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茶香橼 > 正文
二十八
作者:玉楼飘梦  |  字数:5376  |  更新时间:2019-11-19 04:14:48 全文阅读

从来没有这么好赚钱过,皇天不负有心人,行情好得让云东和阿兰觉得跟做梦一样。云东相信是老祖坟显灵在保佑着杨家兄弟。他更相信是祖灵对他和阿兰勤奋的特别眷顾。

  当然,云东和阿兰想不到云平的拼搏进取的干劲如此猛烈。无需休息,不分昼夜。这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想想这样的繁杂的绣花布发货,又这么大的量,换成云东一个人根本应付不了这个局面。

  阿兰不禁感叹:杨家兄弟无弱将。要是早几年,云平就有这么大的干劲,那他的生意之路绝对走得比自己远。也只有年轻人才掌控得了这个局面,再过几年,云平也未必有这精力和体力。现在云平已经三十出头了,对茶镇人来说算得上是大器晚成。

  由于生意实在是好,就跟抽中奖似的。又是云平喜欢的绣花布,所以云平每天都是乐此不彼。很多时候忙得太晚就在柯桥交通旅馆眠宿。使得娇娇常常只得搭同事的车去上下班。

  刁野和戚戚深感云平的翅膀硬了跟村里一些上门女婿那样不别而走。常常提醒娇娇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在星期的日子里不要总躺在床上看手机电影,而要去柯桥看看云平有没有在外面偷女人。

  娇娇相信云平对感情是忠诚的,人家确实忙。正因为娇娇不喜欢生意,所以让云平自己忙自己的。刁野不常常也说:有能力的男人,一个人就可以赚钱养家,不需要女人操劳。

  但现在云平帮云东生意做得非常红火。刁野非常担心云平有钱了,就不要看他们的家人。她也会说:男人有钱就变坏。

  刁野的无端唠叨就跟尼姑念经一样,可以一天到晚啰嗦不停。跟她说理根本没有人是对手,她那强词夺理,得势不饶人又加宏亮的喇叭嗓子,交过手的人都不愿意跟她开腔。

  娇娇只得装装样子去几次柯桥看看云平,以消刁野的唠叨。

  无论是郑老板还是其他认识的人,个个都说云平娶的老婆跟仙子似的。甚至个别人把娇娇当成云平的大女儿。

  云平笑问道:我有这么老吗?

  其实,云平也在心底里一次次地问自己:娇娇真的是刁野和戚戚的亲生的吗?最不能理解的是娇娇本身就是幼儿教师,为什么却不太喜欢生孩子?当然,娇娇也常常说带小孩很辛苦。上班整天面对唧唧咋咋的孩子,回来又是孩子,那样会崩溃的。不过,没有孩子的人生在茶镇就是最大的不肖子孙。

  云平其实很喜欢小孩,就好比他喜欢哥哥姐姐的孩子那样。有孩子多热闹,多有趣。年轻人不需要孩子很自由自在,但岁月不饶人,就像云东和阿兰那样,转眼就老了。两个老头整天还要逍遥自在,成何体统呢?不仅云平难以接受不要孩子的现实。就是云东和阿兰也常常催着云平赶紧把孩子生了,再过几年都老了更带不了孩子。

  有什么办法呢?这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又能怎样呢?

  三十而立,能在三十出头把生意做得那么大,云平在市场的名气如日中天。这么年轻就大有作为,以后肯定是生意界的大星星。

  生意朋友们都喊着娇娇:老板娘,老板娘。

  喊得娇娇的脸飞红霞。

  娇娇坐在郑老板的门市部里要么端端正正,要么低头看手机电影。大家彼此开心聊天,娇娇却未语脸先红。

  老郑笑道:你们小夫妻真的是太般配了,郎才女貌。像云平这么能干又这么年轻的人真的不多。

  云平笑道:哪里话。我也只是帮忙我哥发货。

  嗯。这个我们是知道的。凭你哥这个人是很难把生意做大的。不过,你们兄弟俩还是要合作才能一直兴旺下去,千万不要分开。

  哦,这话怎么说的?

