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阴阳弈 > 正文
楔子
作者:咏七  |  字数:2948  |  更新时间:2019-12-31 01:20:04 全文阅读

“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又打仗了,唉!”

“怎么又打仗了?”

“还不是那两位……”

“唉,一山不容二虎啊!”

“可不是嘛!”

“话说这种日子得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谁知道呢?”

……

五行天里,众人皆知。

五行天有两位旷世天才,一个领地在水南山北,一个领地在山南水北。

水南山北为阴,山南水北为阳。

人们遂称他们为:阴皇、阳皇。

阴皇鲍姓名鲲,阳皇复姓慕容名长鹰。

两人的领地分别为九幽阴界和九霄阳界,简称为九幽、九霄,两界相交之处长年兵马相接,经年累月,流民失所,百姓苦不堪言。

但奈何,这是王者的博弈,由不得人说不。

  此时,九幽和九霄的交界线、烟波渺渺的泾渭河上,千帆如叶、鼓声如雷,正是阴阳两军又在对垒!身着红衣红甲、在经纬河上不断擂鼓高呼的那方将士隶属于阳皇慕容长鹰,他们是攻占方,经纬河上千帆如叶,盛的皆是他们百万雄师,船上的将士们皆是雄赳赳气昂昂,仿佛胜券在握!

身着蓝衣蓝甲,站在护城楼冷峻笔挺的那方将士隶属于阴皇鲍鲲,他们人数明显比阳军少的多,气势上虽没有阳军强,却皆站在城楼上依旧一字排开、不甘示弱。

  “呦,这么大阵势呢?”

甲如赤焰,眉若星辰,阳军一位俊美青年大将足下轻点,手持火焰长枪从战船上一跃直上,凌空而立,唇角勾笑道,“你们家鲍鱼大王呢?怎么只有你们?莫非你们鲍鱼大王就让你们这些小鱼小虾出来送死?”

  他一说完,位于他下方的阳军帆船上便响一起片哄笑声,船上的阳军将士纷纷附和他笑骂道:“快让你们家鲍鱼大王出来丢人现眼吧!怎么不出来?莫非不是鲍鱼大王而是缩头乌龟?”

“说得好!”青年男子朗声大笑,冲帆船上的阳军将士比了比大拇指!

“尔等休得张狂!”护城墙上阴军闻言皆怒目相对。

“本将军就张狂怎样,你们能奈我何?依我看,你们的鲍鱼大王还真就是个缩头乌龟!”青年男子继续嘲讽道,“其实,本将军真搞不懂你们,就你们的鲍鱼大王,有哪里值得你们为他卖命的?”

这位不断出言挑衅的青年男子便是大名鼎鼎的阳皇慕容长鹰——的堂弟,慕容长空。

  慕容长空和他的堂哥长相足有八分相似,但性格却截然不同。慕容长空生性嫉恶如仇,并且无事寻愁觅恨,又长了一张犀利的嘴,经常容易得罪人。

  “长空,两兵相接正常不过,别辱人名字。”

  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慕容长空闻言瞬间嬉皮笑脸,笑盈盈回头道:“哥,我没打算辱他名字,他还不够这个资格呢,我就是说着玩玩~”

  只见来的人一身玄衣剑眉星目气宇轩昂,背负长剑立在虚空,他的长相与慕容长空足有七八分相似,却看起来就是比慕容长空英俊的多,这便正是大名鼎鼎的阳皇慕容长鹰。

  慕容长鹰问慕容长空此言皱了皱眉:“有些时候有些玩笑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这有什么,反正我们跟姓鲍的那家伙已经撕破了脸面,我管他怎么想?”慕容长空却笑着不以为然,“哥,你不会还那么怀旧,还把鲍长奇当朋友吧?”

  “……”慕容长鹰皱眉不语。

  “哥你能不能别那么多情啊,你要清楚,你跟鲍长奇现在已经是水火不容了,至于你们之前的友情,你现在非常有必要扔掉了。”慕容长空拍了拍慕容长鹰的肩膀,又摇头笑笑说,“也不知道那个鲍长奇以前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们都当死对头这么多年了,你还念着以前和他那点破情分,若是他个女人还能说的过去,你天天念着一个大老爷们像什么话……不过话说回来,也不知道那鲍长奇练了什么妖术,那张脸倒是越长越阴柔了,要是个女人,倒真是个人间绝色。”

  慕容长鹰听着慕容长空越来越轻佻的语气,无奈摇头道:“你就爱瞎说!”

