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茶香橼 > 正文
三十
作者:玉楼飘梦  |  字数:4579  |  更新时间:2019-11-21 04:57:17 全文阅读

这本是皆大欢喜之年,却成了几家欢乐几家愁之日。

  年后,龙儿跟云平去了柯桥,居住在他爸云东的老革命根据地柯桥面料市场西区的交通旅馆里。在茶镇离别时,云东和阿兰反复叮嘱云平不要跟龙儿说什么读书要紧的事,男子汉做生意赚钱才是最要紧的。

  云平无意作梗大哥大嫂的算盘,在赶往柯桥的路上一字未提读书学习的腔调。想想自己,想想那些在华老板公司里上班的大学生,确实云东和阿兰的生活观没有什么不正常的。望着夹带着稚气脸盘的龙儿,云平没有什么太多可说的,倒是龙儿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因为他终于等到可以施展本事的时候来了。

  郑老板,华老板等见云平带了个稚气未脱的龙儿来担当发货,皆纷纷感叹:杨家孩子真能干,青出于蓝胜于蓝。我们家的孩子活到三十多岁还跟没断奶的人似的。

  生意合作伙伴们,对龙儿赞不绝口,就跟当初毫不保留地称赞云平那样。

  龙儿喜欢老板们的夸耀,更是陶醉在自己不需要读大学,这么年轻就如此有能耐的赞美之中。自龙儿来柯桥发货后,云东和阿兰所有要发货的电话都打给龙儿。当然,生意上的资金往来更是没有云平插手的份。云平只要负责带路就可以。这样云平就像被消官罢权的人,反而非常轻松。

  当然,一个刚初中毕业的年轻伙子,天不怕地不怕。发货也很卖力,见云东急得要货,他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大胆发,结果把广州仓库都给塞满了。云东吓得在电话中大骂龙儿没有吃过斤两,不知死活地发货,简直要了他的老命。龙儿对于他爸云东没轻没重地咒骂的手段非常简单有效,就是盛怒之下把手机关机了事。龙儿的手段,在过去云平是不敢做的,那时云平只有耐心地等到云东骂得没有力气了才了事。

  联系不上龙儿,云东和阿兰只得慌慌张张地打电话给云平,让云平劝劝龙儿,多讲讲生意的风险和不易,小心驶得万年船。

  当然了,云平成了名副其实没有“兵权”的过气将军,他自己是再明白不过的。不过,云平没有计较什么,他把所有知道的都无条件告诉龙儿。他常常跟龙儿甚至云东和阿兰说,娇娇对生意毫无兴趣。

  不知道是大家商量好的,还是根本不在乎。每当云平这样表态,云东和阿兰包括龙儿都默不作声。

  说多了。云平都觉得自己像个啰嗦老太婆。后来也就不说了。

  龙儿年轻做事有魄力,很快就上手了。云平感觉自己跟空气似的。厂家老板都看出来,云平没戏。他们纷纷转向跟龙儿谈生意行情,然后叫龙儿去豪华酒店吃饭甚至潇洒。被凉在一边的云平要么只得跟在龙儿身后,要么就自己呆在交通旅馆里看书或者写点什么的。

  龙儿这么年轻就出道,一群富得流油的老板围着自己转,这种感觉太美了。老板们纷纷给龙儿出计献策,让他脱离老郑。

  以前,云平有顾忌,毕竟和老郑合作得非常愉快而且郑老板一家和自己相处的关系融洽。但龙儿初生牛犊不怕虎,他的手段狠绝比阿兰有过之无不及。生意人是以利益为中心的。这是阿兰常常教给龙儿的经营之道。

  按他妈阿兰的教育经来衡量,既然,老郑是中间商就完全没有必要给他赚差价。于是,他打电话跟他爸他妈云东和阿兰说:小叔不够狠,完全没有必要给老郑赚那么多钱嘛。

  云东和阿兰觉得龙儿魄力比云平强,非常高兴,就全力支持龙儿甩开郑老板,自己做。

  甚至,他们一家觉得云平和老郑合作这么久肯定有什么利益交往,越想越质疑云平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于是更加不让云平过手生意上的事。以前所有跟云平打交道的市场门市部老板,云东和阿兰都交代龙儿尽数脱离。不仅如此,还让龙儿接电话时不要在云平的面前说得太大声。

  当然了,人家是父子母子自然比叔侄关系更亲密。有这么交代后,龙儿在云平面前打电话都会下意识地用眼睛瞟一眼云平,然后拿手遮住手机的话筒。

  在华老板的大力支持下,龙儿很快就把厂家的生产套路掌握了。

  厂里的管理员和上上下下的打工人对龙儿除了羡慕还是羡慕,都说云平已经是非常年轻能干的生意人,而龙儿比云平的能力有过之无不及。

  龙儿应酬多,电话不停,而云平的手机一天中很难有响声。这样云平有时就开着自己心爱的QQ车回去住几天。这日,西邻居吴妈正用柴刀砍自家门前的一棵碗粗的石榴树。

  云平笑问道:吴妈,这棵石榴树,每年开花好看又能结果子吃,纯天然的美味,砍它做什么呢?

