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茶香橼 > 正文
三十一
作者:玉楼飘梦  |  字数:5381  |  更新时间:2019-11-22 01:58:07 全文阅读

阿兰乌黑着脸走了进来问云平:有没有看见龙儿?

  没有呀,他就跟没有龙头的马似的,怎么啦?

  云香接声道:早上一大早,嫂子就接到柯桥派出所的电话说龙儿犯国法了,有人告龙儿强奸罪。后来是华老板出面花了三十万私了。嫂子立马就让我和她一起坐飞机赶了过来。

  云平这才想起来,龙儿经常喝醉酒被华老板的华厂长等人踉踉跄跄搀扶回来,笑嘻嘻地说今儿又跟美女潇洒走了一回。当时以为他只是酒话连篇,也没有太在意。

  阿兰阴沉着脸就像一把劈魔刀,让整个房间都快透不过气来,她用手机打电话给龙儿让他马上回交通旅馆来。

  云平能从空气里听出阿兰的心跳。歇了一会儿,龙儿开着威风凛凛的黑色奥迪轿车回来了。

  见到龙儿,没等开口,阿兰上前就左右一个大响巴掌。打得龙儿圆嘟嘟的脸庞两边印着清晰的火辣辣五指巴掌。

  阿兰拉着响亮地尖音质问龙儿:你想把我们家给亲手毁掉吗?你以为你能赚钱就翅膀硬了吗?你以为没有了你,我们家生意就活不下去了吗?小小年纪就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我们家有谁是这样的?

  龙儿翘着嘴辩解道:那些茶楼的姑娘有什么正经的?不就想要几个钱呗!

  “啪”,阿兰咬着牙瞪着圆圆的大眼睛凶巴巴地又赏了龙儿一个大烧饼,呵斥道:人家怎么是人家的事,用不着你说三道四。你管好自己就行了。我问你,这次赌输了多少钱?

  龙儿脱口而出道:就三十万。

  都输给了谁?

  华老板呗。不过,他也花了三十万帮了我这次大忙。

  阿兰到底知道龙儿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学会了五毒俱全。

  她警告龙儿道:用不着我说,这是自你懂事以来,我第一打你。不管你赌输了多少钱,都过去了。事情也就到此为止,我想你外太公的人生悲剧故事,你不会不知道。你爸你叔从来都不敢染赌,我想他们是你的前辈也是你的好榜样。如果下次,再发现你第二次赌博,我就砍断你的手,逐出家门。

  随即,阿兰打手机电话给华老板,没有恭维而是字正腔圆地严正申明:如果我儿子再有赌博等不成人的劣根行为被我们知道是华老板怂恿,那么以后就断绝来往!

  说完,转身对云香道:走,我们回广州去。

  云平喊道:大嫂,要么大家先吃个饭去吧。

  云香道:我们买了当日的返程机票,大哥一个人在档口忙不过来。

  话音刚落,两人就到门口打车直扑杭州国际机场。

  房间里的紧张气氛随着阿兰的离开而消散。

  龙儿把奥迪车钥匙往桌上一丢,蒙头倒趴在床上。

  云平喝了一口茶,道:龙儿,别嫌我多嘴。我外公就是因为赌博把人人羡慕的家财万贯的富裕家庭弄到家徒四壁揭不开锅的绝境。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以后我一定不会再碰赌博。

  不仅赌博不要碰,“黄赌毒”都不能碰。

  小叔,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吗?

  噢,那为什么呢?

  人家华老板这么大年纪了,不也是有很多年轻貌美的小情人。一到酒店个个就蹦出来斥候。

  你妈说得对,别管人家小三小四的,管好自己才是。

  人家华老板安排的,我有什么办法?

  那赌博也是华老板安排的了?

