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五章:玉芬儿
作者:岳小黑  |  字数:2205  |  更新时间:2020-01-15 21:07:14 全文阅读

姜二是仁义的,但是仁义不代表什么事情都得揽业张罗。李有义说的明白,这事想私了就得娶了郭玉芬,快拉倒吧,虽然姜二这个光棍梦梦都在搂媳妇,但是心里对郭玉芬还是有成见的,心里膈应的很。没的说,和李有义谈崩了,下一步还得自寻出路呢!

姜二搁着老远,就听的见李倌儿的爬山调或者是信天游,但是姜二也没招呼,老交情也没那么多客套了,心照不宣的互望了一眼,姜二拐弯回家了,囫囵着钻进了被窝,回笼觉是没心思睡了,捂着被子寻思着下一步怎么办,心里想着李有义这是让自己接烫手的山药,怎么应付!

瓦檐村,村西头是大殿院李家的地界,落户的也都是李家的子嗣,这里地势开阔平坦,背靠的大山也是个宝贝疙瘩,产石灰。村东头是山沟河湾,郭姓以及外来户的地界,老一辈子人们都说,郭家曾几何时,是李家的长工,大多都是李家的佃户,解放后,郭家才有了自己的地,渐渐的郭家人在一块旱地,依靠着山形走势,在缓冲的地带建起了居住的小屋,渐渐的人们管这里叫做旱湾子了,旱湾子的房子盖的层层叠叠,你家的院可能就是别人家的房顶,大部分的矿区住户都是这种类型!村西和村东中间有道山沟,沟两边住着矿上谋生的金曹两大姓,多是外县的人,按着区域没有规则的团成了一圈,金家是浑远县迁来的,曹家是灵远县,郭玉芬守寡后搬到了这地界,因为大殿院容不得寡妇!

郭玉芬也早早的起了床,给孩儿晓俊穿好了衣服,哄述着孩儿去奶奶家吃饭去了,只从郭玉芬搬出了大殿院,也就断了李家的情面,但是孩儿还是姓李的,奶奶带着比自个都亲近,三五天孩儿想妈了,才回来后窑和自个睡一晚,平日里郭玉芬也落的个清闲。

这才两天,郭玉芬和姜二的事已经传遍的十里八村,要说自个像个没事的人,那是假的,但是日子还得要过,总不能上吊死了,寻了短不是吗?玉芬心里的刚强,只能用看似没心没肺来掩饰过去。

郭玉芬洗漱打扮完了,出了门朝着旱湾子妈家的方向走去!沿路倒夜壶的二老板(中年妇女)们,三三两两的也都起了门,有瞧见玉芬儿当没瞧见,转身回家的本份人;有没瞧见也要凑过来聊骚几句的寡比猴,这些二老板们拿玉芬当成了兴奋剂,看见了玉芬感觉就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言语挤兑着,看似撩情的玩笑话里充满了讥讽,还捎带着那么一点点的醋味。玉芬儿的倔强的性子也不能服了软,各顶个的言语怼哒回去,露骨且带骂街的话,出自玉芬儿的口,竟然不显的那么肮脏,别有一番风趣。

郭树根大老远的看见了郭玉芬和那些二老板的扯皮,慌慌忙忙的往家里退,玉芬儿也看见了自个的爹,也忘却了和二老板们的扯皮撵了过去。声音提高了好多大声的喊着,好似故意说给那些二老板:“大大(爸爸),咋咧,你躲讷干甚咧?”身后丢下了那些指指点点的二老板!

郭树根看见撵过来的玉芬儿,有些生气,低吼道:“快闭嘴吧,还嫌不够丢人!”

“咋咧,讷丢谁人了咧,是丢大大人咧,还是丢利清人咧?”玉芬儿每次回家里都像是讨债的黄世仁,郭树根对自己的女儿也理亏的很,让着玉芬儿。

“快进屋,在院里边吵吵啥咧。”玉芬儿娘开了家门让息着玉芬进了屋!

郭玉芬儿进门的一瞬间,就像变了个人,变得沉闷寡言。没有了一点市井泼妇的姿态!脱鞋上炕,坐在了炕中央,等着娘把稀饭馒头端上炕,玉芬儿也不让息,一手端起了稀饭,一手夹了一筷头咸菜,就着稀饭吃了起来!而郭树根在屋里寻了个矮凳坐了下来,蒙头抽起了旱烟,一时半会,屋里气氛显的安静又沉闷,能听的见的只有玉芬嘴里嚼咸菜的噌噌声。

玉芬儿娘双手互相戳么着,感觉的多余无处安放,是啊,玉芬儿也苦,表面上的浪荡都是自个家给逼的,外人道不得玉芬儿的苦,只盼着有个安生实在的后生,不能嫌弃了玉芬儿,能替玉芬儿分担点,却是寻不着这样的人。

玉芬儿娘惦记着能呵护玉芬儿的人,不由的和玉芬儿说道“玉芬儿,二兴人不错,这事怪不得你,娘懂咧。!”

玉芬儿没有回应,继续扒拉着稀饭,玉芬儿娘继续说道:“晓俊快上学咧,上了学你也就利生了,娘抹的下老脸,你要是行,娘就去和二兴说道说道,你们凑合着过咧!”

玉芬儿干脆麻溜的应了声:“行!”再也没有多余的话!加快了吃饭的速度,馒头也没吃,碗净下炕,穿上鞋,没带言语的就走了!日复一日的重复,玉芬儿娘渐渐的已经习惯了玉芬儿对郭家的冷漠,吱唤着郭树根吃饭,出门望着玉芬儿出了院门的背影,长叹了声,为难闺女了,没办法,手心手背的肉,总的有个割舍!

郭玉芬出了门,立马仰起了头,带着趾高气扬的精气神,向家走去,隐约的还能听得见李倌儿的爬山调:“想亲亲想得讷手腕腕那软,呀呼嘿;拿起个筷子讷端不起个碗,呀儿呦。……”远处隐约看得见姜二回家的背影,以平日里郭玉芬儿的性子,这时候得撵上去和姜二说道说道,今天就算了吧,毕竟自己把事情做绝了,当时也是太紧张,没考虑那么多,现在想想是愧疚的很,有机会还是的给姜二个解释,就让“清白”的人利利伸伸的活着,也好让自己这“肮脏”的人“潇洒走一生”吧!

到了自家门口,竟然看见了一个人的趴着自家的院墙,探头探脑的瞭着自家的院子。郭玉芬心情也是郁闷的很,路边寻了节秃头的笤帚疙瘩悄么声的撵了过去,劈头盖脸的打了下去:“个泡蛋,让你偷看老娘,灰猴,让你偷看老娘。”劲气用的属实大,偷窥的人抱着头喊道:“别打别打,是讷,是呐,二海!”

  寡妇门前是非多,平日里,那群假正经的爷们们路过自家的门都匆匆而过,多看一眼都怕的建房邻里说三道四,惹的自己回家挨老板训。但也总有舔油食狗自讨没趣来揩郭玉芬的油,郭玉芬家里的剪刀总是挂在门头上,警示着那些没调猴。比如我们的郭二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