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地府一日游 > 正文
第一章 地府一日游
作者:猫妖老大  |  字数:5147  |  更新时间:2019-10-31 21:08:50 全文阅读

高速公路上,稀稀疏疏的车辆在来往,我们在奔跑,他和我一样,也在奔跑,只记得他是我的发小,对他的面貌却十分模糊,我们都没有说话,很安静,安静的有些诡异。

我们追赶着一辆大货车,想要追上它,爬上去,也许我们只是想搭个顺风车,也许我们是着急回家。

大货车很高大,速度也很快,但在我们的追逐下,我先一步扒了上去,站在了后方的铁架子上,牢牢地抓住了冰冷的钢管。

我回头,看向后方的同伴,或许喊了他一声,或许没喊,这一系列事件,好空洞、好苍白、好木纳,如同是在回放一般,黑白的画面,灰暗的天空,一切都显得那么死板。

他没有说话,一路上我们好像都没说过话,稀里糊涂间,他也攀上了铁架子,我们两人同时站在上面,这时的我,想要爬上去,翻过铁架子,进到后方宽阔的皮箱内。

我踩着铁架子,一步一步往上爬,终于,我翻了过去,出现在铁皮箱内,我抱着双腿,安静的坐在哪里,很孤独,与这个世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透过冰冷的铁架子,我们对视在一起,他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动作,就那么木纳的抓着铁架子,站在那里,也不和我说话,虽然此时我们面面而视,但我对他的印象却十分很模糊,脑子里没有关于他的一切。

大货车还在疾驰,我能听到耳畔边“呜呜”的哭泣声,尖锐的像是哨子声,我还是坐在哪里,没有动,而他似乎是不想翻越进来,也没有任何动作,就那么木纳的扒在哪里。

突然,一道亮光刺痛了我的双眼,那道光好亮好亮,也许我一辈子都记得。

顷刻间,这片世界顿时失去了声音,两辆货车黏了在一起,停在马路上,而大货车后方的铁架子已经深深地凹陷了进去,在车子的上空,冒着浓浓的青烟,青烟笼罩了整片天空,给人梦幻般的感觉,十分飘渺。

我知道,出车祸了,这时的我,还是那个姿势,还是那个动作,但我却是蹲坐在地上,很幸运,我侥幸活了下来,避开了这次灾难。

但我却知道,我那个同伴永远的离开了,再也回不来了,这时的我,应该是伤感和悲痛的,可我却没有丝毫的沉痛感,脸上很是木纳,木纳的有些冰冷,唯一能明显感知到的,就是庆幸,是的,我内心无比的庆幸,怎么都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我还能安然无恙,于是,我满怀着幸运的心情,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火车很长很长,一眼望不到头,它的前前后后都被浓浓的青烟包裹着,不知从何而来,又要到哪里去,火车浑身都是藏青色的颜色,青幽幽的,像一颗青翠欲滴的嫰草。

我面无表情的坐在火车顶上,朝着火车后方望去,目光有些呆滞,身影像是一块冰冷的磐石。

而在我的身旁,也坐着一个人,他和我一样,面朝远方,眺目望去,他没有说话,我也没有,都在静静的凝望着什么,此时的氛围,很是寂静,没有任何的色彩,没有任何的声音,甚至连火车的声音都没有,让人感觉冰冷和空洞。

火车进隧道了,黑黝黝的隧道,没有任何的光亮,有的只是浓的化不开的黑暗,犹如恶魔的巨口,可吞噬一切来者。

一晃眼,火车到站了,我很激动,也很高兴,因为火车竟然直接开到了我外婆家门口,更让我兴奋的是,远远就看见了很多情人好友齐聚在一起,一副火热朝天的景象。

我踏步过去,一一和他们打起了招呼,可他们却都低着头,不和我说话,他们都在人群中窜来窜去,很是忙碌的样子,对此,我不敢生气,因为大部分人都是我的长辈,我也不敢说什么,何况我本就是一个温和谦逊的人。

令我感到奇怪的是,陡然间,我的怀里竟突兀的多出了好几张白纸,巴掌大的白纸堆叠在一起,纸上有很多脚印,对此,我感到非常疑惑。

可还没等我想明白,一条大黑狗突然从人群中了窜了出来,它呲牙咧嘴,朝着我狂吠不止,凶神恶煞的样子,似乎我和它有深仇大恨一样。

还好,我的一个姨娘见它突然发疯,赶紧用绳子把它栓了起来,牢牢地将绳子禁锢在了一根木桩上。

就在我准备过去和我姨娘打招呼时,离奇而又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半空中,一个个浓妆艳抹的戏子蓦然显现,他们一身旦角扮相,穿着花红柳绿,宛若荡秋千一般,拿着把油纸伞在空中飘来飘去,像是在唱大戏,又像是仙女起舞踏清,虽然赏心悦目,但却处处透着一股诡异,他们的身体十分灵动,如同落叶一般,却又给人阴森森之感。