  是呀。大家生意伙伴在一起,打牌喝酒潇洒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那怎么能输这么多钱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打着打着就输了这么多。

  所以,“黄赌毒”是能让人不知不觉陷入深渊的,为了自己也为了家人,记住远离它们。

  知道了,知道了。

  阿兰回到广州,立马就帮龙儿挑寻媳妇。

  有了云平的前车之鉴,阿兰和云东打死都不选外地特别是外省媳妇。

  不知惯根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居然知道曾经的生意合作伙伴云东一跃成了柯桥有名的暴发户,柯桥声名远扬的龙儿就是云东的儿子即云平的亲侄儿。

  惯根还打电话给云平求证一下事实。

  当然,这不需要云平多加吹牛,已经是柯桥市场公认的事实。惯根很后悔没有继续和云东拼搏下去。现在他没事儿就成天在以前合作的厂里跟老板们混饭吃。从一个小有名气的面料老板到现在无所事事闲人,这样的心里落差只有惯根自己知道。到厂里打工,对于喜好面子的惯根而言根本不可能接受。他只是偶然间给老板们跑个短单,赚点小钱度日子。

  现在他知道龙儿在找对象结婚,于是非常激动,希望刁野能把養養介绍给龙儿,这样養養就能在大富人家做贵太太。

  若是云平这样说龙儿成了大老板,肯定会招来刁野的冷嘲热讽。但现在是她最看重的最有眼光最有头脑的弟弟惯根这么说,的确令刁野有些不敢相信,却又不能不信。

  她不敢相信云平是大富豪的弟弟甚至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不过,那么有头脑的弟弟把这么好的消息告诉了她,她赶紧跑到庙堂里求签,结果人家签上说養養是“娘娘的命”。这下,刁野就非常有底气。刁野的家庭中心也由娇娇切换成養養。

  養養想吃什么想买什么想要什么,刁野都会倾尽所有,一一照办。还交代養養不要穿那些过气的衣服,怕影响身价。

  无论是娇娇还是養養,都不会做家务。而養養比娇娇有过之无不及,连自己的内衣裤都让刁野洗去。

  把这样一个主,介绍给云东和阿兰当媳妇。这也只能说是惯根和刁野两姐弟的一厢情愿。

  惯根问云平:養養和龙儿在一起过日子成不成?

  得知情况后,云平意外得说不出话来。按云东和阿兰那股事业拼劲,云平想都不想就说,有困难。

  不过,惯根和刁野都不放弃。他让她打电话让云平把龙儿请到家里来吃饭。按惯根的策略就是两个年轻人自己喜欢谁都阻挡不了,就跟当初云平和娇娇那桩美事一样。

  接到丈母娘亲热邀请回家吃饭的电话,云平非常吃惊。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是自和娇娇结婚以来第一次接到丈母娘有女人味的电话。

  既然惯根和刁野这么执着,云平也不想破坏人家的好梦,不过云平真的不看好有什么好的故事结局。

  被阿兰教训后,龙儿收敛了许多,华老板也不敢再天天邀龙儿出去花天酒地。

  云平对龙儿说,带他去看娇娇的妹妹。

  龙儿眼睛一亮,他曾经有一次去过云平的家,对養養的美貌倾倒。最近又少去了花花世界,自然对美貌女子有些着迷。遂爽快地答应云平一同回小婶家吃饭。

  刁野精心准备了一桌饭菜,当然还有酒。

  惯根和娇娇養養戚戚都在门口等着,见龙儿开着一辆刚从4S店保养得油光闪闪的黑色奥迪轿车,大家脸色都露出羡慕的笑容。

  西邻居家门紧闭着,若不是里面有碗筷声,人家以为是没人住的空院。不过,刁野一家也已经习惯了这样没有交流的邻居存在。倒是云平一直很看好有这样安静素养的邻居。常常高兴地跟娇娇说,西邻居吴家是难得的邻居。古人千金买邻,说的就是这样的状况。

  娇娇不以为然道:人家是不是好,你怎么知道的?而且,好不好也是人家的事,与我们何干?

  每次得到的答复都差不多这样,云平只得自己讪讪地笑而不语。

  年纪轻轻的龙儿,梳着亮晶晶的背留头,披着大衣,叼着一支烟,一派高富帅的气势。云平则是一身运动装,活像是龙儿的司机。

  惯根两眼盯着威风八面的奥迪车,赞不绝口。虽然他就差那么一点点成功,不过能拥有C级轿车至少也是他曾经奋斗的梦想。

  刁野笑嘻嘻地奉茶来给龙儿让座吃茶,完全没有平日里一副标准的男人婆样子,那种十分难得的满脸堆笑,云平看着都觉得有些累。这一幕,让云平记起,第一次和刁野见面时,也是这个模样,完全是原版的。

