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茶香橼 > 正文
二十九
作者:玉楼飘梦  |  字数:5193  |  更新时间:2019-11-20 05:25:55 全文阅读

回到交通旅馆,云平对娇娇说:我觉得华老板的话有道理。他让我们脱离老郑,自己做。说到底生意是自己的事。依靠人家不如自己独立自主。

  这有什么的?那么臭的印染厂谁愿意整天呆的?雇人做还不如像这样跟老郑合伙做的好。

  我说的是,我们应该自己独立自主。不要依靠大哥大嫂。我感觉大哥大嫂对我有想法,万一他们不要我做了,那我们干什么呢?你看现在我们生意资源非常丰富都是建立在大哥大嫂的名份之下的,将来大哥他们都自己做了,那这些生意资源就离我们远去了。趁现在,你把你爸妈叫出来一起做生意。凭当前这个势头,我们很快就能独立做好生意。

  我看难。我不喜欢做生意。我爸妈已经被这么多年下来的生意吓坏了脑子,哪里还会来做生意?

  此一时彼一时。以前,你爸妈做生意没有资源。在生意好时,半个月连一缸布都染不出来,那样生意客户早就跑光了。现在不管染厂有多忙,我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定染厂或绣花厂出货。

  生意很烦的。

  做上路就不烦了。要么我先去东区市场租个门店你来看着,怎么样呀?

  那不行,我不会说话,不会跟客户打交道。

  娇娇,我能预感到当下是我人生千载难逢的创业大好时光。如果错过了,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

  那你跟我爸妈说吧。反正我是不会做生意的。

  云平心里确实很急:现在每一天都可以赚到钱,主要是自己一个人太忙了,没有时间去给巴基斯坦商人搞绣花布。要是能分身也就算了,为什么娇娇这么不愿意来分担一点呢?眼睁睁地放弃左右逢源都赚钱的机会太可惜了。要么就让刁野和戚戚出来帮帮忙,反正赚的钱都是自家的。

  这样吧。我现在比较忙,不能经常回家。我去给你买一辆家庭轿车,省得老坐别人的车欠人家人情也不舒服。

  嗯,我也不喜欢坐别人的车,总觉得怪怪的。只是,你上次买了车,哪里一下子又有钱买车?你不要去拿人家的钱。

  怎么会呢?我做人做事,一向来都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这些钱是我自己赚的,而且是帮大哥处理了很多退货赚来的。现在我主要是一个人忙不过来,要么天天都有钱赚。即使按我目前这样打游击似的给自己的客户做绣花布,不出所料今年底就可以去买套房子了。

  买房就算了吧。难道你想分开住?

  你也知道。我和你爸妈不投缘。你爸鼠目寸光,你妈一副男人婆的样子,特别是一开腔就跟大喇叭似的咣当咣当的嗓门还带着震动的回音。我一听就烦。

  那能怎么样呢?他们毕竟是我的父母。

  我真怀疑你不是他们亲生的。能怎么样呢?凭自己的努力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自由自在,再也不用担心有人会突然闯开房门坏我们的好事。

  问题是我不会烧饭做菜。有他们在,至少还有人烧饭给我吃。房子的事先不说了,你那QQ车太难看了。真要买也不要再买微型车,什么QQ或者奔奔的。

  那肯定的。太好的车也没有那必要,一般A级轿车就可以了。我上次就想买上海荣威或者吉利帝豪。因为钱不够才买了手动挡的QQ车。

  其实,这两款A级轿车的价格都差不多,我也喜欢。但是手动挡的,我不会开。

  我喜欢配置高的,从配置上说,吉利帝豪要好不少。

  那就买荣威高配置的吧。

  你自己看。

  等过两年你去把QQ车换成吉利帝豪运动版的SUV车。

  我也是这么打算。现在就把QQ车换了实在有些太浪费了。但我不会买运动版的SUV车型。我喜欢轿车型的汽车,方方正正跟做人一样中规中矩。

  我看路上的轿车,黑色和白色居多。你喜欢哪种颜色的?

