多了,最起码是衣食无忧的!

楼里每出来一个人,姜二都唤二林过来,问问出来的人是谁呢,二林总是这大爷,那大爷的回答道,说不上来个家长里短,弄的姜二也是满头雾水,最后索性不问二林了,盯着人看,只要有带司机出来的领导,姜二就去问身边的其他人,这是谁谁谁,那是谁谁谁,就这么,姜二坐了整整的一晌午,等着党委楼人少了,才喊着二林回家了。

中午大林端回来了满满当当的三饭盒炒饼,三人吃了个溜圆肚饱,稍作休息姜二又带着二林上了后山,姜二一边望着过往的车辆,一边找了些大块的木头垛子树枝条。二林问姜二拾木头干啥咧?姜二说拿回去烧炕咧!二林有些想不通,说烧炕不是用炭烧吗?让姜二尴尬了好一阵,不知道咋回答,只好说道:“你家么炭咧!”二林嘿嘿地笑了起来:“炭有咧,多着咧,下山我去背,二岗不用拾木头咧”姜二还是不放心的拾了一小堆,又圪蹴在山梁上数起了汽车,二林自己疯了一阵,觉得无聊,和姜二打了个招呼就自己跑下了山。

傍晚的时候,姜二把拾来的木头寻个丝袋装了起来,背下山,路过市场准备着再买上点小吃,摸了摸口袋,就剩二十来块钱了,忍了忍啥也没买,回小黑屋去了。

姜二一进小院,本来拥挤的地方多了三个大丝袋,姜二摸了摸,硬邦邦的是炭,这让姜二很意外,连忙喊二林,二林人不在,姜二就用脚把拾回来的木头条剁吧剁吧,提着一袋炭烧起了灶!

大林的屋子,日子久没有烧过灶,竟然倒炕了,浓烈的烟不从烟囱跑,全倒了回来,没一会儿就憋了满屋的烟,呛的姜二鼻涕眼泪直流,只好出了屋避避,从二林拾回来的破烂堆里翻出一只烂球鞋,又找了一节结实的绳子,把鞋子拴好了,顺着墙头爬上了屋顶,把鞋子扔到了烟囱里,拉着绳子不停的倒腾抽揣着,约么两三分钟,腾的一下,扑出了一股黑沫,糊了整趴着烟囱往里眊的姜二一脸,不一会儿,灶里的烟从烟囱里冒了出来!姜二这才顺墙根下了屋顶。

姜二知道自己的脸黑,想洗个脸,屋里竟然没一滴热水,连个烧热水的家什都没有,只能用凉水凑合着洗了两把,想照个镜,屋里也没有,只好从二林的破烂堆里翻出了碎玻璃片,照了照,还算干净!屋里的烟还没散净,大林揣着二林相跟着就回来了!

姜二连忙问道大林:“大林今天回来这么早啊?”

“二林惹祸咧,讷刚寻他回来!”大林生气的说道。

姜二这才注意到,二林衣衫不整的样子,像是刚和人打完架,连忙紧张的问道:“咋咧?二林和人打架咧?么事吧?”

“么事,和看煤场新来的后生打起来了,把人家头打破了,王场长把人送医院了。”大林回答着,二林则像犯错误的小孩子似的,跟在大林身后。

姜二瞬间明白过来了,这炭是二林从矿上煤场背回来的,肯定是煤场上的人不同意,二林和人家打起来了。忙解释道:“怪讷咧,讷下午就是随便说说,没想着让二林去找炭的。”

大林听了,连忙说道:“二岗,么事,不怪你,煤场的炭每年都有讷和兄弟的份呢,只是这刚来了个新后生,不认识讷兄弟!以为是外边来偷炭的,所以闹了点误会!”大林把二林领回了屋,安顿着今天不让他往外边跑了,又和姜二说:“二岗在家等会儿,讷去医院看看那后生,王场长那也得打个招呼呢。”

姜二连忙摆手道:“快去快去,么事家里讷照看咧。”大林转身急匆匆地走了。

姜二领着二林回到了屋里,屋里还是有很重的烟熏味,但是不那么呛人了,盘问起了二林,到底怎么回事。二林支支吾吾的解释着,姜二断断续续听着,渐渐的明白过来,是那后生骂了二林愣子,二林才动手的,姜二不由得感觉到自己的胳膊阵阵发麻。

不到一个小时,大林提着馒头吃食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个烧水的水壶,说让姜二热水洗脸的!

刚才还一个劲委屈的二林知道吃饭的点到了,习惯性的把木板又摆了上来,姜二估摸着自己的脸没洗净,也没在意,肚子饿了先吃饭,三个人头顶头的一边吃馒头一边唠起了嗑。

官家窑矿上的领导都知道大林哥俩的故事,大林带着愣弟弟在矿上要了十多年的饭,乡里乡亲也接受了哥俩,去了谁家也都给留个馍半个饼,二林嘴巴也甜的很,遇见男的就喊大爷,女的就喊大娘,因为这样喊了就有了吃的,矿上也照顾的很,换了几届矿长都来慰问过,入了秋冬,露天煤场的炭,哥俩都是随便拿的,矿上也不差哥俩这点烧的,赶巧最近来了个实习工,不知道情况,见了二林来背他,阻止了起来,看着二林的样,随口骂了二林愣货!当时就被二林拿起炭块子敲了头,还好有老师傅们及时赶到,拦住了二林没下死手,那新来的后生被送几个人搀扶的去了医院。

等着大林去医院看实习工的时候,实习工已经走了,听说头上缝了几针,煤场的王场长给按工伤处理,回家休养去了!大林又寻了王场长说好听话,感谢了王场长,说留点钱给实习工买罐头,场长把大林推了出来,让大林安心,说了没事!大林这才去饭店打了饭早点回了家!

大林道出了事情的原由,姜二心里分外的不是滋味,哥俩的处境很难,全矿都在照顾着哥俩,但是自己这个全乎人,现在却赖在哥俩这混吃混喝,越想越不是滋味,看来自己的计划得改变下了,等不到布满局的时候了。吃完了饭,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姜二躺下了,炕烧的热烘烘的,虽然腰眼不挨冻了,但是姜二的心里却更不是滋味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