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绝世遗孤 > 正文
第一章 飞刀白刃斩魔女
作者:千宇乾寻  |  字数:3131  |  更新时间:2020-02-19 18:18:04 全文阅读

上有九重天,下有九重门!三千大世界,奇幻小世界!

  莽荒世界伊始,魔族霸占着整个莽荒大陆。

残害生灵,鱼肉百姓,怙恶不悛!

百姓生活在魔族可怕的阴影之下,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一万年前,一支拥有神力的部队率领百姓与魔族大战千年,最终终于将魔族赶到了海上,这支部队的首领叫乾魔罗。

乾魔罗战胜魔族后,百姓拥戴其为帝,乾魔罗的后代世袭其帝位,其族人被称为皇族。

  乾魔罗定皇族战胜魔族之年为战元零年,战元纪年自此开始……

  战元纪年始初,皇族对众生爱护有加,抵御魔族入侵的同时,帮助百姓发展农、商、副业,众生亦对皇族爱戴、敬仰,自愿向皇族供奉粮食和财物,莽荒大陆上一片祥和。

可是,千百年已经过去,经过世代沿袭,皇族已经几乎忘却了纪年始初他们对百姓的感恩和爱戴,有的只是对百姓的剥削和奴役。

  魔族虽被驱逐至浩渺大海,却始终觊觎着重归大陆。自战元纪年开始起,魔族入侵人类共三百八十二次,皆被人类击败,率领人类击败魔族的依然是九重门之上的皇族。

皇族日衰,魔族日盛,魔族第三百八十二次入侵,皇族动用全部力量,外加九重门外各大门派之力,方才勉强将魔族击退。

  天下苍生,心惶惶之,唯恐魔族下次入侵,众难抵挡。

  此时人类文明正值农耕盛世,森严皇权等级制度之下,百姓再次陷入苦难,侠客之道应世道而盛行。

  这里的故事是从皇权之下,江湖之上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开始……

  咔咔咔!一道道闪电劈向丛林中的巨树,被劈中的巨树立刻化为了灰烬……

那些阔叶树木根深蒂固,枝繁叶茂,树干的直径有的甚至已达到了十人合抱的地步,只有这片肥沃的黑土才能滋养出如此巨大的树木。

  滂沱大雨中,一男一女在树梢间快速地向前穿行。昏暗的夜幕下,两旁的树枝飞快地向他们身后滑去,他们在雨中留下一道道身影,而其真身早已飞到了三丈之外……

  男人的怀中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那婴儿左边的眉毛上有一道闪电状的胎记,这道胎记并无特别之处,仅仅是一个形状奇特的胎记而已。

  雨点打在婴儿的脸上,那婴儿张开小嘴全力哭嚎着。男人一边飞快地在丛林中穿梭着,一边在衣角扯下一块麻布,轻轻遮在了婴儿的额头,那婴儿立刻便停止了哭泣。

  “勾结魔教的叛徒栾震天!还有那个臭不要脸的魔教之女林秋水!今天你们跑不掉了!”身后几十个身手不凡的天鹰派高手高声喊道。

  “你们做了这等伤天害理之事,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今天我不但要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还要把你们的孽种一起除掉!为天鹰派清理门户!”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壮汉说道,这个壮汉就是天鹰派的掌门紫穆北,在如此极速地追击下,他的呼吸依然沉着、平稳,其内力之深厚,可见一斑。

  紧跟在他身后的是四大长老和左右护法,他们的功力虽然不及紫穆北,但是能够紧跟紫穆北的身影,可见他们的功力也非泛泛。

  栾震天和林秋水知道他们今天定是难逃一死,但是他们拼了命也要保住怀中的孩子,因为那个刚刚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婴儿就是他们两个人爱情的结晶,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只是这可怜的孩子并不受世人的待见,因为栾震天是四大正派之一的天鹰派的大弟子,而林秋水却是“魔教”花千派的掌门林九陌之女。自古正邪势不两立,这正邪两派的结晶骨肉注定要被世人所唾弃,甚至是追杀。

  正派、邪派,皆由世人口中说出,可究竟谁是正派谁是邪派,只有众人心中清楚。

  众人口中的各大正派,除了天鹰派之外还有灵狐派、炎焱派、磐石派,它们一起被称为“四大门派”。

  四大门派与魔教花千派向来是死敌,四大门派禁律规定:“任何弟子不得与魔教弟子互相勾结、来往,更不得萌生情愫,如若违反,定当处死!”这是四大门派创建以来亘古不变的铁律。

  可是,栾震天不但违反了这一禁律,竟然还同魔教之女诞下一子,此等之事,四大门派岂能容忍?紫穆北生怕事情酝酿之后会牵连到门派的声誉,所以决定自己清理门户。

  奔行之中,栾震天回首望了一下林秋水,她面无血色的脸上由于雨水的冲刷更添一丝惨白。栾震天心头一颤,疼惜万分,不由得捏紧了林秋水的手。林秋水只觉得自己的手被攥紧,可是体力却渐渐不支,只感觉身体被拽着强行向前狂奔……

  突然,林秋水猛地将手从栾震天的手中抽出,站在了一根一抱之粗的枯枝上。只一瞬间,栾震天已经飞跃了十丈之远。

  冰冷的雨水让栾震天的四肢渐渐地麻木,可是他依然能感觉到林秋水的手已经脱出了他的掌心,他心头一颤,猛地回过头去,大声喊道:“秋水!快跟上!”