奇怪的是,眼前离奇的一幕,并没有让我感到丝毫的害怕,我也不知为何,就这么欣赏了起来,而且很是入迷,似乎是我应该喜欢的才对。

他们都冲着我笑,很灿烂,洁白的牙齿,白的像雪一样,他们在上空表演,而我在下方观看,我们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没有任何的交流,但却有种心领神会的熟悉感,很是自然,没有丝毫的不和谐。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眸光望去,不知何时,人群如潮的喧嚣声中,竟多了个黄衣老道士,他面色凝重,持着朱红桃木剑,剑上贴着朱砂黄符纸,一手摇着黄铜铃铛。

当“叮叮铛铛”铜铃声响起时,不知为何,我的脑袋有些模糊起来。

我还没缓过神来,老道口中便念念有词道:“岁月悠悠,常恨无愁,今时往日,悄无声息,已至尽头,别了昨日事,告了今日友,从此分道扬镳不回头,临辞前,特羡曲一首,以安慰解你忧愁!”说完,老道士喝了一口碗里的符水,朝着正前方猛的一喷,口中大喝道:“一路走好!”

话音刚落,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我就感觉到身体失去了控制,自主的凌空漂浮而起,犹如鸿毛般,没有任何的沉重感。

在半空中,我流泪了,因为我看到了老道身后有一个漆黑大盒子,在大盒子边,还围着几个披麻戴孝的人,他们跪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哭泣,不断往火盆中扔着什么。

我颤颤巍巍的将手伸进口袋中,随后摸出了一把金灿灿的钱币,这一幕,让我浑身都在颤抖,因为我已经预料到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将手伸进了另一边的口袋中,而后,掏出来的是一把褶褶生辉的糖果,此时的我彻底崩溃了,我号啕大哭,但却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连我自己都没听到自己的哀嚎,仿佛连我的声音都不属于这个世界了,我嘶吼、我咆哮、我不甘,但却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一阵狂风袭来,我的身体开始剧烈晃动,像是要把我吹离这个世界,我在疯狂的挣扎,因为我不舍,舍不得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舍不得地面上为我号啕大哭的亲人,可是我很无奈,无法作出任何的抗争,于是,我深深地看了亲人和这个世界最后一眼,然后便随风而去了………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已然身处在一片银沙白的公路上,公路上停满了车子,都是银白色的。

还来不及打量时,周围有很多人朝我围了过来,有老人,有小孩,甚至发现我的那个发小在其中,他们都没有说话,面目呆滞,空洞无神,如同行尸走肉。

正当我惶恐之时,几个年纪较大的老人已临至近前,我没有害怕,因为我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于是,我把身上的糖果都派了出去,老人、小孩都有,我自己也留了一小包,我也不知为何,要把它留下来。

发小走了过来,他还是那副怏怏无神的样子,面色铁青,十分的颓丧,他看向我,眸光中毫无色彩,随即摇了摇头,想要离去。

这时,我激动了,因为我想起了一些事情,所以我连忙抓住他的手臂,问道:“为什么会这样,我记得当时明明只发生了三次爆炸,我都躲过去了,为什么我还会出现在这里?”

他目光还是毫无波澜,冰冷的表情,犹如一块生铁,凝视我几息后,终于开口道:“是的,当时的三次爆炸,你确实避开了,但你确定……只有三次吗?”

闻言,我如遭雷击,但我还是不愿相信,因为我印象中,很清晰的记得,那次事故,只发生了三次爆炸,而且我都躲过了,于是我疯狂的哭喊道:“不可能,你骗我,你骗我,不可能会是这样,我明明避开了的!”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宽慰道:“接受现实吧,当时你确实看到了三次爆炸,但第四次,你却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了!”

就在这时,一辆银白色的皮卡车驶了过来,车上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都穿着耀眼的银白色衣服,男子手中拿着一个显示器,有点像平板手机,也是银白色的。

两人靠近众人后,男子拿起显示器操作了起来,而女子则在一旁时不时的抬头扫视,像是在核实众人的身份。

“嗯?不对,弄错了,他不应该在这里的!”女子突然一惊一乍道,而她的眸光指向的是我。

对于这两人是来干嘛的,我也没在意,可这句话一出来,我立刻就躁动了,急切的冲了过去,满脸激动道:“是不是搞错了,我不应该死,我阳寿未尽对吗?”

男子眉头微蹙,冷声道: “你……你已经死了,别胡思乱想!”

见男子不承认,我当时就发火了,大声叫喊道: “什么?不可能,我明明听见她说弄错了的?”

这时,女子的眸光有些闪躲,扯了扯男子的衣服,对我道:“你别着急,我们公事公办,不会胡来的!”

我无比的激动,大声咆哮道:“好,那你说,是不是你们弄错了,我不应该在这里的!”

“你等一下,我们沟通一下!”女子对我说了一句,随后便拉着男子到一边嘀咕了起来。

片刻后,两人走了过来,女子对我看了我一眼,道:“你确实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是我们搞错了,你现在开着这辆车,朝着这条公路一直走,就能去到你想去的地方!”