  以前我也有客户是兄弟俩合着做的。头一年生意很好,彼此都被好运冲昏了头。第二年就分开各做各的。

  那后来怎么样呢?

  风水轮流转。后来,两兄弟为争客户,斗得两败俱伤。

  那样不好。有钱大家赚才开心嘛。

  就是。

  晚上,郑老板又请云平和娇娇去五星级大酒店吃饭。

  这是云平和娇娇第一次到五星级大酒店赴宴。

  由于,云平没有吃酒唱歌跳舞的习惯。吃饭后,郑老板还带着云平和娇娇去商厦买衣服。

  那些商厦挂出来的时尚女装正是云平和郑老板改进后的“腰果花”面料。一米“腰果花”布在郑老板手里卖给云东只需要十五元,而商厦挂出来的一件时尚款的女装就要二千多块。

  不过,款式确实做得不错,娇娇试穿了一下也很合身,就是太贵了点。

  郑老板看娇娇喜欢,穿着十分雅气高贵,连价都不还就买了下来送给娇娇。又买一套名牌运动装给云平。

  娇娇和云平都觉得不好意思。但郑老板夫妻俩一定要云平拿着,并说大家跟朋友一样,不要那么见外。

  只是,这买得太贵了。如果我们没有做面料生意也就算了,可咱们是明知被人宰还当刀下鱼。

  云平,话也不能这么说。如果按我们的成本去算,那这些高档的衣服其实最贵都不应该超过一百块。但你要想想,人家要店租要交税要店员等,这样自然卖出的价格要高了。要不然人家吃什么呢?

  嗯,也是。

  云平回交通旅馆把牛仔裤换成了运动装,穿起来特别舒服。对于整天没有一刻停歇的云平来说,穿运动装是最适合的。云平穿惯了牛仔裤,不是他多么喜欢又硬又厚运动不方便的牛仔裤。而是牛仔裤省钱又耐穿。

  后来,云平再也没有穿牛仔裤,对于西装革履云平也特不喜欢。他喜欢利于身体健康和舒展自如的运动装运动鞋。

  穿好运动装和腰果绣花服,夫妻俩人好不容易去逛了一趟城市广场。

  宽阔的城市广场,处处都是现代化的建筑,绿树成荫。现代与自然相得益彰。既有热闹的去处又有安静的独处。

  广场上正有一场大学生招聘会。人头攒动,一个个满怀梦想又略带着稚气的莘莘学子夹带着自己的大学毕业证书和荣誉证书挤在招聘公司企业的一个摊位一个摊位地认真询问岗位和待遇。仔仔细细填写着希望的简历生怕漏写或写错。

  云平和娇娇逗溜了一圈,发现在柯桥来招聘的公司企业几乎都是和纺织业紧密相关的。这些应聘大学生绝大多数都是读纺织工业的。

  忽然有一个声音在招聘的摊位上跟云平喊话:杨老板,你怎么也有兴趣看招聘会?

  噢,是华老板。你的厂在招人呀?

  是呀。老郑是我的大客户,除了老郑外,还有其它客户天天烦着我让机台绣他们的布。想来想去,就把绣花厂的规模扩大。每个客户都兼顾些。

  华老板一边说一边让座给云平。

  这是我老婆娇娇。

  呀。你不说,我还当是你家的妹妹呢!快快请坐。

  华老板的旁边厂长赶紧让座递茶。

  你们夫妻俩男才女貌,年纪轻轻就把生意做得这么大。是我华家人瞻仰的榜样。

  哪里话,你华老板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我杨云平深感佩服。要是我到你这个年纪还不知道有没有这干劲。

  我不吹嘘,你若是到我六十几岁时,早就把家业打得固若金汤,哪里还要这么操劳?创业要趁年轻呐!要不是你杨老板照顾老郑,我这个绣花厂哪能有胆量扩大规模呢?