  饭间,刁野一直笑容满面地斟酒让菜给龙儿,还掐着音调说话,生怕一不小心就放出震天动地喇叭嗓门吓跑了龙儿。说实在话,刁野这么热情洋溢又不失江南人的柔声细语,龙儿根本不会想象到刁野是个声如洪钟,性情暴烈的男人婆。

  这餐饭,云平吃得很普通。因为他就像是龙儿的老家陪客人,可有可无。大家的中心都围着龙儿打转。

  刁野介绍说養養大学毕业后在模特公司实习了六个月,现在是空姐,就在我们机场镇上班。而整餐宴席上養養自始至终都保持着空姐的姿势包括吃、坐、说话等,一颦一笑都是端庄的样子。

  饭间龙儿时不时地斜眯着眼看着養養,而養養则一表仙子的妹妹姿态。

  酒过三巡,云东打电话给龙儿,让他去厂里把下缸的颜色报给华厂长并督促华厂长明天就要出货。

  龙儿咿咿呀呀地回了几句,云东听得怪怪的,就问他现在在干什么。

  龙儿笑嘻嘻地道:我在小叔家里吃饭。

  这里惯根探过头来对着龙儿的手机喊道:老杨,是我呀。

  龙儿索性把手机给惯根接话。

  惯根接过手机,一摇一摆地走到墙角处跟云东又说起龙儿和養養的事。

  云东一听,大为紧张,他根本就看不上刁野和戚戚的人品。当初云平和娇娇在一起时,云东也是反对的。事实证明,云东的判断是正确的。现在轮到龙儿,又是用这一招。云平是自己的弟弟他云东没有办法往死里阻拦,但龙儿是自己的儿子,他云东就有权力和责任全力阻止。

  云东毫不客气地在电话那头说道:惯根你知道我们家讨媳妇的底线要求是必须对生意感兴趣,会做生意,能做生意的。你姐的两个女儿连扫把倒地都不捡的人怎么能做生意呢?当初我就是反对云平和娇娇在一起的。云平混成这样,很大原因是来自你姐的家庭。

  惯根听得脸颊上的肉一跳一跳地,脸色由红变粉又变白到青。

  云东挂了电话。惯根定了定神,强笑着把手机还给龙儿。

  时间不早了。龙儿动身要去染厂,因为喝了不少酒,只得云平开去。

  第一次开这么高级的豪华轿车,云平有些紧张。好在也是老师傅,很快就适应了。

  龙儿一直在车里叨叨念念地说養養真的很美,不愧于做空姐这份职业。

  云平知道龙儿花心,不管他说什么都懒得理。

  正在龙儿陶醉于養養的容颜之际,阿兰电话打来对龙儿说已经在广州面料市场给他找了一个很配对的姑娘,名叫合儿。

  龙儿开口就问那姑娘漂亮不漂亮。

  阿兰道:虽然不是仙子但也是人间尤物。

  噢,是广州人吗?

  当然不是。合儿是我们茶县城里人,她在广州面料市场帮忙她的阿姨管理门市部。我老了正需要这样的一个媳妇来接班。

  嗯。不知道真的喜不喜欢做生意?

  喜欢。我跟她交谈过。这姑娘不仅人长得漂亮很勤劳,洗衣做饭样样精通,还很有生意头脑。她爸爸妈妈也是生意人。一家人脾气又好。这么好的姑娘打灯笼都难找。

  你怎么知道人家脾气好?

  广州面料市场茶县生意人很多,大家对合儿特别是她的爸爸妈妈的口碑都评价好。这点我让你爷爷奶奶也去茶县打听过了,确认过的,放心。

  好有什么用,又不能在一起。

  你好好在柯桥做事,不要去沾花惹草,今年过年就让你们结婚生子。

  真的,还是哄人?