  知道自家堂哥宠自己,慕容长空正笑着想顶嘴,突然眉头一皱,持枪护在慕容长鹰身前。

  “好强的水系高手!”慕容长鹰赞叹道。

  慕容长空眯了眯眼睛,盯着来人,不为其他,只是他太惊讶了——来的是一个明眸皓齿巧目盼兮的蓝衣女童,细看她长得极美,最重要她的五官……

  “灵玥?”蓝衣女童飞身靠近,慕容长空慕容长鹰皆是心神一颤,不可置信惊声道。

  “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蓝衣女童扑棱着她清澈的眸子一脸疑问。

  “灵玥你不是死了吗?怎么……怎么你现在变成这样子了?”慕容长空一脸激动想要上前靠近女童。

  女童却把小眉头一皱,往虚空后退了一丈啐道:“呸,你才死了,你还老不死的呢!你这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家伙。我还没跟算你骂我爹爹的账,你还敢咒我死!”

  “……你不是灵玥?”

慕容长空皱起眉头,灵玥温婉可人怎么会是面前这个恶言恶语的小丫头?也是,是他糊涂了,灵玥明明在十年前就死了……只是不知为何,眼前这小丫头和当年的灵玥长得那般相似?

  “我当然是灵玥……咦,爹爹?”小姑娘话还没说完,就眉开眼笑朝她身后扑去,只见她抱住了一蓝衣人的大腿,撒娇道,“爹爹,你可算是出关了,你闭关的这些天可把我闷坏了……”

  来人慈爱的摸摸了她的头,温声如玉道:“那可真委屈了我的小公主。”

  “哼,我可没受什么委屈,”女童撅起嘴,反手一指慕容长鹰慕容长空道,“但是九霄那些伪君子实在太讨厌了,他们趁爹爹娘亲闭关的时候来攻占九幽,我们不迎战就一直骂爹爹,真是快气死我了!”

  “哦?”女童的“爹爹”唇角勾起,他抬起眼,露出一张唇红齿白清俊绝世的脸,他便是鼎鼎大名的阴皇,鲍鲲。

  鲍鲲的目光瞥过一脸不屑的慕容长空,冷笑一声,直接看向慕容长鹰道:“想不到堂堂阳皇,自诩光明磊落,也会做出一些趁人之危的事?”

  “对待你这种卑鄙下流的家伙,我们这叫替天行道。”慕容长空昂起下巴道。

  “多嘴的蝼蚁。”鲍鲲笑了笑,他容颜清俊,一笑便有露出一双浅浅的梨涡,看上去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我是蝼蚁?”慕容长空气笑了,“你该不是忘了当年在五行天学院里你输了我多少次吧?!”

  “呵……”鲍鲲一声冷哼,身上蓝衣无风自动,一股逼人的气势朝慕容长容疾速压去。

  “你!”慕容长空震惊,他居然被鲍鲲一个冷哼震的气血上涌、连退数步,要不是后面有慕容长鹰用手扶住他背,恐怕他都要弹出去!

“我不知道你在闭关。”慕容长鹰一手稳住慕容长空,把慕容长空拦在身后对鲍鲲解释道。

“呵,你不知道……”鲍鲲冷笑,“很多事你都说不知道,可你一点也不无辜。”

“我们之间什么时候能心平气和的谈谈?”慕容长鹰长眉蹙起。

“我和你,无话可说。”鲍鲲扬唇,他一袭蓝衣翩翩,仿佛遗世独立,偏偏那双看着慕容长鹰的眼睛又带着一股狠劲。

  “几年不见,长奇你又精进了。”慕容长鹰喟叹。

  “那是自然,”鲍鲲笑,“几年不见,你肯定也变化不少,后宫又加了不少人吧?水灵钰是不是都气疯了?”

  慕容长鹰闻言变了脸色,心口微微发疼——每个人心中都有禁忌,而他的禁忌便是水灵钰那个肆意张扬如他心头朱砂的女人。

  “你果然还是记着以前的事,”慕容长鹰心中发苦,“灵钰她以前做了错事,现在她已经得到报应了……你,大可不必恨了。”

  “别一副这样假惺惺的语气,水灵钰都不愿再陪你演戏,何况是我?”鲍鲲不咸不淡的讥讽道。

  “我们就注定不能再和解了吗?”慕容长鹰诚恳道,“其实,我们之间没必要非要争个你死我活,我们之前只是误会太多了。”

  “呵,可笑,”鲍鲲抱起身旁一脸困惑的女童,神色温柔却极其冷漠对慕容长鹰道,“是你自己带人来攻打我九幽,转眼你问我能不能和解?你恐怕是演戏太多、习惯使然了吧?”

  慕容长鹰沉默。

  “呵,你自己挑起来的战争,那必定我们死生不罢休……”

鲍鲲乌黑温柔的眼瞳蒙上了一层冰冷的雾,额上蓝色光印闪烁,隐隐现出一只神鲲虚影。

他指了指慕容长鹰背后的慕容长空,又道,“这次,连同那些前尘往事,我们全部了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