  一般来说,A级轿车选白色的好看。B级C级轿车因为宽大以黑色为佳。不过,我选车,一定会选白色的轿车。人与车一样,清清白白。

  第二天,云平先把云东要的货发完,然后开车直接去杭州荣威4S店,花了十二万买了一辆高配置白色的荣威轿车。

  云平坐在车里特别舒服,完全不是QQ车那样跟塞进啤酒瓶似的。里面空间和内饰都相当满意。

  然后,回来跟刁野和戚戚商量,一起去柯桥面料市场做生意的事。

  对于云平又买了一辆轿车,刁野不敢狗眼看人低更没有往日总是扯着嗓子在咣当咣当地跟云平怼话。她和戚戚都低着头听云平侃侃而谈。

  戚戚用绵羊的腔声道:生意不好做又烦人。现在我在人家纺织厂里蒸丝,每个月都有几千块钱的稳工资。跟你去柯桥也未必能这么好赚钱。

  刁野翘着上嘴唇道:生意哪里会那么容易的。你舅舅这么有生意头脑的人,现在都不去做了。我每天穿珠子花,也能赚三十多块钱。若跟你去柯桥面料市场,这些钱都没有了。家里用度每天都得开支。養養在艺术学校读书也得花钱。你现在帮云东做事就该好好做,不要有非分之想,更不要去挪用人家的钱。

  云平越听越离谱。不过,这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跟这样的人家真是话不投机。

  云平看水兜里叠着一磊没有洗过的碗盘,很反感。他曾经为这事和戚戚吵过一架,结果刁野趁火又和云平大吵起来。

  其实事情很简单,云平觉得每餐饭后应该及时把碗盘清洗干净。然而戚戚不这么认为,他说要等一天吃完饭了再一起洗碗盘,这样能省水费。刁野就说云平不会赚钱还不懂节约。云平说,这和赚钱节约没有关系。三人唇枪舌剑,激动的刁野嗓门一声高过一声,总喜欢一边扯着破锣般的喇叭嗓子一边拿着手在人脸前比划,最后云平忍无可忍用拳挥开脸前张牙舞爪的刁野的手。结果刁野坐在地上说云平动手打她,害得云平落下武夫的恶名。从此,云平就跟刁野没有什么话好商量,也不愿意和她跟戚戚讨论什么。云平想起那桩往事,心中依然忿忿不平。这次,云平实在觉得赚钱的机会太好,就这样白白浪费太可惜,才跑来商量的。

  吃了一碗晚饭,云平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就丢下五千元给娇娇,随后开着自己心爱的QQ车去了柯桥。

  云平一面给云东发货,一面自己用QQ车装布去华老板的绣花厂给自己的外国客户绣花。每天多多少少都是赚钱。他经常自己一个人躺在交通旅馆里想着人生。云平能非常确定目前是自己最好发展的机遇而错过后永远不会再来。

  又想:那能怎么样呢?这么好的机会却没有办法抓,能怪谁呢?能怪娇娇吗?她从来对生意就没有兴趣。能怪刁野和戚戚吗?他们做那么多年的生意早就厌透了。要是自己能分身术就好了。

  云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好机遇与自己慢慢地擦肩而过。他能做的,就是竭尽所能地抽空去给自己的客户绣花。

  小小的QQ车,有时被绣花布压得快跑不动了。

  绣花厂的华老板经常打电话让云平去大酒店吃饭。不吃觉得太清高,云平也不扫兴华老板。但酒真的是不喝。这个原则云平始终没有打破。

  不过,去高档酒店吃饭,QQ车经常成了云平的尴尬。华老板和他的家人开的C级D级大豪华轿车。云平认得华家人的大车,每次来酒店就把QQ车直接停在华老板的黑色大奔驰旁边的车位上。这样却引来保安员的大为不满。

  一次,云平急匆匆地驾着QQ车来到大酒店,刚停好车,推开车门伸脚出来。结果两个保安气急恶煞地跑了过来指着云平QQ车吼道:快把你的小毛驴开到地下停车场去。

  云平指指旁边的黑色大奔驰说道:是这个朋友约我来的。

  嘿,真不要脸,攀亲附贵也不撒泡尿来照照自己。你不瞧瞧你开的是什么车,人家开的又是什么车?