  真的,骗你不是人。

  挂完电话,龙儿乐滋滋的。他心里知道養養虽然皮囊好,终究中看不中用。因为他也觉得小叔的大好人生事业有一半是毁在丈母娘的家庭的。当然,龙儿再放诞不羁也畏惧阿兰。毕竟,上次阿兰赏赐的几块火烧板的滋味龙儿还没有遗忘。

  没有撮合成龙儿和養養的婚事。惯根觉得有失脸面,他自己认清了自己不再是当年奋斗在柯桥面料市场上有魄力有名气有面子的生意人了。他现在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俗人。

  不过,刁野不认输。她确信養養就是“娘娘命”的人。因为那是庙里的神仙说的。

  可是,当年庙里的神仙也说云平是个有大富大贵的福气之人。那时刁野只是笑笑说“神仙都爱哄人开心。”

  養養得不到云东的赞同,心里凉凉的。不过,东边不亮西边亮。人脸漂亮又是空姐,自然对她想入非非的男孩不计其数,帅哥也很多。

  有次養養带着一位同在机场工作的帅伙子回来。

  刁野一听是外地人就反感,又听说家里没什么背景,只想靠自己努力来获得幸福生活时。刁野立马一脸茫然。等人家走后,刁野翻转着黑脸给養養狠狠地上了一堂从未有过的洗脑课:養養你不要糊涂,自古以来都是一个道理,女人嫁人不是看对方有多好看多帅气,有钱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嫁到富裕的豪门家庭你才有资格享受生活的经济条件。没钱的男人再好看也是空皮囊,不会给你带来想要的生活,而且年纪大了,好看不好看的男人都是一个样,都是糟老头一个。人反正都要死,为什么人家可以享受一生富贵而自己不去争取呢?你要趁现在年轻有美貌如花的资本好好挑个有钱人家的儿子嫁才是最关键最要紧的事。等花季凋谢了,就没有机会了。

  養養被刁野恨女不通事的咣啷咣啷的喇叭嗓门吓住了。她深觉得刁野句句在理,于是心一横就和那个帅哥说再见。并发誓一定要嫁到豪门人家过上“娘娘待遇的生活”。

  刁野的持之以恒,终于等来了回报。

  在亲戚的帮托下,从机场镇东邻的夜郎镇上介绍了一户姓高的大贵人家给刁野。

  高家是做能源行当的,在浙皖赣交界处经营一座水电站。家里富得流油。开的都是宝马7系的超豪华轿车。家院大楼拔高九层,内部装修叫富丽堂皇一点都不为过。

  刁野赶紧在灶台上烧香拜佛,感谢菩萨保佑養養终于有大富大贵人家等着八抬大轿来迎接養養去享受“娘娘命”的生活。她让養養一定要穿得洋气,要把脸上的皮肤滋润保养好。

  高家人只有一个独生子名叫高二,他跟養養是同龄人。老高和刁野一样,早就放声出去要给高二娶个漂亮的媳妇。

  夜郎镇的人们纷纷给老高来说媒,只是老高看后都觉得对方的姑娘不怎么好看。

  一些门当户对的人家就生气道:讨媳妇又不是穿衣服,身体健康,能帮着打理生意持家才是最重要的。

  老高拉着比刁野破锣还得响亮一层的嗓子应声道:我们家就是不缺钱,缺的就是漂亮的媳妇。

  这也是。老高钱多得没地方去。不仅在夜郎镇上的别墅大院高耸入云,而且还在西湖边上买有大房子和店面。这绝对不是一般富裕的人家。按理说,老高很知足了。但让老高一直不满意的就是高家人上上下下都是一副上长下短,鼓鼓登登,肥肥胖胖的身段。走出去很没有气质。他发誓一要让高二娶个漂亮的媳妇,给他们高家长场面。所以,老高放话,讨媳妇的硬条件只要是本地漂亮姑娘,其它什么都不在乎。

  既然这样。刁野的一位在夜郎镇上的远亲就对老高说道:我家机场镇上有个亲戚,家里条件一般但生了两个女儿貌若天仙,大女儿因为美若天仙,没花几个钱就招了一个人高马大,相貌堂堂的生意人家做上门女婿。如今小女儿養養的芳龄正和高二同岁,是艺术大学毕业生,本来在模特公司上班,后来被招聘在我们机场镇做空姐。如果你觉得有意向,我去给你通个话。

  本地人又是大学生又是模特又当空姐,真的假的?

  哎呦了个喂,都是乡里乡亲的有什么好开玩笑的?

  那太好了。我高家做梦都想要这样的媳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