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拔刀 > 第一卷 大都风起
第一章 你们啊,都要死
作者:清风化月明  |  字数:3162  |  更新时间:2019-12-16 13:32:54 全文阅读

到了四月的时候云镇总是会下一场雨,时间不大固定,但一定会在这个月下的。

  云镇是在大凉的西北,常年干旱缺水。有雨自然是欣喜的,这个天气镇民也不大好出去做事,大多会心安理得的偷一天懒。

  但总有几个是例外的。

  柳白衣是十七年前随着柳父来到了云镇,柳父花了点银子在最西边盘了个废弃的屋子开了个小酒家,招呼些过路人。

  经过了十七年,酒家的招牌已经在这地界响了起来,柳白衣在埋葬了柳父后也继承了这个小酒家。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

  酒家没有名字,只是在外悬挂了一个葫芦。行走江湖的侠客自然是懂的,不论是喝酒吃肉还是打探消息都在这个不起眼小小酒家里。

  “今天生意有点不好,都快午时了还没人来。”柳白衣低着头拨弄着算盘,自言自语道:“李大叔的哮病又犯了,我得过去看看。再过两个时辰还是无人来的话就关门吧。”

  外面的雨声还在滴滴嗒嗒下,按照柳白衣以往的经验,得到傍晚才能停。

  “这雨啊真是的不下还好,一下就是一整天生意都不好做了。”

  一阵急急忙忙的的脚步声打断了刘彦之的思绪,柳白衣闻声抬头看去。一个白衣剑士扶着一个女子闯了进来。

  白衣剑士进到酒家里面,先将女子扶到凳子上坐着,然后反手关上了房门,这才长长的喘了一口气。白衣剑士抬头观察四处,贝看到柳白衣坐在柜台边惊讶的望着他。

  柳白衣心底明了,他这是闯入了一个麻烦事情。这个剑士和女子,应该是受到一场江湖追杀,恰好就躲进了他的酒家里面。

  柳白衣心中有一点点后悔,早知道就不开门了。

  刘彦之看着柳白衣,心中思索着要不要杀人灭口,自己和师妹二人的行踪绝不能让外面的杀手知道。

  柳白衣看着白衣剑士将手放在剑上,稍微在心里思考了一下,就明白了白衣剑士的想法,于是温声说道:“其实二位大可在这里休息,在下是不会出卖二位的位置。杀人就不必了,云镇的捕头也是经常在在下这里吃酒。看这个时辰也快了,二位还要在这里躲避贼人,留着在下其实更好。”

  或许是柳白衣的话语让白衣剑士稍微放下一点戒心,白衣剑士将手从剑柄上松开。向柳白衣点点头,示意自己没有杀心。

  柳白衣这时也长长松了口气,他可是个普通人。这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侠客们动不动就是拔剑杀人,柳白衣其实不大想和江湖人扯上关系。

  只是没有办法,自己要吃饭镇上的那些老人偶尔也需要他的照料。

  江湖人出手总是比其他人阔绰不少,大多都是不问价的,好酒好菜上去就行了。

  一个江湖人能让柳白衣多赚平时几天的钱财。

  想到这里,柳白衣又有点失望。看这两位江湖人在自己这里狼狈的样子,今天这生意却是做不成了。

  “店家,你这里可有些治疗外伤的药物,可否予我一些。”白衣剑士开口向柳白衣问道:“店家且放心,在下是剑雨楼刘彦之,在江湖上多少也有个名声,先前是一时心急还请店家恕罪,彦之向店家赔礼了。”

  说完之后刘彦之向柳白衣抱了个拳,可见诚意。

  柳白衣那里见到江湖人士给自行礼道歉的,心底的那些火气就渐渐消了。连忙回了一个礼,摆着手说:“不敢不敢,本就没多大事情当不得大侠赔礼,至于伤药,在下这里有一些自制药物,对于外伤还是有点效果的。”

  刘彦之闻言大喜,又对着柳白衣行了一礼:“还请店家速速取来,再晚点彦之怕师妹就撑不住了。”

  柳白衣点头,转身向后厨走去。

  柳白衣在酒家里面不仅是掌柜的还是掌厨的,他的刀工很好,一直都没有受过伤,所以从酒家开张至此伤药就没有用过。

  柳白衣在一个积灰的箱子里面找到了那些伤药,意外的还发现了一些配套的白布,他低着头拧开伤药的盖子,沾了一点放在鼻下闻了闻,然后了然的点点头。

  “看来密封的还行,这么久了还没有变质。”柳白衣又伸手拿起了白布,投入了一锅热水中:“这个布不行,这么久了得洗洗,要是那个江湖剑士挑毛病,借口杀了我那得不亏死。”

  过了一刻钟的的时间,外面的刘彦之看着自己怀中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的师妹,不由得焦急了起来,低声说道:“店家怎么还没有找到伤药,师妹已经快撑不住了。我得去看看。”

