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御剑风中行 > 第一卷 逃离恶魔岛
第一章 拔剑
作者:城南夜未明  |  字数:2160  |  更新时间:2019-10-22 10:49:52 全文阅读

恶魔岛上,阴沉的惨淡阳光笼罩着这片古木参天,遮天蔽日的奇异原始森林。

森林静谧得如同一切都沉睡在死亡的恐惧中,看上去阴森恐怖,神秘莫测。

粗壮参天的诡异植物,色泽妖娆的无名昆虫,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不同寻常。

“唰——”

破空声响起,如同拔剑声一般。

一棵百年巨树应声齐根而断,向着一侧倒下,沿途不知撞上了多少参天古树的枝叶,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最后“咚”的一声,被细竹斩断的百年巨树,彻底倒在地上,携起一片尘土。

少年看到在自己身前倒下的百年巨树,抬手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满意的看了看手中的细竹。

终于,这颗百年巨树在他连续五年“拔剑”之下,被斩断了。

就在少年心满意足,一屁股坐在地上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踩碎枯枝的脚步声。

少年顿时弹地而起,向后望去。

果不其然,来人正是他的姑姑,君悦。

“怎么?斩断一棵百年树木而已,就心满意足了?”

君悦背着双手,带着略微嘲讽的口吻,隔着十余米远,望着少年。

少年并未回话,反而微微的低下了头,有些手足无措。

君悦看着低下头的少年,嘴角微微翘起,向前漫步走去,沿路踩碎了不少枯木枝条,发出一阵阵“咯吱”的声音。

眼前少年不过八岁,并没修炼灵力,也没有武夫的体魄,却已经能够使用一根纤细竹条斩断百年巨树,若是离开了恶魔岛,只凭借这一手,也必定能成为同代当中的天骄之人。

“摊开你的手掌。”君悦平淡的语气,却有着不容置疑的意思。

少年知道姑姑君悦的意思,立刻伸出了左手,掌心朝上。

君悦看着侄儿泽曜布满了一层老茧的左手,却依旧被每日拔剑千次磨到通红的掌心,心里微微叹气。

拔剑讲究的便是一个快字,若剑无鞘,则伤手。

虽是细竹,可无鞘,如何不疼?但从泽曜练剑的第一天开始,就未曾喊过一声累,一声苦,一声疼。

“今天就先去休息吧,吃过饭后,到我房间来一趟。”君悦说完之时,已然转身离去,只留给了泽曜一个妙曼的身影。

直到这时,少年泽曜才敢抬头看姑姑君悦的背影一眼,显然,在泽曜的心里,姑姑君悦有着很深的威严。

直到姑姑君悦走远,泽曜才低头看向右手握着的细竹,竹尖处已然有些开叉,这是他长久练习“拔剑”造成的。

泽曜向往常一样,拿出腰间别着的水袋,小心翼翼的倒出了些许淡水,淋在了细竹的竹尖之上。

细竹遇水,似乎有了生命一般,已经开叉的竹尖,慢慢的蠕动起来,不过几个呼吸,便恢复了原样。

泽曜有些微皱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难得的露出了一些笑容,属于一个八岁少年应该拥有的笑容。

姑姑君悦告诉过他,这细竹是从一根名叫雪瑞竹的竹子上摘下来的,生命力极其顽强,不管受到何种损伤,只要遇水,便会恢复原样。

姑姑说过,雪瑞竹只有在这恶魔岛上才有,传言中,恶魔岛最初之所以被世人唤作“瑞之岛”,便是因为此竹。

恶魔岛上没有任何兵刃,所以君悦教他练剑,便送了他这细竹。

君悦说过,离开恶魔岛之前,这细竹,便是他的剑。

所以泽曜很爱惜这根细竹,哪怕知道细竹拥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但每次看到细竹的竹尖处开叉,也依旧十分心疼。

等到泽曜做完这一切,君悦的身影早就不见了。

泽曜将细竹握在了左手上,如同握剑一般,奔跑了起来。姑姑刚才说,今天可以回去了,所以,他回去了。

跑出了这片古木盛天的原始森林,泽曜这才发现,此时原来才刚刚过了午时而已。

九岁之前“拔剑”斩断百年巨树,是因为完成了姑姑安排的这个任务。所以,姑姑今天才不让他继续练习“拔剑”到午夜了吗?泽曜这样心里想着。

脚步不停,泽曜身穿的衣衫,单薄而又有些破烂的衣摆,随着微风吹起。而泽曜,也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

三岁练剑,已然五年,终于在今天完成了姑姑当初布置的任务。

姑姑说过,他必须在九岁之前“拔剑”斩断那颗百年巨树。

否则,姑姑便不会再管他,让他与众人一样,每日外出狩猎,如果狩猎之时没有收获,回到‘滴仙盟’的时候,是连饭都不能吃的。

而且,泽曜以后再也不能称呼她为姑姑。

泽曜心里有些开心,不是因为在九岁之前完成了任务,而是因为他以后还能称呼君悦为姑姑。

姑姑很严,真的很严,从他记事起,便活在姑姑的威严之下。

那个时候,泽曜是十分畏惧姑姑的,因为他从来不曾看见姑姑笑过。

直到他三岁生日的那一天,那一晚,姑姑为他送来了细竹,他记得,当时姑姑身穿的青色素衣有着一片鲜红,那是血迹。

……

“泽曜,这是姑姑送的礼物。”君悦嘴角还留有鲜血的痕迹,胸口处更是有着一片潮红。

但君悦在笑,那是泽曜第一次看到姑姑笑。

君悦的嘴角微微携起,两只眼睛一闭一合,微微的喘着粗气。

“姑姑……”泽曜刚刚迈步上前,想要关心姑姑,便被姑姑君悦一下子按住了脑袋,阻止了他前进的步伐。

“这叫雪瑞竹。”君悦说话间,已然将手中的细竹递了出去,泽曜赶紧双手接住,还没拿稳,君悦便继续开口说话了。

“你已经三岁了,从明天开始,你便要开始习武了,姑姑教你练剑,以后,这就是你的剑。”君悦说到这里,就连那另外一只眯起的眼睛,似乎也有些乏了,缓缓闭上。

泽曜从未见过姑姑这幅模样,在他眼里,姑姑君悦是‘滴仙盟’的首领,手下统率着好几百人,姑姑君悦永远身穿着的那一身青色素衣,不惹半点尘埃,何时这样狼狈过?

但今晚,君悦盘起的发髻和那双鬓的细长发丝衬托着的那绝世的容颜,显然沾染了不少尘土。

细细柳眉,应是款款温柔,却是微微皱起,显得倔强而执着。

但最终,君悦倒下了。

那晚过后,半月时间,泽曜都未曾见过君悦,就连隔壁的‘血瑰盟’攻打了过来,君悦也未曾出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