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国祚永延 > 正文
第一章 青竹
作者:馬猴烧酒  |  字数:3160  |  更新时间:2019-10-29 21:45:20 全文阅读

仲夏的夜晚,一处郊外的树林,除了有些让人烦躁的蝉鸣,一切祥和安静。

不知何时,树林深处的一个灌木丛中,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堂主,你说这帮孙子不会不来了吧?”

“怎么告诉你们的,都给我安安静静的别发出声音,我再说一遍,你们谁要是再敢擅自说话坏了事,哪怕放了一个屁,可别怪我回去对你们不客气!”

原来,这处偌大的灌木丛里边,藏着二十多个人,俱是手执短刀,不知是何目的。而说话的,正是蹲在最前边两人。

按道理,堂主都下达了死命令,应该不会有人敢去质疑他的权威,但是好巧不巧的,在堂主身后的一人,发出了非常不合时宜的声音。

‘噗...’

这一声屁,可谓是清脆,响亮,听声音就感觉放屁的是个坦荡之人。

而堂主当然不会这么觉得,他恶狠狠的回过头来,怒视着放屁之人,那双眼好似要喷出火来。

可当看清是谁后,却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训斥,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声道:“我说青炎啊,现在是紧要之时,你也消停点,等事成之后,红翠楼里带你走一遭。”

被唤做青炎的男子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渐渐泛红,但是夜幕沉沉,也没让其他人注意到他的尴尬,随即小声回答:“堂主,实在是对不住,都怪小人下午甜萝卜吃多了,但是你放心,小人绝不会坏了事。”

堂主听过后点了点头,又紧了紧手中的兵刃,继续目视前方的小道。

过了小半个时辰,树林里依旧没有什么情况,这让所有人都有些昏昏欲睡。

但只是青炎是例外,自从刚才对堂主表达决心后,那是一直辛苦的憋着肚子里的浊气,暗想到,如果那帮孙子再不来,自己可就要憋炸了。

“来了,都给我精神点!”

随着堂主的小声提醒,所有人精神都为之一震,青炎也暂时忘记放屁的事,两眼紧紧盯着小路的远端。

只见一队人马缓缓而来,借着月色,青炎发现来人能有十多个,穿着虽然都有些邋遢,可还是能分辨出身上的甲胄,看样子这就是那一拨溃兵了,这些人护卫着一辆牛车,载着两口大箱子。

随着对方人马越来越近,众人中都将手中的短刀握的越来越紧,堂主缓缓抬起了手臂,准备发号施令。

‘噗..噗...’

就在这时,一声比刚才还要响亮数倍的响屁,毫无征兆的响彻整个树林,就连树上熟睡的乌鸦,都被震的惊飞而走。

经过一瞬间的错愕,堂主缓过神来,手臂向下狠狠一挥,便率先冲了出去。其他人反应过来后,也都是紧随其后。

当然,放屁之人那冲的是比谁都快,几步之后,已经是一马当先。

而这路溃兵起初都被那声震天屁给吓得够呛,随后又见一群凶神恶煞的人从灌木丛中杀出,一时间慌乱异常。

青炎此时犹如一头猎豹,径直冲向了一个士兵,那士兵回过神来,举起手中长枪挺腰便刺。青炎看准时机,右手短刀在其枪刃前灵巧一磕,点歪了长枪进攻路径的同时,手中短刀也顺着枪杆快速向前抹去。

那士兵只觉眼前一花,便被挑断了手筋,长枪也随之落在了地上。一阵刻骨铭心的疼痛渐渐涌上心头,那士兵刚想痛呼,便又觉得喉间一凉,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青炎没有再看被刺穿咽喉的士兵,继续向前冲向了第二个目标。

从青炎冲到对方身边,再到手起刀落,干净利索的解决了第一个人,这一切不过几秒钟,但对两方人马的来讲确是截然不同。

青炎一方显然早就习以为常,他们进攻的脚步没有丝毫停滞。而溃兵一方全部都被这雷霆一击惊得够呛,虽说是溃兵,但好歹受到过北燕的正规军事训练,一人对付两三个寻常男子根本不在话下,而此时一个同伴却被眼前这个年轻男子瞬间毙于刀下,实在让他们觉得匪夷所思。

这一愣神,堂主带着人已经冲杀而至,从气势上已经完完全全的压倒了对方。

结局当然也显而易见。

过了一个时辰,丑时,处理掉痕迹后,青炎一行人带着牛车离开了这片树林,来到了三十里外的一处破败土地庙中。

停放好牛车,之前被堂主训斥的那人迫不及待的撬开了箱子,随即琳琅满目的瓷器古董映入所有人的眼帘,就连老成持重的堂主都默默咽了咽口水。

开箱之人眼神炙热的说道:“堂主,这些算一算,怎么也得有几百两了吧。”堂主强制压抑着内心的激动,道:“张副堂主,它们值多少与我昇牛堂无干,老规矩,明日你去调查那些被北燕溃兵屠的那个庄子,看看还有没有后人,如果有,这些东西我们原封不动的送还回去,如果没有,另做打算。”