  你们不信。那我打电话让我的朋友下来。

  你当我们保安是吓大的傻驴?

  不一会儿。华老板就出来了,连忙给云平道歉。两个保安非常惊讶又非常害怕被解雇。

  以后你们记住杨老板的车牌。不要瞎嚷嚷着。

  算了算了。一回生二回熟嘛。

  是,是,是,我们有眼无珠。杨老板,大人有大量,华老板,你们请上楼吧。

  后来熟悉了。那保安对云平说:杨老板你也真是的,开个A级轿车来也就算了,还开这么个A0级的微型卡通车来,岂不大煞风景?

  其实,不仅在酒店就是在其它厂里去也是这样。云平也想换个车,就是觉得这QQ车开得不久,若不要了又卖不了几个钱,太浪费了。开两年再说吧。

  暑假,娇娇也来柯桥。因为刁野始终不相信云平会做生意。特别是连惯根都觉得难做的布生意,云平凭什么能做好?

  不过,云平确实生意很忙,根本没有时间停歇下来。娇娇觉得无聊,让云平买了一台手提电脑。自从有了电脑后,娇娇就不再跟云平东来西往的,而是成天泡在电脑游戏里头,连吃饭都要云平来催。

  见娇娇如此痴迷电脑游戏,而对自己的忙碌视而不见。云平想起古人之言,叹气道:玩物丧志。

  这样下去,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呢?云平想了想,既然现在这么好机会创业都不肯做,那等机会错过了,就更难让她一起出来闯事业了。

  不能让娇娇这样下去。既然她是读幼师毕业的又只肯在幼儿园里呆,那就趁现在让她赶紧去考公办幼儿园教师。像云北那样做老师其实也不错。

  于是,云平就鼓励娇娇去考公办幼儿园教师。需要钱的地方尽管说来。

  娇娇打心底里是厌倦做生意的。听云平这么一说,还是符合自己的心愿。于是,就一边玩电脑一边看书准备去考公办幼儿园教师。

  对云平来说,最辉煌的一年就要过去了。就凭这一年云东在广州面料市场买了店面又买了房子。成了名副其实的新广州人。阿兰和云东打心底感谢云平的超凡能力的帮忙。也是这年,云平不惜代价地让娇娇考取了公办幼儿园教师。这一年,云平单凭抽空和自己客户做生意就赚了不少钱。

  不出意外,过年了,云东和阿兰难以抑制心中的高兴,时不时就自己在咯咯发笑。

  当然,马大婶和杨普也是满面春风笑口常开。因为云东成了实打实的一线超级城市新广州人,给杨家祖宗十八代增添光彩。

  今年云东发横财,云香乐滋滋地等着云东和阿兰能多给点钱。事实上,一分都没有多,包括给云平的工资也没有多出一毛钱。虽然没有太让云平难以接受但还是有些心寒。

  云平总感觉今年过年,云东和阿兰都有些变了。逢人就要夸自己在广州买店买房,开口闭口就说他们自己的功劳有多大。还说,开年后,龙儿就去柯桥发货。

  本来云平就觉察到云东和阿兰有些不对劲。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开始让龙儿来接班。云平知道云东和阿兰的打算,那又能怎样呢?人家是一家子齐心协力拼搏,而自己呢,只有一个人。

  往年过年,小乔和云佳都很活跃。今年就显得低调了许多,小乔看去总是忧心忡忡。

  趁云东和阿兰去庙里烧香拜佛之际。云佳把云平和云香拉到一边:云平,你自己有没有打算?听得出来,云东和阿兰准备对你过河拆桥哩。

  我也觉察到了。但我就一个人,我能怎么样呢?