  哦,云平呀。正因为这棵石榴树每年都很会结石榴果子。总是引来一群不知从哪里来的孩子在这儿采摘。爬上爬下的,我看着不舒服就把它砍了。这样得个清静。

  吴妈的话说得有理有据但云平觉得太可惜了。吴妈的家人个个都很少跟村里人主动打招呼,村里人能坐在吴家椅子上说话的更是寥寥无几。云平坐在吴妈门里的板凳上聊长话短的。

  吴妈说:云平,你真是个超能力的人。每天在柯桥忙忙碌碌,回来也是不停地做家务。

  也没什么的。人总要做事才会充实。

  你看我家那个大女婿莫贯和我们家大女儿吴大生了孩子就好了。从来不管孩子,也不来我们家看望孩子。还整天给我们吴家惹事。

  嗯,上次有人来跟吴大要赌债,我就觉得很奇怪。

  不就是我那大女婿莫贯惹的赌祸。害得我家吴大脸面丢尽。你说,一个连自己的老公都管不好的镇长,怎么去管别人呢?

  说的也是,吴大不喜欢说话怕也是有这原因。

  是呀。一个男人那么不争气,叫女人再有能力也是过不上幸福生活的。

  诶,你家大女婿不是开绣花厂的吗?

  他老爸挣点家业,早就被他给赌光了。那厂已经卖掉了。

  云平听后吃了一惊,又是一个被赌博坑害的家庭。

  吴妈无奈说道:我们家吴大也是个痴情女。她和我大女婿莫贯是小学和初中的同学,两人早恋。那时吴大读书很好,我们也不知道她有早恋。后来,吴大上大学去读书,而莫贯厌恶读书,他初中毕业后就读职高去了。在上大学期间吴大因意外怀孕流产两回,毕业工作不久又怀孕了。医生说再不敢流产了,否则吴大会留下终身不孕的风险。能有什么办法呢?他爸只得让他们快点结婚生子。结婚后,我们大人才发现莫贯是个好吃懒做又爱抽烟的赌徒,但一切都太晚了。

  吴妈笑笑道:人的一生也是说不好的。吴大很勤劳能干,她妹妹吴小却很懒惰,结果吴小嫁个老公却很会做家务活。

  两人正聊得热闹之际,吴大走了过来,她嫌吴妈话多。不过,因为是云平,所以吴大也没有怒气。她也和云平聊了一会儿。

  真是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想到自己和娇娇在一起,云平也是百感交集。从客观上讲,他觉得吴家人修养比较高,庆幸有这样的邻居。

  正是对吴家的了解比较多,云平常常也会帮着吴家人做点事。特别是吴大的孩子在幼儿园放学早,经常没有人接,云平路过时就顺便带她孩子回家来。

  云平这种爱管闲事的好人作风,娇娇以及刁野和戚戚很不乐意。

  云平不理,在云平眼里他们就是小肚鸡肠。

  因为有几次这样。娇娇就跟云平说:大家都是为你好。帮邻居顺路捎带孩子,这倒无所谓,但你想过没有,万一出了什么不是,你不仅哑巴吃黄连,而且还要连累我们。

  对娇娇的一番话,云平有些不屑置辩。这分明就是心胸狭窄。

  不过,冷静想想,娇娇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这种潜在风险和矛盾不是没有可能发生的。万一发生了,那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记得有一回,吴妈骑着电动车在村口被轿车撞折了腿。当事人都是本村的,驾驶员为了图方便就私了了这场车祸。后来,吴妈的腿一直没有好,又黑又肿的。大家都以为她的腿要报废了。那时,吴妈就常常跟云平说,早知道这样就不私了了。要不是吴大当时认账,她准备再去找那个司机的麻烦。

  后来,云平索性改道绕过吴大孩子的幼儿园。这样就避免了彼此的尴尬。不过,云平对吴家人一直深怀好意不逊于朋友间的定义。

  云平,在家歇了两天,刁野就开始叽里呱啦地自言自语猜道:想来又是不想干活了。这种人做事都是没有坚持性,吹什么牛呀,说生意忙,赚钱很容易,当人家都是傻子。

  云平也不还嘴,知道跟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不过,刁野一天到晚前一句“吹牛大王”,后一句“不会赚钱的宅男”,让云平听了受不了。他对娇娇说:我们去柯桥买房子吧。住自己的房子,不管怎么说起码的人格尊严总有的。

