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万能芯片经销商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吴柯可不是柳下惠
作者:轻雁  |  字数:3283  |  更新时间:2019-11-21 12:03:00 全文阅读

吴柯开车直接上了高架,陈轻雁只说爬山却没有说去哪座山。这给了吴柯自由发挥的空间。

去哪里?当然是去适合调情的地方了。倒也不是想玩弄陈的感情,这样的事讲究两情相悦,我未娶你未嫁,孤男寡女的调个情有何不可?

注定是不可能的,但是去特么的未来,爷爷我今天高兴,小陈也高兴。九龙山吴柯去过,不算是景点,但好在偏僻,景色又美。

新买的路虎动力十足平稳飞驰,陈轻雁坐在副驾驶上眯着眼幻想什么。吴柯打开音乐,放了毛不易的《消愁》。二人不再说话,静静的听着。

一曲结束,《像我这样这样的人》响起。毛不易那男女通吃的嗓音让气氛变得温馨,若是还在中学读书,该有多好?不必唯利是图,不必想特么的理想,不必担心父亲的强力阻拦。就这样静静的坐在一起听歌,多好?

二人一如既往的默契,都不再提生活工作理想神马的。仿若时光倒流,二人是中学的同桌。

山下停车,吴柯在前陈轻雁在后,俊男靓女谁都会认为他们是情侣。游人很少,合吴柯的意。山没有怎么开发,路是游人用脚踩出的羊肠小道。

坑坑洼洼的路对吴柯来说倒没什么,但陈轻雁就太难了。她倒是没少爬过山,但像这样的野山还是头一回上,加上刚刚下过秋雨,路面还有些湿滑。胆小娇弱的陈轻雁本质完全暴露,一点都看不出是那个办公室里的利落白领。

走了半个多小时,陈轻雁已经小腿酸软,心惊胆战,再也不愿走了。但离山顶还有很远,即便是山腰的荒亭也还有差不多一半的路程。吴柯没办法,与她一块儿坐下来休息。

这一休息可不要紧,陈轻雁干脆不走了,吵着要下山。这才哪儿跟哪儿?就这样下去不成了笑话?

吴柯开始干起了激励大师的勾当

“咬牙再坚持二十多分钟,咱到山腰的亭子去休息。那里面有桌子凳子,关键是景色好。”

“谁让你找的这荒山,这路也太滑了,我都怕自己摔下去。你又不背我。”陈轻雁振振有词。

“背着你更危险,我不知一路扶着你了?摔不下去的。”

“不,我害怕。我脚疼。”

“那你说,除了背你,怎么样才能走?”

陈轻雁转着眼睛想了许久,红了脸:“我要是跟你上了山腰,你就任我摆布。要是上了山顶,你就陪我在这山上过夜。”

吴柯转眼一想,明天就周六了,别说过夜,过两天都成。

“好,我答应你。”

陈轻雁一听,立马来了精神,嚯的站起身,径直向山腰方向走去。吴柯看着她那生龙活虎的样子,喃喃道:

“我是不是被你套路了?”

“怎么想反悔?”陈轻雁说着又要坐下。

“不反悔,不反悔。唉!这一上山,竞被你欺负了。”

说话间,荒亭在望,脚下的路宽敞了许多。回眼望去,一山的翠绿欲滴,中间夹杂着些金黄或鲜红,走过的羊肠小道蜿蜒曲折,竞看不到头。

“还别说,从这样的小路上山,还挺有成就感呢。”陈轻雁开始为吴柯的选择点赞。

“上边那座亭子上视野更好。”

吴柯的话还没说完,陈轻雁便心急的向上走去,路况好了很多,她走起来毫不费力。

说是荒亭,其实并不破败。大抵是有热心的山民定时维护吧?木柱茅顶,石桌竹凳,修葺一新,亭内的石头地面竟像是刚刚擦过。

陈轻雁看着这亭子,情不自禁道

“这亭子好像是武侠剧里面的古亭,太有感觉了。唉!要不是怕晚上冷,我都想住这儿一晚了。”

“冷?你脱了鞋走上去感觉一下。”吴柯卖着关子坏笑道。

陈轻雁果然听话的脱了鞋子,她倒要看看这亭子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结果脚刚走进亭子,陈轻雁惊喜喊道

“哎呀!这石头地面怎么是温的?吴柯?你是不是在这下边做什么文章了?”陈轻雁享受着舒适温度带给她的快/感,对吴柯也直呼其名了。

“我能做什么文章,这亭子据说是明朝人建的,后来虽然翻修多次,但基本都保持了原貌。它的最大特点还不是古韵,而是这亭子的下边。”说道此处,吴柯故意停顿片刻。

“下边怎么了?”

“下边是湿的。”

“你这大坏蛋!看我不打你!”