  有一男一女,两个大学生正在规规矩矩地填写简历。他们应聘的是华老板绣花厂的“电脑绣花制版”岗位和仓库管理岗位。

  从简历上可知他们都是外省人,是慕名而来的。

  两人看去有些憔悴,好像上顿饭没有吃过,两人都有些怯生生地。女大学生模样和身材不错,她用羡慕的眼神瞟了云平一眼,又低下头去。或许是她觉得云平太了不起了,活脱就是现实版的年轻高富帅,高攀不起。那男大学生不敢用眼正看云平,只是低头看鞋。在云平面前他觉得自己好没有出息。

  简单聊了一下,华老板就同意这两个大学生去他们绣花厂上班。

  华老板硬要请云平和娇娇吃饭:杨老板,给个面子。我们纯粹是巧合偶遇,我没有去挖郑老板的墙角。而且,你也知道,在柯桥不仅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各种纺织工艺企业也如雨后春笋。特别是我们深工艺的绣花企业更是多如牛毛。

  确实,华老板说的都是实在话。云平也想去看看绣花机是怎么个高科技东西。要知道,郑老板是绝对不会带云平去看绣花厂的。

  两位大学生由华老板的助理带回绣花厂去上班。这里,华老板和厂长开着C级黑色大豪车载着云平和娇娇去一家休闲茶楼喝茶吃饭去。

  华老板侃侃而谈:其实,绣花你根本不用跟郑老板做,直接找我就可以了。这中间省下来的都是你的钱。

  我们家的品种比较多又杂。我一个人也没有那么多精力管过来。

  这个简单,你把白坯布绣花的让老郑去忙,那些成品布金片秀和色绣的就直接打电话给我或者我的厂长,我们安排车帮你免费运送。

  云平心想:这样也好。不能让老郑把饭全吃了。还有就是要为自己多结交人脉。做生意人,只有人脉广才会做得如火如荼。那些应聘的大学生,其实缺的正是平台和人脉。他们就跟当初自己一样,有能力有抱负就是没有平台和人脉才会落入四处奔波打工吃饭的身份。

  其实华老板说的没有错,他也是让自己多一条生财之道。最让云平有些不安的是云东和阿兰都会时不时打电话问郑老板和其他有生意合作的老板出货的价格。

  云平隐隐约约感觉到云东和阿兰对自己有戒心甚至已经在暗暗行动。

  其实,这时龙儿已经不再读书了。他跟在阿兰的身边学习做生意。

  华老板又说道:那次在老郑门市部相遇时,才知道杨老板是这么年轻的伙子,真让我吃惊不已。

  哈哈。时间其实过得很快,眨眼功夫,我已经三十出头了。

  吃完茶饭后,华老板带着云平和娇娇去了绣花厂。在工业区里,密密麻麻如插秧似的都是大大小小的绣花厂。华老板新扩大的厂房不再是做白胚的平绣机而是做高档的窗帘布的链绣机以及三合一的盘带绣。这个机器比平绣机贵很多。

  云平和娇娇看着机台上十分灵巧有规律地电脑绣花机头在不厌其烦地穿针引线,绣出一朵朵在电脑芯片上设计好的图样。它们就跟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那样,昼夜不息地拼搏。真的感到不可思议。人太聪明了。这些发明电脑绣花的生意科技人员确实了不起。

  刺绣是中国非常悠久魅力的民族传统文化工艺,却在现代纺织工业中继续发扬光大。

  云平喜欢刺绣文化胜过生意买卖。他想选几个有特色的金片绣花样,做点卖给巴基斯坦商人。

  有求必应,华老板带着云平走进技术科。一个熟悉的面孔迎面而来,就是刚才应聘的女大学生。她向华老板和云平点头微笑。显然比刚才应聘时怯生生的样子阳光了许多。

  华老板拿着一叠图稿,任由云平挑选。

  各种各样的花型以及相应的针数都在图稿上。

  云平挑了几张,顺手把花型稍稍改动了一下,让那女大学生重新计算一下针数。

  她快速点开电脑屏幕,拉动鼠标按云平的旨意把花型改到云平满意为止,相应的针数就出来了。加上面料成本,很快就把这样的一米花布成本算了出来。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云平的亲历为科技工作者感到伟大。

  华老板绣花厂的旁边就是一家规模较大的印染厂。他指着印染厂告诉云平:老郑的布都是在那家印染厂做出来的。你要不要去看看?

