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再见2002 > 第一卷 上庠局
第一章、春风不解温情殇
作者:我是一只小小隼  |  字数:2307  |  更新时间:2019-12-12 19:01:13 全文阅读

沪北浦西的长宁,春风正暖时节,街道两边的花圃正浓郁绽放着粉色的樱花,和夜晚的灯花相映,那满地的芳华宛若倾泻而下皎洁的月光。

樱花落地,立夏不远,一年的繁华周而复始的从春而起,又追溯着自己的脚步,淹没过往的路。河边的杨柳依依,嫩叶已经青翠。

林岩紧了紧青衫外套,从容的走在回家的街道上,已经晚八点多了,但是在不夜城的淞沪,这个钟点实在不能算晚,路上和他一样晚下班的人很多,有的需要搭乘个把小时的地铁才能到家,还有一些人正奔波于上夜班的路上。办公大楼到定西小区,坐公交仅有一站路,步行穿过一条小街,时间会过得更从容一些,约莫十几分钟就能到家。

小街的窄巷飘着各色的香味,沿途的小吃点很多,南方的沙县小吃,馄饨七里香;北边的新疆羊肉烤串,孜然飘飘;中原的兰州拉面,招牌多,牛肉少;还有湘、川的小饭店,麻辣味道,不用吃进嘴,闻着也能麻木着你的味蕾。林岩熟练的打包了一份严菲爱吃的麻花,然后买了一份草莓。

一幢老旧居民楼的墙面被满满的爬山虎占领,这个季节,嫩绿的叶子刚刚绽放,白天的时候,郁郁葱葱,远远望去,如同一道绿色的瀑布,自楼顶倾泻而下,非常漂亮。

林岩走到了小区楼下,抬头往上看,从窗户透射出来的点点灯光,宛若星辰挂在碧霄。严菲应该正在看电视吧,林岩在楼下张望了一下窗口想着。

“吱呀”一声,租住的房子有些年头了,开门一瞬间有些声音,屋里的严菲已经洗漱完毕,穿着淡紫色的睡衣,窝在沙发上,扫了林岩一眼,然后继续折磨着手里的遥控器说道:“你回来了,还没吃饭吧。厨房里给你留了饭菜,电饭煲的饭是保温的,汤锅我也是才热过不久,你先吃饭吧。”

林岩如往常一样,脱下外套,搭在玄关的立式衣架上,换上拖鞋,开心的说:“今天确实有点饿了,公司也就应付了几口泡面,太忙顾不上吃晚饭了,大家都一样赶项目呢,我就心想回来等着尝尝老婆煲的汤,呵呵……”

林岩微笑着把麻花和草莓轻轻地放到严菲面前,接着转身去了厨房,但他并没有注意到严菲那堆着笑的脸上,满是忧郁的目光。

林岩匆匆地吃完夜宵,回到客厅,坐到严菲身旁,刚想伸手去抱一下。正在看电视的严菲突然说道,“林岩,我们离婚吧!”

“什么?”

林岩有没反应过来,伸出的手忘了接下来的动作,也不知道收回,或者是觉得自己耳朵因为工作累了产生了幻听,愣愣的地再问了一遍。

时间仿佛静止了几秒。

严菲的声音带着一分颤抖而又坚决地再次说道,“林岩,我们离婚吧!”

“菲~~菲儿,别~~别开玩笑啦,今天不是愚人节,好像快立夏了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商量解决……”林岩的声音带着颤抖和结巴。

“林岩,你了解我的,现在的我不是开玩笑~~,你就当我~是~~是变心了吧!我不想再把时间放在你的身上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严菲的声音越说越小,但却软弱的刺耳,断断续续,像针一样扎进了林岩的脑海。

林岩浑身仿佛被戳爆的皮球,瞬间泄气,瘫软在沙发上。

他们结婚四年了。

他们的故事就是从林岩去合作厂家解决产品试产问题时开始的。

在合作单位的产品策划部,有一个女孩,身材高挑,盈盈笑语时,宛若珠玉轻扣。一把马尾脑后荡,两个酒窝脸颊藏,一双明眸善睐目,唇齿之间笑意扬。“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林岩瞬间想起这句诗来。而恰巧的是,她负责这个项目的跟进工作,一来二去,二人就这样熟识了。

林岩去做产品试产时,因为工厂离研发部门比较远,林岩去上班的时候,一早就要出发,往往赶不上吃早饭,严菲对他蛮关心的,经常帮他准备早点,慢慢的两人恋爱、结婚。

……

“我已经写好了协议书,你看看吧,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后天我们去下民政局吧……”

严菲还在说着什么,但此刻林岩的脑子已经听不进其它,有一种不想面对她的烦躁和无中生有的自卑感,林岩只想逃离。

严菲说完,从包里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协议书递了过来,然后,转身走进房间。

林岩点燃一根烟,缓缓缭绕的青烟衬着青黑色的脸色,红亮的烟火就像林岩心中喷薄欲出的怒火,若隐若现。

凭着多年的相处,他觉得严菲说的是心里话。而他又根本恨不起来这个跟了他三年多的女人,半年前严菲回娘家一趟后,就有了很多压抑。但林岩用那理工科的情商实在不能理解,仅以为女人总有一些小脾气,也没怎么在乎,于是便想着去多讨好一下严菲,买些她爱吃的零食,带些小礼物,认为这样严菲就会开心了。

现在的社会男人拼爹,女人比貌,哪怕你再有能力,没有背景,好一点的结果就是兢兢业业打工,也许能出人头地,展露峥嵘;如果你还想逆袭成为富一代,智商、情商、财商,商商都要压胜一筹,再加上运气很好才有那么一丝机会。

林岩没那么多的愤世嫉俗,他想自己就是一个小人物,理工科的他真的只想好好的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至于那些小说里面草根变英雄的主角是不可能现实存在的,真真的认可着平凡的生活,挺好!

他以为自己的人生已经很完美了,有个美丽的妻子,有个稳定的工作,慢慢改变家庭现状,已经是上帝给他的最好的回报了,他还想再要个孩子,买个房子,这些不正是大多数普通大学生毕业后的生活现状吗,也不正是大多数人的现实吗?

可是顷刻间,一切坍塌,就像歌词里写的那样,就连分手也是让我最后得到消息。现在他该怎么继续,怎么改变这样的生活,挽回还是放手这段感情。

林岩和严菲很少争吵,就连脸红也很少,林岩的脾气好,又比严菲大,所以很多事情上都会忍让和包容,他现在甚至不知道严菲想要的是什么,也许还是他关心的太少。

他在淞沪的朋友圈不多,也就是几个老同学还谈的来,偶尔聚聚,只是这半年来,严菲已经没有和他一块去过了。

……

严菲在房间里静默无声,林岩没有阅读那份协议书,思绪纷飞了很久后,还是签了字。

林岩拿上外套,走出家门,他颤抖着手抓上房门的那一刻,好冰凉。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门,这一刻他只想离开家……不,是离开房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