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浮荒之乱 > 第一卷:鹿鸣烽火
第一章:引子
作者:阿毅  |  字数:2219  |  更新时间:2019-11-20 23:36:31 全文阅读

夕阳的余晖透过雾蒙蒙的天空铺满了满目苍痍的大地,一片血红。

几只乌鸦盘旋在上空,粗劣嘶哑的叫声连绵不绝。

巨石横列,沟壑纵横,千里荒野遍布血肉和白骨,肆乱腥风轻浮着黄昏带起几处青烟消散在雾蒙蒙的天空。

鱼无恙拖着奄奄一息的身体,身上的白衫早已斑驳血迹,污渍累累。

眼色涣散游离,疲敝之感一阵阵摧残着他的精神,一头杂乱的长发犹如枯草,耷拉在脸上,有节奏的随着踉跄的步伐抖动着。

丝丝光线透过抖动的发线打在他的眼上,让他毫无波澜的感受着还继续存在的光明。

他从西澜海洲海浪拍击白骨的海滩走来,路过尸山血海,踏过黄沙冷月无数孤村。

此时他再次置若罔闻的走出仿佛都相同的无人村庄,生命之坚强也无法支撑他叩响刚刚走出村庄的任何一间房门,失望罢了,失望罢了。

肌肉的记忆还在促使着他要继续走下去,恍恍惚惚,就连脚边腐烂的尸体,也无法激起他的同情,一切都是失望罢了。

继续向前走着,不知道是走了多久,直到一个半人高的小孩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鱼无恙终于停住了脚步。

他静止身体,用舌尖噜了噜溃烂干裂的嘴唇,发出一声轻轻的咽口水声。

意外的惊喜让他有些慌乱的用双手拨开挡住了双眼的长发,适当的整理了一下早已不成人样的面容。

真的是惊喜,也是他坚持到现在恋恋不忘的期待变成了现实,他赶紧吊出仅剩不多的一口生气,笔直的向前走去。

这个脏兮兮半人高的小孩,衣不遮体,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眼神直愣愣的看着向他走过来的虚弱的男人。

鱼无恙在拥抱他,他没有躲避拥抱,也没有排斥他粗糙的双手缓慢的抚摸自己脸颊。

他感受到这个半蹲着的男人额头正碰着他的额头,在无声的抽泣,颗颗泪珠滴落。

鱼无恙表露出的伤心和庆幸的情感激起了小孩天生的怜悯。他怯生生的抬起自己的小手,尝试着去擦男人腮上的泪水。

鱼无恙抬头温柔的注视着小孩,小孩在生疏的擦拭着他的泪痕,显的有些笨手笨脚。

有些温暖,小孩的手真的有温度。鱼无恙鼻子“呼,呼”吸进快要哽咽出的鼻涕,单手抹去眼上的泪水后抓住小孩擦拭的双手,声音沙哑:“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小小的身躯挺拔,看见这个半蹲的男人没有继续哭泣,脸上流露出单纯的笑容,很干净,眼神清澈有神。

“我叫王衍之,娘亲和叔伯都叫我小衍。叔叔也可以叫我小衍。”

鱼无恙一时间开始欣慰。站起身来,轻轻的抚摸小孩的头发。

“小衍,名字真好听。”继而叹息道:“小衍,你真是一个希望呀。”

听见鱼无恙的话,王衍之非常明显失落道:“父亲叔伯曾经也这样对我说过,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他们了,母亲说他们都去了很远的地方。”

鱼无恙再次躬下腰,双手搭在王衍之的肩膀上,感受着这双清澈的眼神;“叔叔也要去很远的地方了,你要记住好好活下去。”

边说边掏出一个银色的铁片,塞在小孩手里。

“好好保留,活着就有希望,你知道吗?”

说完之后又轻轻的抚摸了一遍小孩的脸颊,转身步伐慷慨。

小孩轻轻的点头,望着这个奇怪的叔叔离去的背影。

离去的步伐轻快。鱼无恙开始哈哈大笑,心情舒畅,他一步跨过巍峨山岳,一步跨过汹涌大河。

无憾了,终于无憾了。

他有些想念那一口棺材,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躺进自己亲手为自己打造的那副棺材里。

他开始高歌:

秋风渐起夜将寒,荒野苍凉独烟扬。

风卷孤村徒扣门,雨落空城水满纺。

身死战场无名留,魂落黄沙何人伤?

落日残阳埋尸骨,鸦声凄凄歌送葬。

万山千岳皆墓碑,千川百流泪断肠。

浮荒崩裂又何妨?也会新火起安邦。

夜色稀薄,圆月初升。荒野上升起一缕青烟,这是一缕罕见的炊烟,炊烟处有十几个人在忙碌。

一个妇人,正在缝制一件兔皮。一个小孩依偎在怀里,手里捏着一片银色的铁片,发着轻微的鼾声。

鼾声平稳有力中,沧海桑田,日月流转。

时间将苍痍的大地修复,人类从新掌握这片土地,他们开始汇集,亭台楼阁拔地而起,规模的城市慢慢形成。起伏的山势也在肉眼难以发现的速度发生变化,有的山上飞出洁白的仙鹤,缥缈的云朵下有人类划过,然后尽收眼底的一排排建筑物。

这座大地的时间长河里:

开始有战火,呐喊声。

开始有炊烟,欢笑声。

开始有宝光,破空声。

有笔尖在划动将时间长河分为一段段的写在历史的书籍里。

书籍写满了一本又一本。

新的摞着旧的,一摞又一摞。

时间的长河已经流淌了五万年。

.

.

无尽的黑暗中,一团虚无在飘荡着,它融入在黑暗里,也是一团黑暗。

不知道它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它将飘到哪里去,他就这样的没有目的地的飘荡着。

过了一年,过了十年,不知道它飘荡了多少年。

终于有人感受到了它!

“咦!这是?”黑暗中有声音疑惑道。

“竟然是记忆在流转飘荡。”这个声音有些惊讶。

“真是神奇呀,活了几万年了,竟然能够碰到一团记忆。”

“对啦!记忆不是任何的一种力量,那么它能不能进入那里呢?

“试一试?”

“不管了,试一试。”

“不过,只有记忆,也没有灵魂呀,怎样才能让记忆活下去呢?”

黑暗中再次陷入寂静,可能是他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他沉思了多久,这个声音才继续响起来。

“只要注入一个灵魂种子,很小,非常小,小到忽略不计,小到能够进入那里,那么一旦遇到还未完全消失的七魄就肯定能够活过来了。”

“哈哈!我竟然能够想到这么好的办法,就这样了,或许这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如果他活过来会不会去遵循他的记忆,会不会走进我的计划中来呢?”

“真是期待呀!”

于是这团虚无包裹着一个淡到在黑暗中都很难看见的微光开始坠落。

它一直坠落。

穿出了黑暗,开始有些光亮。

光亮在不断放大,它在一层屏障上稍微滞留了一下,然后继续坠落。

开始有云了。

开始有大地的轮廓了,这块大地漂浮在蔚蓝的大海上。

开始有山川树木了。

开始有个村庄,茅草屋。

它落入了茅草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