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拔刀 > 第一卷 大都风起
第五十六章 新年
作者:清风化月明  |  字数:3060  |  更新时间:2019-11-21 18:09:20 全文阅读

姜令的话中有些其它意味,有了就是有了,他在谢清欢身上感受到了两个生命气息。

谢清欢面色一红,咬着银牙恶狠狠盯着姜令,她也是最近才确认的,封七杀都不知道,没想到姜令一眼就看出,身上的孩子对她是重要的,对于其他人就不怎么好。

比如太子长琴,上次吃醋灭去大半个封家,这次说不定会找封七杀拼命,更有甚者,和剑无双联手也是成的,毕竟两人都是追求者。

谢清欢抚摸着肚子,泛起柔和光辉,轻声道:“我的孩子不会是裴修那个废物,他会有着强大天姿,超越你们是有希望的。”

姜令不置可否,圣人想要生子,天地是不准许的,就算是裴修在出生时也被天地降下雷劫,得亏是第一剑圣出手,才救下他。

如此说来,第一剑圣的局在裴修母亲成圣时就开始了。

“第一剑圣叫裴修,他儿子也是裴修,那他这是自己生了自己,又夺舍了自己?”

姜令又说了句让谢清欢费解的话,也不待她有所反响,就独自在一边笑了。

只有徐彬在一边沉思,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封七杀听着这些杂乱的话,还是得知谢清欢有了身孕,浑身颤抖不敢置信。

这也太快了吧。

他拉住谢清欢的手,激动异常:“你……你真的有了?”

谢清欢白了他一眼,低着头应了声是,有些不好意思。

得到准确回复,封七杀俯身放在谢清欢肚子,想要听着里面孩子的动静。

“我得提醒你,你只是一个悟道,是看不破她身上的动静。”徐彬冷声道:“更是因为这个孩子,你们的运气都不会怎么好,圣人有子女是大忌,除非你是当时的第一剑圣能将雷灾斩灭。”

话说到这里,意思就很明白了,圣人的子女出生后以后必定会是圣人,这违反天地规矩,是不准的,更无须说还有剑无双和太子长琴在一旁虎视眈眈,这孩子出生可不会太顺。

谢清欢沉默良久,自嘲一笑,她有些高看自己实力了,也太过低看自己的魅力,有些事情以她是弄不明白的,除非是有圣人助她,封七杀只是悟道无须多想。

但徐彬和姜令可以,或许还能加上那个快要成圣的谢尘。

她见过裴修的出生,那时天地间雷灾不断,那怕是最弱的一道也能将她重伤,第一剑圣出剑斩雷,半白头发直接花白,最后还是用了其他剑圣的剑,才助裴修顺利活命。

谢清欢张开嘴,想要说些话,话还未说出就被徐彬打断。

“你可以等到封七杀成圣时诞子,那个时候他有天意,再加上和孩子的血脉相连,成功机率就有三成。”徐彬冷声道:“你刚才未出手,就是有意向去魔头的方向,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会帮你。”

徐彬心中还有些不快,他看着谢清欢成圣,对她也是有些奇妙感觉,现如今是怎么看都不顺眼。

谢清欢沉默,她只是对徐彬抱了些期待,徐彬的拒绝也无大碍,只要姜令可以助她,那生子的机率就有六成。

不少了。

谢清欢躬身弯腰,轻声道:“还请姜前辈助我,清欢感激不尽。”

姜令闻言笑了,饶有兴趣,说出一些话:“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还是以前的我,你着实有些意思,看来也猜到了些什么。”

谢清欢回道:“我不认识前辈,但我认识前辈用的那招剑法,也认识最后出来的那个背剑道士,在书上见过,道士叫清风,是上个时代的剑圣。”

姜令很意外,他那招剑法是上一世所创,只出过一剑,竟然连同他的样貌名字一起传下来,记载这些事的人颇有手段啊。

他在做为清风的时候,不算一个完整的剑圣,是先成就了道圣,再去练的剑法,用的桃木剑还是一把圣器,后来遇到了第一剑圣,被磨练的心有不甘,闭关百年悟出这一剑,挥出时将第一剑圣重伤,自己也兵解转世。

起初是要重新走一遍路,却在真灵未醒时被自己师兄清阳道圣收为弟子,半推半就就走了剑道。

这也是他能枯坐雪山三十年,一步踏出就成圣的缘由,一位圣人想要回到圣人的境界,也不难,更何况他是姜令。

姜令又问道:“知晓几分?”

谢清欢如实回答:“只有那一剑和清风道圣,其余也不知。”

姜令看向谢清欢,又看向她的肚子,认真道:“你的孩子出生后,和我学剑,如何?”

