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大道奇术 > 正文
第三十章 故事
作者:深山一只妖  |  字数:3147  |  更新时间:2019-11-21 12:05:58 全文阅读

重症监护室。

在护士的引导下,白开穗焦急的赶往母亲的病房的所在。

护士告诉她,方才她母亲已然病危,一分钟都耽搁不起,她和她舅舅都不在,没人签字,眼看拖不起,倒是那日和她起了纠纷的护士长签了责任书,才送进了手术室,如今一切平安。

白开穗松了口气,见那护士长刚从一间病房走出,走上前去,郑重的鞠躬致谢。

“想办法把手术费去交了,别在这磨蹭。”

护士长依旧语气冷淡,开口谈钱,对这个倔丫头,她没有多少好感。不过她在医院二十多年了,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总归是个学医的,人命一条。

白开穗没再多话,大恩不言谢。

来到母亲病房,白开穗坐在床前端详起自己母亲越发苍白的面容,微微叹气。身后脚步响起,一名医生和护士一前一后走入房中,皆是面带口罩。

“病人量下血压。”

护士开口,白开穗起身让出床边位置,往后退去,余光瞥到医生口眼角似有一刀疤的痕迹,心生疑惑。猛然回头,抬手抓向医生口罩。

医生闪躲不及,口罩脱落,古旭面庞露出。

“你们……”

还不等白开穗开口,身后护士将一针头扎入白开穗后颈,让她随之昏倒。

护士抱住白开穗倒下的身子,撇了一眼她床上的母亲,问:“旭哥,山子老婆怎么办。”

“先救一个再说。”古旭重新戴上口罩,探头望向窗外,正好见到数台警车呼啸而至,吴道吴湘兄妹也重新回到了医院门口。

“来的倒是够快。”古旭冷哼一声。

骤然,一个黑影从天而落,砸在警车车头,发出一声巨响,车头随之扁平。

“敌袭!”蔡方云大吼一声,数只手枪对着黑影齐射而去。

黑影全身被一股浓厚的黑气包裹,子弹打他身上,闷声作响,仿佛全然无用,他向前奔腾而去,冲散一众警察,直扑蔡方云。

吴道一把拉过蔡方云躲开,质问道:“我不说让你申请有修为的武警过来吗!”

蔡方云摇头:“我没有权限!”

吴道暗骂一声,一跃而起,挥拳带起火光砸向黑影。一拳砸在黑影胸口,吴道只感觉砸到一块铁板之上,随之唤动火焰将黑影全然包裹,止住了他向前的势头。

火焰随着黑影身上的黑气一齐散去,露出一张惨白的面容和消瘦的身形。

“阿哥,别和他打,他多半修炼了邪术!”看见黑影面容,吴湘连忙大喊。她听自己外公说过,奇术修士大多皆是身体健壮之人,只有极个别已精血为祭,存了害人害己之心,多半不得好死。

吴道闻声试图后撤,面色惨白的男子则是面露冷笑,不依不饶的贴向吴道,张嘴对着他肩膀咬下。

肩膀内本就有一子弹,此刻这男子再是咬下,传来一阵钻心剧痛,吴道低吼一声,提拳砸向男子头部。

可任凭吴道力气再大,男子依旧死死的咬住吴道,不肯松口。

蔡方云上前,对着男子连开数枪。没有了黑气的保护,男子也只是血肉之躯,侧倒死去。

吴道捂住肩膀,咬痕处鲜血直流,漂浮着一丝黑气。

吴湘连忙上前查看,神色凝重:“阿哥,我看不明白,多半要归一境界的修士才能帮你处理。”

吴道忍痛起身,摇摇头:“暂时死不了就行。”

“看楼上!”

一个警察大喊一声,一众人随之望去,楼顶古旭背着白开穗奔袭跳跃,往南而去。

“南方,估计是想往山里躲。”吴道拉过蔡方云:“蔡警官,这回动静这么大,你应该可以申请武警了吧?”

蔡方云点头,吴道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包裹住伤口:“我尽量跟着他,你快速赶来,山地复杂,最好出动直升机,还有,他手上有人质,记得安排狙击手。最重要,一定要有奇术修士,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手,做完全准备。”