  云佳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压低调儿说道:那我们三家人合伙做面料生意怎么样呢?

  云香脱口而出:好。我早就受够了云东和阿兰的傲气。

  云佳笑了笑。

  云平没有发腔。他觉得云佳在发动宫廷政变的阴谋。当然,云佳是没有这样的头脑。不用猜也知道是小乔的主意。

  云平知道,云东和阿兰的炫耀让小乔和云佳有了想法。特别是小乔,随着年纪逐渐增大吃不消干裁缝生意。他早就有改行卖布的想法。现在云东一下发达起来了,小乔的心再也按耐不住。他想方设法要去广州做面料生意,但隔行如隔山特别是如何在柯桥发货他和云佳完全就是门外汉。而没有客户更是做生意的第一大难关。使得小乔和云佳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云东和阿兰发财。

  但是,回家过年时,云东和阿兰自高自大的嘚瑟样子让云香和云平的心拔凉拔凉的。这微妙的变化却被细心的小乔捕捉到了。对于小乔来说,这正是求之不得的机会。

  云平觉得事态发展得太突然,当然也有其中自然的道理。

  他心里难受想着:人家没有机会都在千方百计地寻找机会。而娇娇、刁野、戚戚却把送上门的大好机会拒之千里。更可恨的是,云东和阿兰现在认定他们自家已经在广州扎根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超级都市新广州人就自高自大露出了狐狸尾巴。

  云平清楚记得当初刚去柯桥发货时,云东说的“兄弟一条心黄土变成金。”难道当初云东是逗着自己玩的吗?难道当初的兄弟情义都是虚情假意吗?

  望着对面的老军山和潺潺流水的鲨排河,云平心中荡起一层层腾浪。

  云佳看着云平不做声,赶紧说道:你不知道吗?云东和阿兰从来都是自顾自的人。现在他们发达了就想怎么样把你和云香踢开。事情已经很明显了,你还不为自己想想退路吗?

  也是,云平想起今年云东给他工资钱时,说:云平,这工资钱是我们早就说好的。我和你嫂子都是一样的,不管我们赚钱不赚钱,工资都不会少一分。

  云平心想:这话当然没有错。但工资也没有涨一毛钱。最重要的是今年在大家一起努力之下,等于是挖到了金矿。难道就不能意思意思地给我和云香多一点钱吗?还好自己在柯桥有跟外国客户做点生意,多多少少赚钱了。但云香就没有这样的机会。

  他真想去祖坟跟前问一问,父亲在十二岁就死去的父亲而从未谋面过的爷爷:兄弟姐妹一起出去闯江湖打天下,难道只可共苦却不能同甘吗?

  云平越想越上火,就答应云佳三家人一起合作,不信拼不过云东和阿兰?

  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云平没有心里准备,至少开年是来不及做的。

  云佳笑笑道:我们先要讨论好。当然,真要做,我们得准备一年,我把裁缝生意清理干净,云香把生意朋友的资料收齐,云平把柯桥厂家关系搞定,最后大家把合资的钱准备好,这样也得一年后才可以动手。

  云香义愤填膺道:一年就一年。自己做生意总比给别人打工强。

  云平道:那就先这么说吧。

  得到答复,云佳像捞到宝贝似的地特别开心。

  云平没有欢喜却添忧愁。如果说云东和阿兰是自高自大那么云佳和小乔就是挖墙脚的小人。

  一年后,能怎么样?谁都不知道。

  云平并不喜欢云佳和小乔这样的行为,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云平看见芳儿抱着个孩子在逗笑着。听马大婶说,芳儿又生了一个儿子,云平不知是恭喜还是叹气。他连去看望牛儿,小豆和石头的心情都没有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