  既然都来了,就顺便去走走吧。只怕人家老板不愿意?

  咦,那不要紧。那个印染厂是我堂弟开的。走吧,这个时候老郑不会在染厂里。

  于是,三人一起去了印染厂。出来时,门口的仓库前正站着刚才应聘来的男大学生。他左手拿着本子右手拿着笔,满面尘灰地在一匹匹地点着绣花布。

  来到旁边的印染厂,保安赶紧起身开门,笑着点头迎接。

  印染厂的专用停车位上都是C级轿车大奔驰或者宝马7系。这些超豪华阵容轿车让人眼前一亮。对于轿车,云平是喜欢的也是汽车普及化的现代人的出行必要工具。但C级车对云平来说实在太奢侈了,有点接受不了。哪怕是B级轿车,云平都觉得是豪华过头。他只要求比微型轿车更适合普通家庭用的A级轿车就足够了。

  华老板的堂弟和染厂的厂长笑容满面地出来迎接云平。

  久仰大名,想不到杨老板是这么年轻的后生,敬佩,敬佩。

  华老板的堂弟圆溜溜的眼睛闪烁着金光看着云平。

  华老板真不敢当,我是徒有虚名。

  诶,不要这么谦虚。你看我这个侄儿,我让他去柯桥面料市场卖布,他都没有那个胆量,只有呆在我的印染厂里充当厂长,拿稳工资。

  都说大树底下好乘凉。有你这么一颗大树做靠山,自己人不乘凉,难道都给别人乘去?

  旁边的华厂长,微红着脸请云平和娇娇去办公室坐。

  虽然,染厂规模较大,东西陈放简洁。但染厂的工业味儿还是非常浓重的。

  娇娇最反感的就是染厂里的工业臭酸味。但今天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跟云平在染厂里转。

  云平很好奇,从白胚到翻布到脱浆到开幅定型到染色出缸最后产品定型,每道工序都细心地观看一遍。

  在技术打色样科里,云平看到都是年轻的面孔。

  华厂长介绍道:这些人都是从工业大学毕业出来的大学生也是刚刚来厂里工作不久。打色样待遇比那些普工高很多就是气味重。不过,对那些化工大学毕业生来说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嗯。那些普工其实也很辛苦。打色样在办公室里头,不管怎么说夏天和冬天都有空调。那些染缸工人和定型机工人,盛夏长期得冒着七八十度高温工作而且还要倒班。他们真的不容易。

  杨老板,做技术活和做普工的待遇是不同的。这是所有公司企业都摆着的事实。就拿打色样来说,如果一个色样工技术精湛,那么染出来的面料颜色基本上都是准的。换言之,如果一个厂的色样工老是把客户的面料颜色染跑色了。这不仅厂里要赔钱给客户,关键是客户都被吓跑光了。作为老板都深懂其中的道理。宁可付高薪也要留住技术过硬的色样工。为了防人家来挖墙脚,每年也会招入一些专业大学生备用。至于,那些毫无技术的染缸工人,定型工人,挂码工人等,要多少就有多少,根本不值钱。

  云平听后叹了一口气,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到了吃饭时间。华厂长一定要请云平和娇娇吃饭。云平不喜欢应酬,不想去,最后华厂长着急道:杨老板,你是我们华家的真正大客户。我们老板都知道,老郑的业务基本上都是你杨老板的。他们已经去酒店等了,你若不去,岂不是要打我的脸?

  酒店远不远?

  在柯桥城中心,是我们老板自己盖的五星级大酒店。门口那辆黑色大奔驰就是预备着专门送你们去的。

  噢,既然这样。那就好意难却。

  坐在黑色大奔驰里,云平感觉有钱人真的出手阔。当然,这也是生意需要。

  来到瑶光醉地富丽堂皇的豪华大酒店。云平和娇娇都跟升天似的。不过,现在他们完全符合在这样身份的舞台上。

  华老板对云平是啧啧称赞。他们鼓励云平绕开老郑,自己来染厂直接打交道。

  云平不喝酒,吃了点饮料,感谢华老板的关照。

  离开后,华老板还送了两部刚刚上市的最新款的手机给云平,望笑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