  里面的柳白衣还在煮着白布,水还没烧开,这布算不得洗干净了。

  时间伴随着雨声一点点过去,刘彦之已经按捺不住了。他将女子放下,提着剑快步的向着后厨走去。

  而这时柳白衣刚好将白布和伤药端了出来,转角就遇到了提剑的刘彦之,气氛在雨声的滴答下逐渐尴尬了起来。

  还是柳白衣先出声打破了这份尴尬:“彦之兄是等着急了吧,是在下的错。在下先前发现了一些白布可以用来捆扎伤口,高温烹煮耗了点时间,还请彦之兄恕罪。”

  柳白衣心中警钟大鸣,果然江湖人都不能以常人对待。我这只是稍微多消耗了一点时间,他就提剑过来,我且小心对待。

  刘彦之听到柳白衣的说辞,又看向他端的伤药和冒着热气的白布,知道自己是想差了,但自己可是剑雨楼的高手,在这个普通人面前道歉一次就够了,至于第二次却是万万不可能。

  刘彦之松开了紧握的剑柄,将剑挂在自己身边。双手抢过伤药和白布,没对柳白衣说一个字就向女子走去了。

  看着在帮女子敷药的刘彦之,柳白衣摸着自己刚藏在腰间衣服中的菜刀,默默的思索着,眼中光芒明灭不定,他刚看到刘彦之手腕上刻着一把剑形纹身,柳白衣听以前来他这里喝酒的江湖人说过,这是邪道剑雨楼的标志。

  看着女子脸色渐渐红润,呼吸也逐渐的平缓。刘彦之暂时放下了心。

  “师兄。”女子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

  刘彦之紧紧握住女子的手,高兴的说道:“师妹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有事你跟师兄说,师兄都在的?”

  “冷~师兄,我好冷啊”

  冷!师妹在说冷,也是,今天又是淋了雨又是受了伤,得快给她找些取暖的东西。

  刘彦之抬头看向站定在一边的柳白衣,勉强压住自己内心的急躁,对着柳白衣说道:“店家,敢问你这里可否有什么取暖的事物,还请拿给彦之,彦之会出银钱购买的。”

  柳白衣听后依然温声对着刘彦之回答道:“银子就不必了,在下也不是太过于贪恋铜臭之物的人,都是江湖朋友,出门就该互帮互助,在下房间里面有些被褥和火盆,平时也是用来取暖的,彦之兄可以将这位姑娘安置在房内,自己也可以烤烤衣物,在下是不会进房打扰的。”

  听到柳白衣的回答,刘彦之静静的思索了一会儿,看向了瑟瑟发抖的师妹,不由得咬咬牙,看这个店家是个敦厚善良的,应当是不会出卖我的,也就信他一回,如果他敢有任何出格的举动,我手中的剑可不是吃素的!

  于是刘彦之抱住女子,示意柳白衣带路。

  柳白衣转过身去,脸上的笑容却沉了下来,细如蚊呐的声音自言自语道:“鱼儿上钩了。”

  柳白衣的房间很干净,各种意义上的干净。房间里除了床铺和火盆之外就只剩下一个椅子了。

  刘彦之仔细观察了一阵房间,看到这很干净的布置觉得很满意。

  他将女子小心的扶在床上,搬来火盆点燃了里面剩余的木炭,转头看到柳白衣还站在原地,眉头皱起,这店家怎么这么不识趣,没看到我想和师妹独处吗:“店家,还劳烦你去为我们做些吃食,连番奔走却是忘了饭食了。”

  柳白衣仔细听完刘彦之说的话,知道他在嫌弃自己碍眼,笑了笑转身向厨房走去,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能放过呢。

  柳白衣将做好的菜放进盘子里面,正准备端过去。想了想,又拿起了一个碗,装了点酱料。

  柳白衣看着自己的房间,摇摇头,在外面出声道:“彦之兄,饭菜做好了。你看我方便进来吗,不方便的话,我就放在外面了。”

  房间内刘彦之看着已经安静熟睡的师妹,痴痴的笑着,却听到柳白衣在外面敲门的声音,内心一阵火起。

  大步走了出去,刚打开房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气,鼻子忍不住多深吸几口气,刘彦之有些意外的看向柳白衣,没有想到他做的饭食还是挺香的,就暂且饶过他。

  柳白衣将手中的饭菜递给刘彦之,正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却被刘彦之给叫住了。

  “店家且留步,还请店家先吃几口,毕竟出门在外留个心眼,好让彦之放心。”

  柳白衣一回头就看到刘彦之带着微笑的表情,内心一阵反胃,可又不得不按照他所说的做,毕竟他人形势比我强。

  看到柳白衣每个菜都吃了几口,刘彦之才将盘子端回房间。

  柳白衣站在房门外,面无表情的将腰间的菜刀拿了出来,用衣服仔细的擦拭着:“你们啊,都要死!”

  

ps: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可以跟我说,可以按照你们想法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