  林秋水泪眼婆娑,表情却淡然道:“震天!今天我们逃不掉了!但是,我们的孩子是无辜的,他是我们爱情的见证,也是我们生命的延续!说什么也要让他活下去!我林秋水此生不能与你相守,但能与你相爱,已是足矣!此生,无悔!你快走!”

  栾震天听到林秋水的诀别,肝肠寸断。说话间,紫穆北和几十个高手已经赶到,林秋水感到身后一股强大的气息向她靠拢,她边拔剑转身,边对着栾震天咆哮出两个字:“快走!”栾震天从这两个字中听到了死,也听到了生,林秋水选择了死,却要留给他们的孩子生……

  “他们跑不动了!先杀死这个女魔头再去追那对父子也不迟!”说着天鹰派几十个高手将林秋水团团围住,他们的剑刃切开林秋水雪白的肌肤,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一袭白裙被染成了半红半白,如同一朵红白相间的莲花在雨中绽放。

  栾震天恨地咬牙切齿,目光中露出的凶狠仿佛穿透了众高手的心脏。他的手指深深地嵌入了铜制的剑柄中,他多想冲上去,去救自己心爱的女人!可是,他低头看了一下怀中的婴儿,他正睡得香甜,奋力地吮吸着自己的手指。栾震天幡然醒悟,秋水牺牲自己,为的是给他和孩子争取一点时间,给他们的孩子争取一线生机!

  终于,他的理智战胜了愤怒,他向着众人大吼一声,声音穿透了密集的雨幕,将几个正挥刀砍向林秋水的高手震退了几步,接着,栾震天毅然决然地转过身,向前飞奔而去……

  怒江,栾震天面前只有这一条路!

  怒江是莽荒大陆上最宽的一条江,其水流之急,江水之大,犹如天神狂怒,无人敢越,因此,怒江又被称为“忘川江”,意思是,一旦进入怒江,就如同进入了地狱之中的忘川江,别说活着,就连转世投胎都不可能。

  可是,佛道死即是生,在这危急关头,栾震天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只要能多向前走一步,他绝对不会退一步!

  林秋水身中数十剑和三把飞刀,身体晃晃悠悠、摇摇欲坠。紫穆北和几十个天鹰派高手将她团团围住,却无人肯给她最后一击,因为他们害怕魔教女魔头林九陌来找他们寻仇。

  众人对林九陌的恐惧,深入到了骨子里!

  紫穆北昂首扩胸,剑锋指着林秋水道:“大家不要怕!此人乃魔教的小女魔头!我们杀了她是行正义之事,武林中人皆以我们为豪!如若那女魔头林九陌要来寻仇,那就是我们四大门派所有人的敌人,我们定当齐力御之!所以,大家不用怕,一起动手,把她杀了!”说着紫穆北挥剑直指林秋水,其余高手也挥剑一起向林秋水刺来。

  几十把剑一齐向林秋水刺到,怎奈求生之欲让林秋水向后退了半步,可就在这寸许之间,一把长剑从众多剑中冲出,正中林秋水的胸膛!那握剑之人正是左护法比干!

  比干见自己手中之剑插入了林秋水的胸膛,心头一惊,双手一颤,松开了剑柄。他没想到众人都还留了一手,只有他对掌门紫穆北的话深信不疑,也只有他能下得了这个狠手!

  林秋水的纤纤细身柔弱地瘫倒在地,一滴眼泪夹杂着雨水从脸颊上滑落,凶狠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比干,而那目光转眼却暗淡了下去……绝世佳人林秋水,从此香消玉殒……

  众高手如释重负,纷纷将剑收在了剑鞘之中。比干知道自己吃了大亏,却不敢直言掌门和众人使诈,只能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这时,紫穆北大喊道:“此魔教之女,死不足惜!大家继续去追栾震天这个逆徒!今天我定要清理门户!”说着众人便呼喊着向前追了过去……

  待众人走过,左护法比干飞身一跃,正好跃过林秋水的尸体,他右手向身后一抓,正好抓住剑柄,噗呲一声,长剑从林秋水的胸口拔出,而鲜血却立刻被雨水冲刷不见。

  比干飞身而去,只留下林秋水冰冷的尸体静寂在狂风暴雨中……

千宇乾寻
作者的话

做不到字字珠玑,但求不是垃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