陈轻雁虽嘴上说着打,但脸上却是绯红,眼里是迷离。

“这下边是一眼温泉,确实是湿的。温泉被一整块不薄不厚的石头盖着,周围只有一些出气孔。说来也怪,这温泉几百年不枯,几百年不冒,就在这儿静静的暖着这亭子。”吴柯终于说清楚了,陈轻雁好奇的在石板上踩来踩去。

“这地方倒是适合歇息,吴柯,要不咱今晚就在这儿了?”陈轻雁一副债主逼债的口气。

“在这儿倒是也不错,但这儿荒无人烟的,晚上可有野猫野狗出没。”

“啊!”陈轻雁吓得左右看了看。

“放心吧,现在是大白天,没事的。休息够了咱上山顶。这山虽不是景区,但山顶却有个小镇,镇子里有好些猎户呢。想吃野味,他们那里多得是。”吴柯说的生动,陈轻雁听的入迷。

入迷是入迷,吸引陈轻雁的并不是野味

“野味吃不吃倒不要紧,能吃你也成。嘻嘻”

一路上的撩拨已经让吴柯有些把持不住,这亭子内阵阵暖流也烘的他有些心猿意马。他知道只要自己想,陈轻雁会毫不犹豫的把一切给他。这样的美景宝地配美人,一生能遇几回?

陈轻雁已经坐在温暖的地板上,歪着脑袋痴痴的看着吴柯,想从他的眼里读出些什么。此情此景,只需要一句话或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两个人就会毫不犹豫的做一些该做的事。

但二人都绷着,都不想让对方窥见自己内心的渴望。不想是不想,但陈轻雁的渴望就写在脸上和眼里。

吴柯隐藏的深一些,他可以不去看陈轻雁,坐在陈轻雁呼吸所及之处看着远方的美景。陈轻雁哪里有那么许多耐信?她轻轻地把手伸了出去,触到了吴柯的手、胳膊、肩膀……

吴柯可不是柳下惠,送上来的美食当然不舍得让她跑了。

“啊呀,这里连个遮挡都没有,万一有人看见怎么办?”

“天为被地为床,哈哈。”

“你太粗鲁了。”

“谁让你撩拨这二十多年的洪荒之气了?”

不远处的溪边,调皮的鱼儿不住的跃上跃下,不知疲倦。那溪水潺潺,温柔的拍打着欢快的鱼儿。微风袭来,溪面上闪出粼粼水波,反射出来的万点亮光,照耀着不远处的荒亭。

荒亭下,陈轻雁意犹未尽的用手理着秀发,笑靥如花。吴柯已恢复了圣人面孔,坐在荒亭栏杆上,点了支烟望着远方。

“你在看什么呢?”

“看那些长满枝头的柿子,红的像一株株火苗。可惜了,无人采摘,恐怕要烂在枝头了。”

“哈,我比那些柿子幸运多了。至少我没有烂在枝头啊!今天总算有人把我摘了。”陈轻雁一点都不像是失去重要东西的人。

“你会后悔吗?我是说如果将来没有走到一起。”吴柯吐了个烟圈问道。

“我有什么好后悔的,我还觉得我赚了呢。”

“你确实是赚了,我陪了,好吧,小陈女士。”

“怎么成女士了?我还是喜欢你喊我小陈。”

“你现在确实是女士了呀,哈哈。走!上山。”

依然是吴柯在前,陈轻雁在后。不同的是,上山前还是扯着吴柯衣袖的陈轻雁,这回拉住了吴柯的手。吴柯也大方的拉着他的女人,虽然可能只是暂时的,但爷爷今天高兴,小陈也高兴,这就够了。

管特么的什么现实!

果然如吴柯所说,山上有个热闹的小镇。不但有猎户,还有很多上山来写生的学生以及一些药材商人。太阳已经落山,小镇上灯火辉煌,别有一番韵味。

本来打算着先找一家野味店饱一下口福的,可陈轻雁临时想起一档子事。

“吴柯,我们晚上住哪儿?”

“这镇子上有民宿啊。”

“这么晚了,镇子上这么多人,会不会没地方了呀?”

“呀!那现在就去问问。”

果然,一家家的敲门,房东都是隔门回话:“客满了,到别家问问吧。”

正要绝望,在最后一家民宿,房东吱嘎开了门:“你们运气好,有个药商碰见了熟人,退房了。”

房间还不错,简介干净。整个屋子用实木拼成,闻起来还有一股木头特有的清香。床褥显然是新的,还有阳光的味道。墙壁灯小巧温馨,床是让人浮想联翩的椭圆形,周围还有一圈围挡。

陈轻雁却不好意思了

“阿姨,你们这儿有没有房间了?我,我们。”

“姑娘,就这一间了,还是那药商临时退了才腾出来的。你们怎么了?”

“没怎么。”

“唉!小两口吵架,没什么的,床头吵架床尾和嘛。”

陈轻雁红了脸回屋:“吴柯,你睡沙发,我睡床。”

吴柯乐了:“诶?陈女士,荒郊野外的都不害羞,好不容易有了个私密又有情调的屋子,你倒害羞了?哈哈”

陈轻雁咬了咬牙:“谁害羞了?我才不害羞呢!走,吃野味去,回来陪姑奶奶睡觉!”

小镇三步就有一家卖野味烧烤的,二人吃惯了酒店餐厅的寻常味道,见到别具特色的野味,均是胃口大开。

抹了嘴,陈轻雁道:“吴柯,这么有趣的地方,你不早带我来。”

“早带你来早欺负你。”

“说不定谁欺负谁呢,姑奶奶高兴。走!回营,睡觉。”

平日里文静优雅的小陈,原来还有这一面。有趣,我喜欢。吴柯心里了着,被小陈牵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