听到此话,张副堂主有些着急,他贴近堂主小声的说道:“堂主,你好生糊涂,那庄子都被那些北燕人给屠干净了,就算有后人,这兵荒马乱的上哪去寻他们,况且这一次咱们得的可不是小数目,大家分了,都能顶好一阵了。”说到这,顿了顿又道:“堂主,属下说刚才说几百两只是给其他人听的,这些财物少说也得上千两,你不是想赎红翠楼里边的那个姑娘么,有了这笔银子,就不用再发愁了。”

望着正副堂主两人的窃窃私语,又瞧了瞧其他人兴奋的神情,青炎内心有些惆怅,找了一块干净的石板坐了下来后,望向了头顶的星空,思绪也随之而动。

半年前,当自己坐飞机前往海边度假的时候,也许是倒了八辈子的霉,遇到罕见的空难,一道如九天锁链般的巨大闪电击中了飞机,而且好巧不巧的,正好击在自己的位置。等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脱离了熟悉的世界,占据了一个陌生的身体。

还好这身体曾经的主人当时生了一场大病,所有人都以为是脑子烧坏了,所以自己问他们任何事,也没有引起太多的怀疑,因此略微熟悉了一下当时环境。但遗憾的是,这些人所知甚少,只了解周边的一亩三分地,有些见识的,也就听说过几个大城。

而现在所知的是,自己今年十九岁,是个孤儿,还在襁褓之中时,被一个老人所救。这个老人是青竹帮的一员,也就是现在自己身处的这个组织。至于自己的名字,是源于襁褓之中的一块石头,石头上边刻着‘青炎’二字,没有姓。

但是谁会在乎一个孤儿的姓氏,所以大家就这么叫了下来。

话说回来,这个世界不属于自己所熟悉的任何时间节点,自己所处的这个国家,叫做赵国,也称作南赵,北方还有两个国家,一个叫西凉,一个叫北燕,现在的形势是,北燕、西凉二国常年与赵国征战,死伤无数,而刚才在树林里截杀的那群士兵,就是北燕的溃兵,至于为何截杀他们,那就不得不说回青竹帮了。

别看眼前这些人为了这些钱财目光狂热,可隶属的这个青竹帮,那是堪称天下第一大帮,东西南北四大舵,每舵下辖三十六个堂口,帮众数十万,遍布天下。自己隶属的是天下之南离舵中的一个分堂,昇牛堂的一员。而这昇牛堂的位置,便在赵国与北燕,西凉的分界点,樊宁城。

据听说青竹帮初代帮主是一个落魄书生,当年也正值兵荒马乱,所以吃了不少的苦头。有一天,他为了不再让跟自己一样无根无萍的人受到欺凌,便召集了身边志同道合的朋友,创建了青竹帮。也许当年这书生也没有想到,当初只为自保创建的组织,在近百年后竟然成为天下第一大帮派。

但这些也不能说是纯粹的巧合,让青竹帮发张壮大的最重要一点,就是它铁一般的帮规,被称为四救四杀。

一救仁人义士、二救孝子贤孙、三救贞女节妇、四救受苦黎民。一杀犯上叛会、二杀出卖亲友、三杀淫他妻女、四杀劣绅恶霸。

虽然青竹帮近些年已经走了下坡路,但是积攒了多年的口碑,也一直让他们十分得民心。至于这次截杀的北燕士兵,正是因为他们在向北溃逃的时候,屠了一个地主的庄子卷走了所有的财物。昇牛堂得到消息后,堂主当机立断,在其北逃的必经之路设伏截杀。

“青炎?青炎?”

“嗯....嗯?”

这时堂主的声音传了过来,他抬起手,示意青炎过去一下。走近后,堂主笑着说道:“青炎啊,这次你又出力不少,你放心,咱们昇牛堂不会亏待与你的。这样,咱们一起走目标太大,如果遇到北燕大批溃兵就不好了,所以我们分头行动,我和张副堂主领几个人带着车先走,你们其他人都分散反回樊宁城。”

听到此话,青炎心中冷笑,暗想道这次油水看来真的是不小了,往常都是一同返回,这次却要分散行动,想来这正副堂主两人是想借此机会扣下一部分财物,至于扣下多少,那就是他们说的算了。

其他人也都不是傻子,但俱是敢怒不敢言,只求这次能别白忙活,分到些也是好的。

也不废话,青炎向着堂主抱了抱拳,向南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