  算了吧。我不去柯桥住,也不会烧饭洗衣服。另外,你明年打算跟云佳云香合伙做生意也需要钱。你也知道,我们没有地方可以借钱的。

  云平没有说什么,就自己开车去了柯桥。QQ车虽然小,但在车里云平有种自尊感。至少,车里的小小空间是属于自己的自由天地。

  几天没来柯桥,电话也安静。龙儿又和华老板喝酒去了。等他回来时,满身都是烟酒味。

  你又喝酒去了。不要老是喝得醉醺醺的,这样对身体不好。年纪轻扛得住,等年纪大了就来不及了。

  小叔,做人不要学我爸,只会赚钱而不会花钱。那钱赚来干什么呢?那样做人也没有意思。

  你哪里知道,我们家以前很苦很穷,家里没钱,不省着点怎么过日子呀?你现在是站在你爸妈的肩膀上,才有这么好的发展条件。

  嘿嘿,也是。但现在我赚钱大,我爸总骂我不看布就乱发货,吓得跟我讲生意的小道理。你看,现在广州仓库里的货卖得通光,我们做做都来不及。

  现在都做什么布呢?还是绣花吗?

  绣花出货太慢了,风险也大。是印染厂的华老板让我做雪纺纱面料,又好卖,出货又快。

  那老郑的绣花布你没有发吗?没有发了。就是补点单也不跟他做。小叔,我准备买轿车去。

  嗯,你现在自己跑厂,没有轿车也不方便。你爸同意吗?

  他敢不同意,我就不干了。

  不过,真要买就去买辆国产A级轿车开就可以了。

  错,错,错。开国产轿车多没有面子呀。我和我爸说过了,先买辆C级奥迪轿车。

  不会吧。这个要求你爸也同意吗?

  能不同意吗?他还跟我说,要么不买,要买就买辆好的。小叔,我跟你说,凭现在这个势头,两个月就可以赚一辆奥迪轿车的钱。你不听听,人家华老板说你开个QQ车,连个生意人的样子都没有了。

  他真这么说吗?

  当然了,每个人都这么说。小叔,亏你还是大学毕业生。打狗也得看主人,这话都不懂。

  噢,怎么说?

  华老板说得很地道。你开着QQ车去厂里,名气都没了。若是开着奥迪,宝马,奔驰去厂里,即使是个空壳,人家又不知道,人家只要看你是个豪车的老板,就什么交道都好打。

  生意人真是奸商。

  那是啊,无奸不从商嘛。

  确实,很快龙儿就在华老板的指引下从奥迪4S店全款买了一辆奥迪A6,云平不知道是庆贺还是羡慕还是悲伤。

  但坐上龙儿奥迪车确实就有人上人的味道。龙儿带着云平四处应酬,而云平感觉自己就跟龙的尾巴似的,在台上没有说话的份量,甚至有些老板拿着云平开玩笑说“大叔叔跟小侄儿混吃喝”。渐渐地云平就不跟龙儿去应酬了。毕竟,不喝酒不抽烟,混不到一起。

  有时云平自己一个人在柯桥的步行街散步。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路将是怎么样的。他也不看好跟云佳云香的合作。偶然间,遇上了郑老板夫妻俩也在步行街散步。

  老郑老板娘激动地招手喊着云平:杨老板,你现在怎么不来和我们做生意了?去年我们合作是那么愉快,如果有什么不满的尽管和我们说来,但生意怎么好不来做呢?

  云平红着脸,无比地尴尬。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和开口。想了好一阵才说道:是呀。只是今年我哥换品种了。

  云平的尴尬,老郑是看得出来的。他知道云平是无奈。大家彼此说了一阵就匆匆离开。

  尴尬不仅来自老郑一家。云平在市场的其它门市部里看到去年和自己做过生意的巴基斯坦商人在那儿进货。

  有时候,云平回家去不是,在柯桥呆也不是。人面之间到处都是尴尬和疑虑的眼神。云平多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家,哪怕再小也好。

  云平几次冲动,想去买个小套房子。于是去柯桥的房产中介问了几家,算下来基本上手上的钱可以付全款,但没有多余的钱做生意了。如果是首付,那剩下的钱够做生意。但云平不愿意做房奴。万一生意不好,那按揭贷款就是沉重的负担。

  想了想,还是打发了买房的念头。

  一天,云平正在交通旅馆里写心得,突然有人敲门。

  云平无精打采地拖着鞋把房门打开。

  噢,是云香和大嫂呀。你们怎么来柯桥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