“真的,太好了!”闻言,我十分的激动,随后便拿着车钥匙,开着车,朝着公路驶去,临走时,还不忘把口袋中最后一袋糖果扔给了众人,毕竟这是死人的东西,我可不能带走。

我很激动,很亢奋,重见光明的希望,使我欲摆不能,银白色的公路像是月光石铺成的一样,璀璨而又晶莹。

我一路直行,不知过了几时,终于见到了一座熟悉的大山,那是我老家的必经之地,而此时的外界已经暗沉了下来,夜幕即将临近,显得有些晦涩。

即将临近我家时,我却陡然一惊,心中突然感觉到开错了方向,于是我连忙调头,朝着我坟墓的方向驶去,同时也很懊恼,生前就是个路痴,都这样儿了,居然还会迷路,

而这一幕,却被男子和女子看在眼中,显示屏中的一幕幕,正是我开车的景象,男子正带着邪邪的笑容注视着,而后,他在屏幕上触碰了几下,而我的前方瞬间出现了一片刀山,无数把闪烁着乌光的黑色刀子安插在地面上,刀刃闪耀出的寒芒,令我睁不开眼,前方这幅画面,阴风阵阵,森寒彻骨,让我毛骨悚然。

我也不傻,能猜到这是何人所为,于是,又朝着原路折返回去,还是那片晦涩而凄凉的地带,男子和女子都站在哪里,朝着我笑。

他们轻蔑的笑容,令我很不爽,同时也想着快点脱离这里,于是我开着车一头撞了上去,想要撞翻两人,可还未临至两人身前时……突然间,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挡在了我车前。

巨大的身体,像是一座小山,绿色的身体,缠绕着粗大的锁链,破旧而又腐烂,它身上哗啦啦的流躺着血水,还有一股黑雾萦绕在全身,看起来十分狰狞,超级恐怖,它张开大嘴,露出错乱而又密集的锋利牙齿,咆哮着就朝着我冲了过来,巨大的力量,使地面都在“砰砰砰”颤动。

这一幕,令我惶恐到了极点,立马调整方向,开着车向一片迷雾中驶去……

一片迷茫中,“碰”的一声,车子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好奇之下,我下车一看,一辆被浓浓白雾包裹其中的大货车,霍然出现,我记得它,当天的事故就因它而发生,此时的它横陈在此,破旧不堪,锈迹斑斑,连副驾驶位的大门都消失了。

“碰碰”

一阵巨大的震动感传来,旋即,一个浑身流淌着脓血的大块头、赫然从白雾中显现,它张开嘴,露出漆黑交错的犬齿,朝着我冲了过来。

见机不妙,我赶紧踏步躲进了大货车中,可我忘了一件事,大货车的一扇门没有了,根本无法阻挡。

果不其然,下一秒大僵尸直接把手伸了进来,要抓住我,我害怕到了极点,扭动着身躯猛地往角落里挤,可无奈,空间就那么大点,很快就被逼到绝路了。

大僵尸的身体进不来,它看不见我,我鼓足力气,快速侧过它的大手,直接将另一扇门“碰”的撞开,瞬间脱离了出去,看着剧烈晃动的大货车,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趁此机会,快速跑回到银白色皮卡车上,启动车子,朝着后方疾驰而去。

穿过那片浓雾,眨眼间,便回到了那男女所在之地,我再次撞了过去,男子女子见我来势汹汹,赶紧闪到了一边,虽然没有撞到两人,但我却趁此机会,一把从窗户外抓过,将男子手中的显示器夺走了,与此同时,我立刻拿着显示器朝着后方拍起照来。

这一幕,可把男子和女子吓坏了,虽然在惶恐之下,飞快的躲闪,但我却依旧拍到了两道模糊的身影,虽然不易辨出,但却足够了,好不容易来一趟,我想把这里的事物带回阳间去。

这条路很神奇,似乎可以通往你任何想去的地方,我开着车,没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座新建的坟墓前,地上的鞭炮和祭品,依旧光鲜亮丽,看样子刚摆不久。

我不再多想,一个闪身,便从坟墓上飘落下去,而后,我的灵魂很好的完成了与身体的结合,躺在冰冷的棺材里,手上传来的触感,令我激动万分,我用力推,却发现棺材严丝合缝,丝毫不为所动,被上面的坟土掩的严严实实的。

我这下绝望了,重获新生的喜悦感荡然无存,内心皆被惶恐和死亡的气息所笼罩,我大声嘶吼,用力推搡,却显得十分无力,我就这么在黑暗中挣扎着,感受着每一分每一秒传来的死亡气息,也不知过去多久,我终于不在挣扎了,我放弃了,浑身已经无力了,连身体都被冰冷刺骨的寒气所覆盖,就这样,我静静的躺着,静静的躺着………

他和它的角色告了别,而我却还在他的书中分饰一角,红尘是非多生愁,黄粱一梦,时光悠悠,梦醒时分谢了个秋———愿活着珍惜,逝者安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