吴道前世布置过不少次抓捕行动,这会把蔡方云听着一愣一愣,这小子为何好似比自己还熟悉警方配置。

吴道抢下一辆警车,吴湘跟着坐上副驾,向南而去。

直到来到护城河边,二人追丢了古旭人影。

望着河边的豹头山,吴道缓了口气,肩头上的黑气已然开始穿过包扎的布料,逐渐往他的颈部蔓延而去。

“阿哥,你真没事吗?”吴湘担忧的唤到。

吴道望着豹头山,依旧摇头。

安妮说的没错,查到白开穗账户有动静,古旭再是坐不住了,动作比吴道想象的还快。

纠葛了这么多天,眼下就在这豹头山和古旭算个清楚。

兄妹二人迈步上山。

豹头山大小算延治的一处风景名胜,只是山路崎岖,开发力度不大,游玩之人向来不多,加上几次有人摔下山崖的事件后,更是冷清。

山道上铺着青石阶,杂草横生,沿途每隔几百米,指路的木牌歪歪扭扭,显然已然长久没人打理。

吴道二人沿山道而上,走至一块空地前,中央立有一间废弃的仓库。

仓库门口,方才乔装护士的女子眯眼靠在墙边,她年纪二十上下,面若刀削,漆黑的长发整齐的垂直到腰间,深秋时节,依旧只穿着一件纯白的背心和中裤,后背一杆步枪。

吴道四处观望,怕有埋伏。

“不用看了,和旭哥来延治的都死完了,只剩我和旭哥二人了。”女子睁眼,眼神凌冽。

“旭哥在里面等你,进去?”

吴道迟疑了片刻,迈步走向仓库。

吴湘正要跟上,女子抬枪对准了她:“旭哥只让他进去。”

吴湘皱眉,正要唤动袖口彩蛇,见吴道朝她摇头,又后撤退下。

女子推开仓库大门,铁门生锈的吱呀声听的人耳膜发疼,废旧的金属气味从仓库飘出,让吴道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

吴道迈步走入,女子反手将大门关上,和吴湘四目相对:“是你杀了麻子?”

吴湘想起那个一脸麻子的男人,微微点头。

“我叫雁子,欠他一条命。”。

“所以?”

“拿你来还!”

女子抬枪,对准吴湘眉间。

枪声响起,惊动山间鸟兽奔散而逃。

仓库内吴道担忧的转头回望,又听“咔嚓”一声,数十盏灯光同时亮起,点亮了仓库。

七七八八的废旧零件散落在仓库各地,白开穗安静的躺在一张铁床之上,铁床后摆有一块长五米,高两米的黑板,其上贴有数十人的照片,被一条条白线交差串联,构成了一张巨大的关系网。

照片里有很多吴道认识的人,自己,安妮,白山,白开穗,吴清,方扈,蔡方云,刘奇,甚至皇帝等等。

古旭坐在黑板之下,口里叼了根燃了一半的烟头。

“雁子打不过你妹的,我都说过别让她动手找死。”古旭哀叹一声,取出烟头掐灭,抬头微笑看向吴道:“初次见面。”

第一次见到古旭本人,心头的滋味,一言难尽。

“想听故事吗?”古旭问。

吴道盘膝坐下,表明了态度。

“当年华国黑月石紧缺,你爷爷让皇帝将开采权松手给民间,常牧海是最早获得开发权的一批,他探查到普江省边境山谷中有一矿脉,无奈那住了数万人,我就是其中之一。想必你也查到了当年地震究竟是为何,和如今发生在南疆的,如出一辙,而且都是常牧海雇人下的手,记得你答应过我,把他送去坐牢?”

吴道点头:“我说到做到。”

“我相信你。”

古旭起身将手摆到了吴清的照片之上:“你爷爷一辈子廉洁奉公,号千古一相,华国今日之繁荣,他功不可没。可当年他知道常牧海所作所为后,为了华国黑月石产量,却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南疆地震祸及他孙女一家,你说是不是报应。”

吴道沉默,常牧海之事,若说吴清不知,他难以相信。

“后我逃到玉初,偶然之下成为奇术修士,开始走私月石,队伍也越拉越大。但说到底还是些小打小闹的玩意,直到有人找上我,提供了大量资金,我才购买设备开始干起了盗采。也是这时,山子被警方派来卧底到我身边,一待就是十年。他查了很多,但大多都是无关痛痒的,直到他查到了我幕后的人。”

“谁?”吴道问。

“方家!”

古旭抬手平移,将手指向方扈。

吴道想起那夜在方家的争斗,倒吸一口凉气。

“方家告诉我他卧底的身份,要我除掉他,又暗地联系警方,意图将我们一网打尽,从而自己全盘接手玉初的整个黑月石走私生意,所以才有了五年前的那出围剿。十年情分,已然无关是警是贼,山子最后替我们死了,我们得以保全,方家无奈,只能和我们继续合作。”

“方家何必?”吴道追问。

“以前我也在想方家何必如此,后来我才查到,不是方家贪,是朝廷要。”

古旭最后将手指向坐于龙椅的李制:“李制上位后,举国节俭,可三十几年花的钱,却是前几任的总和,暗地豢养的军队,械术科研投入,华国基建修缮等等。这些钱,远不是单单的财政税收可以支撑。和阿扎国相比,华国从来就不是一个有钱的国家。”

吴道神情顿时凝重,想起自己爷爷以前吃饭时发的几句牢骚。

“如今皇上啥都好,就是这野心啊,有点太大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