姜令在察觉谢清欢肚中孩子时,就有了这个打算,剑圣生出的儿子是圣子,天资是极好的,不出意外以后也能在剑道顶峰瞧上几眼,上次在武馆,谢尘向他显摆自己有个练刀的苗子柳白衣,年纪轻轻就看见自己的路,让他心烦了好一阵,现在他也能有个可以和柳白衣比肩的弟子,自然是可以出手。

谢清欢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了当应下姜令的话,姜令的杀力和底蕴她猜不透,可现在透露出的就足够让她心惊,也让她安心。

姜令从身上拿出一道符,有些不舍,但还是递给谢清欢,平静道:“这道符是我前世炼制,也只剩几张了,给你一张要仔细收着,符咒没有大的功效,不过遮住你肚中孩子气息还是成的,也能避开一些有心人对我未来的徒弟下手。”

谢清欢接过符,贴身收好。

姜令打了个哈欠,忽然说道:“除夕快过了吧?”

徐彬嗯了一声。

姜令想到一件事,他出来时答应谢尘除夕吃火锅,现在时间不多了。

姜令又说出一些话,就御剑遁去,片刻之后又折回,停在徐彬身前,笑眯眯问道:“那个鬼地方你是回不去了,不如同我去吃火锅,也算是斩魔的庆功,怎样?”

徐彬也笑了,答了句。

“好,那便走吧,我要坐主位。”

“成,都成,我师弟同意就成。”

两道剑光冲天远去,只留下谢清欢和封七杀在原地。

……

……

两人站在云端,望着下方的遍布的灯笼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很是新奇。

姜令和徐彬一个在雪山坐了三十年,一个常年在云端练剑,许久未见过这种热闹景象。

“下去?”

“行的。”

两人降在地上,散去了身上的威压气息,化成两个普通剑士。

初时还觉得有趣,不时去买些吃食,过了一段时间后,就觉得十分麻烦,两人是剑圣气质不凡,又长的不坏,在这繁华的大都中犹如谪仙一般出尘。

又婉拒一位姑娘的香帕,徐彬看向身上莫名多出的一些物件,很是头疼,他没有想到大都的姑娘如此大胆,只见到他一面,就要和他私定终生,对于情之一字,徐彬是不敢招惹,会让他有牵挂,剑客一但有了牵挂,出剑就会变慢,心中也会多出一个叫心上人的破绽。

他想要登上剑道顶峰,不允许自己有牵挂。

姜令拿着一串烤肉,愉快的吃着,他可没有徐彬的烦恼,在受不了这些姑娘的热情之后,又将自己变了个样子,是一个挎着剑的平凡儒生。

这年头,儒生挎着剑早就让人习以为常了。

递给徐彬一串烤肉,姜令笑着打趣:“不必这么冷冰冰的,姑娘们可是顶喜欢你了,你身上那些物件要是卖出去,说不定能小发一笔,以后要是你不想做剑圣,靠着这张脸,也能吃一辈子。”

徐彬没有接烤肉,默默加快了脚步的进程,想要甩脱那些他身后的姑娘。

姜令耸耸肩,将东西吃完跟了上去,徐彬在大都是不认路的,没有他的领路,指不定能在这里转到过年。

两人兜兜转转来到福气街武馆前,对比于其他地方,这里着实冷清不少,只有一个小贩在这里呆着。

徐彬停下脚步,站在小贩跟前,抽动鼻子闻着熟悉的香气,想起自己杀的第一个人,就是做这个的,也因此走上了剑道。

只是那个是仇家,这个不是。

“来份扁肉,不要葱花。”

小贩刚准备收摊,没想到徐彬会过来,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重新支开摊子煮了一碗扁肉,用木碗装着。

徐彬拿过扁肉,走到姜令面前,轻声道:“你给钱吧,我没有带。”

姜令无奈,四处掏了掏腰包,才摸出一粒豆子,有些不舍,却还是递给了小贩。

豆子是金豆子,在他身上放了几十年,今日用了。

摇摇头,带着徐彬走进武馆。

推开门时,里面的人让他有些意外,本以为只有谢尘在里面等着,却没想到柳白衣带着浮云和安夏也来了,安夏还吃力抱着柳白衣的刀玩耍,在地上留下了好些刀痕。

徐彬走到里面,将碗放下,还未吃安夏就闻着香气小跑到他面前,做出一番可怜姿态,看着他碗中的扁肉。

徐彬在众人的惊讶中,将碗递给安夏,还摸了她的头,面上有些笑意。

他的妹妹也喜欢吃扁肉,他也是因为这个杀了那个摊主。

这时,尖啸声连绵不绝,外面烟花冲天而起,四面八方都传来了欢呼声。

是新年了,大凉六百七十三年。

也可能是大凉过的最后一个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